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朝鲜上空的血与铝之歌——抗美援朝空战历史钩沉

2013-07-27 01:14:26

60年前的朝鲜战争中,空中力量的对抗是战争的重要一部分。从1951年6月25日战争爆发当天朝鲜人民军的雅克-9战斗机升空开始,到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当天美军F-84战斗轰炸机袭击朝鲜机场为止,朝鲜的空气每天都在数百台航空发动机的咆哮声中颤抖着。

米格-15和F-86这对“死对头”比翼齐飞

中国读者对志愿军空军的王牌飞行员事迹大多耳熟能详,比如曾担任空军司令的王海、击落“双料王牌”费席尔的韩德彩、击毙美国头号王牌戴维斯的张积慧,这些放下步枪没多久的“泥腿子”与参加过二战的美国“老秃鹰”(飞行员长期在空中吸氧往往导致人到中年就秃顶严重)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他们的表现之精彩,连美国人都惊叹“中共空军一夜之间成为了世界上主要的空中力量。”

雅克-9拉开了朝鲜空战的大幕

 

80年代红极一时的美国电影《壮志凌云》的片头称“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朝鲜战争中,取得了12:1的辉煌战绩,也就是每击落12架敌机,才损失一架美国飞机”不及细想,电影的视觉冲击就淹没了观众的理智:漂亮的F-14“雄猫”战斗机、帅气的年轻汤姆·克鲁斯、雷朋太阳镜、哈雷摩托……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在接受这些文化符号的同时,就像小学生记住1+1=2一样记住了朝鲜上空的12:1。以至于许多人忘记了这“12架敌机”究竟是谁在驾驶,只记得为帅呆了的美国飞行员们欢呼。

70-80年代美国空中优势的象征:F-14“雄猫”战斗机

几个月前,3D版《壮志凌云》在中国重新上映。“雄猫”战机依然令人着迷,不过那12:1依然刺眼。网络上有人写道:中苏空军当时拥有与美国同等性能,甚至更好一些的飞机,在高性能制空战斗机数量上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被美国人打成了12:1,今天中国有了几架歼-20,又能把美国人的F-22怎么样呢?……

60多年前,在朝鲜半岛北部狭窄的天空中,几百名中国飞行员和上千美国飞行员短兵相接,用鲜血和铝合金在天空中写就了一段史诗,我们实在不该让这一切在故纸堆里蒙尘。

“王牌对王牌”

1953年4月7日,19岁的中国飞行员韩德彩正准备降落在辽宁大堡机场。他已经取得了四次空战的胜利,击落过2架F-80和2架F-86飞机,站在了“王牌飞行员”的门槛上。不过他还不知道,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意气风发的青年韩德彩

这时,一架美军F-86悄悄跟着返航的中苏机群接近了机场,这是美国空军常用的战术:偷袭正在降落、低空低速并缺少油料的敌机。战机的飞行员名叫费希尔,他在朝鲜已经击落过10架飞机,两倍于“王牌”5个战果的标准,美军称之为“双料王牌”。

 

美国朝鲜战争第八号王牌费希尔

费希尔从山区突然飞出,面前正是多架毫无防御、正在降落的米格-15飞机,态势不能再理想了,他最初想攻击一架绿色的苏军米格-15,但由于位置不好,最后还是选择了一架银白色的目标。攻击前最后一刻,他突然注意到,另一架银色的“米格”正在自己后方。尽管他还是击伤了降落中的米格-15。但这也是他在朝鲜的最后一个战绩了。在他后上方跟踪的,正是韩德彩。

辽宁大堡机场地形模拟图,可见其周围的地形颇为复杂,美军借此可以偷袭降落中的机群

空战变成了两个飞行员的决斗,经过一番较量,费希尔最终未能逃脱,被击落后跳伞被俘。据说,韩德彩和被俘的费希尔之间有一段对话,费希尔问:“击落我你有多少奖金?”韩德彩回答:“四万万”,之后又补充说:“是四万万颗心。”

