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夏长江:贫困标准、基尼系数,五花八门的说法得理清楚

2020-09-20 09:00:0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夏长江】

明年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今年将要实现全面脱离绝对贫困。十八大以来,经过了七年多的精准扶贫,特别是四年多的攻坚战,中国的扶贫工作取得巨大的成就。据世界银行数据,按1.9美元/天的标准,中国贫困率2012年为6.5%,2016年为0.5%;2019年应小于0.2%,低于美国。

中国的扶贫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国际上也得到了不少肯定,但在舆论场上就部分问题探讨时,还有争议、误区甚至谣言。下面就从标准差异、基尼系数和具体的社会保障措施上展开,看看贫困问题目前究竟是什么状况。

一、贫困标准

国际贫困有三个收入标准,即1.9美元/天(极低标准)、3.2美元/天(中标准)、5.5美元/天(高标准)。贫困率是每天收入(或支出)标准以下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收入标准是国际元,即国际元(美元)相当各国货币购买力平价(以2011年测量结果,按购买力平价变化调整)。按2011年测量的购买力平价,1美元相当3.506人民币,1.9美元/天的贫困标准相当2431元人民币/年。

中国农村贫困收入标准,2011年为2536元(高于1.9美元标准),2019年为3218元,2020年为4000元左右(高于1.9美元标准,低于3.2美元标准),2011-2019年间居民消费价格平均上涨2.5%,即,中国贫困标准调整远远高于居民消费价格上涨。

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但按1.9美元标准,美国贫困率还高于中国,至少有0.6%的居民收入低于694美元/年(58美元/月),这可从美国普查局的数据得到验证。

美国1.9美元标准的贫困人口多是就业年龄段无业的非残疾(盲人)、流浪者,不能享受贫困福利的移民,不符合贫困福利有关规定者,等等;

中国则是农村贫困人口较多,但自产自用农产品可折价为收入。按中国的贫困标准,2019年贫困率不超过0.6%,计划2020年全部脱离绝对贫困(还是有相对贫困)。

由于中国物价涨幅高于美国,根据2017年世界银行购买力平价测量结果,1美元相当4.184人民币,人民币购买力平价比2011年有所下降,2020年的3.2美元相当人民币5000元左右。中国如果要变成中高收入国家,贫困标准也应该参考3.2美元的标准,那样的话还有居民收入不达标,中国的扶贫工程还应继续!

二、贫富差距

衡量贫富差距的指标主要是基尼系数,有关基尼系数在中国有两个现象:第一个现象是将国际组织的税后(再转移)的数据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比较,这集中在学界,原因在于没有认真研究基尼系数的类型。

收入基尼系数至少有四个:

一是世界银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中国的计算方法与国际方法相同,用中国城乡居民五等分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2013-2016年的基尼系数,与世界银行数据基本一样(2013年后,中国按国际准则进行城乡统一调查统计;2012年前按城乡各五组统计,且农村为纯收入)。

二是国家统计局的。为什么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与世界银行不同呢?原住户调查办公室主任王萍萍曾发表《关于我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测算的几个问题》,详细介绍了计算基尼系数的方法,其收入为人均可支配收入减去财产性收入,加上虚拟房租。由于城乡虚拟房租的巨大差距,加上有房户与无房户的差距,加大了贫富差距。

三是税前和转移收入按市场价格计算(经合组织指标)。

四是税后和再转移的可支配收入(经合组织指标),这个是再次分配收入的。中国再次转移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38倍,且低收入居民得到的福利较多,将减少贫富差距,使基尼系数变小。因此,国家统计局的基尼系数与国际组织的根本没有可比性。

第二个现象是非常恶劣的。有文章声称,“世界银行基尼系数由高到低排,中国排第38位。2017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中国基尼系数为0.467,但世界银行的数据则显示,2016年中国财富基尼系数已高达0.789,已大大超过警戒线”。

查询世界银行网站,2016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385,由高到低排第75位(由低到高排第90位)。世界银行现有165个有经济体的基尼系数数据,几何平均为0.377(中位数为0.371),全球现有200多个经济体,有的没有基尼系数数据,高于或低于中国不定。

查询世界银行网站的结果,显然此文章是谣言,其故意将某机构的财富基尼系数托名世界银行,有意混淆收入基尼系数和财富基尼系数。

2013年后,国家统计局不再公布居民人均收入,也不公布五分组的分类收入,如财产性收入、虚拟房租,这样就不能验证国家统计局的基尼系数。国家统计局最好也像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分别统计、公布不同口径的基尼系数,以便与其他经济体科学比较。

