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弗里德曼:内塔尼亚胡和哈马斯正在上演一出双簧戏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5-19 08:21

托马斯·弗里德曼

托马斯·弗里德曼作者

普利策奖终身评审,《世界是平的》

【文/托马斯·弗里德曼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想要理解哈马斯和以色列总理比比•内塔尼亚胡的今日恩怨,有很多种方式。但我更愿意以这种方式理解这件事:他们两方都在过自己的“1月6日”。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为推翻选举结果而在1月6日做出最后一搏,发动暴徒洗劫了我们的国会大厦,试图阻止一位弥合分歧团结民众的人成为总统。正如特朗普所做的一样,内塔尼亚胡和哈马斯也各自利用或培育自己的暴徒,以阻止以色列出现一个史无前例的民族团结政府——一个首次将以色列犹太人和以色列阿拉伯穆斯林团结在一起的政府。

与特朗普一样,内塔尼亚胡和哈马斯都通过鼓动和驾驭信徒对“他者”的敌意来把持权力。每当他们在政治上遇到麻烦的时候,他们就会采用这种策略。事实上,自内塔尼亚胡在1996年首次当选总理以来(哈马斯紧接着就送上一波自杀炸弹袭击),内塔尼亚胡与哈马斯就互为对方的最佳拍档。

《纽约时报》刊载本文

不对,哈马斯和内塔尼亚胡从不交流。那是因为他们不需要交流。他们两方都明白对方需要靠什么来把持权力,并有意无意地配合对方行动,以确保他们各自达到目的。

他们这出表演已久的恶心把戏现在又重新上演了,因为两方都发现以色列犹太人和以色列阿拉伯穆斯林之间的关系正出现突破性进展——而且,就和亲特朗普的暴徒在1月6日所做的一样,他们也希望事先扑灭这场可能摧毁他们政治生涯的变革。

为了说明我为何如此确信这一点,我需要带你们回到爆炸发生前10天我写的专栏文章。我在文中首先提醒读者,我密切关注着巴以冲突的走向,因为我相信它们之间的斗争往往预示着西方政治更普遍的趋势——就像外百老汇上演的戏剧预示着百老汇将要上演什么戏码一样(译注:美国纽约百老汇大街聚集着众多大型剧场,是美国戏剧中心区,而一些先锋戏剧往往会在百老汇大街之外的外百老汇地区先行上演以测试剧目受欢迎程度,之后再在百老汇上演)。很多玩意儿——劫机、自杀式炸弹袭击、筑墙、独狼式恐袭——先在巴以冲突地区得到完善,然后再去百老汇上演。

十天前我所要写的正是:“嘿,伙计们!看看外百老汇正在上演什么剧目!也许它会来美国演出!”

而这就是正在上演的剧目:在以色列举行了第四次选举,内塔尼亚胡未能成功组阁之后,在世俗中间派领袖雅尔•拉皮德(Yair Lapid)和宗教右翼分子纳夫塔利•贝内特(Naftali Bennett)的领导下,一个前所未有的民族团结联盟正在以色列成形。他们即将组建的内阁既有以色列犹太人,又有一个首次进入政府的以色列阿拉伯伊斯兰政党。

以下是以色列《国土报》5月9日(上周日)的头条新闻,就在最近的哈马斯-以色列冲突全面爆发之前出现:“以色列联盟谈判:在与伊斯兰领导人会晤后,贝内特的政党预计将于‘本周’组建政府。”

报道接着说,“贝内特星期天会见了阿拉伯联合党(United Arab List)的主席曼苏尔•阿巴斯(Mansour Abbas),使该党成员相信一个政府可能会在‘本周’组建。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举行了四次选举后,以色列的政治僵局行将结束。”

以曼苏尔•阿巴斯为首的阿拉伯联合党(United Arab List,又称Raam)是一个以色列-阿拉伯“伊斯兰运动”党,它与哈马斯在广义上拥有相同的政治性伊斯兰渊源,只不过它是非暴力的政党;它还承认以色列;并致力于为以色列阿拉伯人——特别是穆斯林贝多因人——在以色列的城镇和社区争取到更多的资源、更多的警察和更多的工作岗位,就像极端正统的以色列犹太政党所做的那样。

