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沃尔夫冈•明肖:新冠肺炎疫情是模拟时代终结的标志

2020-07-21 08:18:46

【文/沃尔夫冈•明肖 译/观察者网由冠群】

新冠肺炎疫情将被当作模拟时代终结的标志而闻名于世。我并不是指技术意义上的终结,而是指我们编写和使用数据的方式从此发生了改变。

移动电话和其它电子设备已经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直到现在移动电话才成为科学家收集公共信息的主要工具。他们正利用移动电话数据来追踪新冠病毒的传播轨迹。大数据的另一创新应用是在经济分析方面。如果位置信息能被用来追踪病毒,那在零售支付时用到的位置信息也可以被用来分析消费数据。

电子支付在中国已经极为普遍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一旦真的用来分析消费数据,那我们就会发现这种实时信息的质量要绝对超过老旧信息源提供的信息质量(比如商业信心问卷调查)。此前我们曾经依靠这种陈旧的信息收集方式来获取实时经济情报,其中一些调查的受访者总是固定不变,只是每月填写一份调查表。

很多年前,一个德国媒体分析人士曾声称他可以预测IFO商业信心问卷调查的结果,他的方法就是在问卷寄出前的几天里研究当时正面经济新闻和负面新闻之间的关系。他的前提假设是填写调查表的公司职员会受到报纸新闻的影响。我可能永远无法证实这一想法是否正确,但貌似这种想法是合理的。

各种信心指数或者证实了我们已知的情况,或者提供了可能错误的信息。它们大部分都只是低质量的数据垃圾,然而人们仍然要靠这些数据来获取信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数字革命是分阶段到来的。首先是数字硬件和互联网,然后是基于互联网的服务,接下来是将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相结合。所有这些技术进步加在一起使得移动电话能拍出几年前还无法想象的高画质照片。

大数据不仅仅意味着有大量数据,而是将数据与算法相结合。就像可以将嘈杂的视觉数据转化为清晰图片一样,也许有一天这种技术也可以应用到经济分析领域。

现在,科技公司已经成为照相设备的主要供应商,而且很可能不久还会成为经济情报供应商。如果真是如此,那你就不再需要经济分析师去理清那些模糊的数据了。我怀疑大数据算法会轻松击败经济预言家,实际这还真没什么太高难度。

我们衡量通货膨胀率的方式是另一个应用过时统计学知识的实例。测算通货膨胀指数通常要基于一个固定的消费品篮子,这些商品要追溯至产业工人拥有类似工资和消费模式的年代。但人们为什么不能基于现在使用的商品来测算通货膨胀率呢?这将削弱现代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和权力,中央银行存在的基础就是垄断官方货币发行权和预测通货膨胀率这样的模拟时代指数。

现在整个社会还需要中央银行在危机中发挥作用,就像中央银行今年做的一样。但中央银行在日常生活中发挥的作用可能就大不相同了,也许未来大多数中央银行的雇员都会是数据分析师,而不是经济学家。

这种极端情形并不会马上出现,但这也不是一个异想天开的预测。政治运作和政府机构不会像消费者一样快速适应技术革新。但它们最终也会适应。

在模拟世界临死前,还会发生权力转移。与过去的技术创新相比,无人机对军事人员的影响可能更大。大数据将导致新的职业类型出现在政府和医疗机构中。民粹主义者也已开始拥抱数字时代,其中有些人还不怀好意。但这些人将在数字革命结束前消失。

我们中的某些人现在仍向往那个西方主导的多边资本主义旧时代,这反映出一种对模拟时代的怀旧之情——七国集团领导人围坐在壁炉旁或自封的精英们在瑞士一处山顶别墅相会。在时代变迁中,很多人的角色会发生变化。从新旧经济下不同公司股价的此消彼长中已经可以看清谁是赢家与输家。我怀疑这种转变,而不是宏观经济的总体损失,才是此次疫情的永久遗产。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金融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沃尔夫冈•明肖

沃尔夫冈•明肖

《金融时报》副主编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再见了,经济学家,你们不是“数据分析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