这段对话并非历史事实。据费希尔回忆,他当时无法相信自己被这个19岁的少年击落,于是两人借助翻译“复盘”了空战的经过。直到这时,费希尔才确认击落自己的就是这个曾经的放牛娃。他对这个年轻人的判断力称赞有加。此后,他因侵犯中国领空受审,服刑两年后被释放返回美国。

老年的韩德彩将军

1997年,时隔40多年,两名古稀老人在中国再度见面。费希尔回美国后一直从事航空货运工作,而韩德彩则以解放军空军中将军衔退役,退役前曾任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两人谈笑甚欢,还交换了米格-15和F-86战斗机的模型。韩德彩还写了四个大字送给费希尔“着眼未来”。

1997年,费希尔来到中国,登上米格-15战机座舱留影

尽管费希尔本人与韩德彩的故事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但击落费希尔的荣誉在苏联却属于一名名为阿尼西莫夫的飞行员。殒命于朝鲜的著名王牌戴维斯在苏军记载中也不是由张积慧击落的。从这段“笔墨官司”可以看出,不论是哪一支空军,“王牌”的荣誉都是受到高度重视的,击落敌人的“王牌”更是加倍的荣耀。

“王牌飞行员”和其他军种的战斗英雄相比,他们头上的光环更加耀眼。这是由空战的特点决定的。据二战中的统计,大多数“菜鸟”飞行员在其最初的几次出击中就被击落,而空战中一半以上的战果是由很少的几名飞行员包揽。在朝鲜,这一情况仍然没有改变。空战因此常被认为犹如骑士的决斗。中国方面出现的一批“王牌”飞行员的技战术素质也得到了对手的肯定,他们被认为“非常好斗”、“十分难缠”。

著名空中英雄王海的座机,该机采用银色涂装

不过,少数王牌飞行员不能掩盖中国飞行员平均素质不能和美军相提并论的事实。美军几十年的空战经验不是年轻的中国空军短短三年间就能完全赶上的。许多勇敢的中国飞行员在朝鲜血洒长空,以生命的代价实践了捍卫祖国的誓言。

美国博物馆中的绿色迷彩涂装米格-15,这种涂装在朝鲜战争中为苏联空军常用

 

初次交手,出师未捷身先死

朝鲜空战的开端平淡无奇,朝鲜空军统治天空的时间并没有多久,美军参加朝鲜战争后,很快就凭借着庞大的机群夺回了制空权。直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前,美国人都不相信,中国敢于在空中和美国人交手。

战争初期美军主力是P-51螺旋桨战斗机

1950年10月18日一架飞越鸭绿江实施侦察的RB-29侦察机发现,在美国称为“安东”的中国辽宁的空军基地,停放着超过75架战斗机。即使如此,远东空军依然认为,这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朝鲜空战一开始,螺旋桨战机就迅速过时,图为被击落的朝鲜空军雅克-9战机

也正因此,远东空军在1950年10月时装备的主力战斗机还是二战末期研制的P-80战斗机,这种飞机因为机翼两端常带副油箱被中国飞行员们叫做“油挑子”。相比之下,志愿军空军参战时已经装备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机——米格-15。

但中国空军的飞行员此时仍然令人堪忧。他们中经验最丰富的也不过在 “东北航校”驾驶过几百小时日式螺旋桨高级教练机。但这些“老”飞行员也严重缺乏空战经验,在解放战争中由于没有性能可靠的飞机,他们大多时候都选择驾机避战。更多的飞行员则只有几十个小时的飞行经验。

美国空军P-80战机,正常情况下该机无法与米格-15匹敌,1951年起转职担任战斗轰炸机

10月25日,志愿军跨过鸭绿江,不久,第一次战役开始。被打得焦头烂额的麦克阿瑟再次祭起美国的“无敌法宝”——空中力量。他给远东空军下达的指令显得异常狂妄,这就是:“炸毁鸭绿江上所有桥梁的朝鲜一端”。不久,鸭绿江上空中苏空军和“联合国军”的第一场空战开始了。

