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大退出美国“最权威”大学榜,国际大学排名塌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10 12:52

王恺雯

王恺雯作者

观察者网编辑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  编辑/马雪】

“丑闻一直在发生,这个排名系统极其不正常。”

去年秋天,美国最具影响力的U.S.News大学排名公布美国高校的最新位次,常春藤名校,世界顶尖私立研究型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荣登全美第二,创下该校数十年来的最好成绩。

不过,这很快引起该校数学教授迈克尔·萨迪斯的质疑。5个月后,他发布了一篇21页长文,直指哥大数据“不准确、可疑或高度误导”。6月30日,哥大宣布退出新一年的排名,对数据进行审查。

多年来,除了频繁出现的“数据错误”,U.S.News排名本身也受到一些美国学者的批评,认为其过于强调学校的财富和名望。而和U.S.News齐名的QS、泰晤士(THE)、软科等全球知名大学排名,也曾或多或少被质疑“不够公允”。

对此,观察者网专栏作家、教育观察员常松认为,这些机构总体来说还是获得普遍认可,但全球大学排名从来没有官方标准,即使是权威机构,对待它们也要“兼听则明”。

前段时间,人大、南大、兰大3所中国985高校相继宣布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常松认为,这可能是受到破“五唯”政策导向影响。大学如果一味地冲榜,就会迷失在水数量、凑指标的道路上。

在他看来,淡化排名,不等于彻底无视排名。但若退出国际大学排名后,又开始“卷”中国自己搞的大学排名,这是换汤不换药,“中国大学办学的目的不是冲排名,为中国育才是第一要务。”

在武汉大学珞珈学者特聘教授徐开彬看来,中国高校如果要建立自己的评价标准,美国一些好的方面可以借鉴,例如师生比、校友捐赠率等,但像国际生比例这类指标,就不适合照搬过来。

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  图源:视觉中国

数据遭质疑,哥大退榜

根据2021年9月公布的最新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美国大学排名(U.S.News),哥伦比亚大学仅次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麻省理工并列第二。和1988年该校首度在U.S.News排名中亮相时的第18位相比,进步明显。

U.S.News是美国乃至世界最权威的大学排名机构之一。相较于2000年之后才诞生的泰晤士、QS、软科等排名,U.S.News早在1983年就已“入行”。

长期以来,U.S.News排名被美国家长和学生视为择校的标杆。《经济学人》援引哈佛商学院和美国大学理事会的研究指出,在U.S.News排名下降一位,申请学生人数就会下降1%。

但对此跃升,哥大数学教授萨迪斯(Michael Thaddeus)却心生一问:“和那些客观上比我们有某些优势的大学相比,我们在排名中表现如此出色,这是怎么做到的?”

U.S.News 2022美国大学排名(部分)

带着疑问,他研究起可以决定大学排名的各项指标。

目前,U.S.News对美国高校的排名标准包括9大项:

毕业率与不转学率(22%)

本科学术声誉(20%)

师资(20%)

毕业率表现(8%)

社会流动性(5%)

每名学生的财政资源(10%)

学生选择性(生源质量,7%)

校友捐赠率(3%)

毕业生债务情况(5%)

这其中,除了本科学术声誉一项是基于同行评估,剩下80%的数据需要参与排名的高校自行收集并提供。

今年2月,萨迪斯(Michael Thaddeus)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一篇长达21页的文章。他在对哥伦比亚大学提交给U.S.News的数据进行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是“不准确、可疑或高度误导。”

今年2月,萨迪斯发表21页长文质疑校方数据

例如,在U.S.News美国高校排名中,本科生班级规模(师资下分类)的权重为8%。根据哥伦比亚大学提供的数据,该校有82.5%的本科班级学生人数小于20人,只有8.9%的班级学生在50人或以上。

萨迪斯指出,校方不愿提供这一数据的计算方式,他通过查阅大量课程信息得出的结论是,学校实际上只有62.7%-66.9%的本科生班级人数少于20人;而学生在50人或以上的班级占比约为10.6%-12.4%。这些数据都和校方声称的数字相差甚远。

