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佩洛西若冒险,会引发“第四次台海危机”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8-02 07:47

王文

王文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导读】 美国众议长佩洛西意图冒险“窜访台湾”。8月1日晚,多家美媒、台媒集体曝光声称美政府“3号人物”佩洛西“确定访台”,并透露部分在台行程细节。 为何美国频繁要主动与中国通话,却不改变对华政策?中美到摊牌时刻了吗?“中美脱钩”可能性有多大? 围绕这些话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教育部)执行主任王文接受了深圳卫视直新闻《决胜制高点》、《慢点观察》两档节目的专访。 本文为采访内容的文字整理,作者授权观察者网独家刊出。

核心摘要

●中方在努力牵引中美博弈避开“修昔底德陷阱”,而美方却不负责任地将两国往大国冲突的坑里跳,企图在两国冲突中获取战略利益。中美博弈已经到悬崖边了,而中国在全力拯救。

●中国须在“谁才真正拥有改善中美关系的诚意”方面与美国争夺国际话语权,要让世界看到中国才是真正负责任的全球大国,也要让美国那些有识之士感受到中国真正希望改善中美关系的诚意。

●根据当前民调,在年底中期选举,民主党距离继续掌控参议院(100席)的多数还须4席,距离众议院(435席)中的多数还须24席;而共和党相应的席位数仅为2席、7席。大概率看,共和党获得两院多数的赢面更大。

●这几个月来,佩洛西在台湾问题上的频频做局、又犹豫纠结以及寻找“台阶”方案,都反映了美国政客的政治短视以及“纸老虎”般的战略心虚。他们明显低估了中国捍卫主权的战略意志。

●台湾问题,现在越来越像是中美风险的灰犀牛。若一旦爆发,美国肯定是率先被灰犀牛顶撞到的对象。

●相信中美决策者的最后理性。中美两国军力“擦枪走火”的可能性正在上升,但中美直接军事冲突可能性仍不大,因为按扭在两国元首手里,从五次元首对话的内容看,避免直接军事冲突仍是两国最大的公约数。

●中美还远未到摊牌的时候。未来中美还会在许多问题上有“短兵相接”、“激烈斗争”的感觉,中国要适应与美国持久斗争的节奏与预期,也要提升对“擦枪走火”带来风险的承受力。

●美国国内政治斗争非常复杂,不必因一位众议长做的一个棋子,而掀翻中美整个棋盘。从这个角度看,佩洛西访台,还没有到中美完全撕破脸的时候。

●要让两岸统一更好地助推民族复兴大业,关键是中国要在经济实力超过美国,在金融、军事实力上实现接近美国的水平,以及在国际上形成绝对的反制裁能力,使得美国即使在两岸统一以后也不能形成长期干扰的外部力量。

●历史地看,在全球科技竞争中,如果说以机械化、电力化为主要特征的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中国几乎完全缺席;以信息化为主要特征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国人赶上晚席;那么,以智能科技、低碳技术为主要特征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人已基本上站在了与发达国家的同一个起跑线,最终将笑到最后。

纽约时报:为何佩洛西拟议中的访台行程如此敏感?

为何美国频繁要主动与中国通话,却不改变对华政策?

问:7月28日晚,中美元首进行电话通话。中方通稿称,双方进行了“坦率沟通和交流”,只用了“坦率”一个形容词。通稿通篇未见有“建设性”一类的字眼。怎么看这种现象?与此同时,这次通话比上次长了近半个小时。如何看待这次通话的时长?坦率地谈了两个多小时,主要谈什么?

