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长江:外汇和外贸数据里,能看出这些门道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13 07:29

夏长江

夏长江作者

高级经济师,曾从事政府统计和经济研究工作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夏长江】

有财经大V写文章说,中国的货物进出口顺差是多少多少,而外汇储备基本不增加,钱到哪里去了?甚至还怀疑起数据……从出口顺差到外汇储备有N个步骤,涉及多段专业统计,需要进行详细地分析,还需要解读政府外汇管理。

一、国际收支平衡的基本知识

国际收支核算的基本方法是编制国际收支平衡表和国际投资头寸表。国际收支平衡表是关于对外经济流量的核算表,通过经常账户、资本和金融账户系统记录一段时期内中国与国外之间发生的各种交易。

国际投资头寸表是关于对外经济存量及其变化的核算表,记录中国对外金融资产和负债存量状况。

国际收支平衡表有两个账户,即经常账户(国际贸易)和资本金融账户,经常账户外是统计国际贸易的账户资金平衡。出口贸易是进出口贸易的一部分,中国出口贸易是顺差,而服务贸易是逆差,进出口贸易的总顺差必然减少。

表1可以看出,经常性账户是进出口(货物和服务)、初次收入、二次收入的平衡,如2021年四季度的经常性账户为1184=进出口1676-初次收入555+二次收入62(误差1)。


初次收入分三个部分,即雇员报酬、投资收益和其他收入。雇员报酬是生产和销售进出口货物和服务时,支付员工的劳动报酬,包括现金形式的工资和薪金、实物形式的工资和薪金、雇主缴纳的社会保险缴费;投资收益是证券投资、股权收益、贷款利息等收益;其他初次收入包括地租、产品税和补贴、其他生产税和补贴。贷方记录从国外获得的初次收入,借方记录对国外提供的初次收入。

二次收入分个人转移和其他收入,个人转移包括个人从境外汇入境内或,从境内汇往境外。

表2可以看出,资本账户几乎为0(实际是中国向境外投资、外国向境内投资,自成体系), 资本和金融账户等于金融账户,国际收入平衡是经常性账户、金融账户、误差(和遗漏)的平衡,如2021年四季度的经常性账户的1184+金融账户-321=净误差(和遗漏)-863。


这里需要注意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即净误差和遗漏,这是平衡的重要项。尽管国际收支账户总体上是平衡的,但在实践中,由于元数据和编制的不理想,会带来不平衡问题。这种不平衡是国际收支数据的一个常见特点,被称为净误差与遗漏。净误差与遗漏是作为残差项推算的,可按从金融账户推算的净贷款/净借款,减去从经常和资本账户中推算的净贷款/净借款来推算。

金融资产分两种,一是外汇储备资产,其包括:外汇储备、货币黄金、 特别提款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储备头寸、其他储备资产。储备资产由货币当局掌握。二是非储备金融资产,其包括,证券(股票、债券)和衍生金融工具,存款和外币、贸易信贷、特别提款权等,这些不由货币当局掌握。

在出口交易中,有一个售汇和结汇问题(人民币外币互换),这会减少或增加中国外汇总金额。2022年1-7月,中国进口货物贸易售汇是进口货物贸易值的61.2%,百分比不到100%;中国出口货物贸易结汇是出口货物贸易的54.8%,百分比不到100%,这反映出几种情况:

一是进口贸易时,进口方不需全额付款(根据合同、约定)。

二是由于中国已不强制结汇(2008年8月始,除规定的领域和某些类型的企业必须结汇,绝大部分特别是民营企业实行意愿结汇),有些企业持有部分外币,特别是外商企业用出口交易的外币直接购买零部件(原材料)进口。当企业所需的零部件(原材料)在国内可以满足,则可能结汇。

三是部分企业将出口交易的外币存于海外银行。

四是有的企业将存于海外银行的外币质押贷款或保涵、信用证等金融手段给国内企业人民币融资。

五是外商在中国投资,用外币购买外国设备进口,而建筑和安装等则需换汇用人民币结算。

出口货款存于海外银行,自然谈不上结汇,不纳入国内外汇管理。一般财经工作者很难掌握具体情况,用外币存款的增减推算进出口数据非常不靠谱。为平衡国际收支统计,用“误差和遗漏”或能包括各种情况。

