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克尔什廖宁:拉夫罗夫来访受阻,塞尔维亚副总理为何公开叫好?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24 08:11

弗拉基米尔·克尔什廖宁

弗拉基米尔·克尔什廖宁作者

塞尔维亚外交部高级别顾问,天体物理学家

【导读】 6月5日,因塞尔维亚的邻国保加利亚、北马其顿和黑山禁止其飞机经过这些国家领空,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访塞行程受阻,塞总统武契奇表示强烈不满。然而在6月16日,塞副总理同时也是能源部长的米哈伊洛维奇却公开表示,拉夫罗夫取消访塞是件好事,还称如果俄把塞当朋友,就不该在这个时候来。 为何身居副总理高位的她会公开批评俄罗斯?拉夫罗夫的访问乃至整个俄塞友谊对塞尔维亚有哪些意义?周边国家的阻拦又意味着什么?对此,塞尔维亚外交部高级别顾问、前南联盟社会党高层、同时也是诗人、天体物理学家的弗拉基米尔·克尔什廖宁发表了一些看法。

【编辑/观察者网 李焕宇 翻译/菲利蒲(塞尔维亚留学生)】

观察者网:本月初,由于塞尔维亚的邻国不同意开放领空,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未能访塞。您如何看待塞邻国对这一外交活动的干涉?

克尔什廖宁:做出该决定的三个邻国是保加利亚、北马其顿和黑山。它们都是北约成员国,并且要么是欧盟会员国要么就是候选国,而欧盟已在航空运输方面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这些主权有限的小国家最优先的事项是服从华盛顿、伦敦和布鲁塞尔的决定和要求。

这些邻国实际上同时也在与塞尔维亚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但这种禁飞举措不能简简单单用制裁辩解,因为他们的行为已经涉及干扰第三国行使正当外交权利,所以这可以被认定为是针对塞尔维亚和俄罗斯的一个不友好举措。俄外长拉夫罗夫和塞总统武契奇已经对该行为表达了强烈不满。

观察者网:拉夫罗夫这次访塞原计划会讨论哪些话题?如今出访受阻,这会对俄塞合作产生哪些影响?

克尔什廖宁:拉夫罗夫此次访问原计划是重点讨论双边合作。俄塞双方的合作非常发达、覆盖面很广,因此需要定期通过高级别对话进行协调,尤其是在西方对俄罗斯发动单边和非法制裁,阻碍俄塞经济合作实现的情况下,对话更为重要;另外一个重点是交换双方关于科索沃和梅托希亚以及乌克兰局势的意见,即两国最关心的议题,这些议题并没有针对第三方。

俄罗斯和塞尔维亚已表示不会采取可能危及国家间正常交流的反制措施,因为他们尊重国际法基本原则。这一点在实践中已经得到证明。比如上周在奥赫里德举行了一次“开放巴尔干倡议”的会,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是主要参会方,黑山和波黑总理也作为观察员参加了会议。另外在塞萨洛尼基举行了东南欧合作进程会议,所有巴尔干国家都参加了。

奥赫里德“开放巴尔干”峰会(上)和塞萨洛尼基东南欧合作进程会议(下)

至于俄塞合作,范围之广、力度之大、意义之重大,很难有什么事对这层关系构成严重影响。 预计塞尔维亚外交部长塞拉科维奇将在近期访问莫斯科,但俄塞正常外交沟通的障碍却不容忽视。

北约极力希望阻碍俄塞关系,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俄罗斯和塞尔维亚必须保留在恰当时机进行反制的权利。但不是针对我们邻国的反制,他们只是执行者,而是针对北约本身,即在北约中真正做出决定的国家。

观察者网:武契奇在谈到拉夫罗夫访塞一事时多次提到了德国总理舒尔茨的访塞,这两件事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德、俄在访塞日期的选择上是否存在博弈?