王文:拜登执政以来,中美元首一共通话或视频会晤5次。2021年2月通话约2小时;9月1个半小时;11月视频会晤3个半小时;2022年3月视频通话1小时50分钟。这次是通话时间第二长的通话,也是在重要节点上的极其重要的中美元首对话。

通稿中没有用“建设性”,实际上隐含着一个重要信息是,拜登仍没有走出特朗普执政时对华政策的阴霾,两国面临着特朗普时期留下来的老问题:那就是美国对中美关系的误判、对中国发展的误读、对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误导。

针对这些老问题,中方一直在纠偏,在战略观念层面上重塑中美大国关系。中方提醒美方不要用“竞争”界定中美关系,不要在台湾问题上玩火,尤其这一次中方提到“民意不可违,玩火必自焚”的话,这句话相当重,是很明确的对美警告,更是对美方悬崖勒马式的劝诫。

应该说,中方在努力牵引中美博弈避开“修昔底德陷阱”,而美方尽量承诺“四不一无意”的中国政策,却说一套做一套,不负责任地将两国往大国冲突的坑里跳,企图在两国冲突中获取战略利益。从这个角度看,中美博弈已经到悬崖边了,而中国在全力拯救。

问:据公开报道显示,6月以来,中美高级官员的交流沟通已经多达五次,现在又进行了元首通话。但是我们并没有见到中美关系的改善,相反,目前实际上是在酝酿危机。所以,网上也有人认为,美国跟中国进行沟通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改善中美关系,而是为了摸清楚中国的底牌。您怎么看?

王文:其实,中美关系是在打明牌。中国立场与底线是很清楚的,要求美国保持“一个中国”政策,不要在台湾问题上玩火,相互努力塑造“合作共赢,相互尊重,不冲突不对抗”的新型大国关系。但美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企图永久维护超级大国的霸权,说白了,就是延续美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任性与霸道。

美国热衷于多次主动提出与中国元首通话,至少有两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是拜登政府试图在国际上营造美方想改善中美关系的虚伪假象,让那些受到中美紧张关系影响的其他国家看到美国所谓“诚意”。其实,这个伪善的面具早已被拆穿;

二是在国内拜登政府试图回应希望两国合作的少数派、以及那些希望对华施压的政客的需求,想表达“我在努力,是中国不听我的话”之类的歪曲事实。这就能解释为何通了多次话、却始终未能改善中美关系的根本原因,那就是美方缺乏真正改善中美关系的诚意。

这在另一侧面说明,中国须在“谁才是真正拥有改善中美关系的诚意”方面要与美国争夺国际话语权,要让世界看到中国才是真正负责任的全球大国,也要让美国那些有识之士感受到中国真正希望改善中美关系的诚意。

问:“民意不可违,玩火必自焚”,这句话分量很重,美方能掂量出来吗?事实上,我们看到,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柯比还在说什么“(我们)没有理由让事态发展到那种地步,比如说爆发冲突,或是加剧紧张关系。因为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没有发生改变。”这是真傻还是装傻?

王文:美国既在装傻,也是真傻。所谓“装傻”是,他们明知道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底线、红线,却还在屡屡碰触,以一种“不撞南墙不死心”的劲头,在台湾问题上显示他们的“装傻充楞”的劲儿,以显示自己全球老大的范儿。

一众外媒关注到中美领导人通话,习主席“民意不可违,玩火必自焚”的警告掷地有声

所谓 “真傻”,是指美国太迷信自己的国家权力,以为现在还像19世纪、20世纪初,在长江、沿海停几艘列强的军舰,中国就会屈服的时代;更以为现代中国对美的警告只是说一说,美国不会付出代价。这种“真傻”是美国长期作为全球超级大国、霸权惯了。

在俄罗斯面前,“傻”美国碰了一鼻子灰;在中国面前,美国同样在碰着一鼻子灰。现在,美国通胀、贸易能力下降、软实力下降、国内政治分化、去美元化加速,都能证明了这些“碰一鼻子灰”的表现。

问:拜登说话没个准,没法落实,我们该如何理解中美元首定期沟通的意义?

王文:其实,两国元首是有一些共识,比如不爆发新冷战、避免战略误判与军事冲突,等等。两国元首都认识到,目前两国关系正面临着许多干扰因素,必须在最坏局面发生之前在元首层面要有“刹车”机制。

从这个角度看,两国元首不定期的沟通,不只在双边关系上体现出“元首引领”作用,也是对世界体现出大国元首的必要责任,更是对世界稳定的大国义务。从中国的角度看,元首对话对塑造新时代的中美关系也具有重要意义。

中美到摊牌时刻了吗?