阿巴斯领导的联合党已经脱离了以色列-阿拉伯政党联盟——更侧重于巴勒斯坦民族主义的联合阵线(the Joint List)——并以一党之力赢得了四个席位来推动阿巴斯的政治议题。由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联盟和由拉皮德-贝内特领导的反对派联盟都没有赢得足够席位组建政府,阿巴斯的四个席位就使他成为左右以色列政治的关键人物。内塔尼亚胡一开始试图拉拢他,但在内塔尼亚胡联盟中有一个公开反阿拉伯的种族主义小派别(“内塔尼亚胡的骄傲男孩”Bibi’s Proud Boys)拒绝与以色列阿拉伯人一起入阁。

正因为如此,这个新兴的反对派民族团结联盟才有机会组建一个大政府,这个政府将有史以来第一次囊括亲定居者的右翼犹太复国主义政党、左翼世俗进步党和亲伊斯兰的以色列-阿拉伯党,甚至最终可能会纳入其它世俗化的阿拉伯政党。

这将永久性地颠覆以色列政治模式。这就是为什么当地的1月6日派反对者——某些以色列人和哈马斯人——下决心要毁掉这个联盟。

如果他们无法毁掉这个联盟,那该联盟很可能会促使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取得更大的进步与融合,并试图解决失业和羞辱问题,特别是解决,而不是恶化,以色列阿拉伯青年的失业和羞辱问题。

3月23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前右)在耶路撒冷的一个投票站参加投票。图片来源:新华社

统治权很重要。由谁来领导一个政府很重要,特别是在处理以色列犹太人和以色列阿拉伯人关系的时候。想想看:在此次疫情期间,在2020年3月,《国土报》报道说,以色列的犹太公民要想平安度过此次新冠疫情,以色列的阿拉伯裔医务工作者是关键。报道说:“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以色列17%的医生,24%的护士和47%的药剂师是阿拉伯人。”

所以,如果以后有人告诉你,以色列是一个纯种族主义的、反阿拉伯的国家,那就想想上面那些数字。但如果以后有人告诉你,以色列是阿拉伯公民的天堂,他们不应该有所抱怨,那就想想从《国土报》报道中摘录的下面这段话。这篇报道是苏亚德•哈吉•叶海耶辛(Suad Haj Yihye Yassin)医生的来信,她此前长期工作在特拉维夫的一所医院,救治罹患新冠肺炎的以色列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现在刚返回家中就听说内塔尼亚胡不会组建一个带有以色列阿拉伯人的政府。

她说:“当我竭尽全力救治了所有人,从急诊室回到家中后,我听到总理说我们必须组建一个民族团结政府来应对这场危机——但在这个政府里不会有阿拉伯人,就好像我们是二等公民一样——这很伤人。为什么我们可以为治疗新冠肺炎而战斗在医疗一线却不可以合法进入政府?”

这就是为什么有一个真正的民族团结联盟来治理以色列是如此重要,这个联盟将结束内塔尼亚胡总理12年的统治,并从根本上挑战哈马斯的说法,即以色列阿拉伯人的唯一希望是摧毁这个犹太国。

这就是为什么我上周一打算在专栏文章中说,“嘿,伙计们!看看外百老汇在上演什么!也许那出戏会到百老汇来上演!”

我本想把这件事与利兹•切尼(Liz Cheney)勇敢地反对唐纳德•特朗普扯谎联系起来,并大声质疑是否会有一个共和党派系能分裂出来,在某一天与中间偏左的拜登展开合作,真正治愈后疫情时代的美国,并助力通过确保我国在21世纪繁荣昌盛的法案。

但是,大约在当日上午10点左右,我的一位编辑打电话来问我,我对刚刚在以色列境内爆发的以巴、哈以(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哈马斯和以色列)冲突有何看法——我不应该考虑就此写一篇即时专栏文章吗?

