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震撼世界的朝鲜阅兵

2020-10-11 11:05:14
导读
这场阅兵向外界证明,苦难的强行军时代已经成为了过去,朝鲜在革命武力的庇护下,迎接了一个更加稳定的发展年代。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10月10日凌晨0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在首都平壤举行盛大的夜间阅兵式,庆祝朝鲜劳动党成立75周年。在这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阅兵中,朝鲜人民军身着全局换装的礼服、作训服和新模块化单兵作战装具,以前所未有的新面貌接受了最高司令官金正恩的检阅。

在本次阅兵中,朝鲜人民军展示了多种战略武器,包括一种基于全新的11轴特车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火星-15、火星-12、北极星-4A潜射弹道导弹,再次向外界重申了自己的核能力与核地位。此外,朝鲜还展示了新坦克、轮式导弹发射车、履带式自行火炮和火箭炮在内的新机械化载具,以及一系列反映金正恩时代国防建设成果的先进精确打击兵器,彰显了金正恩新时代强盛朝鲜的雄伟新气象。

最高司令官同志领导的朝鲜,是自力更生的强盛国家 本文图源:朝中台和朝中社

作为朝鲜优秀革命文化的爱好者,笔者在看完这场盛大的阅兵以后,也是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本次阅兵让笔者感受到了那种直达灵魂层面的震撼。夜间举行周年阅兵,这种复杂条件下的大阅兵,是对一个国家的组织能力、动员能力的全面考验,也是对该国下至士兵,上至最高领导层精神状态的全面检验。朝鲜在本次阅兵中组织得当,向全球观众贡献了一场堪称人类军事美学巅峰的大阅兵,这本身就是一种对外的国力炫耀。

对于笔者来讲,本次阅兵最大的震撼,无疑来源于朝鲜受阅官兵各个方面的脱胎换骨。在金正恩执政的9年时间里,朝鲜居民的经济条件、营养摄入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反映在本次阅兵上,就是官兵的身高等身体素质相较于2018年两次阅兵都有了巨大的变化。

在2018年2月8日建军节阅兵的时候,笔者还记得除了最高司令部护卫纵队身体素质较好、身高较高以外,其他部队依然身高较矮,在走正步时有明显的“弹簧步”现象。而在本次阅兵中,朝鲜不管前线的军团、坦克师团精锐部队,还是后方的大联合部队、兵种部队,身高都做到了“齐整”,身体素质、精神状况也是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当然,各个军团肯定在军队内部进行过选拔,选择了状态较好的官兵参加检阅,而各个军团和大联合部队能做到这种“选拔”,本身也说明朝鲜人民军兵员条件、物质条件有所改善。

人民军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所有受阅官兵都感受到了自豪

身体素质条件的改善也反映在人民军步操的变化上。或许是因为身体素质的普遍改善,朝鲜人民军放弃了自金正日时代就采用的,俗称“弹簧步”的大幅度步伐,而是则采用了更加贴近我军的小幅度正步。这种改变更贴近一种“回归”,朝鲜人民军回归到了强行军前,90年代传统的小幅度正步。在庆典中,放弃了“身高不够踮脚来凑”的人民军,踏着现代化编曲的军歌节奏,自豪地通过金日成广场时,无疑让人明确感受到金正恩时代的巨大变化——金正恩时代的年轻人长大了,他们用新的面貌接过了老一辈的大旗。

主体军乐节奏快,因此人民军的正步伐也比解放军要大,速度要快

朝鲜人民军的军魂,依然是一支人民的军队

除了精神面貌,朝鲜人民军此次阅兵在单兵装备上也有了前所未有的大升级更新。在以往的阅兵,比如2018年两次阅兵中,受阅部队中只有特殊作战军单兵装备较好。而在此次阅兵中,不管是人民军护卫部队、特殊作战军受阅部队、联合部队、还是大联合部队,都展示了适应各个地形的新数码迷彩、新凯夫拉头盔、多种携防一体防弹衣和新的带有护膝和护臂的作训服。而不同的方阵,在接受检阅时还携带了进行现代化改装、装有现代化配件的改进型88步枪,体现出主体轻兵器工业的锐意进取。