RB-29侦察机

1950年11月8日,鸭绿江上空的几架米格-15首先发现了几架美国的P-80战斗机,他们立刻发起攻击。按照当时苏军传授的标准战术,“米格”飞行员们采用“打了就跑”的战法。简单地说,就是凭借自己飞机的速度优势,从敌机后方进入攻击。如果没有得手就迅速掠过敌人头顶。此时,战机会暴露在敌人的炮口下,但因为米格-15比P-80快得多,敌人只有几秒钟时间射击,来不及完成瞄准。

在朝鲜上空活动的美国B-26轰炸机,1951年后该机只能担任夜间轰炸任务,所以采用了黑色涂装

一名求战心切的飞行员没有注意到,自己瞄准的那架P-80正在高速俯冲,其速度已经大于这种飞机正常的速度。结果他在敌机炮口下暴露的时间不是几秒钟,而是几十秒。美国飞行员抓住机会将几百发子弹倾泻到这架志愿军战机上。据美国飞行员报告:米格-15机翼折断,起火坠毁,没有看到飞行员跳伞。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喷气式飞机之间的空战。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美军对米格-15的残骸如获至宝

朝鲜狭窄的天空是一个残酷的学堂,这里随时会进行考试,没能通过的学生要付出鲜血甚至生命的代价。

 

“安东学校”

美国空军很快就发现,天空中多了一群迅速进步的对手。由于中苏空军当时只能使用的在辽宁省境内的机场,而米格-15的航程又非常有限,因此他们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朝鲜北部的一块空域。这就是著名的“米格走廊”,美国空军对它有另一个称呼:“安东学校”。他们发现,这块空域成为了中国飞行员积累经验的课堂。

1952年,B-29轰炸机炮手惊恐地按下快门,拍摄到了3架正在发起攻击的米格-15战机

《朝鲜战争中的远东空军》一书称,美军当时发现,中苏空军经常采用一种被美军叫做“车轮”战术的特殊队形,也就是一大群米格-15首尾相接的在高空绕圈盘旋。在美军空袭机群接近后,几个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会带头示范性的俯冲下来进行一次攻击,然后迅速摆脱纠缠爬高。而大部分新飞行员在盘旋中观察这些老飞行员的动作,之后每架飞机向美国机群俯冲攻击一次就高速飞走返回基地。

F-86E战斗机,该机的爬升率等性能不如米格-15

这听起来好像是网络游戏里“打怪刷经验”。但是别忘了,对手是经验丰富的美军。稍有闪失,经验不足的中国飞行员往往就会血洒长空。据美国空军《越南上空的胜利》一书,在60年代的越战期间,驾驶米格-17(米格-15的发展型)的越南飞行员依然采用这样的战术来通过战斗迅速积累经验。

美国空军发现,一旦中国飞行员参加过几次“车轮”行动,经验就会丰富起来,与美军积极进行缠斗。但从总体而言,他们依然显得较“嫩”,一旦战斗态势变得复杂起来,美军胜利的机会就会很大。

随着中国空军经验越来越丰富,到1952年,“米格走廊”变得越来越凶险。据美方数据,1952年在全朝鲜范围内,美国飞机中途被迫返航的概率达到了6.5%,考虑到“米格走廊”仅是一个很狭窄的区域,这个数字已经充分说明了中国空军的进步。

战争结束前的“大考”,中国空军“毕业”了

美军记载,到了1953年,中国空军成熟起来后,“车轮”战术就不常见了。中国飞行员开始采用“一域多层四四制”的战术,美军称之为“松散四机”。空战指挥也更有章法,长僚机配合非常熟练。美方飞行员回忆称,这一时期,部分经验丰富的中国飞行员变得“极为好斗”,并且越来越难以对付。

美国海军F9F“黑豹”战机,该机基本不接近“米格走廊”大部分损失是因为着舰事故

电影《独孤里桥之战》讲述的是一名美海军“黑豹”式飞行员的故事,该机被高射炮击落

1953年起,美国空军获得性能大为改善的F-86F战斗机,它装备了推力更大的发动机,并采用了新型机翼。此前,F-86的爬升率等指标不如米格-15,而F-86F却在所有机动性能指标上优于米格-15比斯。同时,该机将原来的6挺机枪换成了4门20毫米机关炮,只要命中几发就能把米格-15化为火球,中国空军曾习以为常的“带着满身弹洞着陆”的情形到这时已很难再现。

