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维贾伊·普拉沙德:一个印度学者眼中的中美冲突

2020-09-01 07:31:50

【文/维贾伊·普拉沙德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唐纳德•特朗普政府没有一天不发表针对中国的强硬声明。而发表声明最为声色俱厉的莫过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19日,他在哥本哈根民主峰会上发表了讲话,这是由民主政体联盟(Alliance of Democraces,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前主席安德•福格•拉斯穆森于2017年创建)搭建的平台。蓬佩奥说,中国已经成了一个“流氓角色”,欧洲人必须加入美国的大联盟来对付它。蓬佩奥说:“我亲眼见识过暴政。在我先前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和现在担任美利坚合众国国务卿期间,我与各种专制政权打过交道。你们不是要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而是在自由和暴政之间做出选择。

这些旧冷战语言,有关自由和威权的陈词滥调,曾被美国国务院用来谴责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在“自由”一词的背后隐藏着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实,比如美国是世界上囚犯最多的国家,也是全球血腥战争的主要煽风点火者。而这些事实已被弃之不顾。蓬佩奥甚至可以让中情局建立西方反华的基本“自由”。他在哥本哈根峰会上说的这番话并没有令任何人感到震惊。

印度《前线》杂志发表印度学者文章评论当下的中美紧张关系 图片来源:网站截图

要是在早些时候,中国就会无视这些声明。但现在不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蓬佩奥有关中国和新冠疫情的声明是“毫无根据的”,他指责蓬佩奥对公众撒谎。中国驻智利大使徐步直言不讳地批评蓬佩奥和美国试图在拉美地区散布反华言论。在智利《三点钟报》上,徐步称蓬佩奥是个“骗子”。汪文斌和徐步异口同声谴责蓬佩奥撒谎暗示了北京的新态度。在外交圈,这些话可都是重话。从智利到伊朗,中国的外交官一直在试图向这些国家说明中国积极致力于使本国与其它国家互利共赢。他们说,这是与美国做法截然相反的,美国的做法是要达成对跨国公司有利而非对世界其它国家有利的协议。

事态迅速升级。7月底,美国通知中国外交部,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必须在几天内关闭。至于关闭该领事馆的具体原因则无可奉告,只是笼统地说,中国对美企业开展间谍活动,关闭领事馆是美国政府反击行动的一部分。中国外交部称此举是“美国单方面对中国发起的政治挑衅,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违反中美领事条约有关规定。”

在这些外交争端发生之前,蓬佩奥就发表过强硬声明,称美国将在整个南中国海区域与中国展开较量。这已经是美国延续几十年的政策,但仅仅是以如此唐突的方式声明这一点,以及在该地区部署美国两艘航母“尼米兹”号和“罗纳德•里根”号,就大大增加了风险。作为回应,中国派军登上西沙群岛的两个岛进行实弹演习。中国政府表示,此举在于回应美国的干预行动,美国的干预“是南海军事化的真正推手”。

在这场言辞交锋中,美国准时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来威胁中国:指控中国的工业间谍行为、操纵汇率行为、有关新冠疫情的行为、关于香港和新疆侵犯人权的行为。每一个问题如果单独提出都并不严重,但所有问题加在一起就打造出了一幅中国要么危险要么不可靠的形象,随着言辞变得更加激烈,唯一的出路就只剩下必须更换中国政府。毫无疑问,美国自1949年以来执行的对华政策,其潜在目的都是推翻北京的共产党政府。毫无疑问,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总统访华与中国重修旧好,不过是美国在冷战时期要在敌方阵营中打下一个楔子,并非真心与中国政府达成和解。另外毫无疑问的是,当前中美两国间的紧张关系并不仅仅是由于操纵汇率或香港问题引起的,而是美国企图破坏中国在世界舞台的崛起和改变中国国内的政治形势。

一触即发

4月1日,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上将(Philip Davidson)对国会表示,他希望国会向其拨款200亿美元以便其建立一条强大的军事警戒线,这条警戒线将从加利福尼亚直达日本,再一直延伸到亚洲的环太平洋地区。他在题为“夺回优势”的提案中指出,“我们面临着大国竞争的新威胁 …… 如果没有有效和令人信服的常规威慑力量,中国和俄罗斯将有勇气在该地区采取行动,从而排挤美国利益”。

2019年1月,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告诉美国军方官员,问题是“中国、中国、中国”。中国一直是特朗普所有国防部长候选人关注的焦点,无论是沙纳汉还是现任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埃斯珀不指责中国就不会说话。他告诉意大利《斯坦帕报》说,中国利用新冠疫情危机,通过华为等“恶意”势力和向意大利提供援助等方式来提升自己的优势。就特朗普和埃斯珀而言,全副武装的美国将遏制中国和更小范围内的俄罗斯。