这种单兵装备上的换新彻底改变了主体军人过去“一身军服一把步枪”的刻板印象,凸显了朝鲜人民军正规化、现代化的新时代气质。

和阅兵的正步一样,本次阅兵的新装具中,大量的携行具和背心也少不了解放军装备的影子。人民军部分受阅官兵的背心可以看见经典的06携行具、06防弹背心和13式防弹背心的影子,直接仿制这些实用性价比高的装具,具有极强的实战意义。这或许是极为好学的朝鲜人民军对于解放军近年来单兵装备使用、发展的总结和学习。焕然一新的人民军步兵方阵,也反映出金正恩时代,在完成核武研发的“历史大业”后,对于朝鲜常规力量的更新换代的重视。

国务委员会警卫部方队采用的老式迷彩和携防一体黑色背心,还有单兵手台


手持带有滚筒弹鼓、高倍率瞄准镜和消音器的88式,身着模块化携防一体装具的联合部队第一军团官兵

特战军地上狙击兵方队,使用携防一体装具,模块化头盔、戴双目夜视仪、采用了加装导轨、高倍率瞄准镜、小握把和战术手电的现代化改进的短88式步枪。值得注意的是,军团特战新的作训军服上有外置护膝和护臂

以山地作战为主二代第12军团白色数码迷彩配备了类似于FLC(或者是解放军06携行具)的新军服

特战军海上狙击兵方队:身着类似于NWU的蓝色迷彩作战服和带有护颈的战术背心,携带有可能是基于88式的新型无托步枪

手持超口径火箭助推榴弹,身着模块化携防一体装具的大联合部队军团士兵


轻步兵方队,配备有装有消音器的88式步枪

女高射炮兵,配有现代化终端和耳机的朝鲜女



人民保安省下辖的内卫机构,采用了现代化的黑色警服和携防一体携行具与带有面罩的防暴凯夫拉头盔,使用了长弹鼓的88式步枪


近卫105坦克师团,身穿绿色数码迷彩作训服,新型坦克帽和携行具

革命军人获得装备的更新,而朝鲜机械化部队也时隔两年之后展示了朝鲜兵器工业最新的研发成果。

朝鲜自80年代以来建立了一套相对完整的兵器工业,朝鲜制造陆军机械化设备的工厂多,工业门类齐全,可以在不依赖外力的情况下自产本国所需的机械化装备。这种工业门类齐全的好处是,朝鲜的兵器工业只需要在子系统和设计理念上进行一定的输入,就可以整合出适合本国国情,且系统作战能力相对强大的机械化兵器。

而朝鲜正好“背靠大树好乘凉”,兄弟国家近年来的机械化、合成化水平大发展,也让朝鲜兵器发展摆脱了“闭门造车”的窘境,帮助朝鲜确立了一系列符合本国国情的武器发展方向。

本次阅兵中,朝鲜机械化方阵不再是万年不变的“先军-915”,人民军装甲部队展示了一种简洁外形的新型的坦克,多种基于“骏马”轮式平台的火炮、导弹改型车、新型自行火炮、不同底盘的自行火箭炮、自行超大型火箭炮、一款采用半挂卡车布局的类似于“道尔”的防空系统以及新型的远程防空导弹。

非常有剧照风格的机械化纵队截图

在本次阅兵中,朝鲜展示了一种“7对负重轮”的新型坦克,配上俄罗斯近年来常用的侧裙板,让人不禁惊呼朝鲜的“主体阿玛塔”,“主体艾布拉姆斯”出来了。

不过如果我们仔细研判这辆新型的坦克,我们不难发现,这台相对外形整洁的车辆,依然是朝鲜过去主战坦克技术线路的最新发展和延伸,其设计理念,也是“实用优先”。在火力系统上,这台坦克取消“先军”和“天马”上凌乱的防空导弹等武器,但继续沿用了和“先军-915”这种朝鲜第三代坦克拥有的125毫米火力系统(炮管有所变化),并保留了“先军-915”坦克经典的外挂反坦克导弹设计。