F-86F战斗机换上了新型薄型机翼,降低了阻力,各方面飞行性能都超过了米格-15比斯

在地面战场上占不到便宜的美军开始实施对朝鲜北方水坝的大规模轰炸行动,试图从空中扳回一局。双方空军进行了密集的较量。韩德彩击落费希尔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一系列的较量当中。

这一年,比中国空军更加年轻的朝鲜空军重返战争舞台。遗憾的是,战争从来不会对新手手下留情。一名驾机叛逃的朝鲜空军飞行员称,朝鲜空军极度缺乏经验,甚至有朝鲜飞行员在空战中做出超过飞机结构强度的动作,把整个尾翼“飞掉”的情况。在战争最后的几个月中,美军的被迫中途返航架次比例从前一年的6.5%降低到2.5%,美国人自称在空战中取得了25:1的战绩。

美国空中国民警卫队装备的F-86H战斗机,该机与F-86F后期型一样,换装4门20毫米机关炮,威力强大

朝鲜人民军空军也并非没有闪光点,在战争中后期,朝军常在夜间用苏联波-2双翼机偷袭美军,扔下几个炸弹就跑。不胜其扰的美军把这种夜袭叫做“查铺的查理”,因为这种袭击最大的作用就是把美军从睡梦中惊醒。

古老的Po-2教练机从二战起就经常执行夜间偷袭的任务,由于大量采用木质材料,该机很难被雷达发现

美国空军用了所有的办法,包括用当时最先进的夜间战斗机F-94“星火”等飞机去对付这种古老的双翼小飞机,但效果不佳,反而因为夜间飞行事故损失了些飞机。不过这些行动充其量只能算是骚扰性空袭。

为了对付“查铺的查理”,美军动用了F-82“双野马”夜间战斗机

美军F-94“星火”夜间战斗机

美军F3D“天光”夜间战斗机,但上述战机都没有取得理想的战果

对于中国空军来说,朝鲜战争是一个“大学校”,战争初期,空中作战指挥基本由苏军进行,而战争结束前,中国空军已经有能力组织大规模的空战。此后几年,这些经验被运用到了1958年东南沿海对台湾国民党空军的作战中。“国军”自称取得了比美国在朝鲜战争中的12:1更加骇人的40:0的战绩,但在战后却取消了除高空侦察外的一切在大陆沿海的空中行动。可以说,在美国“名师”的“教导”下,中国空军“毕业”了。

 

“高速悠悠”

近年来,很多人喜欢用说书的方式来讲述历史,关于朝鲜上空的空战,中国空军发明“高速悠悠”动作是一个常在各路说书人口中出现的段子。

这个战术动作,用下面一张图可以比较清楚的表达。也就是,在追击敌人的时候,拉起飞机利用重力降低自己的速度,以防自己速度太快冲到敌人前面,然后再俯冲追赶敌机寻机射击。

高速悠悠动作示意图

“说书人”们常见的一种说法是中国空军的飞行员飞行技术不过关,无法做出“攻击性桶滚”动作——这一动作是二战中螺旋桨飞机空战中常见的动作——才意外的发明了“悠悠”动作。

下图展示了它的大致过程。简单的来说,它就是以敌机飞行的轴线为轴心,画出一个“圆桶”,而攻击的飞机就在“桶壁”上飞行。可以看到,这个动作除了能够降低尾追时飞机的速度,在再次追上敌机的时候,两机飞行轨迹的夹角也比“高速悠悠”更小,因此具有更多的瞄准射击的机会。这个动作难度较大,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出来的。

“攻击性桶滚”动作示意图

但与“说书人”们的说法相矛盾的是:朝鲜战争之后,“高速悠悠”成为了各种空战教材的经典动作,而“攻击性桶滚”则越来越少被提及,“桶滚”动作逐渐演变为一个防御性动作,主要用来躲避导弹攻击。