萨迪斯指出,哥大在向美国教育部提交的报告中称其在2019-2020学年的教学支出超过31亿美元,比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金额加起来还要大。

但萨迪斯查阅财务报表后发现,这31亿美元中,有12亿美元是哥大医院的“患者护理费用”,而在纽约大学等其他高校,患者护理费用并没有被列入教学支出。

此外,萨迪斯还对拥有本领域终端学位教师比例、全职教师比例、学生毕业率等多项数据提出质疑。

哥伦比亚大学数学教授萨迪斯

当地时间6月30日,数据提交截止日的前一天,哥伦比亚大学校教务长玛丽·博伊斯(Mary Boyce)发声明称,校领导会认真对待这些数据问题,在萨迪斯提出质疑后已“立即开始审查我们的数据收集和提交过程”。而鉴于这项工作正在进行,学校今年将不会向U.S.News提交用于排名的数据。

博伊斯指出,校方将根据萨迪斯提出的问题,密切审查有关程序,这一审查关乎诚信,校方不会寻求走捷径。

“丑闻一直发生”,人们为何依旧热衷大学排名?

萨迪斯在其2月发布的长文开头,引用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前院长科林·戴弗(Colin Diver)质疑U.S.News大学排名的一段话:

“排名为操纵数据和扭曲制度的行为提供了强大的动机,其唯一或主要目的,就是夸大自己的分数。由于排名严重依赖未经审计的、自行报告的数据,因此没有办法确保信息的准确性或排名结果的可靠性。”

科林·戴弗在2002年至2012年间担任俄勒冈州里德学院校长。这是一所知名的私立文理学院,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的母校,也是最早拒绝参加U.S.News排名的美国高校。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前院长、俄勒冈州里德学院前校长科林·戴弗

在一系列高校错报数据丑闻后,里德学院于1995年开始拒绝参加U.S.News大学排名(但依旧被列入排名),也因此受到U.S.News的“惩罚”——被降低位次。而90年代和里德学院同期退出排名的马里兰州圣约翰学院,在2014年重新向U.S.News提交数据后,排名从前一年的123位跃升至56位。

近年来,美国高校向U.S.News提供错误数据的情况屡有发生。

2012年,位于加州的知名文理学院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承认,其在过去6年中向U.S.News提交了虚假入学SAT分数,平均分被夸大了10-20分。

同一年,乔治·华盛顿大学因夸大生源质量,将在高中班级排名前10%的新生人数上调了20%,被U.S.News从2013年最佳大学排名中剔除。

2019年,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克利普斯学院、北卡罗来纳大学彭布罗克分校等5所美国高校也因提供的数据有误,被移出当年的U.S.News美国高校排名。

2021年4月,天普大学福克斯商学院前院长摩西·波拉特(Moshe Porat),因涉嫌使用虚假数据提升学院课程排名,欺骗学校的申请者、学生、捐赠者支付学费或捐款,被美国检方以电汇欺诈罪起诉。波拉特于今年3月被判入狱一年零两个月。

美国司法部有关波拉特案的报道

今年2月,U.S.News列出了自2018年以来因错报数据而被暂时移出排名的49所美国高校,这些学校都是事后主动将其错误通报给U.S.News。

据U.S.News网站介绍,该机构每年都会直接从学校收集数据,校方需要派一名高级学术官员签字确认数据准确;若不签字,这所学校也能进入排名,只是会被标注出来。而U.S.News所做的,是将学校提供的新数据,与第三方数据、该学校前几年的数据,以及其他学校的数据进行比较,以评估新数据的真实性。

《福布斯》杂志网站7月4日刊文,直言没有人相信那些被抓包的大学是“唯一的罪魁祸首”。文章写道,没有人知道可疑或篡改数据的问题有多普遍,“大多数机构没有动力去深入挖掘学校报告数据的方式,以发现他们是否可能作弊。”

“丑闻一直在发生,”萨迪斯7月1日表示,一些人和学校被指控操纵数据,“这个(排名)系统极其不正常。”

萨迪斯还对大学排名本身提出质疑,认为要把学术机构的复杂性“以一个地方与另一个地方相比较的方式”减少,这太难了,“根本无法用线性排名来衡量一所大学的伟大之处”

