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远东”世纪的到来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07 07:29

王文

王文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导读】 主题为“迈向多极世界”的第七届东方经济论坛2022年9月5日-8日在俄罗斯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俄罗斯总统普京到会发表主旨演讲。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出席全会,另有58国代表超过4000人现场与会。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受邀现场参会,并在三场分论坛中发言,是受邀的唯一中国智库代表。其间王文受邀为俄罗斯知名媒体《生意人报(Kommersant)》撰文,中文版授权观察者网刊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文】

在中国人看来,“远东”是一个极具西方中心主义的概念。

除了讨论苏联或俄罗斯远东地区政策及相关历史问题外,中国人极少用“远东”一词。16世纪大航海时代以后,西欧国家开始向东方扩张时,将东欧、非洲东北称为“近东”,把西亚称为“中东”,把更远的亚洲最东部统称为“远东”,这实际上将东亚(包括东南亚、东北亚甚至南亚)视为以欧洲为中心的世界边缘地带。当时的人们肯定没有想到,被视为边缘地带的东亚在21世纪正在崛起为世界的新中心。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纠正过往的“远东=偏远+边缘”的成见,将其视为未来的发展希望,并努力推动俄罗斯远东地区融入到大远东、也就是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

第七届东方经济论坛将于9月5日至8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远东联邦大学校园内举行。图自CGTN

远东崛起是真实的  

没有人提“远东崛起”,可能是为避免把西方眼中的“远东”概念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地理范畴相混淆。事实上,俄罗斯远东地区只是西方“远东”概念的一部分,而如果把“远东”视为是中国、日本、韩国、朝鲜、东南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南亚次大陆以及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总和,那么,“远东崛起”肯定是一个全球共识,甚至可以说,21世纪就是远东的世纪。

2021年,全球人口的一半在远东。人口总数排名前20位的国家一半来自于远东:中国、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日本、菲律宾、越南。远东经济圈占全球GDP总值的40%,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50%以上的份额。2015年-2030年,世界中产阶级的消费有望增加30万亿美元,欧洲只占1万亿美元,超过一半来自远东。

过去两百年,欧洲的殖民入侵迫使远东分裂成许多碎片化的地区,经济落后且依附于西方,各方陷入停滞。冷战结束后,远东国家正在努力形成统一的体系。1999年,东盟正式整合东南亚10个国家,并与中国、韩国、日本、美国等,建立了围绕东盟的“10+1”“10+3”“10+8”机制。21世纪以来,东盟保持了年均5%左右的增长率,已是亚洲第三大经济体和世界第六大经济体。

东盟的崛起是远东崛起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证明了西方一些人的错误认知,即将远东误解为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甚至认为远东发展的唯一亮点就是中国崛起。事实上,中国人口仅仅占远东的不到40%,远东绝不是“中国+其他国家”,相反,远东代表着中国、东盟以及其他许多国家的集体崛起与一体化进程。

俄媒预热普京总统东方经济论坛日程

近20年来,远东正在形成世界最大的工业制造带,中日韩东盟之间形成跨境劳动分工的国际格局,出口总额已超过欧盟和北美的总和。贸易兴盛使远东大量人口摆脱贫困,也产生了大量富豪。过去20年,有超过10亿远东人口摆脱贫困。远东亿万富翁已占世界总额的1/5以上,且80%以上都是富一代,未来20年将出现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转移,从大西洋两岸向远东转移,数以千计的理财和信托公司正在远东成立。

远东正在成为智能革命的创新高地。北京、新加坡、上海、深圳、首尔、东京都跻身世界高科技城市之列,无人驾驶、城市物联网部署、传感器网络、无现金支付、节能技术、蓄能电池、城市监控、远程医疗等技术,在远东各国的创新与普及速度远远高于其他国家。

技术创新的吸引力,使越来越多的人才被远东所吸引。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移居海外工作或长期居住的人口数量大幅上升。1999年为400万,2019年则达到1000万,远东成为美国人走向海外最青睐的目标。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都有国家级的人才计划,吸引企业家、科学家和创新者来到远东获取稳定的长期居住权。