这种双系统的设计思路证明,朝鲜人民军在面临日新月异的南方装甲威胁时,依然注重“火力优先”。而巨大炮长镜、横风传感器和一系列暂时无法研判的复杂观瞄设备,也说明朝鲜坦克工业对于火控系统的追求。

其他的子系统,则可以看做是朝鲜坦克工业“与时俱进”,比如焊接炮塔、主动防御系统的雷达和拦截弹。而加长的车体,包括7对负重轮等,则可以看成是朝鲜人在车重增加后,对于落后的行走系统、动力系统的一种补偿和妥协。

炮塔外形相对简洁,但是各种“意义不明的观瞄系统说明这台坦克的实验性质较为浓厚

朝鲜其他的机械化兵器,也体现了朝鲜人民军目前“实用优先”的特色。在本次阅兵中,朝鲜人民军还展示了基于“骏马”底盘的8轮弹夹122毫米加榴炮以及两款基于“骏马”底盘的轮式反坦克导弹载具,对于尝试过“车族化”的朝鲜兵器工业来讲,“骏马”底盘虽然无法像隔壁盟友的大八轮一样诞生出一套复杂可靠的车族,但是像M1128“斯特赖克”那样进行有限的车族化改装是可行的。

朝鲜人民军长期重视队属伴随火力,很早以前就发展过基于VTT-323型装甲车的自行火炮和突击炮,如今伴随支援火力鸟枪换炮,朝鲜为机械化部队研制出“主体红箭-10”或者“主体PLL-09”,都是很正常的。当然,这些系统的作战能力依然取决于主体新型反坦克导弹以及122毫米火炮的可靠性。

值得一提的还有基于天马底盘的新型自行火炮,当然这款火炮的信息更少,以至于我们无法推测这款火炮是SM41岸炮(130毫米口径),俄系血统2S9系列的152毫米口径还是中系血统的155毫米口径。

两款基于“骏马”8x8底盘的炮以及反坦克车,对位到我军合成旅里,就是旅属火力营的PLL-09和红箭10

朝鲜人还研制了基于骏马6x6底盘的远程反坦克发射车


人民军飞行员的夜航密集编队通场也不得不提。无论是7架整齐通过金日成广场的夜航米格-29机队,还是摆出锤笔镰党徽图案的安-2机队,还是苏-25机队,都表现出了极强的视觉效果,也体现出朝鲜人民军飞行员的飞行水平。

在金正恩时代,尤其是2018年朝鲜完成核武力发展以后,由于内卫局势的变化,朝鲜人民军航空兵力量通过各种外部和内部的渠道增加了燃油和航材的供给。在获得物资保障以后,朝鲜人民军空军训练时间和强度都得以恢复,飞行员素质都得到了显著的提高。人民军空军尤其是米格-29战斗机部队和苏-25强击机部队的完好率和出动率都有所增加。

2019年11月,人民军再次举行了一年一度的飞行指挥人员战斗飞行技术大赛,虽然机型上并未有变化,但明显增加的米格-29和苏-25机队规模说明,人民军空军的训练又回归正轨。对于人民军来讲,通过自身工业实现航空能力的改朝换代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留有一支相对高素质的飞行员团体,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朝鲜人民军空军也能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一支媲美韩国,乃至强敌的先进空军机队。

夜间机队的视觉效果极好,也反映出主体飞行员逐步恢复的技战术水平

主体的机械化部队得到的资源有限,但在人民军资源向远程炮兵和火星炮兵部队方向倾斜的大环境下,本次阅兵的远程炮兵力量堪称“豪华”。金正恩不止一次指出,现代战争就是炮战,而现代化的炮战,则需要信火一体的打击能力和新锐的突防能力。