综上所述,中国外汇主要靠外贸顺差,再次是外商投资。外贸顺差只有部分才能转化为金融资产,一部分非储备金融资产,一部分为外汇储备资产(包括外汇储备)。外汇的减少,也可用于参外援助、捐款,缴纳有关国际费用,可用于外商清算等。

二、中国外贸数据的可靠性

中国外贸数据的可靠性是境外媒体老生常谈的话题,很多财经人士(机构)、特别是美国政府,常常用中国的出口值与美国的进口值比较。

据中美官方统计,2021年,中国出口美国货物为5761.1亿美元;美国进口中国货物到岸价为2424.16亿美元(海关离岸价为2284.66亿美元,差6.1%)。中国统计比美国多3337亿美元。中国进口美国货物1795.31亿美元,美国出口中国货物为715.36亿美元(离岸价港口船边价),中国统计比美国多1080亿美元。中美分别统计的货物贸易顺差的数据相差达2257亿美元。根据中美两国商务部开展的联合研究,美方统计的对华货物贸易数据长期被高估,达21%。

中国的进出口数据由海关统计,元数据出自报关文件及外贸合同。根据外汇是否增加来推算外贸顺差的真实,确实不靠谱。外贸跟内贸一样,也有一个付款情况,这要依据合同(或约定),以及资金周转而定,所以,进出口贸易数据与实际付款金额不一样很正常。讨论外贸顺差至少应关注几个方面:

货物计价。中国统计规定,出口货物按离岸价格,进口货物按到岸价格,如果外国也这样规定,直观的就还有运费、港口费((停靠、装卸)等。因此,需讨论外贸货物的实际价格。

外贸运费统计较为复杂,国际组织规定:要根据贸易双方的约定,或何国公司运输等情况而定,如果出口商承诺运费,无论是本公司运输或本国第三方公司运输(本经济体内交易),运费直接记在离岸价里(同时也为对方的到岸价);如果用外国第三方的运输公司,运费记在外贸服务里。如果出口商不承诺运费,离岸价不包括运费,运费记在外贸服务里。中国外贸统计的运费是货物基值的5%。

美国的外贸统计数据有三个价格,出口价有一个,即FAS(港口船边交货价),这个港口或在美国或不在美国(如中国的到岸价);美国进口价有两个,一是海关价(对方的离岸价),二是 CIF(到岸价,货物成本加保险费加运费),比海关价高6%左右。在核对中国与某国的进出口贸易数据时,要分析具体情况,统一口径。

加工贸易。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近53%来自加工贸易,包括中国自第三地进口零部件,要将这一部分减去。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中,54%来自外资企业,中国从加工贸易中只赚取少量加工费,而美国从设计、零部件供应、营销等环节获益巨大。

加工服务。进出口货物分为几类,即一般贸易、加工贸易、保税物流(海关特殊监管)、其他贸易,但与货物相关的是加工服务(统计在贸易服务),加工服务与加工贸易的主要区别在于所有权变动,“加工服务”只对货物提供制造服务,即加工货物的所有权没有在所有者和加工方之间发生转移,加工方仅提供加工、装配、包装等服务,并从货物所有者处收取加工服务费用,如国外提供零部件在中国组装产品。加工贸易则相反,加工服务利润小于加工贸易。如美国苹果公司在中国没有投资工厂(有销售公司和研发公司),苹果手机多由中国工厂代工,代工挣的是加工服务费,而回销美国的苹果手机,中国统计为加工服务,美国统计为货物进口。

