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贾伊·普拉萨德 :为何欧美只关心乌克兰人,却对亚非人民的痛苦视而不见?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14 08:22

维贾伊·普拉萨德

维贾伊·普拉萨德作者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执行董事,印度记者、评论家

【文/维贾伊·普拉萨德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外界对俄罗斯以军事手段干预乌克兰问题的反应是惊讶和恐惧。这可能是因为,尽管俄罗斯依然采用了现代陆地战争的形式介入乌克兰,但这也标志着今日在许多方面已与过去不同了。

世界已经习惯了美国的军事干预。然而,这次不是美国的干预。这次行动本身就令人震惊——让记者和专家都感到困惑。

尽管我们对俄罗斯干预乌克兰问题(以及顿巴斯地区新法西斯主义者滥施暴力)引发了暴力和造成了生命损失而感到痛惜,但我们有必要后退一步,看看世界其他国家可能会如何看待这场冲突。首先从西方种族中心主义的角度看,西方人认为这场冲突中的参与者和受害者都有着共同的身份,无论是在文化、宗教还是肤色方面。

白人的战争

在所有给这个脆弱星球带来创伤的战争中,乌克兰战争只是其中一场。发生在非洲和亚洲的战争似乎连绵不绝,而对发生在亚非的某些战争,全世界的媒体却对其置若罔闻,社交平台上虽帖子无数可也对其鲜有评论。

例如,发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战争始于1996年,造成数百万人伤亡,但全世界对这场战争的报道却不像它们对乌克兰战争的报道那样充满同情。

相比之下,政治领导人和记者在乌克兰冲突期间发表的坦率评论揭示出这些舆论领袖的头脑已被种族主义占据。

最近已不可能让全球主要媒体关心德尔加杜角的冲突了。这场冲突源于法国能源公司和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对此地天然气资源的争夺,并导致法国支持的卢旺达军队进驻莫桑比克。

德尔加杜角冲突导致当地人民流离失所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我向一众石油公司高管讲述了此次冲突事件(我曾经为“环球旅行者”报道过此次事件),其中一人给出了无比精到的回应:“你说的都对,但没人在乎。”

没有人在乎,也就是说跨北大西洋两岸国家的政治势力都不关心非洲和亚洲儿童遭受的痛苦。

然而,他们却为乌克兰战争揪心,他们应该为这场战争揪心,我们所有人都因这场战争而感到痛苦,但乌克兰战争不应被视为比地球上其它地区发生的战争更糟糕。其它地区发生的战争比乌克兰战争更残酷却更容易被忽视,因为全世界的政治领袖和媒体都对在其它地区发生的战争不感兴趣。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查理•德阿加塔表示,“恕我直言,基辅不像伊拉克或阿富汗那样几十年来冲突不断。这是一个相对文明、相对欧洲化的城市(我也必须小心选择用词),你不会料到或者希望……那里会发生(冲突)。”

显然,人们本来以为战争会发生在喀布尔(阿富汗)、巴格达(伊拉克)或戈马(刚果民主共和国),但不会发生在乌克兰“相对文明、相对欧洲化”的城市。如果发生在上述城市的战争并不出人意料,那么人们也就没必要对在这些城市里发生的暴力行为感到特别愤怒。

乌克兰副首席检察官戴维•萨克瓦雷利泽对英国广播公司说,你想不到这样的暴力事件会发生在乌克兰,因为那些每天被枪杀的人是“蓝眼睛和金头发的欧洲人。”

萨克瓦雷利泽认为乌克兰人是欧洲人,而德阿加塔则称他们是“相对的欧洲人”。但他们肯定不是非洲人或亚洲人,如果你仔细考虑这些话,你会发现某些国家的领导人和国际媒体本以为是非洲人或亚洲人会被世界大国发起的暴力活动杀死,或者这些非洲人或亚洲人会被那些从大国购买到武器的当地暴徒杀死。

最恶劣的战争?