朝鲜自2019年中起,试射了多种远程精确制导武器,这些精确制导武器包括被戏称为“金斯坎德尔”的机动固体中短程弹道导弹、主体“ATACMS”中近程弹道导弹,以及朝鲜自称为“特大型操纵放射炮”的大口径远程火箭炮。除此以外,朝鲜还在今年4月份,出人意料地展示了一款基于苏-25平台的“空射巡航导弹”。

现代战争就是炮战

在本次夜间的盛大阅兵中,这几款代表主体兵器工业尖端实力的武器也悉数亮相。首先亮相的就是基于太拖拉底盘的240毫米火箭炮,随后朝鲜的300毫米远程火箭炮、以及多个底盘的“超大口径放射炮”也悉数登场。近年来朝鲜重视炮战,发扬远程精确打击能力和信火一体打击能力,而三种新型火箭炮无疑是“前线远程炮兵”的部队的核心。

这些远程炮兵力量的重要性,也体现在了音乐上——火箭炮方阵通场时,军乐团配乐是重新编曲过的《在忠诚的道路上前进》和《永远只走这一条路》两首政治地位极高的军乐,以及《祖国保卫者之歌》。

不过,虽然三款火炮的成熟程度较高,已经进入人民军一线部队,但对于朝鲜来讲,为了威慑南方的重要目标和炮兵集团,“特大型操纵放射炮”是必须要上量的,这带来了一个问题:纵然朝鲜拥有一套较为完整的工业体系,但在重型卡车、特种车辆方面,朝鲜也是缺失相关能力的。可以看出,为了增加炮兵“超大放射炮”的数量,朝鲜人民军动用“浑身解数”来对手头的特车进行“排列组合”。

似乎是太拖拉底盘的5联装超大口径火箭发射器

基于太拖拉底盘的4装超大口径自行火炮

基于坦克底盘的超大口径放射炮

除了“超大口径放射炮”,朝鲜18年以后的另外两款新武器,拥有“低高度滑翔跳跃型飞行轨道”的短程弹道导弹,“惊动”金正恩的“精密操纵武器”朝鲜ATACMS也悉数亮相。随着美韩近年来逐步完善针对朝鲜,以“萨德”还有“爱国者”,乃至韩国本土生产产品为核心的反导系统,朝鲜也需要在新时代构建起切实有效的复杂打击体系,以在常规军事上威慑韩国。

对于这两款2019年亮相的武器,最好的研判数据就是以“韩国联参本部”的数据为准。韩国联参本部报告证实,朝鲜的导弹滑翔高度只有50公里,与伊斯坎德尔一致。这款武器可能是一款类似于“伊斯坎德尔-M”或者“M-20”导弹系统的高超音速滑翔武器。而在2019年的试射中,朝鲜的机动弹道,一度摆脱了韩国刚刚引进的“绿松”雷达的追踪。

对于美韩来讲,这些远程武器的威胁是切实存在的,因为朝鲜发展远程打击武器,在当前国际局势下,则带来了一个新的可能。朝鲜完全有可能从某些万古长青的盟友那里获得末端制导技术和导弹机动技术,同时,万古长青的盟友可以在不参战的情况下利用自身构建的强大情报侦察系统,为朝鲜提供某些时间敏感目标的实时情报,从而帮助朝鲜打击这些珍贵的目标。

两种底盘的短程弹道导弹



基于“闪电”系列改进而来的朝鲜新型远程防空系统

然而,本次阅兵的重头戏,还在于朝鲜战略武器的又一次集中亮相,时隔两年以后,技术上突飞猛进的朝鲜人为美国人带去惊喜,再次展现了朝鲜近年来获得的核地位和核实力。

本次朝鲜展示了履带底盘的“北极星-2”、采用6轴特车的“火星-12”、使用挂车的潜射导弹“北极星-3”和“北极星-4A”、采用9轴特车底盘的“火星-15”,以及最大亮点——夸张的,4辆采用11轴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大型战略核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朝鲜在本次阅兵中,展示了至少8台基于万山51200底盘的特车载具(4台火星-15,4台新的11轴弹道导弹),而搭载火星-16弹道导弹的11轴重型军用特车甚至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弹道导弹储运发射车,这或许证明朝鲜已经具备了制造,或者组装万山51200这种大型特种设备的制造能力。