克尔什廖宁:舒尔茨在与武契奇在近几次接触中谈及访塞时表示,即使拉夫罗夫成功访塞,他依旧会坚持访塞。但很明显,西方的权力中心并不希望看到拉夫罗夫和舒尔茨前后脚访问塞尔维亚,这会给客观的观察人士留下对比两场访问效果的空间。

拉夫罗夫原计划是对塞尔维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表示完全友好的支持,而舒尔茨则明确要求塞尔维亚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并承认科索沃和梅托希亚的独立,对后者的要求武契奇不得不表示拒绝。

舒尔茨对巴尔干地区的访问,被认为是一次鼓励这些国家加入欧盟的行程,两天内他访问了巴尔干五国。然而,由于舒尔茨在贝尔格莱德提出的要求,他对塞尔维亚的访问产生了跟预期截然相反的效果,不愿加入欧盟的塞尔维亚民众人数反而进一步上升了。

舒尔茨访塞

观察者网:另一件同此事联系到一起的是“开放巴尔干倡议”。拉夫罗夫称欧盟不希望俄罗斯支持“开放巴尔干”,一名科索沃的记者则将俄罗斯的支持形容为“开放巴尔干”的“教父”,您如何看待该倡议同近期风波之间的关系?

克尔什廖宁:所谓西巴尔干国家,包括塞尔维亚、黑山、北马其顿、波黑和阿尔巴尼亚(有些人也会把塞尔维亚省份科索沃和梅托希亚也包括进去),长期以来离他们梦寐以求的欧盟距离很遥远,有一些国家甚至都没有开启谈判进程。

对于那一些希望看到巴尔干动荡的外部势力而言,由塞总统武契奇发起的,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领导人支持的“开放巴尔干”倡议是不合适的,因为该倡议能使地区国家绕开各种行政阻挠和政治条件开展紧密的经济合作,从而满足地区民众的利益并稳定地区局势。

巴尔干地区及周边

有趣的是,美国对该倡议表达了支持,(相比其他热点地区)美国对西巴尔干地区的兴趣有所减弱,这或许是为什么在有意撤出该地区后,美国不再希望巴尔干出现动荡,即使动荡局面就是美国一手造成的。相反,英国和德国对该倡议持保留意见,他们害怕该地区的联合会削弱英德在该地的影响力。同时,所有西方国家也害怕并希望阻止俄罗斯对该地区潜在的影响力,但他们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现代俄罗斯是东正教文明精神和道德价值观的承载者。

在俄罗斯境外,东正教信仰和传统占主导地位的只有两个大实体,那就是乌克兰和巴尔干半岛。乌克兰如今受到了北约和新纳粹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这导致了什么。在巴尔干地区,有一个坚强且独立自主的塞尔维亚,这种状态以俄塞、中塞的战略伙伴关系为基础,同时能够激励巴尔干地区的其他人民。正因为如此,鉴于巴尔干地区、欧洲和世界的未来与和平,在西方国家加大对塞尔维亚施压的当下,俄罗斯和中国对塞尔维亚的支持显得至关重要。

东正教堂在欧洲的分布,颜色越深密度越大

观察者网:俄罗斯和塞尔维亚之间的友好关系众所周知,它在今年面临重压的情况下已经受了很多场考验。您认为是什么支撑着俄塞关系?对塞尔维亚而言,俄塞友好意味着什么?

克尔什廖宁:俄塞友谊,或者根据我们共同的传统,我们会说俄塞兄弟情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它可以从两个民族皈依东正教并建立民族算起,也就是从圣萨瓦时期算起,他是我们(共同)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从那以后已经有了八个世纪的历史。

圣萨瓦,塞尔维亚正教会首任牧首

正因如此,贝尔格莱德的圣萨瓦教堂是世界上最大、最宏伟的东正教教堂之一,这一点不足为奇,近几年在俄罗斯和普京总统的帮助下该教堂也即将建造完毕。

贝尔格莱德圣萨瓦教堂

塞尔维亚和其他巴尔干国家一样,在奥斯曼土耳其的占领下度过了几个世纪。俄罗斯对巴尔干国家的解放、反抗和复国提供了巨大帮助。再之后俄罗斯因塞尔维亚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塞尔维亚的反法西斯运动是苏联在欧洲反法西斯斗争中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上世纪90年代,在北约侵略南联盟之际,俄罗斯被迫屈服,但俄罗斯志愿军还是前往塞尔维亚作战,俄罗斯人民也全力支持塞尔维亚,到最后就连叶利钦领导的政权也积蓄能量帮塞尔维亚签了联合国安理会1244号决议。

