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谢耘:走向世界的中国,从任人宰割到重塑世界

2019-10-06 09:18:23

(文/谢耘)

回望过去——七十年风雨兼程

1840年的鸦片战争以屈辱的方式,揭开了中华民族任人宰割的近代历史大幕。从此,中国跨入了被梁启超称之为“世界之中国”的新的历史时期。用李鸿章的话来讲,就是中国遇到了“千年未有之变局”。世界走向了中国,西方列强在中国的土地上拥有了自己的利益、权力乃至领地;中国也开始走向世界,无数仁人志士远走他乡,越东洋到西洋,寻找救国救民之策。

自鸦片战争到今日,中国毫无疑问发生了沧海桑田般的变化。但是不同的人对这段历史进程的解读却千差万别。历史不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有其自己的发展逻辑,历史有无可置疑的真实性。

梁启超将中国的历史划分为了三个大的阶段。秦朝以前,是“中国之中国”时期;秦朝至鸦片战争是“亚洲之中国”时期;鸦片战争开始,则进入了“世界之中国”时期。这种划分,是站在今天的角度回望历史的一个宏观总结。那么,今天站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站在全球的高度,我们回望世界之中国的这段历程,在170多年的惊涛骇浪中,历史进程的主线是什么?我们看到了哪几个毋庸置疑的,在全球坐标系中具有历史重大标志性意义的里程碑?

截图来自演讲PPT

1840年鸦片战争自然是第一个里程碑。它是西方列强用武力打开中国大门的标志,它开始了中华民族任人宰割的苦难。此后西方列强只要有万人上下,就敢于并且也可以在中国这个拥有四亿人口的世界级大国的土地上横冲直撞为所欲为。直到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在只有一万多人的情况下,面对30万左右手握西方武器、海陆空齐备的东北军,他们就敢于在中国的东北挑起战事,进而靠武力占领了他们垂涎已久的整个东北。“9.18”将西方列强对中国进行的割地赔款的掠夺,升级为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把中华民族逼到了近代以来最为悲惨的亡族灭种边缘。

在王朝崩溃、山河破碎、军阀混战、生灵涂炭的时代,上流社会的高贵优雅,知识精英的风花雪夜,各路“大师”的谈古论今,只能是狼烟四起、血雨腥风的历史画卷中无足轻重乃至了无意义而随风飘散的几缕青烟。“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等只能奋不顾身”的志士,才是置个人生死于度外而挽狂澜于既倒的民族英雄,才是燃烧自己的生命以续中华文明之火的民族脊梁。

这任人宰割的历史,并没有终止于抗日战争的结束。看一下国民政府在1945年8月14日抗战即将结束前与苏联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主要内容,就知道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胜国的中国在世界上并没有得到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而应有的尊重。

1945年8月14日国民政府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共八条,主要内容是:两国在对日战争中,“彼此互给一切必要之军事及其它援助与支持”、“不与日本单独谈判”或“缔结停战协定或和约”、战后“共同密切友好合作”、“彼此给予一切可能之经济援助”、“不缔结反对对方的任何同盟”、“不参加反对对方的任何集团”。同时,苏联政府声明,一切援助给予国民政府,并重申尊重中国在东三省之完全主权及领土的完整。中国国民党政府声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公民投票证实其独立的愿望,中国政府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另外,此条约还规定:中苏共管长春铁路三十年,旅顺为共享海军基地三十年,大连为自由港,苏军进入东北后,收复区内由中华民国派员设立行政机构并派军事代表和苏联联系。日本投降后最迟三个月内苏军全部撤出东三省。条约有效期为三十年。(引自百度百科《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抗日战争的结束,仅仅使中华民族避免了亡族灭种的灾难。在全球的坐标系中,真正结束了中国近代屈辱历史,标志着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真正站起来了的里程碑,不是我们自己发表的声明,而是抗美援朝。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1950年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以来,基本以自己的力量,奋起与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联盟对抗。将在二战中只伤了些皮毛、携二战余威并且手握核武器的美国及其盟国的军队,用极短的时间,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了三八线以南。不论朝鲜战争当初因何而起,不论中国的损失是否超过了美国,不论美国当时是否有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意图,不论今天的中朝关系是否令人满意,也不论今天我们如何看待朝鲜政权,抗美援朝的结果,都“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彭德怀于1953年政协会议上的报告)。抗美援朝,用毋庸置疑的事实,用西方列强能够听得懂得语言,在世界上宣告了自鸦片战争后“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它是中国近代历史在全球坐标系中的第二个里程碑,在历史的长河中闪耀着夺目的光芒,是中华民族带着无人再可以欺凌的尊严而崛起,走向由西方主宰的世界的开端。

