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让疫情搁置的北约对俄大演习,是苏联又回来了?

2020-03-15 11:23:1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世纯

本周,国际上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新冠病毒在全球,特别是欧洲地区的扩散。而最重要的军事新闻同样也和新冠病毒关系匪浅。那就是北约原本在冷战结束以后规模最大的地面演习——“欧洲捍卫者-2020”(Defender Europe 2020 )受疫情影响,被迫大幅缩小演习规模。

虽然很多专家将这场“北约陆军30年来最大演习”解读为“美国对于俄罗斯的武力炫耀”,但从本次演习针对性极强的各种应对科目来看,美军倒是认识到了俄罗斯西部军区对“马放南山”的北约又重新取得局部军事优势这一现状。

对于以美国和西欧诸国为首的北约国家而言,这次演习可以看作是美国一次集中的“抗俄成果汇报展”;而对于俄罗斯而言,这次演习无疑就是一次意义直白的“宣战书”——未来一段时间,北约在欧洲地面战争的构想,基本就要在这次演习的框架里进行。

美国的“钢铁洪流”——一整个装甲旅(ABCT)

俄罗斯的“卷土重来”

冷战时期,北约和华约曾经围绕东西德边境陈兵百万,围绕对手发起大规模全面地面突击战争该如何应对反复推演。而随着苏东剧变、冷战终结,不仅昔日的华约组织这一强大对手不复存在,北约东扩之后,甚至北约与俄罗斯的“对抗”也从中西欧的平原上向东推进到了俄罗斯的西部边境如我们熟知的“波三小”地区。缺乏本土地面威胁后,北约国家也因此不约而同开始削减陆军部队规模,减少大规模常规战争的准备,减缓现代化装备的更新换代。

俄罗斯方面军事力量的萎缩也加剧了这一局势:在2012年以前的俄欧蜜月期内,俄罗斯对欧方向建设迟缓,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一度只有300辆T-90服役,而大量的摩步师/团级单位,被缩编为了缺乏独立作战能力的旅甚至是“缺编”的武器基地,无法媲美在90年代虽然缩减规模但仍完成了新一代战场系统换装的北约诸国。就在绍伊古快速重建、整肃军事力量的2012年,俄罗斯面对欧洲一度只有数个旅级单位可以调动。

车臣和俄格战争,俄军暴露出来的主要问题是“部队太少”和“缺乏训练”

然而这种“马放南山”近年来却发生了变化。俄罗斯近年来以完成军事斗争建设为目标开展了大规模的军事现代化,在2012年谢尔久科夫黯然下台以后,绍伊古对谢尔久科夫灾难性的军事改革进行了诸多拨乱反正,如增加军官尤其是基层军官数量,暂停“全面师改旅”,恢复大编制“摩步师”和“坦克军”等打击部队编制,开始“绍伊古时代”的军事改革。

在绍伊古主政的8年中,特别是2014年的乌克兰内战、俄罗斯突然吞并克里米亚以后,由于欧俄关系极度恶化,俄军的军事斗争建设工作又进一步加快。俄军在西部军区相继组建了3个集团军、7个机械化师和多个支援辅助旅,从建制上压制了当面的北约以及东欧诸国的陆军。

在军事采购层面,与谢尔久科夫注重采购全新的、乃至沉迷于进口西方装备不同,绍伊古不再寄希望于下一代装备,而是大量采购改造后的T-72B3主战坦克、2S19自行火炮,“Ratnik-2”单兵系统等相对成熟的装备,取代苏联时代遗留的老旧装备,快速全面提升了部队战斗力。在俄军最为侧重的装甲兵器领域,截止至2019年年末,俄罗斯西部军区已经全部换装为T-72B3等俄制新坦克。到今年,俄军坦克的主体力量已经变成了超过1200台T-72B3坦克,而“Ratnik-2”单兵作战系统的大量换装,则让俄军面貌“焕然一新”。