即便是位居U.S.News美国大学排名第一的普林斯顿大学,其校长伊斯格鲁布(Christopher L. Eisgruber)去年也指出,大学排名会导致“破坏性激励”,一些大学可能会为了在U.S.News获得好排名,避免做一些困难但有价值的事情,例如录取有天赋但低收入的学生。

伊斯格鲁布认为,大学排名是一种“略显愚蠢的痴迷,当大学、家长或学生把它看得太重时,就会造成伤害。”

谈及最近的哥伦比亚大学数据问题,戴弗说他很高兴看到校方发起审查,但他更希望看到校方邀请律所或会计事务所进行第三方独立审查。

“我很希望看到像哥伦比亚大学这样有真正地位和知名度的学校带头说,‘你知道吗?这些排名是随意的,它们是反智的,它们不符合我们的学术价值观,我们不会再和他们合作了。”戴弗说。

今年4月,戴弗的新书《打破排名:排名产业是怎样统治高等教育的以及如何应对》出版

尽管U.S.News排名受到争议,但多年来它的地位依旧坚挺。

《华盛顿邮报》在今年3月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几年前,美国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NRC)曾尝试用另一种多维的方式对大学进行排名,允许人们通过选择某个因素的权重来调整排名。但人们还是更喜欢简单明了的答案:什么比什么更好?我应该去哪儿?

文章作者、威斯康星大学数学教授乔丹·艾伦伯格(Jordan Ellenberg)指出,简单明了的答案可以让人在一段时间内得到满足,但当它们取代了更健康的认知和选择时,那就危险了。而高等教育的目的恰恰是让人抵抗对简单明了答案的渴望。

而在武汉大学珞珈学者特聘教授徐开彬看来,U.S.News作为美国最受认可的大学排名,撇开一些学校虚报数据的问题,单从其对美国大学的排名标准来看,还是比较科学的。

例如班级规模可以反映小班化程度,小班化则有助于老师和学生充分沟通,激发学生创造力;而U.S.News统计毕业生捐赠情况,也不是算总量,而是看捐赠率,这就更能反映学生对学校的满意度。此外,U.S.News对美国高校的排名非常详细,除了本科排名,还有按学科分类的研究生院排名。

不止在美国,U.S.News等世界大学排名在中国也受到不少追捧。

观察者网专栏作家、教育观察员常松认为:“只要考生择校时还看中学校知名度,雇主招聘时还有‘双一流’的分类,政府引进人才时还看世界名校才给相应引进政策,那就不可能真正看淡大学排名。

但他表示,如果“唯排名论”,一味地冲榜,就会迷失在水数量、凑指标的道路上,而忽略了育人本身的重要环节。“中国大学办学的目的不是冲排名,为中国育才是第一要务。像印度理工那种,高材生都移民去美国的大学,中国不需要。”

2021年6月27日,北京大学吸引众多家长和游客前来打卡 图源:视觉中国

“中国要构建自己的高校评估体系,但不能闭关锁国”

从2014年开始,U.S.News推出世界大学排名(标准和美国大学排名不同),其和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THE)、英国国际高等教育咨询公司Quacquarelli Symonds世界大学排名(QS),以及中国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RWU),是目前较有影响力的全球大学排名体系。

这四个排名参考的标准皆不相同。U.S.News世界大学排名较为注重学术研究和文献引用情况(合计占比60%);QS排名更注重学校声誉(合计占比50%);泰晤士赋予教学、科学研究、文献引用情况各30%的权重;软科则更看重教师质量和科研成果(合计占比80%)。

除了软科采用客观指标和第三方数据进行排名,U.S.News、QS和泰晤士排名均包含涉及学校声誉的主观成分,也需要高校自行提供数据。

2023年QS世界大学排名前10名单

近年来,这些世界权威排名都或多或少在标准上受到质疑。

澳门大学前副校长、香港恒生大学首任校长何顺文2015年在港媒撰文,指出声誉调查存在偏见和误导,认为大多被调查者一生只在一两间院校就读或工作,其回应往往不够客观理性。受访者也会对个别院校作出偏袒,特别是其母校。

