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伍慧萍:希腊退出欧元区的现实演进与多重影响

——欧盟危机外交难阻希腊悲剧上演

2015-06-30 07:05:31

【“如果欧元失败,欧洲就失败了”在29日午后德国总理府召开的“特别危机会议”上,默克尔这样说。德国并非杞人忧天,“萨拉热窝时刻”——《卫报》用这样的比方形容即将到来(7月5日)的希腊公投,这不仅是希腊命悬一线的时刻,更将成为欧元区的生死一刻。此刻欧元区担心的是,如果希腊退出并通过会贬值的方式减轻债务压力,未来其他欧元区国家很可能会效仿。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希腊对IMF16亿欧元的欠债肯定会于今天(30日)出现违约,其国际救助也在同一天到期。希腊总理齐普拉斯28日宣布实施资本管制,并呼吁国民保持冷静,称希腊人的存款、工资和养老金“都是安全的”。焦虑的希腊民众正排着长队在ATM机前等待,等待着取款,也等待着最后的希望。】

从希腊债务危机浮出水面到今天,已经过去了五年零两个月,希腊是否退出欧元区(Grexit)一直是各方争论焦点。2015年6月底的周末,悬置已久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终于落下:6月27日,欧元区财长会议抛出重磅决定,由于希腊拒绝接受国际借贷人的改革和紧缩方案,并出人意料地提出7月5日就改革方案举行全民公投,欧元区集团无法接受这一不合作态度,将不再延长于6月30日到期的希腊救助计划。由此,欧盟对待希腊救助问题的基本立场发生根本性的扭转,希腊一步步滑向国家破产和退出欧元区的边缘。危机事态的演进和变数对于欧洲政治经济和安全局势将产生持久影响,而希腊究竟将在欧盟中维持何种身份地位,从目前来看仍在未定之数。

欧盟与希腊在改革方案中的分歧

6月下旬以来,国际借贷人和希腊举行过多轮剑拔弩张的谈判,与欧债危机初现之时不同的是,双方都不再有那种不惜一切代价扭转时局的意志,原本在谈判成功的情况下留给希腊以及德国等其他几个成员国议会批准的时间就已经十分仓促,很难想象如何通过正常途径解决。

在国际借贷人的要求下,希腊于6月22日匆匆提交了改革和紧缩方案,而参与救助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和欧委会等三大机构也相应提出了自身的设想,但双方的方案设想相差甚远,导致密集召开的欧元区国家特别峰会、欧盟峰会和数次欧元区财长会议均无功而返。希腊和三大机构所提出的改革方案构想既有共同点,也有根本分歧,主要围绕着三个主题领域:

其一,养老体制改革。目前希腊的养老状况是一至两个工作的人赡养一名退休人员,养老体制难以为继。希腊有很多特殊规定允许提前退休,退休年龄也低于不少欧盟国家,有可能从61岁提高至67岁;

其二,税收体制改革。在欧盟看来,目前希腊部分增值税过低,例如基本食品和能源的税率为13%,药品和书籍仅为6%,有很大提升空间;

其三,缩减军备开支。作为北约重要成员国,希腊负责守卫其东南边陲,军备开支巨大,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3%,而这一比例超过北约推荐的2.0%,在欧盟国家中也只有英国超过希腊的比例。

对于欧盟的这些要求,希腊在最后一刻提交的紧缩和改革方案中也相应作出了让步,计划提高增值税,缩减军备开支,并修改提前退休年龄的规定,取消大部分提前退休的情况,但是希腊提出要求减免部分债务,这一设想遭到了国际借贷人的拒绝。此外,三大机构和欧元区财长批评希腊新的改革计划只有开源,少有节流,不能只建立通过税收改革新增收入之上,而是要继续节省4.5亿欧元。

作为对于希腊紧缩措施的支持,三大机构提出在6月底第二轮救助计划到期后,将希腊救助计划延长至11月底,继续提供至少500亿欧元信贷,这在欧盟看来已经是最大限度的慷慨,欧元区个别财长为此批评方案对于希腊的让步太多。

希腊民众夜晚排队等待取款

希腊与国际借贷人因何一拍两散

在希腊看来,欧盟的最后通牒无异于政治勒索,不是欧盟标榜的团结和相互尊重原则,而欧元区财长对于希腊表现出了失望和不信任。27日的决定没有作出之前,就已经可以充分感受到此次事态较之以往明显严重得多,“勒索”、“自私”、“失败”的论调充斥着26日的欧盟峰会。作为立场对立的结果,欧洲传统的“妥协文化”没有奏效,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所希望的“圆满结局”还是转变成了悲剧,于双方都是如此。

对于欧盟而言,在希腊救助中始终深陷两难境地。希腊退出欧元区绝对不符合欧盟的意愿,欧盟一直在竭尽全力避免希腊国家破产和退出欧元区,欧洲央行6月底还继续追加了对于希腊银行的紧急贷款,即“紧急流动性支持”(ELA),以保证希腊银行的流动性和偿付能力,至今已经累计高达近900亿欧元,光是德国为此承担的担保金额就有250亿欧元。而这在欧元区各央行当中也是存有争议的,认为欧盟不应干预成员国财政。欧盟出手救助希腊拥有强大的理由,一方面,希腊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作用,另一方面,救助不单单牵涉希腊一个国家,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对于其他正在逐步走出欧债危机阴影的国家将产生辐射效应,对于整个欧元区的长期风险也都难以估量。

