观察者网

托马斯·弗里德曼:拜登对我说,“与中国过招,最重要的是有过硬的实力”

托马斯·弗里德曼

托马斯·弗里德曼

普利策奖终身评审,《世界是平的》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29 08:11:08

【文/托马斯·弗里德曼】本周二(2020年12月1日)晚上,我和候任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电话上聊了一个小时,他听起来心情不错。当时他在特拉华州,而我在马里兰州的贝塞斯达。我们的电话采访比预定时间晚了一些,他向我道了歉,他说自己当时正在关注一条突发新闻: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称并未发现可能影响大选结果的存在大规模选举舞弊的任何证据。也就是说,大局已定,一切都结束了。

美国《纽约时报》2020年12月2日刊发了普利策奖终身评审、《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的采访报道:《拜登已确定特朗普不可能再连任总统》

拜登说司法部长巴尔刚刚跟他通了电话。“巴尔希望我能把他纳入证人保护计划(Witness Protection Program,美国法律确定的一项制度,该制度通过为证人设计新的身份、帮助其在一个不会被认出的新城市生活等手段来确保证人的人身安全;美国国会1984年通过的《证人安全改革法》将保护范围扩大到与证人密切相关的人员,目的在于消除证人作证时的顾虑——观察者网注),因为他对我真是太好了”,拜登对我开玩笑说。鉴于特朗普团队在选举问题上卷入了制造谣言的丑闻,他借此开点玩笑也属情理之中。否则,这位候任总统就太乏味了。

两党博弈

拜登在电话上谈了很多,他谈到自己将如何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和共和党同事们沟通以便内阁成员名单以及他的那些施政议程能在参议院获得通过,他谈到了要重塑美国对华战略(he intends to reshape U.S.-China strategy),他还表示如果伊朗愿意重返核协议,美国也愿意这样做并取消特朗普总统的对伊制裁措施。此外,拜登还很深入地阐述了民主党与美国农业地区重建关系的战略,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农业地区的选民与民主党之间越来越疏远了。

在采访中,我并没有忘记问一些私人问题。比如,“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在特朗普团队大肆宣传选举被操纵的情况下,你最终赢得大选,现在是什么心情呢?”“我已经确定唐纳德·特朗普不会再连任了,我觉得我为国家做了件好事”,拜登对我说。“不过现在并没有时间庆祝,我孙女最近遇到的事情提醒我美国社会正在经历什么。你知道,我有一个孙女,她刚刚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可是他们学校没有举行毕业典礼,典礼只能在网上进行,我作了讲话。那些孩子们在毕业时连聚会都没办法参加,这只是当下美国社会的一个小侧面。我们有太多工作要做了,我希望能尽快把一些工作做起来”。

拜登指出,他最终到底能完成多少工作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在特朗普失去总统权力之后,参议院和众议院里的共和党议员们将会如何表现;二是如果当前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继续控制参议院,他将会有怎样的表现。

拜登坦言,他当前最要紧的工作就是推动经济刺激计划在国会通过,而且是在他正式就职之前通过。“美国有1000万人在为下个月的月供担心,甚至有更多的人连下个月的房租都付不起,如果无法解决这些问题,从长期角度来看,美国经济将深受其害……如果人们失业太久的话,你知道,再重新就业就很难了,许多人会连续多年难以获得就业机会……学校里的孩子们也是同样的情况,如果他们一个学期上不了学,耽误的可能不只是一个学期,他们可能会被正常上学的孩子落下两三年的时间”,拜登对我说。

拜登认为,一份好的经济刺激计划应该在确保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还能避免对国家财政造成长期损害,“看在上帝的份上,大家都应该有所担当。‘都应该有所担当’,我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人们没有理由反对39.6%的最高税率,其实在布什政府成立之初就是这个税率。在‘财富500强’企业中竟然有91家美国企业不交税,这是不应该的”,拜登说。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他的这一主张能在当前由米奇·麦康奈尔控制的参议院获得通过吗?甚至能在未来继续由米奇·麦康奈尔控制的参议院获得通过吗?在拜登正式就职之后,也许会有大量共和党参议员在压缩财政赤字问题上转而表现出激进态度。在特朗普政府开支失控四年之后,美国国债规模已经突破历史记录达到最高水平。

在谈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时,拜登在措辞上显得颇为谨慎;而麦康奈尔也是如此,他甚至从未用“候任总统”(president-elect)来称呼拜登。很显然,拜登不愿关闭合作的大门,不过他同时也在传递出这样一种信息:如果参议院里的共和党人决定对民主党政府采取全面的不合作态度,民主党手中的办法也许比那些共和党人想象的要多。“我还是这么跟你说吧,过去人们一直在说只要麦康奈尔控制参议院,民主党就会有许多事做不成,其实我们还是做成了一些事,我和麦康奈尔之间还是有合作的。比如说,提高富裕阶层税率,这件事就做成了。我们会继续达成交易,从原则上来说两党之间达成妥协的空间仍然存在。他了解我,我也了解他。我绝不会勉强他跟我合作”。