西方人习惯用民主政治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优劣,但在远东,多数国家更看重政府效率与国家包容度,重视基础设施、就业、教育和医疗等领域的重大投资,这使远东许多国家走出了符合自身国情的政治发展道路,超越“历史终结论”的束缚,避免美国式否决政治的困扰,立足于可持续性的国家构建与发展。这正是21世纪被西方所低估的、发生在远东的新型政治价值。

事实上,如果把“远东”这个词换成“亚洲”,人们就会惊奇地发现,早在一个世纪前,中国的梁启超、日本的冈仓天心、印度的泰戈尔就已提出“泛亚洲主义”的理念。今天的亚洲不奢望像欧盟那样成立一个“亚洲合众国”,而是希望通过智力协同效应,建立一个包容、高效、实用的联合体,正如同帕拉格·康纳在《亚洲的未来:21世纪的商业、冲突与文化》一书所说的,亚洲走向世界的过程,代表着文明的大融合,推动着人类新文明的进步。

从这个角度看,西方人长期保持着用“远东”的逻辑来看待亚洲,已忽视了正在远东发生的文明跨越。俄罗斯作为远东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避免西方式的狭隘与自我中心。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崛起速度应加快

远东崛起也是俄罗斯远东地区近十年来发展的折射。自2012年普京第三次出任总统以来,俄罗斯新一轮远东开发在加速:设立远东发展部,推出《超前发展区法》等40多部法律法规,还重金打造东方经济论坛,扩大远东与亚太地区的国际合作。

这些举措带来四个方面的积极经济变化:一是资本流入加速。2012年以来,俄罗斯远东地区吸引投资超过400亿美元,占俄罗斯外资的1/3左右;二是经济增长加速。2015年以来,俄罗斯远东经济发展保持在4%左右,是俄罗斯平均增长速度的2倍左右。三是人口减少的势头得到遏制,出生率高于死亡率,逐渐开始了正增长的势头;四是自由港建设取得进展,尤其是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投入运行,入驻企业超过1400家。这些成就在中国学术界得到了充分的积极评价。

俄罗斯《生意人报(Kommersant)》截图

但另一方面,必须承认,俄罗斯远东地区发展仍是东亚相对经济较落后的区域,是远东整体崛起的后来者、旁观者,未能充分分享远东崛起的红利,也未能完全融入远东经济发展的分工协作进程中。

究其原因大体可分为三点:一是俄罗斯经济结构比较单一,以资源输出为支柱产业,夏季短、冬季长,自然环境压制人文与产业环境的发展,跨国经济合作与制造业发展受到限制,加之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经济体量较小,约600亿美元GDP总量相比于17万亿美元经济体的中国、5万亿美元经济体的日本、2.5万亿美元经济体的韩国实在太小,容易被孤立于东亚区域化经济产业链体系之外。

二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发展面临内生动力不足的当地难题。尽管普京总统曾说“我们任何时候也没有忘记,俄罗斯的大部分领土位于亚洲。我们同亚太国家一起从言论转向行动去发展经济、政治和其他联系的时刻到了”,但从远东地区的地方政府看,仍缺乏发展本地经济的主体意识、迫切感与落实度。正如有一位学者指出,多年以来,俄罗斯远东地方政府对促进本地经济发展、增加地方预算收入的兴趣,远不如对争取联邦财政预算投资、获取更多转移支付的热情高。

三是在融入东亚产业链体系中存在发展战略的迟疑与摇摆。在一些媒体报道和资料文献中,很容易读到俄罗斯人担心远东地区对外贸易陷入“用资源换商品和技术”的陷阱,进而沦为东亚国家的原料附庸。在媒体中还偶尔传出的远东“中国化”谣言、“中国威胁论”的炒作以及担心中国“经济和人口扩张”,都也令中国投资望而却步。

事实上,抛开以上三点不论,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发展潜力是巨大的。

俄罗斯远东地区有整个东亚地区最为丰富的资源,已发现矿物有近80种,煤炭储量占全俄的40%,木材蓄量占全俄的26%,还有极其丰富的石油、天然气、鱼类与海产品资源。在资源紧缺的未来,俄罗斯远东地区是整个亚洲最有优势的区域。

当前,东北亚各国都看好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已故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2012 年再任首相时,就提出了对俄“新思维”,成为俄远东地区最大的投资国之一。韩国曾提出新北方政策,希望更多参与俄远东的战略开发。印度虽是参与远东开发的后来者,莫迪总理也曾提出愿意大量投资远东能源资源开发。

