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特别能维稳的美军

2020-06-07 09:50:11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世纯】

本周,美国老百姓和美国诸多强力部门在字面意义上“打成一片”,也让世界其他地区和平了许多。本次骚乱期间,特朗普与州长、五角大楼之间政令冲突,加上华盛顿特区意料之外的骚乱,一度让人以为美国“有大戏可看”,但由于民众没有统一的诉求,加上各州的州兵在第一时间进入各个城市快速平乱维稳,本次席卷全美的骚乱很快就处于可控状态。

华盛顿特区的州兵由于非战斗人员多,因此装备也是拼凑得五花八门

尽管这场骚乱在军警镇压下变得“可防可控”,但在5月29日,爆发还是堪称突然猛烈,规模也在几天内波及到了全国,一度引发了白宫特朗普当局的误判和紧张。特朗普当局一贯的团结白人政策,加上近期消极应对新冠疫情造成大量民众死亡,同时疫情导致的商业萧条造成了美国史无前例的失业潮,使得民众对于特朗普执政十分不满。而诸多问题在弗洛依德死后集中爆发,让强大的美利坚有了那么一点阿拉伯国家颜色革命的味道。

对于深谙用“颜色革命”推翻他国政权之道的美国当局来讲,这场短暂的“骚乱”有着大量颜色革命的特征:暴力执法视频被社交媒体大量传播,迅速点燃了积怨已久的底层群众的怒火;民众上街以后迅速失控,造成当地街区进入无秩序暴乱状态;同时“Antifa”等具有号召力的非政府组织充当了暴乱抗议的“原子核”,团结动员了大量民众参与抗议。

本次骚乱和突尼斯、叙利亚的“颜色革命”有诸多相同之处

这种“有组织”式的暴乱让特朗普完全有理由做“最坏打算”:和他矛盾重重的民主党人扎根全国,拥有大量基层组织,完全可以通过鼓动支持骚乱的方式打击他,甚至有借口进一步用在外国常用的非法手段颠覆特朗普政权。因此,在暴乱发生以后,特朗普接连要求取缔和民主党相关的“ANTIFA”组织,并且要求各州国民警卫队介入各地平乱。如果国民警卫队“未能控制局势”,特朗普甚至还号召联邦军队援引《叛乱法案》介入各州。虽然外人看来特朗普此番操作看似疯疯癫癫小题大做,但考虑到美国近期的混乱形势,特朗普实则是一种务实的“保底”——毕竟在美国这样一个州权过大的国家,造反可不是红脖子州的专利。

由于特朗普的强烈要求,加上对于潜在秩序失控的担忧,五角大楼也在派兵方面拿出了一点诚意。6月1日,五角大楼要求联邦武装力量快速反应核心第82空降师派出一个营级特遣队(第504特遣队),同时调遣了18军两个宪兵单位,用于维护华盛顿特区的稳定。这些“受信任的”空输部队在6月1日晚间,乘坐C-17A运输机和C-130运输机,紧急调拨到华盛顿特区附近军事基地,动员时间不超过12个小时,也体现出五角大楼对于局势的判断。这样的场景对于大洋彼岸的现任韩国总统来讲,他应该会有更强烈的既视感。

上次82空降军反应这么快,还是在苏莱曼尼死后

不过,随着华盛顿特区小规模的暴乱被当地警方、执法部门和国民警卫队等诸多强力部门平息,加上各地抗议活动被国民警卫队和警察镇压后进入有序僵持阶段。美军内部,包括五角大楼文职高级官员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也认清了当前这场全国抗议运动的形势,美军高官也开始不愿意介入这场名为调兵实则党争的内斗当中。

在联邦军队抵达华盛顿特区附近不久后,特朗普的“调兵秀”草草结束:防长埃斯珀撤回具有象征意义的504特遣队与第18空降军宪兵营,特朗普也改口不调兵进入各州。6月2日晚上,作为美军参联会主席军职最高的军官,马克·米利上将到华盛顿街头溜达一圈看看执勤的国民警卫队和抗议民众,也表明美军对于本次事件的态度。

美国7大司令部联合签名,更多的是“中立宣言”,确保军队不陷入这轮无聊的两党角力当中

五角大楼没有让联邦军队进入各州,一是因为民主党和共和党没有因为骚乱闹到撕破脸的地步,二是因为“国民警卫队”已经足够对付这种遍地开花的小规模暴乱了——毕竟国民警卫队也是“正规军”。

在国内,尤其是中文媒体中,我们一直有一个误解,那就是认为美国“国民警卫队”是美国的“民兵”和“陆军后备力量”,其职能类似于武警或者预备役,但和其他国家不同的是州长有权调动国民警卫队。这种想法在200年前是正确的,但搁在今天显然是错误的。

