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军评:伊朗无人机能改变乌东战局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17 09:38

王世纯

王世纯作者

观察者网军事观察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世纯】

本周比较有意思的军事新闻,无疑是美国方面宣称伊朗要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一事。7月11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表示,伊朗将向俄军提供数百架各类无人机。伊朗已于本月初对俄军相关技术人员进行培训,俄军“最快”将于“本月”使用伊朗制造的无人机。

对于读者们来讲,继承了苏联时代的兵器工业的俄罗斯理应是世界前三的军事强国,即便俄罗斯要寻求“外援”,其求助的对象也应该我国,而不是长期处于封锁之中的伊朗。但对于长期关注俄罗斯和伊朗军事工业的观察家而言,俄罗斯求助伊朗确实并不奇怪,因为俄罗斯的无人机水平在部分领域已经落后于伊朗。伊朗经过30多年的发展,其拥有的无人机能力足以改变当前的俄乌战局。

本期军评笔者将介绍伊朗的无人机发展历程,帮助读者们了解伊朗无人机产业的现状。

伊朗外机全家福 图源:社交媒体

伊朗伊斯兰武装力量在两伊战争的战火中就着手建立自己的无人机工业。1985年,伊朗革命卫队整合了巴列维王朝时期的伊朗航空工业组织(AIO)的工业资产,包括美国贝尔公司援助的一座直升机修理厂,成立了圣城(Quds)航空工业公司。在伊斯法罕圣战大学理工科人才的支持下,同年晚些时候,圣城航空工业公司开发了伊朗的第一架无人机,“探索者-1”(Tallash-1),这是一种常规布局,采用压缩气体发射,降落伞回收的慢速120公里的靶机。

随后同在1985年,该公司发展了伊朗武装力量第一款实用性的无人机——“迁徙者-1”(Mohajer-1)无人机。“迁徙者-1”是一种双尾撑构型的小型无人机,重达50公斤,在机头下部配备有一台照相机,该机采用火箭弹射起飞和伞降回收,在同级别无人机具有较强的滞空能力。

战争结束以后,伊朗本土生产的无人机成为了伊朗伊斯兰政权自力更生的的象征,而伊朗政府继续重视发展无人机。伊朗虽然是一个什叶派政教合一的政权,但却十分注重理工科教育。两伊战争结束以后,伊朗逐渐改善和一些技术发达国家的关系,大量伊朗留学生还专门从海外学得了大量相关知识。伊朗还在战后建立伊朗航空航天大学,并在各科研大学内开设航空等相关专业。

除了建立学术人才培养体系,伊朗圣城航空工业公司和伊朗飞机制造公司整和到了 航空工业公司(AIO),在互相竞争的同时得到了上级统一的组织和进一步的发展。90年代的航空航天投入,成为了伊朗日后无人机“开枝散叶”的学术和工业基础。

战争期间制造的“探索者-1”(Tallash-1)无人机 :伊朗革命卫队官方网站

在伊朗政府重视下,伊朗自80年代以来建立了一套相对完整的无人机航空工业,伊朗制造无人机的理工科人才多,配套的产业流程门类齐全,初步在不依赖外力的情况下自产本国所需的无人机设备。这种工业门类齐全的好处是,伊朗的航天工业从业者不缺乏设计能力和整合能力,只需要在子系统和设计理念上进行一定的输入,就可以整合出适合本国国情,且系统作战能力相对的无人机兵器。

而伊朗的无人机工业恰恰也不缺输入,美国长达30年的中东征战让伊朗字面意义上直接接触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无人机。在04年伊拉克的治安战中,伊朗的代理人直接接触到了美军2001年才服役的MQ-1“捕食者”无人机的残骸;在黎巴嫩和以色列的对抗中,真主党武装缴获了一些以色列“哈比”自杀式无人机的残骸; 2008 年英军“赫尔莫斯”450 型无人机在执行秘密侦察任务期间坠落在伊朗南部;随后2011年,伊朗通过电子战手段擒获了美军当时先进的飞翼构型RQ-170无人机,成为当时国际舆论界的热点。此外,2018年,伊朗还捕获了一架美军MQ-9无人机。