如果共和党人为了让拜登政府彻底失败而明显地表现出一种“把一切搞乱”的态度,那么对于共和党来说,2022年的中期选举就不可能不受到影响。“当警察、消防员、急救员都下岗的时候,当美国农村地区得不到疫苗的时候,后果是很严重的”,拜登对我说。

有着丰富政治经验的拜登进一步指出,一旦特朗普失去权力,来自共和党的立法者们将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当然,人们并不会把他彻底遗忘)。“我的支持率有55%,而特朗普已经掉到了42%……许多无党派议员和共和党议员在几周后会逐渐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他们过去不想采取措施帮助工厂复工,不想采取措施让学校安全复课,到时候他们将很难再继续坚持这样的立场了。有些共和党参议员说什么‘就让那些州破产好了’,到时候他们必须尽力推动问题的解决,否则就得辞职回家。毕竟,那些州里也有许多共和党人”,拜登对我说。

伊朗问题

在外交政策方面,拜登主要谈了两个重点内容。我问他是否会信守9月13日在CNN网站上发表的那篇关于伊核协议的文章里所作出的承诺。他回答说:“虽然会有些难度,不过我给你的答复是肯定的”。拜登在那篇文章中写道:“如果伊朗愿意严格遵守核协议的条款,美国也会重返核协议并以此为起点继续进行后续协商”。拜登称他的政府届时会解除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制裁措施。这当然是伊朗求之不得的。11月17日,伊朗外长贾威德·扎里夫(Javad Zarif)表示,美国和伊朗恢复伊核协议的全面执行这件事“无需协商,可以自动进入操作流程”。

2015年,伊核协议最终达成。2018年5月,特朗普单方面宣布美国将从该协议撤出并对伊朗进行极具杀伤力的石油制裁。特朗普声称伊核协议是一份糟糕的协议,协议的达成并没有为问题解决提供一个良好的开端,而且伊朗的态度具有欺骗性。然而,特朗普与我们的欧洲盟友(包括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在上述问题上的看法并不一致。

拜登及其国家安全团队认为,一旦双方重返伊核协议,双方应立即开启新一轮谈判,讨论“如何延长限制伊朗生产可供制造核武器的裂变材料的期限”这一问题(这一期限此前被定为15年);此外,双方还应在这一轮谈判中解决伊朗通过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等国的代理人开展危害性地区活动的问题。拜登团队认为,最理想的情况是,参与新一轮谈判的各方不仅包括伊、美、俄、中、英、法、德等此前的伊核协议签署国,还应把沙特、阿联酋等伊朗的阿拉伯邻国也拉进来。

本周早些时候,我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为了重返核协议而完全放弃特朗普对伊朗施加的石油制裁是不明智的,我们可以把取消制裁当作一张牌来使用,利用这张牌迫使伊朗停止对黎巴嫩、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等国的精确制导武器出口。即便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一观点。拜登和他的顾问团队很清楚我的观点,而且他们并不认为这一观点毫无道理。不过,他们目前仍然认为,应该让伊朗的核计划回到受到管控和受到全面监督的状态,这是美国压倒性的国家利益。在他们看来,伊朗的核武器研制计划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作为全球核军控基石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构成了直接威胁。

“的确,很多人都在谈论精确制导武器危害地区安全的问题。不过事实上,确保地区安全的最好办法还是要处理好伊朗的核计划问题”,拜登说。他进一步指出,如果伊朗成功研制出核武器,那么沙特、土耳其、埃及等国都将感受到压力,他们也会想办法拥有自己的核武器。“到那个时候,我们在中东地区除了部署自己的核能力将别无选择……通过与盟友和伙伴国家进行协商,我们将与伊朗启动谈判并签署协议以加强对伊朗核计划的约束、延长限制伊朗生产裂变材料的期限,同时谈判也会涉及伊朗导弹出口问题”。拜登指出,如果有必要的话,美国随时可以重启对伊制裁,伊朗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

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关于伊朗问题的各种讨论还将持续下去。

中国问题

在中国问题方面,拜登表示他上任后不会很快取消特朗普政府对半数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25%的关税,也不会很快撕毁特朗普与中国签署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根据这份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国将在2020和2021两年里增加总额为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然而现在看来中国的动作是有些迟缓的。“我不会很快采取任何行动,在关税问题上也是如此……我希望能保留更多选择的空间”,拜登对我说。