随着现代军事力量愈发复杂化,如今国民警卫队早已经是美国“国防力量”的一部分,编制装备和美国陆空军保持一致,平时履行对外轮战任务,并且听从国防部的指导和训练。国民警卫队陆军的基本作战单元也是“旅战斗队”,国民警卫队空军联队也装备了一个联队的F-22战机。在人才培养、装备采购、对外轮战上,国民警卫队陆军和空军与当前的联邦陆军空军更多是“一块牌子、两个机构”的关系,训练和部署听从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国防部的安排。以这次骚乱中迅速出动的、驻扎在明尼苏达州的第34步兵师第1装甲旅战斗队(34 infantry division 1ABCT)为例,该旅装备有87辆M1A2坦克和87辆M2步兵战车,和陆军的ABCT并无不同之处。

这种国民警卫队和美国陆军空军形而上学的“装备一致”也是各州州长极力要求的。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喜欢“遵循旧制”的国家来讲,既然建国先贤们在宪法中规定州要拥有足够的武装力量监督联邦以“避免暴君”,那么州长手里自然要握有F-35战机和高机动火箭炮。因此各州参议院每年会在国防预算上要求为国民警卫队添置先进装备——尽管国民警卫队的装备一旦脱离了联邦的支持就会立刻丧失战斗力。

国民警卫队空军192联队的F-22战机,2月份还来过南海

但从美国社会阶层关系的角度看,各州的国民警卫队作为实质上的“国防军”,在暴乱发生后第一时间进入城市,说明美国本次种族与阶层矛盾引发的骚乱最终还是由美国国防军队迅速介入平定的,也说明美军是一支符合统治者利益的暴力工具。

以弗洛依德死亡事件爆发地明尼苏达州为例,当地时间5月29日,以底层黑人民众为主体的抗议活动在29日夜里突然失去控制,演化为暴乱,大量民众抢劫焚烧了当地的店铺,震惊世界。但这场暴乱仅仅持续了一天不到,同日,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沃尔兹紧急宣布宵禁,并立刻命令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协助警察恢复秩序、维护治安。当日国民警卫队以34步兵师第一装甲旅战斗队人员为主的特遣分队乘坐轻型车辆进入明尼苏达,随后通过美国长期维稳积累下来的专业经验和专业器材,在较低的民众和军队伤亡的前提下平息了暴乱。

造成民众伤亡低,说明镇压的人多

本次骚乱,反映出美军善于平暴维稳的优势。但有优势就会有劣势,如今国民警卫队在编制和装备上早已演变美国“国防军”的一部分,但依旧要作为“州长私兵”担负各州内卫维稳的工作,这造成任务职责上的矛盾,而为了同时满足国民警卫队内卫维稳的建设需求,美军的投资和改革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


世界上其他国家,都会将政府麾下的武装力量分为“内卫”和“国防”两套班子。比如我国有受中央军委指挥的武警系统,而俄罗斯则在前几年整合内务部诸多强力部门组成“国民近卫军”应对国内安全挑战。但是受宪法的制约,美国没有一个类似于武警或者国民近卫军一样的全国性准军事机构。

因此,为了应对比其他发达国家更加恶化的治安形势和国内维稳需求,美国斥巨资建设了全球最大规模的警察力量。美国联邦和地方用于维持强力部门的经费比中国要多出几倍,平均到每个美国公民头上的维稳力量可能是中国公民的十倍以上。反映在具体数据上,则是美国夸张的警民比例以及繁多的强力部门。尽管如此,面对国内枪支泛滥,以及60年代以来频繁的大规模暴乱,美军不得不将部分中国武警、俄罗斯“国民近卫军”的职能分给联邦部队和国民警卫队,以及地区警局执行。

特别用途机动部队和SOBR各司其职,但美国同样的任务被分配给了当地警局和国民警卫队,造成了职能冲突

维稳工作自然需要大量的步枪兵。美军自本世纪初改革以来,保留了非常大比例的步兵单位,这和美军冷战结束以后威胁方向变化有关。随着苏联解体,美国已经没有在欧洲大平原上打机械化作战的需求,因此在21世纪初美国新关改革时期,美国人要求新的部队能够应对“三叉戟”威胁,同时能处理传统和非传统威胁。所谓传统威胁,就是在潜在的局部冲突中对抗中俄或其他国家的机械化师旅,快速投送到热点地区,战胜地区小规模机械化部队。

而非传统的威胁,也就是反恐、维稳、救灾。美国人在改革时认为,随着陆上威胁减少,美军将执行更多的非传统安全任务。随后1992年的洛杉矶暴动进一步验证了美军军事改革需要。1992年的暴动中,美军出动了机械化的州民兵,但这场暴动反映出装备坦克和装甲车的国民警卫队不适合应对这种大规模平暴,部署在洛杉矶的M1A1坦克并没有发挥作用,而国民警卫队过度使用的武力让老布什总统饱受批评,也影响了当年的选举,甚至影响了洛杉矶后续党派政治图谱。

