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 走进克里米亚:一度失宠的黑海明珠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10 07:51

王文

王文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导读】 10月8日,连接克里米亚半岛和俄罗斯本土之间的大桥上发生了卡车爆炸事故,俄方表示将展开调查,而乌克兰总统办公室则称此次事件“只是个开始”,似乎暗示爆炸和起火与乌克兰方面有关,但也没有自曝任何“实锤”。克里米亚大桥全长约19公里,是目前欧洲最长的大桥,被称为俄罗斯的“世纪工程”。 在过去8年间,克里米亚地区的发展较依赖俄罗斯联邦“输血”式投资的增长模式,而不利的国际环境仍然是发展的紧箍咒。主权争议依然是横亘在克里米亚发展面前的难题。 本文为作者在克里米亚调研时的一些见闻和观察,仅供读者参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文】

看到克里米亚大桥10月8日发生爆炸的新闻,内心是一阵后怕。在此20天前,也就是9月17日,在中俄两国机构的安排与推荐下,我与同事以普通研究者的身份调研了克里米亚。从俄罗斯城市顿河畔罗斯托夫乘火车,历时12小时,抵达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途经港口城市、也是俄罗斯第三个直辖市塞瓦斯托波尔,后经东南部的雅尔塔后,离开克里米亚半岛。进出克里米亚半岛,都要经过克里米亚大桥。

这座俄罗斯花巨资建成的公路、铁路两用桥梁,2018年正式通车,19公里长,是世界十大跨海大桥之一,也是欧洲最长的大桥。从现场视频看,损毁桥距不算长,修复难度还不算高,事实上不到24小时就恢复通车了。但我的克里米亚向导吉玛已抑制不住愤怒,第一时间就回复说,这是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正面进攻,不是一起偶然事件。

是的,肯定不是偶然事件,原本被称为“黑海明珠”的克里米亚此时再次推到了国际舆论的最前沿。对此,中国学者有必要以亲历方式研究此地,知晓克里米亚事件的原委与最新状况。

克里米亚大桥10月8日发生爆炸,桥梁部分坍塌,已有3人死亡。图自社交媒体

克里米亚大桥爆炸后最新卫星图像。图自“MAXAR”公司推特账号

“克里米亚问题已解决”?

克里米亚,位于俄罗斯最西南部的克里米亚半岛,是一个高度自治的地方共和国,面积2.6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00万,俄罗斯族占绝对多数,母语为俄语的人占84%,母语为乌克兰语的仅占3.3%,其他则为克里米亚鞑靼语等。

半岛地缘位置险要,像一只恐龙爪踩进呈梯形的黑海,向东扼守亚速海咽喉,向南隔黑海与土耳其相望,西望巴尔干半岛,北接乌克兰全境与东欧大平原,东瞰高加索地区。自古以来,克里米亚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甚至有“得克里米亚者,有望占整个中东”的说法。

历史上的克里米亚曾是多次重大战争的发生地,先后被希腊、拜占廷帝国、金帐汗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占领,18世纪末被俄罗斯帝国吞并,后归苏联管辖,降格为克里米亚州。1954年,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下令将克里米亚州划归当时的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半岛归属问题,成为乌克兰、俄罗斯、克里米亚地方政府之间的长期纠纷。克里米亚要求完全独立或重返俄罗斯的呼声不断,周边局势时紧时松,直至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全民公投,超过96%的投票者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俄方表示,尊重并支持克里米亚人民的选择。两天后,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

此事在国际上引发轩然大波,美国等G7集团宣布对俄罗斯及其克里米亚实施制裁。2022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乌克兰方面多次宣称要收回故土,包括克里米亚。克里米亚顿时又成全球关注焦点。

然而,这些制裁并没阻止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履行实际管辖权,我就是持俄罗斯签证进入克里米亚的。沿途看到所有的车牌都标上俄罗斯国旗,所有城市街道景点商店的标识均为俄语。地处克里米亚西南端的塞瓦斯托波尔港内,俄罗斯黑海舰队总部周边,多艘军舰在黑海上摇曳,还有几艘停港休整。

克里米亚已然是俄罗斯联邦实际治理下的区域,无怪乎总统普京多次表示,克里米亚问题“已彻底解决”。现在,克里米亚大桥被炸,乌克兰方面说这只是“开始”,看来,克里米亚问题还远未解决。

8年来,经济增长迅速

说实在的,我的确是战战兢兢地进入克里米亚。因为9月中旬乌克兰反攻,克里米亚已处在受袭的军事前线,就在抵达前日,克里米亚某地还遭遇空袭。但到了克里米亚,发现了太多过去未曾料到的美丽景色、宁静氛围与历史积淀。克里米亚原本是一个世界最佳的休闲旅游疗养之地,但2014年后却成了国际舆论疯传的凶险之地和政治漩涡。这颗“失宠的黑海明珠”应该有其本来的面貌。