拜登首先要对现有的所有美中协议进行全面审查,然后与美国在亚洲和欧洲的传统盟友们展开协商。“这样我们才能制定出一套条理清晰的战略……我认为,最好的对华战略应该能够把我们的盟友(至少是那些曾经拥有的盟友)都涵盖在内才行,大家在这一战略中必须统一立场。在我就职后的最初几周里,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重新统一美国与盟友的立场”,拜登说。

中国领导人与特朗普之间虽然有矛盾,不过他们很清楚,只要特朗普做总统,美国就不可能与其他国家携起手来针对中国采取联合行动。对于中国来说,拜登的对华战略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特朗普主要把目光放在对华贸易赤字问题上,除了发动贸易战,他取得的成绩十分有限。拜登对我说,他的目标是“制定出能够对中国偷窃知识产权、倾销商品、非法补贴、强制性技术转移等行为真正产生遏制效果的贸易政策”。

拜登说,在与中国过招时,最重要的是“自身要有过硬的实力,而在我看来,我们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实力”。他指出,为了改变这一现状,美国必须在制定有利的产业政策方面凝聚两党共识,美国应该在科技研发、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等领域进行大规模政府投资,这样才能更好地与中国展开竞争,美国人不能只是抱怨而不采取行动。两党参议员都曾提交议案呼吁制定此类战略,而且美国的半导体行业也曾在这方面进行过游说活动。

“我们一定要把投资美国(investing in America)列为优先工作”,拜登说。他举了能源、生物技术、先进材料、人工智能等例子,他认为这些都是政府资金可以大规模进入的领域。“我们要先在国内进行重点投资,要在我们的工人身上投资,在教育上投资,在这之前,我不会跟任何国家签署新的贸易协定”,拜登说。

农业地区问题

在电话采访中,拜登尤其强调美国的农业地区不应被落在后面。如果失去农业地区,民主党是无法走好四年执政之路的。为了美国农业地区自身,甚至为了整个国家,民主党必须想办法搞清楚那些地区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民主党必须与农业地区的选民进行更加有效的沟通。“你知道,这里面有自尊心的因素,你要知道该如何待人。我想他们一定是觉得自己被遗忘了,我们的确把他们遗忘了……我尊重他们,无论一个地区支持哪个党派,我都会一视同仁,帮助他们抗击新冠疫情”,拜登说。

“我们必须通过推动奥巴马医改计划把农业地区从医疗保健危机中解救出来,如果奥巴马医改计划还有一丝希望,再加上我提出的‘医保公共选项’(public option)主张,人们就可以被自动纳入‘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许多人都支持这种做法,尤其是得克萨斯、北卡罗莱纳等农业州。我们要为此提供资金。我最近去看了15所农业地区的医院。我发现最大的问题是缺乏资金,没有钱医院就要关门,而那些医院往往是所在市镇最大的雇主”,拜登说。

许多农业地区医院和诊所可以从开展远程医疗服务中获益,可是宽带接入却成了问题。拜登认为,“我们应该拿出200亿美元来普及宽带服务……我们必须重建美国的中产阶级群体,这一点在农业地区尤其紧迫”。

结束采访

在采访结束之前,我向候任总统提到了共和党参议员发出威胁将阻止妮拉·坦顿(Neera Tanden)担任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一事(原因据说与她此前发过的几条对共和党措辞不太礼貌的推特有关),我问拜登会对此作何反应,如今发推特不太礼貌也成了不适任的理由了吗?“这样的话,几乎每一位共和党参议员和当前政府中90%的官员就都不适任了”,拜登笑着对我说道,“不过我还是要提一下,妮拉·坦顿的确是个极聪明的人。其实无论我提名谁,那些人总会从提名名单中找点麻烦的”。

在挂断电话前,拜登谈到了特朗普支持者人数众多这一点的确令自己有些尴尬:“刚开始人们看到杯子空了一半,一切还大有可为;而到了最后,谁知道呢,也许人们看到的是杯子里毕竟还有一半水吧”。

“特朗普能获得7200万张选票,这个数量的确不少。可是在特朗普从人们眼前消失之后,也许,我是说也许,并不会有多少人再继续支持他了,还能剩下20%吧,或者25%,谁知道呢。最终一定会有一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改变想法,成为我们可以合作的对象。我们必须想办法团结起来,否则美国就真地有麻烦了”,拜登说道。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20年12月2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托马斯·弗里德曼

托马斯·弗里德曼

普利策奖终身评审,《世界是平的》
责任编辑
马力

马力

分享到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拜登对我说:“与中国过招,最重要的是有过硬的实力”
中美曾像“一国两制”,但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新冠没成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却成了西方的滑铁卢
新冠疫情之后,世界还是平的吗?
让美国再次免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