VKBO系统、T-72B3坦克可以看做是绍伊古时代的代表性装备——虽然瑕疵众多,但是能保证雨露均沾

重整旗鼓后,俄罗斯在西部军区保留了一支以新一代装备为主的突击力量。编制体制、人员体系改革加上新装备的入役,使得俄罗斯通过重点建设西部战区,重新取得了针对欧洲各国的军事优势:以绍伊古时代着重重建的近卫红旗第20集团军为例,该集团军截止至2019年,下辖如下力量:

以米哈伊尔·加里宁命名的,荣获十月无产阶级红旗、苏沃洛夫勋章的近卫红旗塔曼摩步第二师,下辖4个机械化团,完成了T-90和T-72B3两种坦克的换装,BTR82A的换装以及现代化的2S19换装,验证列装T-14、“库尔干人”、2S35自行火炮、“回旋镖”等新一代装备;

以安德罗波夫命名的,荣获列宁勋章的近卫红旗坎杰米洛夫卡坦克第四师,下辖四个机械化团,完成T-72B3坦克换装;

荣获库图佐夫勋章的红旗琴斯托霍坦克第6旅,完成T-72B3和BMP-3的换装;

近卫红旗塞瓦斯托波尔摩步72旅;

独立96侦察旅;

炮兵旅,近卫导弹112旅,防空53旅,60通信旅。

这支部队相比当面的北约军队,有着相当的优势。仅仅第20集团军,就有8个机械化团,两个机械化旅,共1100辆坦克步兵战车的水平,足以“碾压”俄罗斯当面之敌的东欧诸国。毕竟即使这些国家中军力最强的波兰,全国上下也不过是3个机械化师又3个独立旅水平。而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等国,满打满算加起来只有6个轻装旅,装备有北约一些先进的反坦克导弹,严重缺乏坦克装甲车辆。

    

无法担负大规模陆军的“波三小”,在此前也只能得到美军一个旅战斗队的支援


除了当面东欧诸国在兵力方面有巨大差距以外,在军力动员方面,欧洲各国也无法媲美俄罗斯近年来愈发增强的动员速度。虽然整个北约的纸面陆军兵力大于俄罗斯,但从2018年“四个三十”的倡议中可以看出,北约无法动员30个机械化营的军力(约俄罗斯编制下一个集团军那么多),而俄军在绍伊古军改以后,通过“东方-2018”,“中部-2019”两场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检验了短时间内动员整个军区的作战兵力和后勤力量。这种动员速度的差距,导致北约国家在战时无法集结起足够多的机动力量对抗俄罗斯。

除了军队数量和装备优势以外,俄军还拥有“人”的优势。随着俄罗斯军事改革的成果逐渐显现,近年来俄罗斯对外介入出现的各种“新形势”战争则让北约开始重视应对俄罗斯非常规的军事行动。俄罗斯武装力量拥有一支经历过叙利亚、乌克兰冲突的军官,他们在叙乌前线战争与政治交杂的混乱局势里进行非正规战,学习归纳出不少新时代战争的经验,他们更有经验、更敢于决断,并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敢于决策、经验丰富的俄罗斯军官,是俄军的隐形财富

举例而言,2018年4月,在局势复杂的东古塔化学袭击事件后,俄罗斯宪兵在事件发生后第二天就强行进入反政府武装控制区实施缴械,为后续俄叙取得东古塔战役胜利创造了有利局面。这种军事文化的优势,是长期处于治安战泥沼中的美欧等国无法比拟的。

北约军队的“整军备战”

进入2018年以后,随着特朗普当局重新重视起俄罗斯的军事建设,在俄罗斯军队“秣马厉兵”的状态下,北约军队当然也无法“坐以待毙”。本次“欧洲捍卫者-2020”演习某种程度上就是北约自2014年以来自身调整的集中体现。