然而,欧盟却又不能如希腊左翼政府所愿,向希腊无条件无限度输血,而是始终坚持贯彻欧元区的规定,将结构性改革作为救助的前提,因为改革方案同样也涉及到欧元区其他国家,意大利、西班牙等其他国家已经付出巨大代价,接受欧盟的救助条件进行改革,它们极度关注欧盟是否前后一致贯彻改革和紧缩目标。今年下半年西班牙和葡萄牙还将举行大选,诸如西班牙公民政党(PODEMOS)之类的左翼政党已经提出与希腊左翼激进联盟类似的主张,要求放松救助条件。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盟不能放任希腊这个“失败的国家”(汉堡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托马斯·施特劳伯哈尔之语)为其他国家树立糟糕的榜样。

对于希腊而言,希腊政府和民众为了换取欧盟的巨额救助已经做出了很大牺牲,民众平均收入下跌,自杀率达到了历史水平,30%的希腊人没有医保。欧盟的救助政策非但没有将希腊从债务的泥潭中解脱出来,相反进一步加剧了经济萧条与贫困化,国内生产总值下滑了四分之一。自从执行财政紧缩路线以来,希腊债务水平甚至上升至国内生产总值的近180%,经济增长缺少动力,缺少企业投资,无法保障长期的经济健康发展和新的工作岗位。

尽管如此,大部分希腊人还是希望留在欧元区,今年一月份上台的左翼联盟也一直反对真正退出欧元区。工会等左派力量认为紧缩和改革会引发希腊经济衰退,已经无法兑现政府在竞选时的承诺,这也对左翼联盟政府形成巨大压力。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6月15日在德国《国际政治》杂志撰文,批评国际借贷人提出了错误的救助方案,希腊完全有理由要求改变路线。

谈判破裂后的希腊悲剧

在欧元区集团宣布不再延长救助之后,希腊议会历时14小时辩论并决定举行全民公投。鉴于救助计划不再延长,这一决定是否执行尚未可知,但无疑进一步加剧希腊和欧元区之间的紧张对峙。同样可以预见的是,谈判破裂之后,希腊救助进入了欧盟不愿意看到的B计划,希腊失去欧盟援助,将陷入严重的金融危机。

欧洲央行周末宣布不会继续追加紧急贷款。紧急贷款理论上只能提供给有偿付能力但暂时出现流动性问题的银行,这是希腊目前唯一可以获得欧元的渠道,希腊早就已经因为本国国债没有担保能力而无法通过正常途径从欧洲央行获得欧元贷款。一旦欧洲央行的紧急贷款终结,希腊银行马上失去流动性和偿付能力,面临国家破产的境地,而希腊6月底就已经须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支付15.45亿欧元的贷款及利息,并支付本国公共部门工资和养老金,在10月底之前需要向国际借贷人支付100多亿欧元贷款和利息,其中在7月20日和8月20日分别需要向欧洲央行支付30多亿欧元。

经济学家们之前就已经设想了希腊国家破产的可能情形。根据他们的分析,希腊会出现至少半年的混乱过渡期。如果欧洲央行终止紧急贷款,希腊很可能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公务人员工资发不出,担心资金安全的希腊人势必会加入挤兑的队伍,冲击希腊的银行系统,6月27日欧元区财长会议决定做出之前,民众就已经涌向自动提款机。

目前已经有报道称,为了避免国家金融系统垮台,希腊政府于本周一起关闭股市,暂时关闭银行一周,7月初就要对资金往来进行限制,银行重开之后将限制向国外汇款和提款机取款的金额,而资金往来一旦进行限制,往往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取消。希腊政府可能会尝试重新引入德拉克马,而且势必会贬值,希腊疲弱的国民经济不足以支撑一种没有信用的本国货币,德国政治与科学基金会的帕维尔·托卡尔斯基认为,希腊缺乏行之有效的公共部门去组织希腊有序退出欧元区这样一个极度复杂的行动,新引入的货币也缺少必要的信用。在这样的混乱背景下,过渡阶段的困境不可避免,汽油燃油等进口物品价格上升,国内日用品价格也会上升。当然,也许经过一段艰难的过渡期后,退出欧元区的正面影响会逐渐显现出来,毕竟本币的贬值会有利于希腊对邻国的出口,旅游业也更具竞争力。

不过,这一切还要取决于过渡期间是否会出现大的社会动乱,而希腊退出欧元区也极有可能引发国内政治动荡,目前无论是反对党还是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都表示要力保希腊留在欧元区和欧盟,必将向齐普拉斯政府问责,在这样的情况下,甚至不排除在近期推翻政府、重新大选的可能。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多重影响