对中国有利的导弹缺口

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来自阿肯色州的共和党人)强推这样一种观点,即中国的军事现代化为中国创造了一个对本国有利的导弹缺口。2018年3月,科顿向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现任美国驻韩国大使)哈里•哈里斯上将(Harry Harris)询问有关中国导弹的问题。哈里斯对国会说:“我们相对于今日中国处于劣势,因为中国拥有能威胁到我国西太平洋基地和舰船的陆基弹道导弹。”为了弥补这一劣势,哈里斯建议美国退出《中导条约》(INF),2019年初特朗普果然退出了此条约(特朗普指责俄罗斯不遵守条约,但很明显,真正的原因是美国恐惧中国的导弹优势)。2019年8月,美国试射了一枚中程导弹,表明其在退出该条约之前就有研发中程弹道导弹的意图。

2019年3月,科顿前往美国传统基金会并表示,美国应开始生产中程弹道导弹并将其部署到美国关岛及盟国,这些导弹应该能直接威胁到中国。“北京已经储备了数千枚导弹,这些导弹可以袭击我们在太平洋地区的盟国、基地、船只和我们的公民,”科顿以他惯常的夸张语气说道。夸大其词对像科顿这样的人很重要。对他们来说,散布恐惧是推行政策的方式,摆出事实则不那么方便。

2018年11月,在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前,戴维森上将在华盛顿的一个智库发表了名为“中国力量”的讲话。2015年,戴维森提到他的前任哈里斯曾开玩笑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沿海的岛屿是一圈“沙土长城”。现在他说这些沙土长城已经变成了“萨姆长城”,萨姆指的是中国地对空导弹。来自军方的戴维森和来自政界的科顿开始反复表示,中国拥有“导弹缺口”这样的军事优势,一个无须认真调查的生造概念。

中国东风26中程弹道导弹驶过天安门 图片来源:新华社

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军事力量。今年4月,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发现,美国的军事预算比前一年增长了5.3%,达到7320亿美元,美国军费一年增长的数额就等于德国所有的军费预算。与此同时,中国军费达到2610亿美元,较去年增长5.1%。美国拥有6185枚核弹头,而中国有290枚。现在全世界只有五个国家拥有可以攻击全球的导弹: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和法国。就洲际武器或空中力量而言,中国相对于美国显然不占优势。

对比一下武器库就可知道美国拥有更强大的武力,可以在任何一场武装冲突中给予包括中国在内的对手以重创,但美国明白,它可以炸毁一个国家,但它不能征服所有国家。令人毛骨悚然的是,美国的盟国现在已开始推行他们自己的前进政策:日本表示将制定“先发制人”的方针。还有印度一直积极参加美国在印度洋举行的海军演习。

戴维森上将在4月份的报告中呼吁“前置部署的、轮流驻扎的多兵种合成部队”是“向潜在对手展示美国承诺和决心的最可信方式”。美国印太司令部的意思是,与其拥有一个易受攻击的固定基地,不如美国将其轰炸机飞到印度 – 太平洋网络盟国(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以及该地区其他国家(例如韩国)的基地里;他认为,轰炸机将在这些地方得到更好的保护。中国仍将受到威胁,但中国的导弹在理论上将更难威胁到美国移动的装备。

戴维森报告具有惊人的科幻性质。美国希望在环太平洋地区建立“生存性极强的精确打击网络”,包括在帕劳、夏威夷和太空部署各种导弹和雷达。他索要大量资金来发展一支本已非常强大的军事力量。此外,美国还致力于发展反太空武器、自主武器、滑翔飞行器、高超音速导弹和攻击性网络武器,所有这些武器都是为了打破导弹防御系统并压制对手。这种发展形势预示着一场新的军备竞赛近在眼前,这场军备竞赛将代价高昂,并进一步颠覆世界秩序。

中国东风17高超音速导弹 图片来源:新华社

特朗普的贸易战一直在摇摆不定,一面公然声称要将中国从全球供应链中剔除出去并制裁中国共产党党员,一面又对中国制造和中国作为全球产品和信贷提供者的角色表示宽容。现实令人难以接受,贸易战本身似乎是建立在巨大的虚幻基础之上。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其前提假设是这些商品中没有美国成分(实际上却有),而且还须假设这些商品不是为美国跨国公司生产的(实际它们是);特朗普的贸易战无疑挫伤了中国的商品出口,但也严重损害了全球经济。对中国贸易采取“焦土政策”的基础根本就不存在。