其实,“高速悠悠”不像它看起来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容易做,但不容易做好的动作。如果把握不好进入时机,在结束动作后,会处于对手正好在自己下方的尴尬位置,无法攻击。让对方轻易摆脱或者反客为主。

中国空军发明“高速悠悠”并非是我们的飞行员素质不够得到的意外收获,而是中国空军在朝鲜积累经验,提高飞行水平后的结果。

空战技术毕竟不是简单的比喻就能说得清楚的,以下我们的分析会比较技术化,不过能理解高中物理关于势能和动能转换关系的读者应该可以看懂。

按照现代的“能量空战”理论,米格-15在与F-86作战时是典型的“能量战斗机”,应该始终注意保持自己的“能量优势”,简单来说就是必须飞得比对方快,或者飞的比对方高,这样才能保持主动。

米格-15比斯战斗机机身轻巧,适合垂直面内的快速机动

从这个角度来考察“高速悠悠”,我们可以发现,它的最大好处就是始终保持飞机的“能量优势”,在进入攻击的时候,攻击的飞机速度比对方快;在爬升后,速度降低,但换来高度优势,仍具备能量优势。而相比之下“攻击性桶滚”动作中,飞机通过大过载动作迅速消耗自己的能量,以取得抓住对方尾部的“角度优势”,这就与“保持能量优势”的原则背道而驰了。

也就是说,中国飞行员的这个动作,恰恰符合了现代空战理论的思路。看似简单的“高速悠悠”宣告了能量空战时代的开始。如果中国飞行员没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和从经验中总结出理论的能力,是无法发明出这个至今仍在空战中广泛使用的经典动作的。

“身大力不亏”的F-86战机敏捷性出色,水平面内盘旋速度高于米格-15

朝鲜空战是一场特殊的空中战役,这场战争中的双方在地面指挥能力方面与二战时的空军并无根本区别,而飞机本身则完全进入了喷气式时代,速度大为提高之外,喷气发动机的推力性能也大为提高,这使空战中一些旧的原则和经验失效。双方都必须重新总结喷气时代的空战规律。在这一方面,“雏鹰”和“老鸟”们处在同一起跑线上,而“雏鹰”的成长速度是惊人的。

近年来,一提朝鲜空战,就有人说:“虽然中国飞行员都是陆军‘泥腿子’,但我们不怕牺牲,敢于和美国人拼命,敢于‘空中拼刺刀’。我们靠着不怕死的蛮干和美军战了个痛快……”。实际上这种简单化的说法不仅违背历史事实,某种程度上简直是侮辱了我们的空军。

一个看似简单的“高速悠悠”动作中,中国空军表现出的远不止是勇敢——鲁莽的飞行员在朝鲜会迅速的付出血的代价——中国的空中英雄们最让美国人头痛的是恰恰是善于总结经验,善于学习。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朝鲜空战再打下去,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朝鲜空战 我们到底打得怎样?

美国空军朝鲜战争一结束就编写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一书记载,“联合国军”在朝鲜总计损失1986架飞机,其中因为战斗原因损1041架,而这其中在空战中被击落的有147架,其中78架是F-86“佩刀”式战斗机,被地面火力击落的飞机则多达816架。

而美军10:1的战果,也从本书而来(12:1战绩来源不明)。书中统计,被美国空军击落的“共军”飞机多达976架,其中米格-15多达792架。

"米格走廊"只能覆盖平壤以北非常狭窄的空域

而据中国公开资料称,志愿军在朝鲜上空被击落231架飞机,其中米格-15比斯112架,米格-15战斗机112架、拉-11战斗机3架、图-2轰炸机4架。而苏联空军被击落200余架,牺牲飞行员120余人。

而中方同时宣称自己总计击落美国飞机330架,其中F-86飞机211架。

此外,参战的苏联空军和防空部队宣称自己击落敌机1318架,其中F-86多达650架。

空战战绩统计是战史爱好者最常争议的问题,即使不考虑双方出于宣传的需要对战绩进行“修饰”,这种主要依靠飞行员自己宣称战果的方式也存在极大的误差。那个年代,空战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通过飞行员自己任务后的口述才能知道。照相枪记录、其他飞行员佐证等等都只能起参考作用。