出发前,克里米亚副总理格奥尔基·穆拉多夫在莫斯科接见我,赠予一本《克里米亚25问》,里面直白简捷地回答了诸多“到克里米亚危险吗?”“2014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克里米亚有权退出乌克兰?”“为什么是俄罗斯在为克里米亚投入额外的资金促进发展?”等诸多重大而敏感的问题。

穆拉多夫还透露道,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几乎没有私人投资和政府拨款,2014年克里米亚“脱乌入俄”改变了他们的命运。过去8年,克里米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希望更多中国人能进行细致与自由的调研。

起初,我对他讲的内容将信将疑。但公开数据显示,8年来,克里米亚的确变化很大,年均GDP增长约5.5%,是俄联邦经济增长的2倍多。2014年之后,俄罗斯每年花重金投资克里米亚,前五年就推动了1600家公司入驻克里米亚半岛。截至2022年初已投资了1.3万亿卢布(约合现价1500亿元人民币),主要用于工程基础设施、供水、交通综合体等。

在克里米亚,我看到了蒸蒸日上的景象。从俄罗斯联邦一侧直接跨过刻赤海峡的克里米亚大桥,火车穿过大桥时,所有乘客都举起相机记录大桥雄伟与壮观的景象。

作者途经克里米亚大桥的照片。摄/王文

大桥两端是新建的塔夫里达高速公路,沿途约200公里到首府辛菲罗波尔,两侧多个加油服务站崭新且先进,咖啡机、烘干机、大型超市、休息用餐区一应俱全,丝毫不比中国国内高速公路服务区逊色。

在克里米亚南部山区两侧,种植着一望无垠的葡萄园,还打造了一个叫“金色麦穗”的葡萄酒博物馆。馆内各类葡萄酒品种应有尽有,二楼露天的用餐品尝区面朝宽阔无际的葡萄园,游客无不流连忘返。当前,克里米亚已与克拉斯诺达尔、达吉斯坦共和国并列为全俄三大葡萄酒种植区,有100多家企业种植葡萄,面积达2万公顷(2020年),最大的葡萄园占地4000公顷,相当于5600个足球场。

2014年后,克里米亚被制裁,乌克兰断水,使本身淡水资源紧缺的克里米亚居民雪上加霜。现在,通过从半岛东部俄罗斯联邦一侧的北克里米亚运河的供水,半岛内水库蓄水量常年在80%以上,以至于停建了海水淡化站。

此外,8年间,与横跨刻赤海峡克里米亚大桥一起建成的,还有库班-克里米亚能源桥、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克里米亚天然气管道、巴拉克拉瓦火力发电厂,全面解决了克里米亚来自北面的交通、能源和水封锁。

克里米亚大桥建成四年来,年均通车约200万辆,极大促使克里米亚的旅游业腾飞。当前,克里米亚全域年均接待游客量比2014年增加了50%以上。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仍有630万人去克里米亚旅游,是俄罗斯联邦85个主体中唯一一个旅游业实现正增长的地区。我也是爱旅游之人,但克里米亚的旅游内容,包括健康水疗、美食旅游、体育极限运动、自然景点、军事旅游、商务旅游等等,应该在世界上算是少见的。

克里米亚人民生活水平也明显提高。2013年人均现金收入为7425卢布,2021年为25953卢布。我问询同行司机、住处前台、餐厅服务员的切身感受,得到一致的答案都是个人收入年年在增长。

不过,2022年俄乌局势令克里米亚旅游遭受重创。半岛内唯一的辛菲罗波尔机场被迫关闭,所有入半岛者都只能乘火车或汽车进入。“游客只有前几年的一半不到”,塞瓦斯托波尔港湾边的西瓦斯餐厅服务生阿丽莎忧愁地说道。

塞瓦斯托波尔港的上空经常会有战机低空飞过,轰鸣声震耳欲聋。我每次都会情不自禁地抬头观望,但当地人却司空见惯。“没事的,乌克兰不敢、也拿不回克里米亚的,”司机吉玛说,“我们全民公投回到俄罗斯,没有人能扭转!况且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好!下次你再来又是另一番更美的景象了。”

的确,在塞瓦斯托波尔港西南部的士兵水手广场旁,一个超大型商业、游乐与住宅综合体正在竣工中,多个起吊机矗立,工程车来来往往,周边还有数个住宅小区在建设中。在雅尔塔近郊,日本企业投资的超大型旅游综合体也在竣工。破损多年的沿海公路也时不时地看到翻修与再铺沥青的场景。

