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全球视野·中国关怀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乌克兰混合战争的局限性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3-14 10:38

席亚洲

席亚洲作者

独立军事评论员,IT业观察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席亚洲】

最近,乌克兰局势再次引起了外界关注,回顾一下乌克兰冲突的历程,我们总是听到一个词汇——“混合式战争”。那么这种新形式的战争究竟是怎么进行的,为什么在乌克兰它陷入了僵持的局面,让我们今天来分析一下。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1991年苏联解体,乌克兰成为独立国家,虽然当时成立了独联体,企图从政治、军事、经济角度维持苏联主要加盟共和国之间的关系。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独联体形同虚设,乌克兰境内苏联驻军也被一分为二,大部分苏军成为俄军,撤回俄罗斯,或者按照两国协议,继续在俄罗斯出资租用的军事基地内驻扎。乌克兰只保留了一支规模和实力相对弱小的军队。

因为没钱

在苏联时期,乌克兰曾经是苏联重要的粮食产地和重工业基地,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却发现自己陷入了“守着金饭碗讨饭”的境地,毕竟在苏联国家统一规划下几十年的建设,不可能让乌克兰这一个地方具备完整的各种产业,实现全面自给自足。所以独立后的乌克兰实际上仍然主要得和俄罗斯进行贸易,并以此作为本国的主要经济来源——然而俄罗斯的经济大家也都看到了……

其实这事儿咱们说个比方吧,乌克兰在苏联内部那就像是肝脏,功能非常重要,对苏联庞大身躯的总体健康有着巨大的意义,但同时,因为这个肝脏很大,功能很强,它需要消耗大量的氧气和营养物质来维持。而苏联解体就好比是把乌克兰给切割出去,接上管子成了“体外肝“,然后理论上可以用它的功能为欧洲去服务,让欧洲给它供应氧气和营养物质,不必再全部从俄罗斯获得。而俄罗斯因为不需要那么多的肝功能,也可以减少给乌克兰的氧气和营养——然而问题就在于……

欧洲根本不缺肝。

此处比喻和将军身体状况并无直接联系 图源:二次元

最后事情就变成了,身体虚弱的俄罗斯只需要那么一点肝,乌克兰也就只能获得那一点肝功能换回来的少量营养。相比之下肝还在苏联身上的时候,不论苏联实际需要多少肝功能,总得给乌克兰提供足够的营养——当然现在苏联都已经动了大手术,心肝脾胃肺都和肝一样脱离了,俄罗斯因此变得非常虚弱,但反过来它也不必再养活这些为了维持苏联的庞大身躯而变得十分庞大的器官。

乌克兰作为一个肝,它的生理机能非常不完整,必须有外来营养支持——然而与俄罗斯的贸易,从国家计划变成对外贸易之后……血量实在是太少了,日子完全过不好,自然导致肝细胞们日益不满啦。

上面这个比喻可能有点鬼畜,不过意思大家理解就好。

正是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国家经济层面上的这种关系,双方的关系日渐疏远其实是存在着必然性的。

乌克兰也想要转向主要为欧洲服务,融入欧共体——但是大家都知道现在欧洲经济也并没有景气到可以带得动乌克兰的地步,而且它们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肝,不需要乌克兰这么一个巨大的肝……

乌克兰西边的邻居波兰,相比之下在欧盟内日子过的反而还可以,为什么呢?因为波兰本身工业体系不像乌克兰那样彻底倾向于军事重工业,可以承接大量欧洲国家的中低端产业转移。怎么说呢,简单举个例子:欧洲国家总不能把自己的坦克业务外包给哈尔科夫坦克厂吧?