第三步兵师第二旅级战斗队(3ID 2abct)成建制海运欧洲

“欧洲捍卫者-2020”演习声势浩大,是冷战结束以来欧洲领土上规模第三大的军事演习。根据“欧洲捍卫者-2020”官网,将有来自18个国家的3.7万名军人参加“欧洲捍卫者-2020”联合演习,美军将从本土调拨2万名陆军,组成“师级”(实质上是集团军级)力量参加演习,美军更是一次性向欧洲投送两个前进师指挥部(第一步兵师、第一骑兵师),以验证美军战役级陆军力量向欧洲的战时成建制投送和作战能力。

这一规模对于不少当兵没几年的驻欧美军士兵而言,可能会相当陌生。几年之前,面对欧洲方向减少的威胁和美军在中东、中亚的治安战需要,奥巴马政府进一步抽走了当时还留在欧洲的美军部队,其中就包括美军驻扎在欧洲的唯一一支装甲旅战斗队(当时还叫HBCT)部队。到2014年,美国在欧洲,仅仅只常态化部署两个旅级战斗队——美国陆军第173空降战斗旅(IBCT),没有轮训装甲旅级战斗部队(ABCT)。尽管没有坦克,也没有履带式步兵战车和自行火炮,但由于其他北约国家的不给力,这两个轻中型BCT兵力几乎就是就是北约常规机动兵力的全部了。这也导致了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期间,整个北约连凑出一支加强旅级战斗队都出现了问题。

北约对于机动兵力的建设持续了5年时间,按照规划,今年北约应该确保拥有能在30天或更短时间内部署30个机械化营、30个空军中队和30艘作战舰艇的能力。而作为北约的核心力量,如今美军的增兵,同样也不是什么一时兴起,而是在本次演习之前已经谋划许久,从去年开始,美国开始计划在欧洲地区重新部署包括一个装甲旅在内的3个旅战斗队常备师级陆军兵力,以遏制俄罗斯的军事威胁。2019年10月,在波兰波兹南组建了第1步兵师前进师部,常年管理驻欧美军战斗部队的训练和轮调工作;2020年2月13日,美军宣布将重新组建第五军驻欧前进司令部,统筹协调欧洲前线诸兵种合成师级的作战指挥。

去年轮训到欧陆的第一步兵师第一ABCT

与此同时,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等国要求美军重返欧洲的呼声也日益增高。“欧洲捍卫者”演习正是在北约内外的一系列变化引导下由美军筹划,通过动员大半个欧洲的常备陆军的方式,全面检验美军与欧洲各国部队的战备能力。

由于本次演习涉及到美国陆军现役的三种旅级战斗队,因此美军动员了尽可能多的部队参与演习。美军动员了20多个州7个以上师级单位14个以上旅级单位参与演习,几乎涉及整个美国陆军。可以看作是美军一次大的“全面动员”,检验“大国竞争”时代美军的战备情况。


“抗俄成果汇报展”

回到演习本身,本次演习目的性极为明确,那就是针对俄罗斯可能的军事行动。从战略层面来讲,美国认为,鉴于俄罗斯与西方在整体军事和经济实力的悬殊对比,与北约全面、长期和常规的冲突可能会给俄罗斯带来不可持续的损失。因此,任何挑战西方的军事选择都必须依赖于一个“局部优势”带来的迅速的解决方案。而俄罗斯近年来对外介入战例,则展示了多种有利于俄罗斯的新战争形式。美国对于俄罗斯军事政策的评估也反映在“欧洲捍卫者2020”的演习预案上,本次演习中,美欧等国基本模拟了俄罗斯和北约三种可能的冲突形势:

在最低烈度的第一种冲突中:俄罗斯武装力量以特种力量、非正规武装为主的快速部队在北约反应过来前迅速介入热点地区,从而创造既成事实。例如2014年俄军空降兵进入克里米亚、2019年以后俄军宪兵进入叙利亚北部等战例。

在化武罗生门后第二天就进入东古塔的俄军宪兵

在有限冲突的第二种情况下:西部战区利用俄罗斯近年来新组建的军力优势,在北约介入前快速歼灭周边国家的军力,从而拒止北约对于该地区的介入。例如2014年顿巴斯战争中,乌克兰多个机械化纵队在俄军火力打击下覆灭,2018年俄空天军在叙利亚德拉、东古塔大量歼灭反政府军有生力量等。在这几个战例中,北约联军在完成集结前,俄军就已经利用常规军力优势达成了军事目标。