转口贸易。出口货物占GDP的比全球排名第一的是香港,高达146%(本港统计为159%),高科技产品出口占制成品的比全球排名也为第一,高达70%(其中信息和通信产品占58%)。众所周知,香港的制造业很不发达(占GDP的比仅为1.2%),高科技产品出口值高于制造业产值,形成这种情况主要原因是转口贸易(包括转口美国),香港是国际货物贸易的主要枢纽,转口贸易占出口额不低于88%。假如,转口贸易的货物生产地为中国内地,经香港转口美国,中国统计的出口地为香港;而美国按照国际统计标准方法的原产国原则,将这些货物统计为中国出口。

服务贸易。中国服务外贸是逆差。据中国商务部报告,美对华服务贸易顺差大幅少统(是应统的54%),因此,美对华总体贸易是美方公布的对华货物贸易逆差额的37%。导致中美贸易逆差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国对华实施严格的出口管制。美方的出口管制措施涉及10大类约3100个物项,多是美具有出口优势的高技术产品。

各国统计的中外进出口贸易数据有差别很正常,以外国数据为准质疑中国数据,没有说服力。

三、中国外贸的结构和质量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出口货物占GDP的6%左右;改革开放后,货物出口快速增长,2004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货物出口最多的国家;2006年出口货物占GDP的比到最高点(35.4%),然后开始降比。

2000-2008年间出口平均增长率约23%,与改开以来的平均增长率相近,最困难的是2009年(金融危机的影响),负增长,随后有所恢复;2015-2016年(还是奥巴马执政),中国出现外贸负增长;2017-2020年是特朗普当政时期,其对中国某些产品出口美国采取了很多限制,而实际上,出口美国平均增长率比奥巴马时期稍有提高,只是在2019年降幅较大;而进口美国货物有较大幅增长。

综合各种情况,2009-2020年间出口平均增率比前期的23%大幅下降,只有6%。拜登当政后,对中国的外贸政策有所调整,2021年中国出口增长率达21%(出口美国增幅达19%),出口额占GDP的比为19%,略超过2016-2020年间的占比。中国出口额占GDP的比,在全球排第41位(近200个经济体)。

众所周知,工业品出口能反映一个国家的工业化程度,中国工业品出口的特点是:

第一,高科技产品出口额是中国最多。

1997年,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占制成品的比约10%,后逐年增加,2004年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2021年,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占制成品的比为31.4%,占比排名为12位;德国高科技产品出口额排名第2(美国第3),与中国有巨大的差距(德国占比为15%,排名第40位)。

根据国际组织的规定,高科技出口产品是指具有高研发强度的产品,有先进材料、生物技术、生命科学、计算机和通讯、电子、光电、计算机集成、航空航天、核技术、医药、科学仪器、电气机械等。

中国高科技出口产品占比最大的是计算机和通信,占比为59.1%,其次是电子产品,占比为24.8%。

反映出口产品水平的标志之一是向发达经济体出口高科技产品,中国向发达经济体出口高科技产品占高科技总出口的68%。

第二,机电产品也是中国出口最多(机电产品与高科技产品统计有交叉)。

1995年,中国机电产品出口超过服装纺织品类成为我国出口第一大类产品,机电产品与制成品的比持续增加,2021年达61.6%(2020年为62.2%)。近些年,有部分机电产品生产向境外转移,但多集中在投资小、生产简单、产业链短的产品;而投资大、生产复杂、产品链长的产品仍在增加,如电视机,2014年出口7405台,2021年9994万台,2022年预计将超上年;特别要强调的是,现在出口以中国品牌为主。

第三,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仍是中国最多。

劳动密集型产品包括七类,即纺织、服装、鞋类、家具、箱包、玩具、塑料产品,多年稳定在制成品的20%左右(如2010年为20.2%,2020年为20.9%),2021年降为18.9%。如鞋靴出口,2017年为96.4亿双,2021年为87.3亿双,2022年有望接近2017年水平。

近些年,劳动密集行业有向境外转移的情况,转移较多的是外国品牌,也有部分国内品牌,现在出口(无论美元和人民币)的价格在增加,如鞋靴出口,2017年为32.1元/双,2021年为35.7元/双,2022年仍在增加,每年约有近3%的涨幅。劳动密集型产品价格上涨的原因之一是工资性成本上涨,但其工资的增长低于全国平均工资的增长,从而出现了行业工资低、招工难,以及利润低的情况。