2月23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一份关于俄罗斯军事干预乌克兰问题的声明中诚恳说道:“以人类的名义,不允许在欧洲发动有可能是本世纪以来最恶劣的战争。”

第二天,即2月24日,随着俄罗斯发动“二战以来对欧洲国家最大规模的袭击”,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谴责了这一“野蛮袭击”,并表示“是普京总统将战争带回欧洲。”

“把战争带回欧洲”,冯•德•莱恩的这句话耐人寻味。这句话使我想起了艾梅•塞泽尔的《殖民主义论》(1950年),这位伟大的诗人和共产主义者哀叹欧洲人能够在大谈法西斯主义的同时忘记殖民列强是怎样用法西斯手段残酷虐待非洲和亚洲人民的。塞泽尔写道,殖民做法被带回欧洲就成了法西斯主义。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联合国秘书长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都没有立即站出来谴责战争。这两个国际机构都赞同这场战争,允许伊拉克被毁灭,这场战争导致100多万人死亡。

2004年,美国开打伊拉克战争已一年,在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被媒体(包括大赦国际组织对阿布格莱布监狱酷刑的报道)曝光后,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称这场战争是“非法的”。

2006年,战争开始三年后,从2003年开始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意大利总理罗马诺•普罗迪称这场战争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回到俄罗斯的干预问题,这些机构急于谴责这场战争,这很好;但这是否会意味着,当美国开始下一次轰炸行动时,他们也会同样迅速地谴责美国呢?

战争传声筒

经常有人问我最可靠的新闻媒体什么样。在当代,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西方新闻媒体越来越像政府的传声筒,这些媒体的记者越来越频繁地展示出他们的种族主义态度,这使得那些姗姗来迟的道歉很难令人信服。

俄罗斯和中国的官方媒体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难以在社交平台上发声。任何反驳华盛顿说法的声音都被认为是胡言乱语,这些边缘声音已很难再吸引到听众。

所谓的“封杀文化”显示了它所具有的局限性。德阿加塔已经为他所说的“乌克兰相比伊拉克和阿富汗‘相对文明、相对欧洲’”的评论道歉。由于他在乌克兰冲突中站到了“正确的一边”,他已获得了大众的原谅。

就俄罗斯-乌克兰冲突而言,封杀文化已经从喧嚣的社交媒体转移到地缘政治和外交的战场。

瑞士宣布放弃中立制裁俄罗斯

瑞士决定结束本国长达一个世纪的严肃中立,通过执行欧洲对俄制裁措施来封杀俄罗斯——请记住,在二战纳粹蹂躏欧洲时,瑞士保持了“中立”,甚至在战争结束后仍在为纳粹的银行家们服务。

与此同时,在目前的东欧冲突中,新闻自由也被搁置一旁。澳大利亚和欧洲暂停了“今日俄罗斯”的运营,这是一家由俄罗斯政府控制的国际性媒体。

作为一名记者,德阿加塔的可靠毋庸置疑。他们可能会说,德阿加塔“失言了”,但其实这不过是酒后吐真言罢了。

战争的算计

战争是丑陋的,尤其是侵略战争。记者扮演的角色是去解释一个国家为什么会去打仗,尤其是去打一场无来由的战争。

如果现在是1941年,我可能会去解释日本为何会在二战期间袭击珍珠港,或者日本人为何会认为纳粹将很快击败苏联并随之将战火烧向大西洋彼岸。但是苏联坚持了下来,将世界从法西斯主义手中拯救了出来。

同样,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攻击也需要解释:其根源在于政治和外交形势的发展,例如在苏联解体后,民族主义在东欧主要地区崛起和美国势力通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向东推进到俄罗斯边境,以及欧洲主要国家与其东欧邻居(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不稳定关系。

解释这场冲突的起因并不是在为这场冲突做辩护,轰炸一个主权国家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对的。

在这场丑陋的冲突中,各方都有理智的声音。在俄罗斯进入乌克兰后不久,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共产党人米哈伊尔·马特维耶夫表示,他投票赞成俄罗斯承认乌克兰的分离省份独立,他“投票赞成和平,而不是战争”,他还投票赞成“让俄罗斯成为盾牌以保护顿巴斯不被轰炸,而非要基辅遭到轰炸。”

我们有没有足够的想象力去理解马特维耶夫在说什么?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亚洲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乌克兰之殇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中国的防疫政策基于科学,而非意识形态

2022年05月23日

现代大国总是输给小国?如果真是“特别行动”,可能会赢

2022年05月19日

作者最近文章

03月14日 08:22

为何欧美只关心乌克兰人,却对亚非人民的痛苦视而不见?

01月26日 07:50

不是中国也不是社会主义,美国害怕的是别的东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俄乌冲突再不改变,世界上近1/4的人将挨饿”

电气油全停,立陶宛成首个与俄能源彻底切割的欧盟国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