例如,作为美国忠实盟友的澳大利亚,因为其与中国进行贸易而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本国经济因新冠疫情而陷入衰退。澳大利亚资源部长基思•皮特(Keith Pitt)在7月底表示,“资源一直是照亮澳大利亚经济的一道光。资源行业设法留住了所有从业人员并让他们有活干,这直接涉及到超过240000个工作岗位。具体以铁矿石为例,2019-2020年间,中国62%的进口铁矿石来自澳大利亚。”中澳贸易战的任何升级都将对澳大利亚的经济造成致命伤害。

印度已决定封禁来自中国的应用程序,但这些中国应用程序占据了印度应用程序市场很大一块份额,印度人发现根本不可能用他国程序来代替这些中国程序,于是大量山寨程序又重新出现占领了印度人的手机。在短期或中期内,像美国那样妄图将中国从全球供应链中剔除出去是不可能实现的。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高度依赖中国的工业生产能力,无论是开采原材料,还是生产高科技产品;在新冠疫情重创经济的当下,想要进行如此大规模的生产转移将付出高昂的代价。

5G技术

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为跨国公司提供工人是一回事。中国成为世界主要科技产品制造者则是另一回事。这就是为什么硅谷会推动美国政府追杀华为的原因。下一代高速无线技术5G目前由华为主导,瑞典的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则被远远落在后面。在5G技术方面,没有一家美国公司能追得上这三家公司。

华为5G产品在国际市场很受欢迎。图片来源:新华网

2019年4月,美国政府下辖的国防创新委员会(Defense Innovation Board)发布报告指出:“5G领导者有望在未来10年获得数千亿美元的收入,无线技术行业将创造大量就业机会。5G也有可能彻底改变其他行业,因为像自动驾驶汽车这样的技术将从更快速、更大量的数据传输中受益良多。5G还将通过增大多个设备之间的数据流量和速度来增强物联网,甚至5G可能在未来取代许多家庭依赖的光纤主干网。拥有5G的国家将拥有许多这样的创新,并为世界其他国家制定技术标准。基于以下原因,(引领5G技术发展的)那个国家目前不太可能是美国。”由于美国公司无法生产华为和其他公司当下正在生产的设备,所以5G网络服务只覆盖到11.6%的美国人口。没有迹象表明AT&T和Verizon能够以足够快的速度制造出新技术系统所需的那种信号发射机。

美国电信公司的衰落可直接归因于《1996年电信法》放松了对电信行业的管制。许多公司都开始努力争取市场份额,不同的移动通信标准和不同配置的运营商套餐使得消费者很难更换公司。市场的支离破碎意味着没有公司会对下一代通信标准进行必要的投资。这意味着美国公司在发展下一代通信技术时会处于极度劣势地位。

华为和欧洲公司的快速进步威胁着美国的技术公司和美国经济。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的科技公司已经成为美国经济的主要投资者,是带动美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如果这些公司无力迎战华为等公司,那美国经济就将变得软弱无力。特朗普向华为开刀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不理性。他的政府和前几届政府一样,都在施加尽可能大的政治压力来限制中国科技发展。指控中国盗窃知识产权以及中国科技公司与中国军方关系密切,就是为了喝阻消费者购买中国产品。这些指责无疑抹黑了华为品牌,但不太可能摧毁华为在全球扩张业务的能力。

对华为的攻击,再加上英国政府同意美国意见不再使用华为产品,构成了中国焦虑的中心议题。世界贸易组织主席候选人、墨西哥人赫苏斯•塞亚德(Jesus Seade)表示,他希望借职务之便来缓解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他希望建立一个强有力的“争端解决机制,以便解决美中贸易紧张局势”。但他没有抓到重点。这种紧张关系并不是因为缺乏争端解决机制造成的,因为美中两国已多次展开对话讨论分歧。问题是正如美国所承认的,中国技术的快速进步是对美国技术优势的跨时代威胁,技术优势在过去几十年一直是美国的主要优势。正是为了阻止中国的技术进步,美国动用了各种手段,既施加外交压力又施加军事压力,但这些手段似乎都没有奏效。目前,中国的态度很坚决。它不愿意让步自毁其技术成果。除非承认现实,否则任何解决办法都是不可能的:中国在工艺技术领域,即使不比西方先进,也与之相当,而且这种技术进步是无法通过战争来扭转的。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印度《前线》杂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维贾伊·普拉沙德

维贾伊·普拉沙德

印度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一个印度学者眼中的中美冲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