面对美国国内的维稳需求,在90年代末、世纪初的新关改革设想中,新的部队编制要以快速反应为主,同时能应对多种安全挑战,因此“斯特赖克”旅(SBCT)、“步兵旅战斗队”(IBCT)等部队也应运而生。和其他军事强国相比,IBCT和SBCT缺乏坦克、步兵战车等单位,同时炮兵、工程兵比例也小,但也因此保留了大量的步兵,同时部分侦察兵也担负步兵单位职责。在武器研发上,美军也注重步兵武器兼容发射催泪弹、震爆弹的能力。而在世纪后的改革里,国民警卫队28个旅中,有19个是以步兵为主的IBCT。这也使得国民警卫队在承担大量对外投送任务的同时,拥有足够多的机动兵力应对本土维稳。

SBCT啥都少,就是人多,这主要和非传统安全任务(救灾、维稳、执勤)需求有关

但光有步兵还不够,为了执行其他国家内卫所执行的任务,美国国民警卫队不得不在编制外维持大量的维稳器材。

在本次明尼苏达州的镇压任务中,由于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的主力是34师1ABCT,是美国东北部少数几支装甲分队,同时也是明尼苏达州唯一一支成建制的国名警卫队作战旅,因此很多美国人担心布雷德利上街——毕竟方圆百里就这么一个单位,而机械化步兵的载具也比较方便投送。但随后该旅旅长以“履带会损害公路”为理由,向民众宣布该ABCT不会向城里投送履带式车辆。

虽然该旅的这条推特被美国人骂到自删,但当天,旅长还是从仓库里找到了大量的M1117指挥车、“悍马”军车等载具,进入明尼苏达州进行维稳。这些载具大部分都是伊拉克战争时期遗留下来的,因为当时国民警卫队在伊拉克轮战打治安战的时候,留下来大量悍马军车和防雷车,这一次国民警卫队倒是把国外治安战的经验用到了本国治安上。

这种“一套班子、两套装备”在国民警卫队大量存在

而随后针对骚乱的平暴行动则进一步证明当前国民警卫队遇到的重复投资问题。这些“州兵”进入城市以后,装备带有面罩的防暴护甲,并且使用装甲车、盾牌阵、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等现代化维稳手段对抗人群,还出动了“捕食者”无人机和侦察机监视人群动向,并将闹事暴徒围困在一个加油站里后全部逮捕,在对暴动进行围攻处理后,明尼苏达州的抗议活动也随着宵禁和逮捕人数的增加走向平稳。显然,如果平时不针对性进行平暴维稳的训练,采购额外的轻型载具和防爆器材,这些国名警卫队的装甲旅士兵是没法“熟练”对抗明尼苏达州暴乱分子的。

这种“一套班子”,“两套建设”自然也带来了人才和资源上的浪费,因为美国本地的警察已经采购了大量警卫队的器材,但由于美国立国以来的“祖宗之法不可变”,这套系统短时间内只会浪费更多的资源。

虽然美国各个州都拥有一支庞大的特警力量,其治安力量建设也处于世界前列,但其警察力量的规模和用途相对有限,同时又分散到了各个市区县,不可能作为一支机动力量用于快速反应,因此各州的统治者们依然愿意保留一直机动的“州兵”用于全州快反。

同时,在美国这样一个州权过大的国家,各州州长不愿意放弃名义上的“枪杆子”。尽管历史上从肯尼迪到小布什已经有过多次“联邦进驻地方”,地方没法反抗的实质案例;尽管国民警卫队的绝大部分技术兵器大部分属于“在陆军/空军服役”的美国财产,一旦脱离联邦支持立刻会丧失战斗力,但州长依然可以假装“州兵拥有等同的装备”。因为州长至少有权力,将装备华丽的州国民警卫队象征性地部署在州边界,阻止一位不靠谱的总统修墙。

至于人事费用占美国军费大头导致美国陆军没钱投资高超音速和反导系统,那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国内4000万黑人带来的维稳压力比太平洋彼岸的高超音速导弹还是要严重一些的。而在联邦层面,考虑到修改宪法可能带来的政治问题,美国“祖宗之法”造成的结构性资源浪费还将继续下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世纯

王世纯

观察者网军事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世纯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在高原武德丰沛,更需要强大综合国力
一周军评:特别能维稳的美军
一周军评:520后,台海军事斗争新形势
一周军评:美国核力量仍然远超中国,为何会“焦虑”
一周军评:造075容易 生成战斗力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