问:其实,我们看到,随着中方作出强硬表态,美国国内的分歧意见已经出来了。尤其是民主党,似乎已经流露出不安的情绪。因为不论怎么样,共和党似乎都可以从中获得好处。佩洛西意欲窜台,美国国会好像表现出了超党派的团结,但是这种团结背后,还是勾心斗角,最后总要落到中期选举中的你输我赢。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围绕着佩洛西“窜台”,各有什么打算呢?

王文:根据当前民调,在年底中期选举,民主党距离继续掌控参议院(100席)的多数还须4席,距离众议院(435席)中的多数还须24席;而共和党相应的席位数仅为2席、7席。大概率看,共和党获得两院多数的赢面更大。

两党都在打中国牌,都在试图通过“台湾牌”而捞分,佩洛西更是有孤注一掷的挣扎感,因为一旦民主党丢了众议院多数席位,她将失去众议长的位置,进而失去美国第三号人物的地位。于是,民主党全力帮助佩洛西在这次亚洲之行中获得“勇敢”、“睿智”、“责任感”的形象,企图平安地“访问台湾”及访问亚洲其他国家,进而捍卫美国在西太平洋的霸权。

共和党则希望佩洛西这次亚洲行搞砸,怂恿佩洛西千万不要认怂,被中国吓住;又给佩洛西在“访问台湾”问题上挖坑,因为“访问台湾”导致中美冲突的话,民主党要背负重大责任。

说白了,两党都是一帮政客,都是考虑选票的眼前利益,而几乎没有人在为中美大局与长远利益而考虑。

问:也有分析认为,拜登之所以急着和中方领导人通话,是在乌克兰问题上有求于中方。如果佩洛西窜台,中美之间在一些全球重大热点问题上的合作,是否也就无从谈起了?

王文:应该说,从前期的元首对话到外交、军事威慑,中国的预防和警告策略是起到一些作用的。在佩洛西出访起飞前,美方一直都没有事先公开表态佩洛西是否真正访台,但如果最后佩洛西仍然“窜访台湾”,或是以某种私人身份“窜访”,那必将对中美关系仅剩下的一些合作基础造成巨大的冲击,继续坚定中国要与美国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决心,更会让美国为此付出应有的惨痛代价。从某种程度上,也会加速中国统一的进程。

我觉得,美国应该学一学中国的老话,“凡事留一线,他日好相见”。美国近些年来这么搞事,我相信,以后美国想希望中国在贸易、制造业、美债、反恐等问题上帮忙、配合美国利益的合作,将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问:如果在我们的强烈警告之下,佩洛西放弃窜台、不敢窜台,将会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王文:“放弃窜台”是佩洛西应该做的,是其本分。如果真是放弃了,说明美国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也在提醒美国,这是一场完全没有必要的外交事件。美国政府应该清楚,反复在一些错误的问题上做局,尤其在台湾问题上不断玩火,带给美国的不是利益,而是损失。

美国应该知道,中国是不好惹的。一些普通问题上,中国人是好商量的,但在关键问题上、核心利益上,中国人绝对会斗争到底。台湾问题,现在越来越像是中美风险的灰犀牛。若一旦爆发,美国肯定是率先被灰犀牛顶撞到的对象。

问:解放军在东海、南海海域演习,美国里根号航母打击群也驶入南海准备护航,气氛相当紧张,佩洛西的冒险,会引发台海的第四次危机吗?中美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是否存在?

王文:台海危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中国不应怕类似危机,也应该自信能够掌控这场危机。过去40多年,中国渐渐地熟悉了美国对华的套路,尤其是过去四五年,从贸易战到新疆、南海问题,再到香港、人权,以及现在的台湾问题,中国对美“后发制人”式的反制措施,变得更加娴熟与有力。对中国崛起而言,美国是最糟糕、最巨大的外部干扰变量。台湾在大陆的对岸,永远都跑不了,现在关键是要搞掂美国,让美国不要成为两岸关系的麻烦制造者。

近日解放军在南海、东海、黄海等多个海域密集开展实战演练。图自央视新闻截图

至于中美会不会直接军事冲突呢?我相信中美决策者的最后理性。中美两国军力“擦枪走火”的可能性正在上升,但中美直接军事冲突可能性仍不大,因为按扭在两国元首手里,从五次元首对话的内容看,避免直接军事冲突仍是两国最大的公约数。即便那些美国最鹰派,也肯定要掂量一下,与世界第二大军费开支大国对抗,到底会是怎样的下场!