长期的斗争经验帮助伊朗确立了无人机的发展方向——伊朗方面一边继续研发先进子系统,改进“燕子”和“探索者”系列无人机,另一方面则打起了仿制无人机的念头。

除了西方阵营的无人机,近年来,在也门红海战线上,伊朗对于也门安塞尔安拉运动(胡赛武装)的支持,也帮助伊朗还接触到了东方大国的无人机技术。自2015年以来,以沙特和阿联酋为首的联军参与打击也门安塞尔安拉运动的冲突当中。而在伊朗支援下,安塞尔安拉运动击落了包括彩虹-4、彩虹-5、翼龙-1和翼龙-2型。由于安塞尔安阿拉武装部分控制了大部分残骸,伊朗方面可以借此机会研究无人机。

对于伊朗来讲,研究东方国家的无人机有一个好处——东方国家的无人机子系统,诸如复合材料、光学吊舱、红外热成像、卫星控测等技术不仅仅先进,而且大部分属于许可出口产品,从政治角度讲易于获得。即便伊朗因为制裁原因无法直接获得军用级别的相关技术,由于当下世界市场上的民用元件足够先进,伊朗可以通过改进民用元件等方式,在技术指标上进行部分取舍,整合出先进的无人机。

在本土改进线上,进入90年代以后,伊朗“圣城”航空工业继续发展“迁徙者”系列无人机,衍生出了2、3、4、6等多种型号。此外,伊朗飞机制造公司也发展出“燕子-3、4、5”等多种型号与之竞争。而在发展出“迁徙者-6”察打一体无人机以后,伊朗本土的“双尾撑”系无人机团队尝试制造类似于“捕食者”这个级别的无人机,这一路线的产物就是“堕天使”(Fotros)系列无人机。随后,在“堕天使”的基础上,技术的进步让伊朗有信心制造一款类似于翼龙-1级别的无人机,这一系列无人机则是伊朗“弓箭”(Kaman)系列无人机。

30多年的研发仿制,伊朗已经具备了无人机产业的全流程生产线。当下,伊朗是中东地区装备察打一体无人机最多的国家。不管是伊朗国防军系统还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都装备有察打一体无人机。就在今年5月28日,伊朗军方首次对外公开了新建成的第313地下无人机基地,该基地作为伊朗第一个无人机专用地下作战设施,存放了上百架来自伊朗空军和陆军的大、中、小型察打一体无人机。上文提到的所有产品,包括“迁徙者-6”、“燕子-5”、“堕天使”、“弓箭-22”系列无人机等等无人机都已经入列伊朗国防部队和伊朗革命卫队航空航天部队。

伊朗“本土线”最终产物“迁徙者-6”无人机,其技术特点和彩虹-3、TB-2类似,可以携带4枚20公斤级精准打击弹药,伊朗可以实现全流程生产

伊朗飞机制造公司“燕子系无人机虽然采用了外购的活塞发动机,但性能更加强大,可以携带6枚类“地狱火”导弹

伊朗“弓箭-22”大型无人机,其尺寸大于-1,可以携带“海达尔”-1的空射对地攻击巡航导弹,这种常规构型的“弓箭-22”是伊朗当下最先进的无人机


伊朗飞机制造工业制造的“堕天使”(Fotros)系列无人机在解决自产动力系统以后也批量服役,当下也负责携带空地导弹进行远程打击

在伊朗服役数百架察打一体无人机的当下,俄军却极其不重视察打一体无人机。察打一体无人机是一种冷战结束后才走向成熟的新型兵器。中美两国的无人机子系统除了一部分动力系统沿用冷战时期的“经典设计”,基本上都是90年代以后研发的。但相比于中美,即便继承了苏联绝大部分技术,俄罗斯航空工业在察打一体无人机上基本上没有技术储备。在苏联时期,苏联航空工业虽然庞大,但由于当时的作战理念,苏联航空工业很少关注低功率活塞航空发动机的开发。由于缺乏订单,俄罗斯航空工业在接替也没有进行过该类发动机的研制工作。2008年俄格冲突前,俄罗斯仅有个别公司依靠厂所自身的资源和经费从事无人机研发工作,并希望寻求外贸来解决经费不足的问题。