至于朝鲜人是本事极大能单独组装这种特车,还是通过万古长青盟友的散件进行“来料加工”,对于美国人来讲,都不是什么太好的消息。无论如何,美国国防部需要对朝鲜的核能力,进行一些新的评估。

阅兵的常客,拉长天马底盘的“北极星-2”和“火星-12

而最神秘的则是新11轴特车上的“特大导弹”。朝鲜将它和火星-15统一称之为“大型核战略力量”。从外形看,这款导弹是二级液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但采用了似乎是全新的一级和二级火箭。对于这款导弹的细节,我们知之甚少,但可以从火星-15的发展路线来反推。

一般认为,“火星-15”导弹是一款直径约2米,重约50吨,一级推力80吨,可以投送一吨的弹头至美国本土任何一个地方。这款导弹特车都比火星-15要多两个轮子,导弹肯定会更大,投掷重量也会相应提高,其弹重甚至能提升到东风-4水平,投掷重量提升至东风-41的水平。

主体的洲际弹道导弹数量受限于特车数量,数量极为有限。为了核威慑美国,为数不多的洲际导弹需要搭载复杂的弹头和突防设备,更大的投掷重量无疑方便主体更加从容地分配弹头重量,进一步加强对美国的威慑。可以看见的是,这款新的导弹,相对火星-15,在弹头母舱上有了改进。

由于当前的国际环境限制,朝鲜可能不会在短期内试射这款,但是更大的洲际弹道导弹无疑为朝鲜民众带来新的安全感。正如劳动新闻的新闻稿说的那样:“金正植上将率领的大型核战略力量,满载着负责伟大的我们国家和人民的权威和安全的责任感,驶入广场,激情和兴奋之波涛在广场上滚滚,激荡不已。”

51200底盘11X8驱动的特车,外形十分夸张

灿烂的人民祖国永远放光芒 火星-15及新型导弹演奏乐曲《辉煌的祖国》

除了液体弹以外,固体弹,也就是北极星系列也是我们应该关注的。朝鲜的“北极星-2”服役多年,是一款相对成熟的,可以有效威慑日本的固体弹道导弹。而“北极星-3”则是一款明确的,用于海军潜艇力量的潜射兵器,在建党节前也是作为朝鲜的国防工业成就公之于世。

不过有意思的是,朝鲜在阅兵中没有展示北极星-3,而是展示了北极星-4A,那么这个4A和3到底有什么关系,就值得我们去辩证的看待了。考虑到朝鲜目前没有《铁雨2》那样成熟可靠的潜艇力量,“北极星”再次上陆或许就成了一种切实可靠的选择,这也是“北极星-4A”的技术逻辑。

对于朝鲜来讲,一款类似于“东风-26”的二级固体机动弹或许是一个威慑发展方向,朝鲜人甚至会动了“三级固体车载弹”的念头。不过一款机动的三级固体弹虽然能大大提升朝鲜的核威慑能力,但是对于朝鲜来讲,这种武器的技术路线还是太复杂了。

在阅兵全要素通过广场以后,留给朝鲜民众乃至全球观众的,是绝对的震撼。金正恩也达到了他的政治目的。

在政治层面上,朝鲜此次举行盛大的党建阅兵,体现了金正恩执政以来朝鲜国内政策和体制的从“先军政治”向“以劳动党为核心全面发展”的重大路线转变。金正恩2011年上台后迅速对朝鲜党政军权力结构重新进行调整,大刀阔斧砍向在金正日时期权能膨胀,权力极大尾大不掉的“国防委员会”,强化以朝鲜劳动党为核心的领导体制。经过数年权力结构的全面调整,金正恩通过一系列的人事裁撤,完成了朝鲜党政军权力的分散,“国防委员会”被整合为国务委员会。