《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合作计划纲要( 2009-2018) 》到期后,又重新签订了 《中俄远东合作与发展计划( 2018-2024) 》,希望充分发挥中国资金、技术、管理和俄罗斯远东资源、地缘区位优势,把参与远东开发与我国振兴东北地区战略、东部沿海地区经济转型升级有机结合,共同打造跨境经济带。

应该说,在普京总统加速俄罗斯远东大开发战略十周年之际,俄罗斯远东正成为“大远东”的香饽饽,成为各国争相追逐的对象。所有国家都希望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开放能够更大一些,合作效率能更高一些,务实协同的内容能更多一些,进而让俄罗斯远东地区成为分享大远东共同的可持续崛起红利。

一些务实的建议

俄乌冲突爆发,俄罗斯与欧美世界的脱钩,提醒着俄罗斯人在可预见的将来必须清楚地认识到,21世纪属于亚太世纪,甚至就是属于远东的世纪。远东正在成为世界经济与贸易重心,俄罗斯的“向东看”应该变成更快步伐的“向东走”,使俄罗斯更快地适应21世纪的发展趋势。

远东发展,能做得事情很多。在我看来,至少有两点建议是中国与俄罗斯发展举措的当务之急。

第一,集中力量,加速落实原有的战略步骤,增加俄罗斯开发远东地区的吸引力。在外界一些看来,俄罗斯开发远东地区的诚意并不足够,不少承诺与规划并没有完全落实。

比如,1996年4月,时任叶利钦总统签署总统令《远东和外贝加尔1996~2005年经济与社会发展联邦专项纲要》纲要提出,2000年前,要在远东和外贝加尔俄中边境设立开发地带,与对应的黑河、绥芬河、珲春、满洲里等主要城市建立经济合作区、开发区、仓储区,其中包括:(1)在布拉戈维申斯克与黑河之间建立一座阿穆尔河(黑龙江)大桥;(2)在扎鲁比诺与珲春之间开辟一条连接东北亚的铁路;(3)在外贝加尔斯克与满洲里建立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仓储区和工业开发区;(4)重新拟定布拉戈维申斯克与黑河经济合作区的经济发展草案。

这些设想都是非常好的,可惜,落实度太低。令人有一些欣慰的是,2022年6月,黑龙江大桥总算开通了。尽管是迟来的礼物,但让人对未来充满着更多期待。

5月31日,黑龙江大桥顺利合龙,黑河和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这两座中俄“双子城”从此深情相拥。图自黑龙江日报

第二,借中俄战略关系的优势,放下国家中间层的彼此陌生与防范,优势互补,共同推动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共同发展。

事实上,中国东北地区经济下滑严重,面临资源枯竭,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产能过剩、人口流失等问题。振兴东北,是中国重要的发展战略,而扩大对外开放水平,是经济振兴的首要选择。对中国东北地区来说,与其韩国、日本开展经济合作的速度在加快,但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合作速度却相对较慢。

从俄罗斯方面看,不必担心一些媒体谣传的所谓“中国东北人口移民”或“中国领土诉求”论调,大胆吸引中国资金、技术、产能等,集中力量建设20多个“超前发展区”。对于中国方面来说,东北三省应改善营商环境,强化毗邻国家的交通联通,密切人文交流合作,增强直接进出口产品的能力,使东北亚地区成为远东新经济带的新中枢。

总而言之,面对俄乌冲突后的世界新变局,远东持续崛起将是必然趋势。时不我待,将已规划的做好,彼此之间的前景就会越来越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张红日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俄罗斯之声

普京签署总统令,延迟部分人群动员义务

2022年10月06日

俄外交部:驱逐立陶宛驻俄临时代办

2022年10月05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07日 07:29

“远东”崛起是真实的,给中俄发展提两点建议

09月01日 07:35

中国发展还有战略机遇期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已致超百人死亡,飓风“伊恩”或影响全美GDP增长

为何社会主义在欧洲式微,却在中国发扬光大?

扎哈罗娃:他暴露了

德国,还是欧盟?朔尔茨面临选择题

我国新添4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总数已达30处

欧佩克+减产,美国转投委内瑞拉?白宫回应

与中国“联名”!华春莹发了这13张图

国际首次!我国实现百公里自由空间时频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