朝鲜战争中,美军甚至将所有照相枪拍摄到的敌机都算作“击落”(照相枪是与战斗机武器并列安装的照相机,理论上来说,被它拍摄到就有可能被击中)。按照美国方面的记载,他们已经将中苏空军反复消灭了三次;而按照苏联方面宣称的战绩,美国远东空军也已经被消灭了至少一次。

更不准确的是当时的空军对地攻击的战果通报,美军空军的报告中充满了“炸得敌人尸横遍野”、“消灭共军数千人”之类的模糊说辞,美军指挥部往往据此判断“中国某团/某师失去战斗力”,随后按照这一情报调整前线部署。结果这支“已经丧失战斗力”的部队又突然“从地里冒出来”,让美军措手不及。

F-86的残骸

从这些看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数字来入手,我们试着还原真实的战况。

一般认为,战史材料中统计己方损失数字与实际的差距远小于评估对方的伤亡数字,我们这里且取双方各自的损失数字。

中苏资料中未区分自己的飞机是被空中还是地面火力击落,也没有提到是被美军何种机型击落。不过由于志愿军空军除了轰炸大和岛之外并未广泛开展对美军的空袭行动,因此基本可以认为损失的绝大部分是在空战中被击落,而损失的机型除了不到100架拉-11、图-2等螺旋桨飞机外,多为米格-15和米格-15比斯战斗机。

美军的F-86的“空战损失”数字78架长期以来遭到质疑,我们且不去论近年来出现的联军损失3048架飞机的最新史料,且从目前这个“被地面火力击落816架”的数字来看,就让人不得不怀疑美军用了“春秋笔法”——很难相信中国志愿军少数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能够取得如此惊人的战果。有一种评估称F-86战斗机在朝鲜战争中实际空战损失应为130架左右,可信度高一些。

按照这个数字,中苏空军共付出400余架米格-15的代价,击落美国130余架F-86。双方“比分”约为3:1,与美国自己承认在越战初期的比例相近。

如果再考虑到美军损失的除了F-86外,还有大量F-80、F-84、P-51等战斗轰炸机,此外还有B-29战略轰炸机、B-26轻型轰炸机等也被击落过,因此笔者认为,朝鲜空战中双方实际损失比例应为2:1左右。

即使按照最乐观的数字来看,我们也必须承认,从战损比上看,美军大占便宜。中苏空军尽管一度在主力制空战斗机数量上与对手近乎等量齐观,但是在空战组织方法、飞行员和指挥员素质、指导理论等等方面都与对手存在差距。尤其是,在朝鲜战争中,在美军反复的高强度轰炸下,中国空军始终没有在朝鲜建立可供米格-15大规模进驻的前进基地,所有空中作战行动依赖于中朝边境附近的大堡机场。这导致朝鲜地面作战的前沿,几乎看不到中苏空军的飞机,联军因此可以使用大量性能较差的飞机在平壤以南的空域肆意横行,而不需要担心遭到空中截击。

位于辽宁大堡机场附近的空军革命烈士陵园

不必讳言,在朝鲜,中国空军未能夺得制空权。但是,这场残酷的空中对抗却催生了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今天,中国空军已经是亚太地区成长最快,实力最强的空中武力。在未来十几年内,我们很可能在主要作战飞机性能方面追上和美军的差距。而吸取了朝鲜的经验,今日的中国空军在训练、组织等各方面都已经超越了曾经的“老师”——苏联空军的巢窠。在各方面向自己曾经的对手美国学习,其目的显然不会是永远维持世界第二的位置。或许,这是朝鲜上空的美国人所没有想到的事情。

朝鲜空战的“谢幕表演”由美国空军的F-84战斗轰炸机“担纲主演”

席亚洲

席亚洲

独立军事评论员,IT业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堵开源
专题 > 抗美援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Copyright © 2019 观察者 沪ICP备10213822号 互联网信息许可证:3112014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