在20年前时,中国高科技产品进口多于出口,机电产品进出口差不多。之后,高科技产品进出口比在85%左右波动,机电产品进出口比在67%左右波动,2021年,高科技进出口比降为75%,机电产品进出口比降为51%。这两个数据反映了经济全球化的结果,反映了中国与国外高科技的和机电产品的相互依存,特别是中国高科技行业的发展。

结合具体的进出口数据,还能看出:

第一,出口大户也是进口大户。

根据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统计学会的发布的中国对外贸易500强排名可以看出,进出口大户特别是外商企业进品、出口额都很多,如进英特尔产品(成都)有限公司(进口排第4,出口第10位)、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进口排第5,出口第1位)、三星电子(苏州)半导体有限公司(进口排第6,出口第33位)、深圳富士康公司(进口第10位,出口排第4)。这些大户多与电子产品相关,中国高科技产品进口占比最大的确实也是电子产品,占高新技术进口的67.2%。

第二,外资企业是进出口的重要力量。

2021年,外商投资(含中外合资、中外合作、外商独资),进口额占总进口的比为37.8%(出口额占总出口的34.3%)。外商企业在中国注册是充分利用的中国人口红利、特别是工程师红利、产业链等优势,开展全球化营运。

不可否认,外商高科技企业贡献非常大,据中国对外贸易500强排名,外商高科技出口占高科技出口总额的比至少为70%;外商企业高科技进口占进口总额的比为65%。

中国的外资制造业产值占制造业的24%左右,与国有经济一样,也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出口大户中的部分外商企业实际是内资企业。如华为终端有限公司(深圳)注册为中外合资企业,注册为外商投资企业有很多好处不言而喻。

中国货物出口额前十国家(地区)排名为美国、香港、日本、韩国、越南、德国、荷兰、英国、马来西亚、台湾等。中国货物进口额前十国家(地区)排名为台湾、韩国、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德国、巴西、马来西亚、越南、俄罗斯等。

从图中可以看出,中国虽是高科技出口额第一国,但不是高科技出口占比最大的国家(排第12位),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等排在中国的前面。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是半导体业传统国,越南是中国转移产业的重要承接国(高科技出口额排名第7,占制成品的比为42%)。

但与中国制造业构成竞争关系的经济体其实主要是韩国,中韩两国制造业结构较为相似。然而,韩国已发展到境外投资建厂阶段,本土出口的高科技产品与中国竞争关系减弱(韩国高科技出口额排名第3,其占制成品的比为31%)。

今年以来,中国出口与GDP的比表现不差,除了制造业总体上稳定的因素外,也要考虑到GDP增加相对较少,显得比率稍高。在双循环之中,出口依然具有重要意义,维持一定的工业品出口增长率,也能有效地促进制造业的增长。

近年来,对于产业链演变的压力,国家已采取对应措施。最近,国家商务部发布《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22年版)》,国家地改委也提出引导外资投向先进制造、高新技术、现代服务等领域及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支持制造业外商企业进出口,引导制造业外商投资企业国内梯次转移。只要各级政府采取有效措施,落实产业转移及配套政策,就一定能保证中国制造业的稳定和促进产业升级。

参考文献和注释

1.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国民账户体系2008

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收支和头寸手册(第6版)

3.国定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

4.商务部,关于美国在中美经贸合作中获益情况的研究报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陈轩甫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13日 07:29

外贸继续强势,数据里能看出这些门道

05月30日 08:10

中国社会福利,距中等发达国家有多远?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访问首日,马克龙“开火”:美国这么做太咄咄逼人了

小鹏三季报:毛利率显著上升,已执行部分战略调整

新冠疫情反弹,法国政府呼吁民众佩戴口罩

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机场迎灵

江泽民同志逝世,北京天安门下半旗志哀

江泽民同志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竟是自肥的生意

德副总理放话:欧盟将为与美贸易冲突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