1.对于欧洲经济的负面影响

此轮谈判破裂,无论是对希腊,还是对欧元区经济,甚至是世界经济,都将带来长久危害。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这两个国际借贷人,希腊面临国家破产和退出欧元区,必须就外债问题进行谈判要求减免,它们已经支付给希腊的巨额借款很有可能打了水漂。而这一变局对于欧元的信誉、对于整个欧元区的经济都将持续产生不利影响,谈判破裂的后果绝不是摆脱了一个不够自律的小伙伴之后走向强大。

欧盟已经开始为希腊退出欧元区做准备,在希腊财长提前离开27日的会议之后,其他18国财长就开始讨论如何维持欧元区经济的稳定,保证欧元的稳定,安抚市场,稳定人心,尤其要确保希腊的失败经验不能影响到西班牙、意大利等已经进行了艰难改革的国家。虽然之前经济界有声音认为目前的欧元区已经足够牢固,承受得住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后果,而且欧洲稳定基金(ESM)的储备资金超过4500亿欧元,为欧元区筑起了强有力的安全保护伞。

但是,欧盟仍旧要考虑局面是否可控,希腊退出带来的连锁反应和市场振荡难以预测,谈判破裂极有可能会引发大规模的欧洲金融危机,包括斯蒂格利茨在内的很多经济学家一再强调不能低估希腊退出给欧洲带来的巨大风险,而法国《世界报》6月21日文章甚至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会导致欧洲一体化事业陷入政治和经济破产。

2.对于欧盟危机外交和紧缩政策的警示

希腊危机的发酵也对欧盟迄今的危机外交和紧缩救助的理念敲响了警钟,令欧盟陷入信誉危机。欧盟究竟有多少行动能力?其一贯标榜的制度创新、妥协文化和危机管理是否不再奏效?自从五年零两个月以来,欧盟已经召开了无数次危机峰会,不断强调时间的紧迫性,其救助方案都是在时间压力下逼出来的权宜之计,无法医治根本,救助政策日趋陷入死循环,即便此次希腊谈判成功,也只能缓和事态几个月时间,希腊也会出现新问题。

希腊退出欧元区问题的激化凸显了欧盟危机外交的巨大问题,其矛头直接指向了在欧债危机的救助中发挥引领作用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自从雷曼兄弟破产后,默克尔一路贯彻了德国人的危机管理,随着欧债危机的不断蔓延,默克尔凭借其简洁明了的执政风格已经成功将其权力个人化,获得足够的权威,成为欧盟危机外交的主心骨,把握了实际的话语权。希腊谈判的破裂对于默克尔式的危机外交无疑是一大打击,6月26日欧盟峰会中,德国和法国首脑会晤齐普拉斯,默克尔还曾鼓励后者接受三大机构的方案。

欧盟过去五年为克服欧债危机而执行的紧缩政策是否失败?在默克尔的力主之下,欧盟坚持紧缩政策,坚决要求希腊偿还债务,而欧委会主席容克针对整个欧盟提出的高达3150亿欧元的长期投资计划旨在扩大投资,提振经济增长和就业,这一投资计划至今并未有实质性的推进。希腊的变局或许会促使欧洲决策者们重新审视财政紧缩至上的原则。

3.地缘政治与安全的潜在风险

希腊位于地中海,位于北约和欧盟的东南部边缘,是经济最发达、与西方联系最紧密的巴尔干国家之一,是本地区重要的安全稳定锚,对于欧美国家具有特殊的地缘政治与安全意义。如果希腊陷入政治和社会动乱,对于地中海和巴尔干的地区安全局势将产生重大影响,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希腊与该地区另一大国土耳其之间存在领土争端,一旦陷入国家破产,该地区的权力格局将朝向有利于土耳其的方向发展;其次,希腊是非洲或中东非法移民进入欧洲的重要门户,一旦希腊局势不稳,难以阻挡偷渡洪流,这将令一直困扰欧洲的非法移民问题雪上加霜;如果希腊不能保障地中海的安全,北约也需要采取相应应对;最后,欧洲人担心,希腊局势不稳也使得外部力量可能借机利用希腊的弱势在欧洲扩大影响,希腊与俄罗斯和中国一直保持了良好关系,希腊2015年初向中国出售了四艘气垫登陆艇,而俄罗斯从希腊新政府上台之后也与希腊越走越近,希腊在俄乌冲突中就曾多次反对制裁俄罗斯。

鉴于希腊的地缘政治与地缘安全意义,很难想象欧美国家会任由希腊崩溃或者由俄罗斯伺机介入。此外,希腊究竟在欧盟中维持何种身份地位,从目前来看仍在未定之数。如果希腊的国家破产无可避免,不一定意味着希腊退出欧元区。欧洲经济与货币联盟的制度设计中从来没有考虑过退出欧元区的情况,欧盟条约并不存在欧元区的退出条款,如何退出,在欧盟法律上难以操作,但显然希腊必须自己申请退出。此外,如果退出欧元区,是否还能保留欧盟成员国身份,也是摆在欧盟目前的新问题。

(作者伍慧萍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同济大学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问题研究所教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伍慧萍

伍慧萍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希腊退欧
希腊退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