2008年是俄军对于无人机态度的一个“转折点”。2008年俄格冲突中,俄军缺乏各种型号无人机,加上大量苏-24机队退役,俄军整体上缺失战役侦察手段,甚至在不得不出动图-22M3冒险进行侦察并遭受损失。而格鲁吉亚军队在战场使用了以色列制无人机取得了一定的战果。在实战的教训下,俄军开始考虑发展俄军缺乏的各型侦察用无人机。

当时的俄罗斯和部分西方阵营国家依旧交好,有引进外军整系统的可能性。2010年俄罗斯就与以色列签订合同,引进更加的“搜索者-MKII”由喀山直升机厂负责进行组装生产,这种国产组装版本就被命名为“前哨”。而两年之后,又由乌拉尔民航工厂 (UZGA)对该机进行了国产化,用俄罗斯本国厂家研制的子系统替换进口的以色列系统,并加装了民用版本缺乏的编码信道、目标显示器、数据传输系统、卫星导航系统、无线电中继通信系统、无线电技术侦察系统和机载雷达等设备,最终完全俄国国产化版本的就被命名为“前哨-R”,部分列装给了空天军无人机部队。

俄军装备的“前哨无人机,服役在陆军的独立无人机部队,用于战役纵深侦察

在引进以色列无人机的基础上,俄军又大量研发了一系列小型无人机,包括石榴-1、石榴-4、超光速粒子、海鹰- 10、“副翼”系列无人机。这些无人机,大部分列装给了特种作战旅、陆军直属无人机部队、自行火炮和远程火箭炮搭配的无人机分队,用于战场观察、火力引导,毁伤评估等等。这些无人机,虽然速度慢、飞行高度低、滞空时间短,观测效率差,但多少解决了“有无”问题,成为俄罗斯今天炮兵部队的关键兵器。

坠落在土耳其的“海鹰-10

虽然列装了大量侦察无人机,出于对自己军事理论的自信,俄军长期不重视察打一体无人机的发展。俄罗斯是当今世界上唯二大量保留强击航空兵的国家。俄军的军事理论家门认为,当代的远程无人机拥有速度慢、生存能力差等缺点。具体到战场上,速度快的无人机雷达反射面积大,雷达反射面积小速度又慢,无法像强击航空兵一样实现灵活运用。如果要使用现代化的防区外弹药,无人机的载弹量和投放高度、速度显然不如苏-34这样现代化的攻击机。因此,俄军采购了100多架苏-34等攻击机,但直到2021年才开始列装3套“猎户座”(俄军自用名称“步行者”)无人机。

俄军的苏-34要不超低空突防,要不只能用亚音速弹药尽远打击,这两种方式都难以消灭纵深的炮兵

但俄乌战场的现状打破了俄军的军事理论。当下,俄军在乌东战场面临的最大敌人还是乌克兰方面的现代化炮兵力量。乌克兰军队拥有的PZH-2000型自行火炮、“凯撒”轮式自行火炮和“海马斯”远程火箭炮都可以在1分钟内完成撤收,回到俄军远程炮兵射程以外的隐蔽地。在这样的情况下,俄军现有的远程炮兵,乃至弹道导弹等火箭炮兵很难进行针对。根据俄军的军事理论,这样的炮兵应该交由巡弋在敌军战场后方的强击航空兵以及远程炮兵去反制。但是。俄军的强击航空兵因为雷达截面积大很容易被北约远程预警机发现。北约空天预警力量一旦发现俄空天出动,就会通知乌军数量稀少的机动炮兵尽快撤退转移阵地。这严重制约了俄军的打击效率。