而在第三种情况中,俄罗斯、北约的战争升级成全面动员的局部战争,俄军利用西部军区对于北约诸国的军力优势,集中西部军区优势兵力歼灭北约机动兵力,取得军事优势,从而为后续政治谈判创造有利局面。

俄军的快速投送能力依旧让北约印象深刻

为了应对俄罗斯三种不同烈度的作战方案,美国发挥了自己目前三种旅战斗队(步兵旅、斯特赖克旅、装甲旅)各自的优势,通过快速动员、快速抵运,快速部署,来化解俄罗斯可能的攻势。

在第一种情况下,美国计划利用IBCT的快速部署能力,将第82空降师下辖的两个IBCT和173空降团(空降步兵旅战斗队IBCT)部署到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应对俄罗斯特种力量、非正规武装(瓦格纳等有重火力的PMC或者地方斯拉夫民兵)快速介入乌克兰局势、波罗的海三国、格鲁吉亚等地。

在第二种情况下,常驻欧洲的第2骑兵团(一支装备斯特赖克的SBCT单位)将利用自己的机动性穿越连接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地区和白俄罗斯格罗德诺地区的苏瓦乌基走廊,阻止俄罗斯西部军区快速纵队穿越波兰-加里宁格勒走廊,事实上分割波罗的海三国。

而本次演习的“重头戏”,也就是应对第三种情况的行动,则是在波兰组织集团军级防御演习。美军计划在波兰-波罗的海三国沿线部署三个装甲旅战斗队,在欧洲机动部队(计划30个营)和波兰陆军的配合下,阻止俄罗斯西部军区3个集团军2个师又7个旅对于波罗的海三国以及波兰的全面攻击。在这场具有浓厚冷战色彩的军师级大演习中,美军将出动目前轮训到欧洲的第1骑兵师第2装甲旅战斗队(1CD 2BCT),从本土调动的第3步兵师第2装甲旅战斗队以及使用“预置装备”的爱达荷州国民警卫队第116骑兵旅,共三个装甲旅,模拟美军“全面介入”后的军事态势。

从态势图上我们可以看出,美军计划用空降部队在波三小应对有限非正规冲突,斯特赖克旅在地峡应对俄军快速纵队,主力则在波兰打反击

从敌我态势而言,美军在波兰境内的演习性质倒是更接近冷战时期的“返德者”演习——只不过和苏联巅峰时期180个师机械化部队大军压境相比,如今北约与俄罗斯的兵力推算规模缩减到了字面意义上的十不存一,而且从战役态势来看,当年华约的“下限”——集中优势兵力局部进攻反而成了如今俄军的“上限”。

当然,新冠病毒让美军的行动受到了影响,在波兰武装力量总司令、美国驻欧洲陆军司令确诊新冠疫情以后,美国欧洲司令部3月11日发表声明称,经过对正在开展的“欧洲捍卫者-2020”多国联合军演活动的仔细审查,并考虑到目前新冠病毒疫情形势,美国欧洲司令部决定减少参加该演习的美军人数。随着疫情在欧洲的剧烈恶化,已经抵达欧洲的两万名美军命运,倒是可以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

不过从美军“游刃有余”的应对来看,虽然疫情打乱了美国复刻“冷战时代”的宏大军演,俄军通过有序的建设取得了长远的进步,但现状并没有超出美军在21世纪初期军事改革时的设想。随着美军的增兵,欧陆又将回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世纯

王世纯

观察者网军事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世纯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北约对俄大演习,是苏联又回来了?
一周军评:“逼和”美国的塔利班,是如何重建军事力量的?
一周军评:成熟的战略轰-6 初露锋芒的运-20
一周军评:承上启下的2020 解放军会有何新变化?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