随着2016年朝鲜劳动党朝鲜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胜利召开,金正恩在进一步强调了劳动党的核心地位,并屡屡在宪法上富裕劳动党更加大的权威。这种地位的变化也体现在朝鲜近年来的宣传上。近年来,随着朝鲜内政外交取得一系列进展,朝鲜的内部宣传,也从过去一味强调“忠诚领袖和革命”,转变成歌颂“国家、国旗和母亲党”,朝鲜当局的宣传口径,愈发的让人,尤其是我们“眼熟”。而朝鲜庆祝党建日,举行的前所未有的阅兵盛典,也是对这一路线的再次巩固和肯定。

在讲话中数次哽咽落泪的金正恩

除了体现劳动党的中心地位以外,本次阅兵再次展示人民革命武力,也是对金正恩过去9年不遗余力推进朝鲜建设“强盛核大国”军事地位的一次国防成果汇报。尽管金正恩执政后提升了朝鲜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但面对美国依旧实质性封锁武力威胁,以及金正恩上台以来朴槿惠韩国右翼政府持续对朝鲜采取持续的高压政策,迫使金正恩在国内外反对声音中强行推进洲际弹道导弹和核武力,以威慑强敌,维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生存。这一任务过于重要,以至于被朝鲜称为“历史大业”。

在金正恩执政前,由于“国防委员会”体制落后陈腐,加上朝鲜在错误技术路线上投入过多资源,朝鲜的核武器工业和洲际弹道导弹进展十分缓慢。面对紧张的国内外气候,金正恩强令停止“国防委员会”对各部门抓总模式,改组了朝鲜的国防工业。从2015年开始,在金正恩的全力支持下,新改组的朝鲜导弹工业利用了全部资源(包括改修了朝鲜唯一一座米格-29的大修厂),在新技术路线的指导下迅速突破,完成了火星-12、火星-14和火星-15三款液体远程/洲际弹道导弹的试射,使得朝鲜在短短一年内,迅速拥有了对美国和日本的战略打击能力。

朝鲜方面也认为已经初步完成了建设强盛核大国、对美威慑的目标。在2018年《劳动新闻》的新年贺词中,劳动党新闻明确写道:“……2017年我们已经成功地完成了国家核力量的历史大业,美国本土全境已经进入朝鲜的核攻击射程内,朝鲜的核武力足以粉碎和应对美国任何形式的核讹诈,是压制美国不敢冒险玩火的强大遏制力”。

当然,对于特朗普来讲朝鲜放弃“弃核”,回到2017年,已经不是当前最糟糕的新闻了

而在外界关心的,对美方面,朝鲜方面再次展示了强大的核武力,朝鲜再次展示核武力,也是对于自身核地位的一次重申。朝鲜此举,无疑是趁着大选的时间节点,将对美政策“一锤定音”,宣告特朗普4年来几乎是唯一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外交成就”彻底归零。无论如何,美国方面是妥协还是更加激进的反对,都只能让局势“回到特朗普时代前”,而特朗普终究要成为外交政策失败的那一方——当然对于2020年的特朗普来讲,主体人继续保留核能力,已经不算是手头最糟糕的消息了。

自苏联解体以来,朝鲜一直追求的都是美国人明确的“停战政治承诺”,要求美国人做出政治承诺,放弃针对朝鲜半岛的常规与核武力威慑,承认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社会主义体制的存在,不再经济和体制上攻击朝鲜,允许经济正常化。根据博尔顿的回忆录,在朝鲜人的诉求中,这一承诺比“放弃封锁”还优先,是十分重要的。