我意识到自己无法忽视这场冲突。但我在上周一写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已警告说,内塔尼亚胡(他不顾一切地想继续掌权,那么即使他在当前的这起腐败诉讼案中被定罪,他也可以逃脱惩罚)可能会“大力恶化局势,使他右翼阵营内的对手不得不放弃推翻他的努力,转而宣布现在还不到临阵换将的时候。”

现在这场冲突持续了还不到48小时,以下就是正在发生的事。内塔尼亚胡吓唬住了贝内特,使他不敢与一个以色列-阿拉伯政党结成联盟,更不用说团结中间派和进步派以色列人了,而曼苏尔•阿巴斯则被哈马斯逼到了墙角,好像他合作的对象是那些在耶路撒冷和加沙打击巴勒斯坦人的以色列犹太人。

因此,组建另一联盟的谈判彻底破裂。又一次,过去埋葬了未来。

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吗?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因为各方都在一定程度上错算了他们的行动成本。

内塔尼亚胡的极右翼追随者和警察做的太过分了,他们选择在一个最敏感的时刻激怒和镇压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在斋月结束时的穆斯林圣日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决定推迟选举之后。身处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愤怒至极,这不仅加剧了该城的暴力,而且在以色列的各个城镇,这还点燃了以色列阿拉伯人和以色列犹太人的怒火——这极有可能破坏以色列的稳定。

巴以两方互相攻击

与此同时,哈马斯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Yahya Sinwar)似乎完全沉醉在这样一个想法中:在正在发生的犹太-阿拉伯冲突中,通过向耶路撒冷投掷哈马斯火箭,他可以一举接管整项巴勒斯坦事业——把位于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约旦以及所有阿拉伯国家晾在一边。这真的是大错特错。

用火箭弹袭击耶路撒冷越过了以色列画出的一条重大红线,促使以色列军队沉重打击了遍布加沙的哈马斯地道和兵工厂,并普遍加剧了哈马斯治下民众的苦难。以色列军队这样做,也是在向黎巴嫩真主党传递一个信息:不要以为你能逼疯我们。注意:如果你们用火箭弹威胁我们,我们不会被从加沙或黎巴嫩发出的国际舆论所吓倒。

我希望我可以说,在这场冲突中能有什么事可以促使内塔尼亚胡或哈马斯深刻反思,但我真的很怀疑。在过去的12年里,内塔尼亚胡一直有一项任务,就是让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保持软弱和分裂,这样他就可以每年来到美国国会说,“哦,天哪,我很想实现和平,但在敌对的另一边我们却没有合作伙伴。巴勒斯坦人是软弱和分裂的。”

12年来,哈马斯也一直有一项任务:让内塔尼亚胡继续掌权,这样哈马斯及其伊朗支持者就可以告诉他们在欧洲、在自由主义大学校园里、在媒体圈和在美国民主党内的天真支持者们,问题不在于哈马斯——一个没有一丝一毫民主成分的伊斯兰法西斯组织,该组织致力于摧毁这个犹太国,将一个类似于塔利班的伊斯兰政权强加到巴勒斯坦人头上——而是以色列那个可怕的、亲定居者的内塔尼亚胡政府。

内塔尼亚胡和哈马斯:他们彼此相互需要。他们彼此相互理解。上述行为循环往复。循环往复。循环往复。

在某一转瞬即逝的耀眼时刻,似乎会有一个不同以往的以色列联盟会成立起来以打破这种循环。这个联盟当然不可能让和平马上降临,但它至少可能会开启不同以往的对话——各方之间的真正对话。

相反,我们却得到了“1月6日”——目前,这个日子成功阻止了政治变革的出现。这次以色列未能成功组建一个新的民族团结联盟,我唯一的希望是,这出已在外百老汇上演的戏码不会在百老汇上演:“唐纳德•特朗普——续集。”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纽约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巴以冲突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美国屡陷破产危机,不是国家无力买单,而是有人不让

2021年10月16日

“中国的新承诺将改变人类的未来图景”

2021年10月14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18日 08:12

“我们搞错了自己的使命”

06月05日 08:28

和特朗普相比,内塔尼亚胡让他的敌人更愤怒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神舟与日月同辉”

“盟友乐意跟中国接触,美国对华强硬没好处”

“令人发指”

首次!中俄海军10艘舰艇浩浩荡荡通过日本津轻海峡

十九届六中全会将于11月8日至11日召开

教育部:上海等12地设立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9.8%

10万人罢工、430万辞职…“全美工人再也忍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