问:在佩洛西可能访台引发的外交风暴中,中美双方都不示弱的情况下,佩洛西会不会准备下台阶方案?

王文:佩洛西一直在试探中,在准备着台阶方案。上一次,她选择了“战术阳性”,以自己得了新冠为由,取消访问台湾。这一次,她直到7月31日出发前,也没有公布与确认是否去,显示了其对中国力量的忌惮,避免过度刺激中国;现在不少舆论在传,认为佩洛西可能以“私人身份”去,或许只是逗留,不见台湾政客等等,以显示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切香肠的又进一步的战略诡计。

这几个月来,佩洛西在台湾问题上的频频做局、又犹豫纠结以及寻找“台阶”方案,都反映了美国政客的政治短视以及“纸老虎”般的战略心虚。他们明显低估了中国捍卫主权的战略意志。

问:美国不断掏空一个中国政策,在台湾问题上,中美到了摊牌的时候吗?

王文:取决于“摊牌”一词的定义。如果说“摊牌”指的是,美国主要领导人不能在中国未允许的情况下访问台湾,那么,现在已经”摊牌”了。打掉佩洛西“访台”,是中国给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划的一条红线。如果美国敢迈过这个底线,那么,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如果说“摊牌”是指中美两国要大打出手,因台湾问题酿成全面军事对抗,那还是应对中美两国领导人保有基本的信心,尤其是对中国的控制力有信心。中美还远未到摊牌的时候。

未来中美还会在许多问题上有“短兵相接”、“激烈斗争”的感觉,中国要适应与美国持久斗争的节奏与预期,也要提升对“擦枪走火”带来风险的承受力。

问:佩洛西可能访台背景下,两国元首仍照计划通话,透露出怎样的信息?是否意味着即便佩洛西访台,中美仍斗而不破?

王文:“斗而不破”是中国对美博弈一直希望保持的最后防线。但如果一旦冲击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则“不破”的防线,也没有必要防住。这就是当下中国的战略意志。“玩火必自焚”,就是表达了这个战略意志。

这次应对“佩洛西访台”事件上,中国对美体现了策略精准度与战略坚忍性,一是只警告佩洛西访台的行为,不针对佩洛西本人;二是只说中国军队会反应,没有说会采取怎样的反应,以避火上浇油,激化矛盾;三是此前的中美两国元首通话,也在给事态万一失控,留下了解决余地。

美国国内政治斗争非常复杂,不必因一位众议长做的一个棋子,而掀翻中美整个棋盘。从这个角度看,佩洛西访台,还没有到中美完全撕破脸的时候。

问:有网友建议,趁佩洛西可能“窜访台湾”的时机,一举解放台湾。怎么看这个建议?

王文:对于这次佩洛西有可能的“窜访台湾”,我认为,中国大陆方面的预案是充足的。这些年来,中国对美博弈“后发制人”是取得诸多成效的。比如,美国发动贸易战,中国反击,效果是中美贸易总额、中国对美顺差总额不降反升;美国对华科技战,倒逼中国科技战略自主;美国在香港做局,加速中国推出国家安全法。由此看,我们需要对中国“后发制人”的对美博弈策略要有信心。

美国不断制造台湾问题,也在加速两岸统一进程。两岸关系的核心难题是中美博弈。台湾离大陆才百余公里,是搬不走的。中国必须统一,也必然会统一。中国大陆军力目前拿下台湾,肯定不是难事。

中国要对两岸统一保持最大的战略耐力与毅力,应对干扰统一进程的背后最大因素是美国。两岸统一的时间表、路线图要最终服务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能因为统一进程而中断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持续进程。

现在需要思考的,不只是什么时候统一的问题,更是统一以后怎样更好地服务于民族复兴的问题。要让两岸统一更好地助推民族复兴大业,关键是中国要在经济实力超过美国,在金融、军事实力上实现接近美国的水平,以及在国际上形成绝对的反制裁能力,使得美国即使在两岸统一以后也不能形成长期干扰的外部力量。

怎么看“中美脱钩”的可能性

问:下半年,中美两国各自都有极为重要的政治议程。每逢大事,中国人是希望安静从容的。但美国的政治逻辑和我们不一样,美国内重大选举容易有外溢效应。在这种情况下,下半年中美关系还会有起伏或者波折吗?