堡垒坦克卖不到欧洲 图源:泰军

今天的波兰的工业产值在国家GDP产值中占到了60%左右,这主要就是承接欧洲的机械工业、电子工业、化工、汽车等产业外包。

此外,波兰的农业也和西欧的需求更加接轨,毕竟它的农业出名的是各种水果经济作物和畜牧业,而乌克兰是大量的粮食,欧洲其实不怎么需要……再加上波兰的矿也不少,距离西欧也更近,运费自然更低,更容易卖出去,因此其采矿业也混得风生水起……某种意义上说,波兰就是欧洲外接的肾,和乌克兰这个肝并不是一路的。

虽然我们是可以这么分析,并得出一个肝学不了肾的结论,但是肾日子过得不错,都快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了,肝当然是非常肝痛。

另一方面,随着波兰经济的发展,它的想法也就多了,尤其是对于西乌克兰的归属问题,这个有历史渊源嘛,它当然是有想法。

一来二去,在俄罗斯糟糕的现实和波兰、西方积极的宣传双重影响下,乌克兰西部相当多的人逐渐形成了一种并不符合现实,但符合他们期待的想法——一切都怪俄罗斯,只要切断和俄罗斯的关系,和波兰一样融入欧洲,我们的日子就能好转。

Remove Russia!

而与此同时,俄罗斯也没闲着,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仍然是以俄罗斯族为主要人口,更不用提还有个克里米亚,这两个地区的人都是俄罗斯族。血缘和文化上来说乌克兰东部当然是更接近于俄罗斯,再加上他们的生活主要也是更多的靠和俄罗斯的贸易维系,俄罗斯在这儿下点力气一宣传,泛斯拉夫民族主义的情绪就上来了。

东乌武德丰沛,西乌费拉不堪

事情最后在乌克兰2013年爆发,西方势力煽动支持的“迈丹革命”颠覆了乌克兰的政权,新上来的政权决心在脱俄入欧的道路上狂奔下去——虽然我们通过前面的分析,已经知道这其实挽救不了乌克兰的经济状况,但是乌克兰的民众自然是不想听这一套,他们还是一心一意觉得“波兰路线”可以成功——即使很多其他东欧国家想要复制波兰路线都已经失败。

而对于俄罗斯来说,他们对于乌克兰彻底切断和自己的联系非常愤怒,毕竟俄罗斯还需要乌克兰的肝功能——洲际导弹还要在南方设计局修,坦克还要哈尔科夫来设计(T-14的思路主要也是哈尔科夫局提供的)、飞机战舰还需要乌克兰生产的发动机……最重要的是如果丢了克里米亚,那俄罗斯黑海舰队都可以不用搞了。

当然了,事实上俄罗斯也在自己国内又长出了肝,其军事工业调整后完全可以抛弃乌克兰的这些肝功能继续维持自己的需要,只不过这个付出的成本显然高于以前只要给乌克兰稍微供些血就能得到这些肝功能。

此外,在俄罗斯看来,乌克兰的倒戈无疑是将北约的威胁直接推进到了俄罗斯最危险的方向,这里已经是二战时德军发起进攻莫斯科的“台风”战役的出发阵地了。

从上述这些分析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俄罗斯要“尽复故地”,收复整个乌克兰,虽然在军事上完全有可能,但是从政治角度来说给自己添了一个巨大的麻烦,而且乌克兰人民,尤其是西乌克兰人民肯定是不支持的。但反过来,俄罗斯要在东乌克兰扶植一个亲俄的割据势力,乃至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是有可能的,并且势在必行,并且经济上持续疲弱的西乌克兰,反而将成为欧洲一个扔不掉的麻烦,而不是又一个“波兰式”的榜样。

一场冲突由此爆发。

俄罗斯采取的行动被称为“混合式战争”,这个概念本身是美国人提出的,其含义和曾经引起很大反响的“超限战”概念相似,就是将军事和非军事手段一起用于战争,同时模糊正规军和非正规军的界限——具体在乌克兰,就是在俄罗斯的支持和煽动下,东乌克兰境内各地爆发反对乌克兰政府的运动,并最终演变成亲俄的民间势力和哗变的乌克兰军队驱走忠于乌克兰的地方政府,枪毙亲乌克兰的地方政治人物,夺取武器装备,直接控制了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州。而在此前,俄罗斯已经直接出动军队,控制了克里米亚。