克里米亚的未来不平坦

我在克里米亚的三天,更像是调研某个精致的旅游景点,而不是俄乌战事的前沿地带考察。不过,深入思考克里米亚的现实状况与未来走势,仍会对其前景不平坦而揪心担忧。

美军高级将领本·霍奇斯9月初接受采访时表示,乌克兰军队“有可能”接近克里米亚并在那里部署短程导弹系统。9月17日,在我抵达前的一天,克里米亚半岛内某个地区遭到空袭。已有不少传闻说,乌克兰要炸克里米亚大桥。

也有公开信息显示,为防止军事基地遭袭,俄军已从克里米亚半岛转移了数十架战斗机、潜艇。在塞瓦斯托波尔军港,除了七八艘停港整修的军舰外,我并没有看到黑海舰队实力雄厚的巡洋舰、驱逐舰群。这些军事动作让国际投资界人心惶惶。

一位投资人士透露,俄罗斯八年来对克里米亚的投资是不遗余力的,甚至是超国民待遇。比如,塔夫里达高速公路的建造标准远高于俄罗斯联邦本土一侧,未来是否能继续保持对克里米亚过去八年来的投资速度显得很不确定。

我问询的多位当地人都对2014年入俄的决定持有正面与积极态度,甚至不少年轻人还真诚地称赞“俄罗斯是伟大的国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俄罗斯”等,但对这次俄乌冲突却有不少微词。有的说,自己亲戚在基辅、在哈尔托夫,遭受炮火威胁,担惊受怕。有的则说,战争前线的信息不明,万分担心。

多年来,克里米亚就是上百万乌克兰、俄罗斯人混居,两个民族千年前同宗同源,语言差异不大。2014年克里米亚“入俄”,普通乌克兰人持护照仍可进入克里米亚境内。目前,半岛内的手机信号与俄罗斯联邦本土的信号仍不是完全相通的,俄罗斯的银行刷卡支付在半岛内只有在大型超市、餐厅可用。出半岛入俄本土,则需要较严格的安检。因此,如何保持半岛内的团结与融入俄本土,尤其是实现在各个领域无障碍的互联互通,变得相当重要。

作者途经克里米亚大桥的GPS信号定位

一方面,俄罗斯联邦在克里米亚半岛内大力推行俄罗斯的国家认同,宣传俄罗斯与克里米亚共通的历史与现状。比如,坐落在塞瓦斯托波尔的黑海舰队博物馆内文物琳琅满目,记载着一个半多世纪以来俄罗斯海军经略黑海、拥抱克里米亚的历史。在黑海舰队总部边,矗立着高达数十米的列宁雕像,手指黑海方面,象征着在苏联脉络下的俄罗斯与克里米亚一致对外。在雅尔塔会议遗址的里瓦迪亚宫,也淡化二战会议的重要性,而强调一百多年来俄国对雅尔塔地区的开发与建设。2016年,俄罗斯央行还把克里米亚内的沉船纪念碑绘入200卢布钞票面值图案中。

另一方面,俄罗斯在半岛内不断建造象征着“各民族是一家”的、体现和解政策的建筑。在塞瓦斯托波尔军港外沿,有一座科尔松古希腊时代城市遗址,当地近年来倍加呵护,试图突出当地历史的千年延承。遗址附近新建了一座堤坝和平广场,讲述多年来克里米亚多民族共生共荣的精神图腾。半岛南部还建造了一座二战英雄防御与自由军事博物馆,鼓励青少年不定期地瞻仰,还举办各类模拟战场活动,吸引当地民众对共同抗争法西斯的历史认同。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些措施是卓有成效的。但是随着2022年下半年开始俄乌冲突中俄罗斯不断“撤退”以及乌克兰声明必须拿回克里米亚的声势,所有人或许都难以推测克里米亚的命运,以至于我在离开酒店时,在其住户薄留言道:“愿克里米亚永远和平。”

克里米亚与中国

国内学术界对克里米亚身份认同的研究是充分的。克里米亚问题的本质,是苏联解体以后仍存在的严重的身份认同难题。在此推荐学者封帅一篇长篇学术论文在《悲剧的诞生:身份认同困境与克里米亚的命运》,其中写道:

“克里米亚半岛以俄语为共同语言,在俄语的历史叙事中,乌克兰的缺位和鞑靼人的反面角色使其难以通过历史叙事的重构形成新的国家认同和统一的地区认同。同时,由于长达数百年的俄罗斯化过程,整个半岛的符号体系完全俄罗斯化,无论是地理名称、城市雕塑、政治符号抑或是文化标签,都被打上了鲜明的俄罗斯印记。在原苏联空间内复杂的族群分布状态下,乌克兰中央政府无力主导克里米亚的身份认同建构。而克里米亚人为了平衡来自基辅的外在压力和来自鞑靼人的内在压力,继续维持并强化本就在本地区占据主流地位的俄罗斯民族身份,不可避免地选择了继承苏联所赋予克里米亚的所有身份符号,并重新寻回沙俄时代的历史叙事,强化自己的俄罗斯身份。