世界银行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系数

税后基尼系数低的主要原因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小,途径一是个税和社保费缴纳的多,二是政府发给低收入者福利多。分析基尼系数排名可知:

1.原社会主义国家排名靠前。排前7的国家都是原社会主义国家,排名12-26也有7个。原苏东的劳动保险制度是企业发退休金和报销医疗费,改为社会保险制度时,缴纳的社保费率很高,如斯洛伐克和捷克,费率分别排第一和第三。

2.北欧国家基尼系数较低。北欧国家排在第8-18名。主要原因是劳动收入税和社保费率高,减少了高收入者的可支配收入;社会福利高,提高了低收入者的收入。两者都促进基尼系数降低。

如芬兰税前基尼系数为0.512,劳动收入税和保费率是收入的29.9%,税后降低约0.238;丹麦税前基尼系数为0.447,劳动收入税和保费率是收入的36%,税后降低约0.16;挪威税前基尼系数为0.429,劳动收入税和社保费率是收入的25.8%,税后降低约0.16。

3.金砖国家基尼系数较高。俄罗斯、印度、中国排在85-90位,南非垫底。中国职工劳动保险制度也是借鉴苏联,改为社会保险制度时,参加社会保险的就业人员比例很小(1990年缴纳职工养老保险者占全国就业的9%),虽然中国社保单位费率也很高,但职工、自主就业、居民社保制度不同,现在参加职工社保的比例仍较低(缴纳职工养老保险者占全国就业的40%);并且参加居民医保的高收入者缴纳较低。

中国居民收入差距偏大,最大的可能是分红的个税(资本利得税)按20%缴纳,而综合收入的最高税率为45%,如分红与综合收入合并计税,或分档不同税率计税,将大大减少收入差距

三、贫困保障

很多国家都制定了本国的贫困标准,如美国每年公布联邦贫困线,又称联邦贫困指南(FPG),将八分之一的人口划为贫困人口(12.5%),联邦平均贫困线是人均收入的25%左右(家庭平均规模为2.5人,用两人和三人标准平均)。

常有人说,按美国的贫困线,中国80%以上的都是贫困户。但是按国际组织规定,贫困线不能用汇率换算,只能用购买力平价衡量。

而且,美国的联邦贫困线只是指导线,并不能与中国的贫困线相提并论,中国的贫困线能享受“低保”,美国的贫困线却只可享受食品券(补充营养援助计划),美国人均食品消费平均265美元/月(2018年),而食品券约是食品消费的一半(2018年平均134.5美元/月),是名副其实的补充营养援助。

中美两国贫困保障对象稍有不同,美国的主要对象是贫困家庭的老人、残疾人(盲人),贫困家庭的主妇(夫)、孩子,但收入超过一定标准的残疾人(盲人)并不能享受;中国保障的对象则较宽,如残疾达一定程度即可(残疾等级为一、二级的智力、精神残疾人,残疾等级为一级的肢体残疾人);就业年龄段非残疾低收入人员;因病致贫等支出型贫困,等等。所以,中国贫困保障比例大,占总人口的3.4%左右,而美国不到1%。

2019年,全国共有4317万人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其中城市861万人、农村3456万人),460多万人享受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其中农村439万人)。近几年贫困保障率有所下降,这是严格管理的效果。

中国的扶贫标准是“两不愁、三保障”,即“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基本医疗、义务教育和住房安全”,2019年低保金平均为323元/人月(其中城市为512元,农村为276元),特困人员每月供养标准600多元;也就是说,仅低保金就能基本保障低收入组水平的食品、衣着、医疗和教育等消费水平,住房另有保障措施。

美国类似中国的低保有两个,一是补充保障收入(SSI),二是家庭临时援助(TANF)。美国“低保”领取人数不到总人口的1%。美国居民要享受贫困福利,有年龄、是否残疾(盲人),就业及工作时间,收入和资产等方面的规定。

美国领取补充保障收入的占总人口的0.3%左右,其对象是:贫困的老人(无收入或极低收入)、残疾人、盲人,无法工作(丧失工作能力)一年以上,或无法独自生活。

补充保障收入分老年、孩子、盲人、残疾人,分住在自己家,住在别人家,住在照顾机构,分人数。每月平均680美元左右(由低到高顺序是老人、残疾人、盲人)。

美国的“低保”,主要是联邦资金,各州有补充资金,各州金额稍不同,加州金额较高,2020年,住在自己家的单身老人最高收益为943.72美元,但必需本人没有任何收入,只要有收入,就需按规定扣除。