这其中,还有一个插曲,2013年5月20日,顿涅茨克钢铁巨头里纳特·阿赫梅托夫呼吁他在顿涅茨克地区的30万员工“团结起来反对分离主义分子”……

而这位仁兄是典型的苏联解体以后利用黑社会手段和乌克兰、俄罗斯部分政要(尤其是乌克兰前总理亚努科维奇)勾结上来的寡头,他来号召工人反对俄罗斯……

结果也可想而知嘛,他丢掉了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工厂设施,不过今天这位仍然是乌克兰首富,并且他在马里乌波尔组织的私人武装成为了保证这个城市未被东乌武装攻占的主要力量。

就这货

然后……“真没见过什么叫先进的工人阶级是吧”

从这位乌克兰首富的行动也可以看出,乌克兰的乱局也不仅仅是东西两边民众的民族情绪的对抗,更涉及到从苏联解体到今天整个乌克兰内部的各种矛盾,事情很复杂。

在乌克兰政府最初的“执法行动”失败后,他们很快开始升级军事行动。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比较耳熟能详,就简单说一下,大致来说,2014年5月-7月间,乌克兰政府动员了其手中的正规军部队,与大量右翼志愿者组成的“志愿者营”共同进攻顿巴斯(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州合称顿巴斯地区)地方武装。他们的对手这一时期主要是得到俄罗斯部分支持的亲俄武装。

尽管亲俄武装的作战也相当顽强,但在乌克兰正规军的炮兵、坦克优势和相当狂热的右翼志愿者的攻击下,他们并未能阻止对方的步步进逼。到8月,俄罗斯军队开始派遣若干精干的营级战斗群进入乌克兰东部,由此开始了混合式战争的一个新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俄军将高科技力量带入了这场战争之中。侦察无人机、通过数据链指挥的现代化炮兵,精干的先进坦克兵力,以及装备精良的特种部队和侦察兵,配合数量庞大的民间武装力量,迅速扭转战局。

以营级合成群(BTG)为基本作战单元的俄陆军,依靠火炮消灭了乌军大量有生力量,充分发挥了现有技术装备的水平

在8月的几场歼灭战中,乌克兰军队损失了大量的有生力量,亲俄武装迅速夺回了大量此前被政府军夺占的领土。至于究竟乌克兰损失有多大,目前很难具体统计,但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曾在明斯克和谈期间表示,乌克兰武装部队在战争期间损失了60%-65%的现役装备,这差不多也足以说明他们到底遭到了什么样的打击了。

2014年9月,在白俄罗斯的调停下,乌克兰内战各方在明斯克开始进行和平谈判,双方签署了第一阶段的停火协议,但实际上这一协议并未能够真正落实。战争进入边打边谈阶段。在此期间,乌克兰和亲俄武装围绕顿涅茨克国际机场展开激战,那里的战斗从9月28日一直持续到了2015年的1月21日。

在这期间,双方围绕顿涅茨克机场的补给线,在其南方的皮斯基村展开了激烈交战,乌克兰方面称这个小村为“乌克兰的斯大林格勒”或者“生命之路”,该村到现在都在乌克兰控制之下。

顿涅茨克机场吸引了双方大量的兵力,以至于顿涅茨克方面进攻马里乌波尔的行动因为兵力不足而遭到失败。

乌克兰军队是倾尽全力死守机场,并且该机场的坚固庞大的建筑也为乌军提供了很强的保护作用,击退了亲俄武装的多次进攻。最终,1月20日,俄军特种部队和工兵对坚固的新航站楼进行了大范围的爆破,将其整个天花板炸塌,掩埋了不少乌克兰士兵,乌克兰军队因此才最终被迫退出机场。

这场战斗某种意义上说,和抗战期间的四行仓库之战颇为相似,是乌克兰政府向全世界宣示他们仍在作战的一个象征。

而在机场战斗结束后,东乌克兰的也在其他战线对乌克兰军队进行了大规模反击,尤其是在杰巴利采沃地区,2月15日明斯克协定签字时,在这一地区有数千乌克兰军队被围,最终被全部歼灭,据称有数千人的伤亡。

