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蒙:《中国精神读本》选文以近现代为主,这点让我很感动

2019-09-19 13:36:51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9月1日,由浙江文艺出版社主办、果麦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协办的《中国精神读本》新书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本文为著名作家、原文化部部长、荣获“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本书主编王蒙在《中国精神读本》新书发布会的现场发言,观察者网独家发布。】

大家好!能有机会为《中国精神读本》这样一本书站台助威,我很高兴。

首先,我觉得这书特别合乎时宜,因为我们越来越关心文化,我们谈文化自信,谈传统文化,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可以说热潮越来越高。但是,我们如何对中国文化有一个提纲挈领式的理解呢?

有很多节目深受欢迎,如《舌尖上的中国》讲述中国的饮食文化,非常重要;《中国诗词大会》比谁能背诵或分辨中华古典诗词,也做得非常成功。各种书也出得非常多,到西单书城,《鬼谷子》等各种稀奇古怪的中国古书都有。但是我们能不能把它综合概括一下,能不能抓住中国精神?我觉得这可是个大题目——这大题目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和果麦文化传媒公司合作做出来了,很了不起!

最近我恰好看到一份讲梁漱溟的材料。梁漱溟的父亲也是一个大知识分子,但最后自杀了。为什么自杀?他说他感觉他找不到中国性,他感觉中国性面临一个极大的危机,中国性正受损害。甚至说难听点,混不下去了,他只能死。这一点,某种意义上和陈寅恪评论王国维的自杀是一样的。中国性实际上就是中国精神、中国道路。所以要出一本书。

但谈中国精神,谈何容易?!大家到处都在讲中国文化,但是谁也不愿意,或者是很慎重地去尝试,为中国文化寻一个提纲挈领的说法。

原来赵启正同志还跟我说过,他和一批教授到国外讲中国文化,一个外国人提出:“我们整天听到你们中国人讲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请你们给我讲一讲是怎么个博大精深法?”赵启正同志那时是外宣办的主任,他就请首席教授讲。首席教授表示不能讲——博大精深怎么讲?既然是博大精深,我能用两句话给你回答出来吗?这讲得讲一年、十年,乃至一辈子。

所以这事很麻烦,你不总结、不分析它不行,但你一旦总结、分析它,容易说了这个落了那个。我个人听到过各种说法,如说阴阳五行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易经》是中国文化的精神,等等。

所以,尝试编这么一本书,可是了不得的事情,也是大家急需的一个事情,如大旱逢甘霖。

第二件事情,《中国精神读本》选文以近现代为主,这点让我很感动。

编中国精神,从哪说起?从《周易》说,可以;从《论语》说,可以;从《道德经》说,可以;从《孟子》说,可以;要从宋明理学、新儒学说,更可以……我们这里侧重近现代。近现代是对中国精神的考验,也是对中国精神的一个挑战。因为我们的中国精神发达得早,已经发展很长时间,在亚洲处于前列,但是很少受到非常认真的挑战,所以容易变成大家背诵的老一套。

李白早就看出这一点,发愁“白发三千丈”;搞艺术的李贺也说“寻章摘句老雕虫”“文章何处哭秋风”,写出的文章只是章句之学。孙中山先生曾说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残局,中国的命运受到挑战,正是在这种挑战当中,中国的文化、传统、精神显现了它的担当,显现了它的应对、反省、自我调整,也显现了它学习的精神、见贤思齐的精神、“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精神。

我个人看来,这只是第一本,而《中国精神读本》一上来先编近现代,也很有道理。我必须承认,其中有很多东西,我自己也不够熟悉,或者没有认真阅读过,你们做了大量工作,我非常感动。

我在想,中国精神是一种什么精神?我越来越感觉到,中国精神是文化精神,是拒绝森林法则的精神。中国精神,概括起来,是以孔孟为代表的圣贤精神,是奉献的精神。“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天下大同”、“天下为公”,都是用最好的最善良的思想来贡献给社会,贡献给人民——一般古代不用“人民”这词,我用“民人”这词,别人说你胡来,我说我不胡来,我用“民人”贡献给“人民”。

所以我们中国讲究的是什么?是得有爱圣贤的精神,是尊重文化、尊重礼义的精神。这种圣贤精神包含了君子的精神,也包含了士大夫的精神,而我们在近现代这一批思想家、文学家,这一批大知识分子当中,看到了他们身上确实有这种文化的精神、士大夫的精神、君子的精神,也有救国救亡的精神,此外也有追求现代化——当时这个词虽然没那么提,但是从五四以来,可以看出来实际上是在追求现代化——的精神。当然,马克思主义的引进使我们中国精神也和人民革命的精神相结合。

十八大、十九大以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引领下,我觉得如果我们再编,还要研究发展的精神、改革的精神。当然,这里有很多革命的精神、改革的精神,还有治理的精神、实事求是的精神。

实事求是的精神和孔夫子的经世致用精神是一致的。我有时候想,黑格尔为什么看得起孔子?因为孔子不是学者,孔子声称自己不是专家,孔子嘲笑自己,说种地不如老农,种菜不如老圃。孔子追求的是做圣人,做王者之师,所以他不是专家。他像丧家狗一样到处找各个君王、诸侯推广他的学术、理念,如果他跟黑格尔、康德一样搞得太玄奥,一上来先给君王讲拉丁文、定一个五年写论文的计划,君王早就把他轰走了,严重的,恐怕脑袋都留不住了。所以,孔子有些地方是很坚毅的。

第三,我觉得书是出来了,但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今天,从刚才各位领导、各位有关工作人员的讲话当中,我感觉到我们还有很多题目可以讨论,还有很多有趣的话题值得我们研究。我希望两家定一个计划,研究这个题目怎么写、怎么弄,至少出一千万字。

可以从先秦诸子表现中国精神,可以把两汉、唐代的出几本,也可以从过去的诗文中找最好的。太多了,可爱的东西太多了。有宋明理学的,尤其明末清初一大批有突破性的思想家,再一直到现当代。这书可以继续出下去、讨论下去、研究下去。

我具体工作做得非常之少,我被这本书的成功所感动。我是一个读者,我是一个站台帮说两句话的人。我希望这本书越做越有前途,越做越成功。

谢谢!

点击领取《中国精神读本》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蒙

王蒙

作家,原文化部部长,《青春万岁》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国庆70周年
国庆70周年
作者最近文章
《中国精神读本》选文以近现代为主,这点让我很感动
我们应如何融入新疆?
王蒙谈文革:不是每个人都要做张志新
毛泽东是一个巨大的存在(访谈)
说莫言,说文学,说家常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