补充保障收入实际收益=最高收益-可计总收入(可计非劳动收入1+可计劳动收入2)-实际自我支持计划的缴款(PASS)

领取家庭临时援助的占总人口的0.65%左右(2018年),其对象是贫困家庭成员,家庭临时援助实际收益=最高收益-可计总收入(可计非劳动收入+可计劳动收入),可计非劳动收入和可计劳动收入也有规定的扣除。

中国享受医疗援助的比例远高于美国,中国所有参加居民医保者都享受(职工医保也有少量补助),仅居民医保就达总人口的73%,美国医疗补助(白卡)覆盖率则仅为20%左右。

中国居民医疗保险缴费率很低,2019年居民医保年缴费250元左右(集体经济可助缴),是人均收入的0.8%;美国奥巴马医保类似中国居民医保,其平均年缴近5000美元(雇主可助缴部分),是人均收入的15%左右。

中国贫困户,政府代缴或免缴基本医疗保险,个人实际年缴低于50元,有的地区全部由政府代缴,享受医疗保险资助的占总人口的5.6%。美国联邦贫困线133%以下者的费率是人均收入的2%(政府补贴后),个人实际年缴低于200美元。

中国农村贫困户住院实际报销率与美国相当,提高到了95%(有的地区为100%),大病保险起付线比普通参保者降低一半,并全面取消医疗费封顶线;中国城镇贫困人员住院报销率不低于90%。中国享受医疗救助(个人应付的住院或门诊医疗费,由政府补助)人次占总人口的4.4%。

美国低收入住房保障主要是房租补贴,住房援助覆盖率3%左右,支付的房租约是家庭收入30%左右,其余由政府支付(政府补贴约是房租的30%)。

中国住房保障,除住房补贴(公租房、廉租房也有补贴)外,还提供廉租房、公租房,城镇家庭有2.2%的住在其中(农村有0.3%),居住面积各地标准不同,北京地区规定:一人为25平米,两人为35平米,三人为45平米、四人为50平米,廉租房租价为1.2元/平月(有的县为0.4元/平月),如三口之家,房租仅为家庭可支配收入的0.32%。

中国最具特色的是免费为农村贫困户改造危房或新建住宅,新建面积依家庭人数而定,特别是贫困山区,免费或仅收少量费用整村异地搬迁。贫困地区脱贫标准还有通路、通水、通电、通网,现在全国多数农村的基础设施都已经达标。

最近,“两办”发布《关于改革完善社会救助制度的意见》,民政部公布《中华的民共和国救助法》(草案征求意见稿),都将有助于提高中国的扶贫工作。现在中国距中高收入国家是一步之遥,应有选择地借鉴部分中高收入、甚至高收入国家的一些成功做法。

中国贫困保障现面临两个选择,即保持覆盖率,提高贫困标准;还是分层制定贫困标准,差异化提高覆盖率?在住房保障方面也有选择,即城镇住房保障是继续大力建设廉(公)租房,还是加大住房补贴并行?新建房屋需要资金和时间,而提供住房补贴,租住私人房屋,能有效地降低空置率,减小金融危机因素。特别是有的地区时有拆除违章新(旧)住房,在不影响安全的前提下,将其没收作为公(廉)租房,或许也是一种可行的办法。

中国最应借鉴的是防止懒惰者享受贫困福利,有劳动能力、有就业条件的,必需参加相适应的工作;如收入还低于贫困标准,要衡量其工作时间(美国有的州为二分之一,有的州为三分之二,家庭主妇在孩子满一定岁数后),高于可比人群的工作时间比例,方可领取贫困福利待遇;不参加工作,或低于工作时间,要取消贫困福利待遇(农村也要制定相应的劳动时间和成果标准)。特别要实行享受贫困援助者死亡后的遗产回收制度!

·可计非劳动收入=非劳动收入(含某些福利收入)-$20(一般免税额)

非劳动收入包括社会保障残疾保险(SSDI);短期或长期残疾保险;VA福利;工伤赔偿;及从信托或投资获得的收入,股息或利润。

·可计劳动收入=(劳动收入-个税-$20-$65)×0.5

65美元是收入免税额,0.5是假定基本生活支出是收入的50%。个体户的劳动收入应减去经营费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夏长江

夏长江

高级经济师,曾从事政府统计和经济研究工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扶贫攻坚战
扶贫攻坚战
作者最近文章
贫困标准、基尼系数,五花八门的说法得理清楚
人均GDP深圳第一,北京、上海呢?
中国工资总额只占GDP8%?经济学家怎会错得这么离谱
中美生活水平到底怎么比才好?
中国人的负债真的接近美国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