2月15日,双方签署了第二阶段停火协议。此后几天,亲俄武装在杰巴利采沃、顿涅茨克国际机场取得重大胜利,稍后又在马里乌波尔等地遭到挫败。双方终于都达到了筋疲力尽的边缘,因此军事行动的烈度得到降低,双方开始按照明斯克第二阶段停火协议撤出重型武器,战事基本得到了平息。

此后尽管双方仍然沿着实际接触线不断发生战斗和炮击,但双方控制的领土没有变化,因此这场战争终于被打上了“冻结冲突”的标签。

和四行仓库一样,乌克兰没少拍电影“找面子”,以掩盖失败

2016年,英国广播公司将乌克兰冲突称为”欧洲被遗忘的战争“,也是因为这一年中,双方的实际控制区没有什么变化。此后的2017、2018、2019年,双方多次反复达成新的停火协议,但通常都会在协议签署的同时就再次发生互相炮击和冲突,战斗从未真正结束。

2020年7月,双方第29次达成停火协议,但是又和往常一样,在协议墨迹未干就又发生冲突。这也是双方最近的一次达成停火协议。不过尽管双方完全停火并未实现,但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还是在11月时发表发表讲话说,乌克兰士兵在战斗中的死亡率已经减少到了此前的十分之一,截至他发表讲话时,乌克兰只有3名士兵被打死。

不过最近,乌克兰和俄罗斯被认为正在为冲突可能升级做准备。

按照美国詹姆斯敦大学最近发表的一个研究报告的说法,称这一地区的武装冲突有可能再次上升为新的战争。

这是因为乌克兰军队近期向东乌前线增派了大量的坦克,同时最近几年来乌克兰重建其正规军事力量的努力也从未停止,仍控制在乌克兰政府手中的几家主要军工企业,包括哈尔科夫坦克厂和南方设计局都在近几年里维持运转,修复启封冷战后库存的T-64和T-80坦克,制造新型的反坦克导弹、巡航导弹和短程弹道导弹等新型武器,并且乌克兰近期据称还购买了土耳其的TB-2武装无人机。

乌克兰测试人员测试TB-2无人机

但话虽如此,乌克兰军队能否对付得了俄军的营级战斗群依然是一个未知数,或者可能更应该说,乌克兰军队的正规作战能力并没有强大到足以歼灭和摧毁俄军这种营级战斗群的能力。

原因很简单,俄军的营级战斗群(或者从其规模和组织方式上来说称为“半旅”更合适)是一种专门为了“混合式战争”而设计的作战编制,拥有一个精锐的坦克营和机械化步兵连,同时拥有152毫米自行榴弹炮和122毫米火箭炮连,此外还有一支精干的电子对抗和电子侦察部队(包括无人机侦察连),再配上高性能的野战防空支援,并且通常能够得到超过4000-5000人的亲俄民兵武装支持。

我们此前翻译过美国西点军校发表的针对俄军营级战斗群的分析文章,即使是美国陆军完整的重装旅,在兵力上拥有压倒性优势的前提下,对抗这种营级战斗队都会非常危险,甚至有不小心被对方狠狠咬一口遭到惨重损失的可能。乌克兰军队目前实际上是在用旅级部队当做集团军级部队使用,其兵力密度,火力密度、机动能力、指挥控制能力都远达不到美国旅级部队的水平,想要给俄军造成伤筋动骨的损失实际上几乎是不可能的,反过来如果轻举妄动倒是可能被亲俄武装再打出几个大歼灭战。

顿、卢人民军和乌克兰军队的阵地较为密集,加上双方都有预备队,很难进行突破

从这个角度来看,乌克兰军队全线进攻是一种风险巨大而几乎不可能达到其战略目的的行为,最可能的是集中兵力在一个地区尝试夺取一些控制区。

实际上,乌克兰的局面现在有点像朝鲜战争后期,在双方都已经严阵以待的情况下,除非获得规模超过对手调动能力的庞大兵力支援,否则只能是投入巨大的力量来争夺一小块地区,不论如何从军事上看都是“赔本买卖”,更多的是通过这种作战行动来进行某种政治宣示而已。