在俄罗斯身份认同不断强化的大背景下,克里米亚在20世纪90年代就产生了以民族主义为基础的分离主义运动,在1994年,整个分离主义运动达到了高潮。时任乌克兰总统库奇马凭借高超的政治手腕和有利的国际背景,在没有产生冲突的情况下瓦解了90年代的分离主义运动,但始终没有办法推动克里米亚地区形成乌克兰身份的建构。最终,在2014年3月,身份认同的困境最终成了克里米亚事件的导火索。克里米亚事件的发生也再次证明,身份认同的问题并不能完全决定国家或地区的命运,但是如果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或地区长期无法摆脱身份认同的困境,那么它始终都将成为这个国家或地区未来发展道路上的潜在威胁。”

对于克里米亚,中国的立场一向秉持客观公正,希望各方保持克制,尽快通过对话寻求政治解决途径,尊重各方合理关切和正当权益,实现克里米亚问题的妥善处理和解决。

克里米亚街景一角。摄/王文

不过,克里米亚对中国的渴求远不只这些。拜访俄罗斯科技教育部时,我无意间发现了2021年一本中文手册,封面赫然几个大字《克里米亚-中国:对克里米亚投资》。翻开第一页就写着克里米亚共和国总统谢尔盖·阿克肖诺夫的一段致辞:

俄中合作已经发展了几十年。如果说在上世纪 90年代投资政策与经济之间的互动规模微不足道,那么,21世纪以来,中国已成为俄罗斯最稳定、最可靠的经贸伙伴之一。现在克里米亚正积极加入这一领域,即出口、联合项目、旅游业。克里米亚也有一些东西可以向中国合作伙伴提供。

中国人民爱上了克里米亚冰淇淋、葡萄酒、精油产品。这只是半岛生产的商口一小部分。疗养胜地和旅游综合体已准备好全年接待游客。克里米亚正发展保健、儿童、娱乐、教育和其他类型的旅游业。

克里米亚具有多样性,并准备好在新的基础设施、旅游业和其他项目(包括使用公私伙伴关系机制)中创建有吸引力的项目。

接着这本手册用70页图文并茂地讲述了克里米亚的优惠条件、商业吸引力以及在体育、农业、奶油、红酒、旅游投资上的优势。

我不想给克里米亚的投资做广告,但有几条信息与中国企业与商贸动向相关。截至2020年中国已成为克里米亚共和国出口目的的第三大国际贸易伙伴,占其出口额的13.2%,仅次于乌克兰(43%)、白俄罗斯(20.7%)。

越来越多克里米亚企业希望将产品投放到中国。克里米亚三大食品工业生产商正向中国出口,一家茶公司、一家软饮料工厂和一家冰淇淋工厂。2016年,克里米亚产的冰淇淋通过了包括兽医检验证书的质检程序,已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年进口至少500吨冰淇淋并在六个省设有仓库。

而中国企业家代表团也于2016年春季访问克里米亚,与葡萄酒生产企业达成合作协议,几个月后第一批1.7万红酒就运抵中国。

坦率地讲,我看着这本《对克里米亚投资》的手册,能感同身受地体会中国企业家们的迟疑。俄罗斯被西方集体制裁上万次之多,至少在2022年秋季的战场受到北约支持下的乌克兰军队的压制,估计没人敢前往。

但另一方面,火中取栗的冒险精神,中国企业与商贸人士并不缺乏。离开克里米亚三天,我到车臣,车臣华人协会会长李强的一句话或许可以收尾。他2003年到车臣,当时战争还在收尾阶段,枪林弹雨,但李强说,“当时,钱真的是太好赚了。”

从这个角度看,深度调研并关注克里米亚进展,对中国外交、政治的意义在于保持一种现实关切与追踪,但对中国企业、中国投资甚至中国旅行者而言,或许是潜藏的巨大机遇。

“愿克里米亚永远和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张红日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10日 07:51

“世纪工程”大桥被炸前,我去了一趟克里米亚

09月18日 07:57

“反普京力量集结”?说说我在俄罗斯感受到的气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蒙古国爆发抗议,美国大使馆发警告

匈牙利否决,欧盟180亿欧元援乌计划未能生效

欧佩克+维持减产、俄油被制裁,为何布油反而跌破80美元?

习近平步出舱门,沙特以最高礼遇欢迎

习近平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受到最高礼遇欢迎

习近平乘专机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

优化落实疫情防控新十条来了

习近平将出席中阿峰会、中国-海合会峰会并访问沙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