美国人除了作秀式的几次会谈以外,从未真心实意地想停止半岛这片苦难重重土地上的战火与对峙。从1993年3月朝鲜第一次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爆发第一次朝核危机开始,美国已经更换过4任政府,但不管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执政,均没有就朝鲜弃核后的制裁解除、和平方案、经济补偿和承认体制合法性等问题上提出可执行、具体、明确的机制性方案和政治承诺。即便是朝鲜国内天灾不断,即便是朝鲜有意进行和谈,即便是全球疫情加重、朝鲜自然灾害,美国也从未放弃过对朝鲜全体人民的制裁,从未放弃过迫害2500万苦难的朝鲜全体人民。

在特朗普当局上台以后,美国,也从未将朝鲜视为一个真正的平等的对话者,也并没有放弃长达数十年的封锁。可以说,朝鲜对于有核以后朝美关系的走向,一直就没有乐观过。

但对于朝鲜人来讲,过去两年对美接触外交成果虽然有限,而且过程因为蓬佩奥、博尔顿和特朗普三位“活宝”的朝令夕改有些戏剧性,但朝鲜人依然获得了他们希图的成果——那就是美国特朗普当局直接承认了朝鲜人拥有的“可以威胁到美国本土”的核地位。美国自2018年已经实质上承认了朝鲜的“核地位”,这次阅兵无疑也是对这一地位的再次重申。

虽然蓬佩奥和博尔顿提出的“朝鲜弃核方案”是一种字面意义上的“异想天开”,但是朝鲜拥有“洲际导弹和核武器”一事,依然成为了美国朝野的“共识”。在有限但有效的“大棒”下,美国承认朝鲜的“核地位”,也就稳定了朝鲜的局势,为朝鲜开创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新局面。

也正是由于这种相对稳定的新局面,在史无前例地完成了“核历史大业”以后,金正恩也将朝鲜的“先军体制”,转变为核武力和经济并举发展的新体制。2018年9月,朝鲜自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力发展经济”决议,成为1994年后朝鲜做出的最大规模战略方向调整。2019年4月11日,朝鲜召开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会议决定修改宪法,将宪法第59条中“先军政治”一词被删去。

而在2019年年末结束的七届五中全会上,金正恩再次在内外环境新变化的环境下定下了“正面突破”的发展战略。金正恩承诺:“为了争取革命的最后胜利、为了让伟大的朝鲜人民过上好日子,朝鲜劳动党再次决定开展艰苦长久的斗争。”虽然内有一系列头痛的体制问题需要改革,外有强敌持续的压制和封锁,但情况,至少不会比1994年更糟了,而且国际气候的大变化,也让朝鲜有了发展的依靠。

此外,在2020年年末,这样一次规模宏大的阅兵还有提振朝鲜人民士气的功效:和相对“一帆风顺”的2019年不同,2020年对于全球来讲都是黑天鹅之年,朝鲜也不例外。在这动荡的一年里,朝鲜也先后遇到了新冠疫情带来的大防疫局面、朝韩关系转冷、台风冲击等一系列不利因素。

即便朝鲜提前做出了科学有效的部署,受限于朝鲜长期的经济基础薄弱以及外部持续的封锁,朝鲜原定的经济目标也因此受到了较大影响,金正恩在9月8日主持召开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时也不得不承认,需要全面审视国家年底斗争任务以及斗争方向。这种经济上的冲击,动摇了一部分朝鲜民众和官员推进改革、推进革命的决心。在这样的局面下。而举行一次发动群众的大的阅兵活动,既是对金正恩新时代执政成果的一次承上启下的总结,进一步强了金正恩的权威,鼓舞了民众士气,又为朝鲜后续的一系列“正面突破”时代的改革奠定了基础。

朝鲜未来一段时间,就要在继续封锁的状态下发展经济

而在半岛南北关系上,韩国政治气候的变化,也为朝鲜带来了一个更加稳定的未来。2017年5月,在一片推翻朴槿惠的呼声中,韩国政坛迎来了一个较大的转变,韩国当局时隔8年又一次迎来了进步派领导人文在寅,而左翼政党也成为韩国第一大党,夺取了韩议会过半议席。和李明博、朴槿惠等右翼激进的“解除朝鲜核武装,推翻朝鲜金正恩劳动党政权”不同,文在寅自上任之始,就继续推行金大中、卢武铉时期的“阳光政策”,在上任伊始就公开对朝鲜释放善意。提出了“半岛和平构想”,甚至提出了停战协定。