但现在即使是北约也无法在乌克兰投入如此的力量——目前俄罗斯和北约实际上已经进行全面的军事对峙,尤其是波罗的海方向、白俄罗斯方向上,俄军摆出了随时封闭波罗的海三国与北约路上通路的架势,而北约方面也不得不相应增强对这一方向上的部署。

北约不搞全面动员的话是无法凑出足够在乌克兰展开进攻行动的力量的。当然了,反过来俄军由于经济等因素的限制,要想大规模动员军力展开进攻也基本不可能。

因此,基于以上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事实上乌克兰的冲突没有全面升级的可能。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说说正题了,“混合式战争”的局限性。

尽管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总体上都可视为是“混合式战争”,但实际上从2014年7月后俄军营级战斗群进入东乌作战,在北约和乌克兰的观点中,认为这已经是“混合式战争”的结束和正规战争的开始了。

这个说法也有其道理,“混合式战争”强调的是非正规战争为主,也就是说以东乌民间武装为主,俄军仅提供物资装备和作战指导,但当俄军正规军直接参战,事情的性质确实是有变化了。

顿涅茨克的工人阶级和尚武文化,并不能改变战局

正规军和非正规军在组织形式上,武器装备上和作战指挥能力上的巨大差距,是“混合式战争”无法真正战胜拥有常规军力优势对手的主要原因。

同时,从民众态度上我们也可以看出问题,在“混合式战争”阶段,亲俄武装拥有当地民众的支持,并且能够有效破坏对手在当地组织招募军力的行动。但是在军事上节节败退的情况下, 当地民众的态度也有所变化,毕竟民众自发的组织是敌不过对手整个国家机器的力量的。

当时亲俄武装的动员能力已经发挥到极限,而随着亲俄武装自身在组织性、纪律性方面的缺陷日益明显,民众对他们的支持也已经到了极限,并开始出现衰退,东乌克兰民众也已经出现了反战示威游行等现象,此时再要他们继续加强对亲俄武装的支持力度显然是不现实的。

所以说到底亲俄武装还是需要俄军的直接支持,东乌民众也需要俄罗斯直接提供人道主义救济,才能继续保持其抵抗意志。

事实上整个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和乌克兰冲突,对于我们解决台湾问题都有启示意义。有人设想过对台湾是否也可以采取“混合式战争”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台湾的情况和乌克兰还有所不同,很难设想在台湾出现民间武装直接推翻地方政权并进行游击战这样的情况,而跨海峡为这些民间反独促统力量提供武器装备、物资支持乃至作战指导,也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无法直接照办克里米亚或者东乌克兰到台湾,解决台湾问题最关键和最重要的依然是解放军正规作战力量的渡海作战。

但是,混合式战争理论对于解决台湾的治理问题,以及削弱台独分子抵抗意志却有其价值。台湾的民众从血缘、文化角度讲并未真正形成与中华文化圈的隔阂,在使用军事手段打击和摧毁其现有的反动政权机器之后,如何做好这篇文章,现在实际上应该开始考虑了。

对于祖国统一战争而言,留有大量老旧兵器的台湾岛,战争结束才是一个开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王世纯
乌克兰 乌克兰内战 顿涅茨克 顿巴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评:美国的“玄学”作战,终于正式亮相了

2021年09月26日

一周军评:澳大利亚的核潜艇,有谱没谱?

2021年09月19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15日 08:53

一周军评:让世界认识中国的力量

07月25日 09:38

一周外军评论:“创新”成功的关键,一点也不时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铁娘子时代谢幕,谁将扛起欧盟“大旗”?

“女友遭同学强奸男生救人反被捅伤致死”?成都警方辟谣

阿富汗女官员被塔利班处决?美媒:已秘密出逃

德国大选紧张进行中,谁将开启“后默克尔时代”?

辽宁:为防全电网崩溃,采取最终手段拉闸限电

习近平电贺朱立伦当选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复电感谢

今晚冲刺,默克尔:拉舍特必须成为总理

“祖国,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