王文:中美关系的紧张会成为未来许多年的常态。2022年下半年是中美紧张与波折的高峰期。美国中期选举,冒险打“中国牌”,是各党派捞分的主要手段,这导致中美风险爆发与外溢的频率远远高于以往。

在新疆、台湾、香港、人权、意识形态、贸易等诸多领域,美国还会不断做局,无中生有,搬弄是非,颠倒黑白,挑战中国底线与忍耐力。这就要求中国对美斗争须更精准,一方面要在具体问题上精准发力,要把美方相关人员打痛、打狠,要有意志力。另一方面,也要警惕千万不要真的掉入“大国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在这方面,中美人文交流,加强两国社会纽带,变得非常重要。

问:就在中美领导人通话的前一天,美国参议院通过了规模达2800亿美元的“芯片与科学”法案,声称要让芯片回归美国,拜登甚至带病“上线”推销这部法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部法案?

王文:这些年来,美国不断推出类似科技竞争的法案,对中国采取违反市场规则的科技封锁与禁运措施,企图阻止中国的科技强国之路。应该说,美国挑起的中美科技竞争已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但我想说,美国企图压制中国科技发展的企图注定是徒劳的。

从家用电器到航天技术,从5G产品到大飞机,中国过往40年不断在科技方面追赶、超越,目前美国仍在芯片、工业软件等多个领域对中国形成“卡脖子”的科技优势,注定在未来几年里被中国打破。正如2021年底剑桥、哈佛两所顶级大学的相关智库推出《伟大的竞争:21世纪中国与美国的较量》报告中所预料,中国必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高技术制造大国。

历史地看,在全球科技竞争中,如果说以机械化、电力化为主要特征的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中国几乎完全缺席;以信息化为主要特征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国人赶上晚席;那么,以智能科技、低碳技术为主要特征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人已基本上站在了与发达国家的同一个起跑线,最终将笑到最后。

问:美国现在就是在搞“芯片同盟”,希望借此遏制中国。但是,台湾很多芯片企业都担心,脱离大陆市场以后利益受损。此前,美国拉台积电到美国去开分厂,台积电不敢反抗,但这一次,为了“芯片同盟”却大胆发声反对,作为台湾芯片领头羊的台积电,如此表现,为什么?

王文: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芯片市场,近年来,每年用于半导体类别的进口额超过3200亿美元,这是许多芯片制造公司业已生存与发展的市场命脉。在芯片市场上,中国实际上已形成了买方力量。

对于像台积电这样的企业,心态是相当复杂的。他会支持美国压制中国大陆发展芯片制造的策略,中国大陆如果真发展不起战略自主的芯片产业,对这些企业的长期发展是有利的。但是如果让这些企业不出口芯片给中国大陆,那就相当于给他们断了粮,让他们生存不下去了。在发展与生存之间,肯定会选择生存。这就导致企图对中国进行芯片禁运的“芯片同盟”,必然会以失败告终。

问:虽然美国仍然在经济、科技、产业领域搞围堵和脱钩那一套,但事实上,中美需要合作的事情在增多。这包括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障全球能源和粮食安全等。坦率地讲,在这些方面,是中方有求于美方的多,还是美方有求于中方的多?