正如当今俄罗斯的最高领导人向我们承认的那样,塞尔维亚的命运及其在90年代对北约的抵抗最终使俄罗斯清醒,并使之对与西方建立建设性关系的可能性失去幻想,走向了加强自身军事、政治、经济会价值观的道路。由于我们在90年代做出的牺牲,以及对西方整整十年的孤军抵抗,俄罗斯感到他们对我们有亏欠。因此如今在他们强大起来之后,他们选择给予我们任何可能的帮助。对于塞尔维亚人民和政府来说,这是我们有朝一日消除北约侵略和肢解我国的不公正后果并收复科索沃和梅托希亚的重要保障。

然而,拉夫罗夫访问受阻可以视为一种警报。它表明,在美国和北约在乌克兰对俄罗斯发动世界混合战的背景下,需要尽快实现新世界的主要力量之间的协调——即俄罗斯和中国,以及包括塞尔维亚在内的所有其他独立自主的国家,以防止出现新的受害者。

观察者网:6月16日,塞能源部长米哈伊洛维奇公开批评拉夫罗夫的访塞计划,认为在塞承受重压的情况下,如果俄为塞着想,就不应该访塞,您如何评价这种观点?

克尔什廖宁:作为个人,我必须捍卫每个人发表意见的权利,但作为外交官,我相信这位部长,而且她还不幸的是一名副总理,犯了不可容忍的外交失误。

武契奇总统已经公开代表全体塞尔维亚人民对阻止访问一事表达了强烈不满,并批评了那一些对塞施压,希望塞方取消访问的国家。同样是这些国家,对拉夫罗夫访问土耳其这一北约成员国则只字不提。

在武契奇明确表态之后,米哈伊洛维奇女士公开表达个人意见,表示访问取消是好事,甚至批评俄罗斯计划此次访问。更直接地说,她作为执政党成员和政府副总理发表了与总统截然相反言论。在那些所谓民主国家,有这类行为的政治家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塞尔维亚能源部长米哈伊洛维奇

你们也注意到,在塞尔维亚政府和主要执政党中,有一些个别人员与官方持不同意见,并公开发表对西方列强有利的言论。这些人中,米哈伊洛维奇女士的职位最高,但如果单独给这些人投票,他们可能在选举中一票也拿不到。然而,他们并不掩饰他们不关心人民的支持,而是关心美国大使馆的支持,后者已经公开帮过他们很多次了。

在当前恶化的国际形势下,米哈伊洛维奇女士等人的态度让塞尔维亚民众相当恼火。 塞尔维亚最近举行了选举,新政府尚未组成,预计将在7月底组建。 如果近年来武契奇总统以他的权威,让这些没有人民支持的个人执政,或许是为了向西方列强表明我们有意向与他们合作,现在再这样做将非常困难,而且我个人希望他不必要再这样做。

如果俄罗斯和中国对塞尔维亚采取更积极的立场,塞尔维亚将有机会摆脱许多内心的恐惧,这样一些个人的行为也将失去一切意义。无论是情感、道德还是政治上,塞尔维亚人民的态度总体非常明确,问题出现在经济领域。因为目前塞尔维亚与欧盟的交流比与俄罗斯和中国的交流加起来要大得多。

此外,在经济领域,如果欧盟决定因俄塞关系对塞尔维亚实施制裁,在没有中国的情况下,俄罗斯本身将很难弥补塞尔维亚的损失。

考虑到塞尔维亚在上世纪90年代对西方侵略的抵抗以及目前独立自主的地位,我认为俄罗斯、中国和塞尔维亚应进一步加快经济合作,对此我们在传统层面已经拥有了良好的合作基础和政治关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焕宇
塞尔维亚 俄罗斯 拉夫罗夫 视频新闻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6月24日 08:11

拉夫罗夫来访受阻,塞尔维亚副总理为何公开叫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拜登签署2800亿美元“芯片法案”,与中国竞争

佩洛西称“中国最自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巴西出现多起袭击猴子事件,世卫:猴痘不怪猴子

拜登签署2800亿美元“芯片法案”,与中国竞争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