对于韩国的一系列政策变动,朝鲜最初在2017年“无动于衷”。但在朝鲜2017年一年内完成核弹洲际导弹试验的“历史使命”以后,从2018年起立刻对文在寅政府展示出了极大的善意。韩国文在寅当局看穿了特朗普政府急于在第一任期内达成所谓外交突破的意图,2018年4月底,朝韩首脑在板门店举行会晤并签署《板门店宣言》,在2018年5月、2018年7月,文在寅与金正恩在半年内又接连举行了两次韩朝首脑会谈,文在寅甚至还和金正恩登上了半岛朝鲜族的圣山“白头山”。9月朝韩更是共同发表了《平壤共同宣言》,韩朝关系继历史性转圜后再上新台阶。

而文在寅政府也获得了来自北方的政治回报:同在2018年,朝鲜曾公开宣称本国是“负责任的核国家”,承诺在任何情况下不对韩国使用核武器。

文在寅代表的韩国左翼势力亲北几乎是韩国政坛的一种必然,因为“亲北”是对韩国持续数十年右翼威权政权的一种反抗,也是对当年韩国左翼“光州精神”的一种延续。随着左翼势力在朴槿惠集团倒台以后持续势大,韩国的“亲北”政策,会持续一段时间,为半岛带来一段新的相对稳定的时期。

半岛风雨40年,南北因为光州事件而开始的新一轮斗争,又以光州的一代人从政而走向缓和

不过,南北关系的融冰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变,韩国的右翼势力、韩国的军方势力、美国驻韩军队,依旧将朝鲜视作“头号大敌”,韩国的军队针对朝鲜构建的“杀伤链”的步伐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而“萨德”和F-35入列南方,更是容易打破原本就已经脆弱的南北军事平衡。这也是朝鲜本次阅兵要威慑的对象。

但归根结底,南北关系在2018年金文会“跨出了一大步”,随后在2020年一系列小事以后又“后退一大步”,但终究还是前进了,进入了一个新的较为稳定且积极的状态。在本次阅兵演讲中,司令官也罕见地在阅兵中向韩国同胞喊话,希望能够与南方的同胞们一起克服疫情,希望南北双方能够坚定携手合作。这或许是南北关系重回温和的一种信号。

雄壮的75周年建党阅兵在凌晨两点结束了。在观众散去以后,迎接他们的,是建党节清晨如雄雄烈火般的朝阳。旭日东升,普照美丽的朝鲜土地,而半岛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正如这次阅兵翻天覆地的新面貌一样,对于朝鲜来讲,进入2020年,苦难的强行军已经成为了过去,朝鲜也在革命武力的庇护下迎接了一个更加稳定的发展年代。朝鲜的故事还在继续,而主体的人民将用自己的双手开创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写到这里,已经是北京时间11日凌晨3点,这篇万字长文也行将结束,笔者最后就用金正恩在阅兵上的讲话作为结尾。

过去,我们党和人民无数次闯过前无古人的难关、久经考验,做成了别人不敢做、连想都不敢想的那一切。今天,以更大的勇气、热情和斗志,胸有成竹地朝着新的发展与繁荣发起进军。

我要严格要求并责成所有党组织、政府、政权机关和武装力量机关尽职尽责、尽心尽力,为人民服务、给人民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我国人民的理想是伟大的,人民的理想变成现实的那一天一定到来。

伟大的我国人民万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世纯

王世纯

观察者网军事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世纯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震撼世界的朝鲜阅兵
一周军评:面对快速动员的解放军,台军备案成了纸上谈兵
一周军评:美国下一代核威慑,该凑合也得凑合
一周军评:东风26带来的崭新未来
看完《八佰》,感觉就两个字:拧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