何顺文认为,泰晤士与QS同样不重视课程与教学素质、学生所学与成长等增值因素。论文被引用数目只计算以英文发表的期刊;“国际教师比例”对较少本地博士及长期倚赖国际招聘的香港地区及新加坡院校特别有利,大多香港院校都把内地学生计算入国际学生比例内。

徐开彬也认为,QS世界排名会更偏向英联邦教育体系下的国家或地区。

至于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由于只采用客观量化指标,排名较稳定,但过分偏重理工科与科研成果,忽略了人文社科。

软科将获得诺贝尔科学奖、菲尔兹奖的教师数量,在《自然》/《科学》等刊物发文数量作为排名指标

徐开彬表示,事实上全球其他大学排名都有偏重理科的趋势,“理工科在全世界的标准是比较统一的,而文科的标准则会非常不同,国内文科学者在国际上发表的英文论文也比较少。”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一些偏文科高校自然会在世界排名中“吃亏”。以人民大学为例,这所国内数一数二的高校,却被QS排到了600名开外,显然无法全面展现人大的真正实力。

常松表示,世界大学排名从来没有官方标准,都是各种教育机构排名,而各排名机构的主要指标设置,是由该机构的价值立场和元认知决定的,都是主观的,因此任何排名都必然会引来质疑。

“各类大学的排名只是一种参考,即使是世界权威排名,外界在看待它们时,也要兼听则明。”常松说。

前段时间,人民大学、兰州大学、南京大学三所985高校相继宣布退出世界高校排名。

常松认为,这些高校退出排名可能是受到破“五唯”(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政策导向影响。

6月14日,教育部再次强调,坚决破除“五唯”,坚决不围绕各种流行的排行榜办学。推进“双一流”建设必须扎根中国大地,解决中国问题。

常松指出,淡化排名,并非无视、“拉黑”排名。事实上在今年6月新发布的2023年QS世界大学排名中,上述三所大学依然在列。这就说明校方只是不再向机构提供数据,而并非彻底消失在排名中。

“这其实是‘既要又要’的逻辑。既要淡化排名指标的指挥棒作用,又要正视排名对学校办学质量的监督作用。既要保证中国与世界的学术与教育交流,又要树立中国特色的大学评估机制。”

“中国要构建自己的高校评估体系,但是不能闭关锁国。大学教育,师资与生源,一定是开放的。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一流大学,都不是闭门办成功的。”常松说。

在他看来,退出国际大学排名,然后开始“卷”中国自己搞的大学排名,这是换汤不换药。“关键不是谁搞的大学排名,而是树立科学的办学政绩观,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大学评价标准。”常松认为,中国要建构自己的体系,一定要官方进行导向牵引,加强规范监督,“否则一定是群魔乱舞。”

徐开彬则认为,如果中国高校要建立自己的评价标准,U.S.News一些好的方面可以借鉴,例如师生比、校友捐赠率、细分专业排名等等,但像国际生比例这类指标,就不适合照搬过来。

徐开彬表示,本科生参与学术活动、做课题研究也可以作为一个指标,“我在武大也知道有些本科生的创新项目,这些项目都是学生自发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可以激发本科生参与到研究中去。”

“优秀的大学是各自不同的优秀。”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今年6月在新华社主办《半月谈》杂志撰文,他表示:“当一所学校在人类历史上发挥独特关键的作用,它的名次自然排定了。只有坚持自己的定位,坚守自己的使命,才能办好自己的学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世界排名 大学排名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中西教育

安徽:连续3年就业去向落实率未达60%的专业停招

2022年08月04日

考生超本一线42分或无大学可上?县招办:患心脏病

2022年08月02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0日 12:52

哥大退出美国“最权威榜”,国际大学排名塌了?

07月01日 17:55

“从加拿大回香港,我听到大家说这么丝滑就回归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滞留三亚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美媒发现亚太盟友集体沉默:佩洛西这次做得太过火

滞留三亚:焦虑过后,他们行动起来了

东部战区今天继续:重点组织联合封控和保障行动

美军方放话:不会上中方“圈套”,数周内穿行台湾海峡

拜登终于回应:不担心台湾,担忧解放军军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