而现代化的察打一体无人机金属元件小,速度低慢,即便是欧美拥有的大型预警机,也无法探测到乌东这个方向上也很难进行远程探测。因此,对于射程余量大,快打快撤能力强的现代化炮兵,留空时间长,搜索半径大的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是最有效的反击手段。不过,俄罗斯当下极度缺乏察打一体无人机。在俄军的军事理论指导下,当下俄军部署的2000架无人机当中,仅有38架无人机是察打一体无人机。俄罗斯国防部与喀琅施塔得集团公司签署了开发“猎户座”无人机的合同目前仅仅交付了十数套,尽管俄喀琅施塔得宣称开始“三班倒”以交付72架无人机,但俄军在前线拥有的察打一体无人机数量远远满足不了需求。

夜间机动的乌军远程炮兵,俄军当下很难反制这种打法

而俄罗斯的短板恰恰是伊朗的长处,经过伊朗30多年的发展,伊朗发展出多个型号的察打一体无人机,其拥有的无人机能力足以改变当前的俄乌战局。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乌军一直尝试利用俄军察打一体无人机、态势感知弱等弱点进行作战。像“卡曼-22”和“堕天使”这样具备长期滞空,并有卫通测控的无人机,确实拥有能够弥补俄军短板的能力。

当前国际地缘政治错综复杂,仅从现状来看,当下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延续了美国持续从中东“战略收缩”的整体战略,具体到行动上,拜登政府进一步从中东战场撤军,将美国全球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和俄乌战场。与此同时,拜登对于伊朗的却继续保持了敌对政策。拜登政府基本延续了特朗普的“极限施压”等经济制裁政策,却只是在口头和外交层面宣称与伊朗“有外交接触”。在这种“口惠而实不至”的外交政策下,伊朗有主动出击改变现状的动机

而国际形势的变化,也有利于伊朗炒作无人机这张牌。伊朗是中东唯一一个工业国,而工业国的好处就是,只要有持续的子系统输入,就可以持续不断的输出武器。而无人机是一种极易在本土组装的武器,无人机生产国只需要走私一些重量很小的核心子系统——如芯片、光电设备、导航设备等等,就可以快速组装出无人机。

伊朗恰恰是这方面的高手——在伊朗的援助下,哪怕是四面环海的也门安塞尔安拉运动,也能在北约的海上制裁中制造大量的自杀式无人机和弹道导弹打击沙特和阿联酋。对于北约国家来讲,在过去20年的极限施压中,他们能对伊朗乃至朝鲜的可选政策,几乎只剩下了“武力封锁”这一条路。而在俄乌冲突的当下,这一选项几乎是不可能的。单纯从能力的角度去考量,伊朗完全有可能将“向俄方提供无人机”作为“牌”,在主动出击的斗争当中为自己赚取利益。

作为一个中国人,伊朗国防工业的部分成就确实让笔者“感同身受”。尽管伊朗已经面临内外诸多问题,但作为一个“后发至上”的国家,伊朗的无人机工业确实发扬了主观能动性,已经到了可以改变地缘政治的水平。可见“独立自主”带来的好处,并不一定只在中国这一个国家身上上演。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王世怡
伊朗无人机 乌东局势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评:转折中的人民海军航空兵和朝鲜核政策

2022年09月11日

一周军评:乌克兰赫尔松大反攻,打的是政治仗?

2022年09月04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7日 09:38

一周军评:伊朗无人机能改变乌东战局吗?

06月19日 10:12

一周军评:横空出世的福建舰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越来越多华人学者放弃美国终身教职,回到中国”

“如果富国认为疫情已结束而躺平,他们将沾满鲜血”

菲律宾也想买俄燃料

“如果富国认为疫情已结束而躺平,他们将沾满鲜血”

英国启动5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计划,遭股债汇三杀

王毅纽约会见布林肯: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

我国第三艘航母福建舰正按计划开展系泊试验

王毅会见乌外长:中方从不袖手旁观,也不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