王文:客观地讲,中美之间互有需求,这是两国均作为全球大国地位决定的。在不同领域,中美两国相互需求的程度不一样。在高等教育、科技创新等领域,中国对美国有强大的需求;而在市场购买、消费品制造等领域,美国则对中国需求更大。两国相互依赖,谁都不能离开谁。

这决定了搞围堵、脱钩那一套,美国不可能成功。过去三四年,美国想搞贸易脱钩,大打贸易战,结果中美两国的贸易额反而还越来越大,中国对美顺差额非但没有弥补,反而越拉越大,充分说明了两国不可能脱钩,以及美方在制造业、日用品方面对中国的需求更大。中美贸易战,实际上是美国输了。

也因为两国相互依赖、不可脱钩以及中美贸易战的经验,更加坚定了中国当前的对美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以斗争求合作的方针的正确性。

问:美国会否一直致力于中美脱钩?目前看来,脱钩主要是哪些方面?对中国影响有多大?

王文:所谓“中美脱钩”,其实是非常复杂的,我将其分为六种情况:一是不脱不钩。过去十多年来,中美在有些领域本来就没有任何关联,不存在“脱”或“钩”的问题,如核武器、航空航天以及其他涉及国家安全的国防科工领域。

二是易脱难钩。主要指那些难以建立联系、但极易断裂的领域,如意识形态领域。在国家主流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整体呈现出易脱难钩的趋势。

三是高脱低钩。美国试图让高端制造业回流美国,仅保留低端产业在中国。

四是先脱后钩。美国希望在半导体行业重构产业链,打造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价值链和多边贸易体系。美国想要实现的“先脱后钩”、“高脱低钩”局面,都是相当困难的。但对于中国而言,不能轻视这种可能性。

五是半脱半钩。指现在中美两国科研因合作遭遇制度性因素干扰而出现“半脱”状态,又因合作难度加大影响本国科技以及经济利益而呈现“半钩”状态。这将会是中美科技界达成新的战略默契之前长期存在的状态。

六是难脱易钩。中美两国新冠疫情以前年均600万的人员往来,将在疫情后很快恢复。中美贸易出现结构调整,但两国呈现天然的市场纽带,很难被部分政客所断裂,这也是疫情近三年两国贸易总额不大降反飙升的重要原因。

总而言之,美国一些人有“全面脱钩”之心,却无“全面脱钩”之力。或者说,美国一部分人正在嚷嚷着想“脱钩”,却挡不住另一批人悄悄地在做“挂钩”的事情。

问:拜登政府其实非常弱势,美方对华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从根本上讲,也是源于这种弱势。那么,对于这样一个弱势的政府,说到却做不到的政府,我们又该如何与之打交道?

王文:最新民调显示,拜登的国内支持率已下降到38%,是有史以来最不受欢迎的美国总统。拜登老态龙钟,各项政策表里不一,政治手段圆滑、却软而无力,团队阵容豪华、却大而无当。对待这样的美国政府,中国应该更讲求广泛化、精准化与多元化。

广泛化,就是中国不能像一二十年前那样把美国视为首要外交目标,而是要广泛化地与世界各国打交道。中国夯实“一带一路”,不断提升中俄关系、中国—东南亚关系、中国—中东关系、中非关系、中国—拉美关系,同时也稳住中欧关系,平抚印度这个美国希望拉拢的区域大国的嫉妒情绪,压制日本、澳大利亚等美国“马前卒”的狂躁心态等,广泛地建立国际统一战线。

精准化,就是中国要既在应对气候变化、人文交流等领域保持与美国的合作,又在台湾问题、新疆问题、人权问题、意识形态问题等坚决与美国进行斗争。以斗争求合作,以精准地捍卫国家利益争取更大范围内的两国合作。

多元化,是指中国不仅仅与美国当局打交道,也更多地与美国各界打交道,比如企业界、贸易界、农业界等相当一部分都是中国可以团结的美国对象。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对美政策正在变得更加成熟、更加高明、更加具有真正的世界强国风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张红日
中美关系 中美博弈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02日 07:47

中美到摊牌时刻了吗?

07月29日 08:27

“新的动荡变革期”,有何深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解放军台海演训,背后军事逻辑是什么?

《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发表!

山东临沭开展核酸检测“大比武”?当地回应

日本报告:中国科学类论文三大指标均超美,排名第一

东部战区成功完成任务,将常态组织台海方向战备警巡

解放军台海演训,背后军事逻辑是什么?

美方称“中方惩罚全世界”,秦刚:美国代表不了全世界

《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