抗美援朝震撼了世界。全世界,包括西方阵营都开始用新的眼光打量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但是西方阵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能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新中国依然不被以美国为首的大部分西方国家所接受。在台湾的国民党政府虽然代表中国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但是国民党政府在国际中事实上是美国的附庸。中华民族在全球事务中没有应有的发言权与决定权。

但是,在鸦片战争开始110年后,中华民族启动了在由西方主导的世界上崛起的进程。这个进程从模仿开始,不久就独立探索发展之路。它跌宕起伏,千难万险,却百折不挠地由缓流而渐成磅礴之势奔腾向前。

不论不同立场的人,对这段中华民族在再次崛起的起步时期中所发生的起伏曲折、所取得的进步成就如何评价,也不论在全民族的意义上已经没有回天之力的国民党在台湾有什么样的表现,历史对中华民族的崛起进程在1971年给出了一个明确而无可置疑的阶段性结论。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1976次会议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了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个国家提出的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这就是“联合国2758号决议”。而21年前的这一天,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响了抗美援朝的第一次战役。

在这次投票中,美国投了反对票。但是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在三个月前,已经秘密到达北京,并随后宣布美国总统尼克松将于1972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正式访问。美国开始正视现实。

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这是中国近现代历史自鸦片战争之后在全球坐标系中的第三个里程碑。它是对中华民族崛起进程的国际性肯定与认可。自此,中华民族在全球事务中,拥有了核心决策权,是五个拥有这样权力的国家中唯一一个东方国家,而且是一个发展中的、正在崛起的、全球唯一一个拥有五千年延续不断文明历史的民族。

1971年11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乔冠华与黄华在联合国

自此,中国在顽强探索自己发展之路的同时,开始了全面走向世界的进程。遭受西方阵营百年的欺辱与二十多年的封锁,中国在高度警觉与谨慎试探中小心地起步。随后的过程千回百转,有内部冲突血的代价,有漫长而艰苦的入世谈判,有外部武力的较量,有国际资本掀起的滔天巨浪。但是中国以自己独立的发展方式走向世界的步伐却日益坚定而大胆。中国在许多的国际国内“精英”的质疑甚至是谩骂与诅咒中走到了2013年。

2013年6月7日至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就双边关系与全球问题举行会晤。

2013年6月7日中美首脑在安纳伯格庄园见面

《华尔街日报》网站7日刊登题为《日本在习奥会的会场外踱步》的文章。《朝日新闻》7日刊文发问:“在中美正互相探索新秩序的21世纪之中,日本将立身何处?”文章称:“中国这个曾经在十九世纪末‘沉睡的雄狮’,在近现代化过程中觉醒,大约100年之后业已成长为‘东方巨龙’。如今这个国家的首脑,将与统治着二十世纪的美国面对面地讨论这个世界。中美两国的角力正左右着亚洲与太平洋的前途命运,这也宣告着一个时代的到来。”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6月7日刊登题为《美中峰会:欧洲没有嫉妒的理由》的文章。欧洲议会德国自民党籍议员格拉夫·拉姆斯多夫认为:没有对美中关系产生嫉妒的理由。美中关系、美欧关系,两者中谁更重要,很难下定论。

中美首脑的闭门会谈,引起众多不久前还带着巨大心理优势俯视中国的国家的猜疑与不安,动摇了他们传统的自信。

2013年6月的中美首脑会谈,是中国近现代历史自鸦片战争之后在全球坐标系中的第四个里程碑。它标志着中国对全球事物拥有了仅次于美国的综合性影响力。自西方引领人类进入工业文明、西方主宰世界之后,这个世界上在此之前只有一个非西方阵营国家曾经达到过这个高度,那就是已经消失在历史尘烟之中的苏联。中华民族自重新站立起来之后,用了70年的时间探索与奋斗,以人类最古老文明之一的身份,由一个处于近代世界上最为贫困落后之列的农业国,以一种全新的发展模式崛起而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了世界上最为完整与庞大的工业体系,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具有全球综合影响力的国家。毋庸置疑,这是一个人类近代史几乎唯一、人类整个文明史上罕见的奇迹。

不论现在我们还存在多少问题与挑战,也不论未来将会发生什么,这个结果已经深深地震撼了整个世界。全球的秩序正在因此而发生颠覆性变化。中国以这个阶段性的成就向全世界展示了一种全新的、不同于西方崛起的可能:用自己诚实的劳动而不是任何形式的对外掠夺,不依附于它国或垄断资本,在与所有国家平等友好合作中,实现国家的繁荣发展,建立一个公正幸福的家园。中华民族用自己70年的奋斗已经“为人类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不论不久的过去曾经发生了什么,不论现在我们还存在多少问题与挑战,也不论未来将会发生什么,面对这个结果,那些在由这些里程碑所标志的中华民族崛起的历程中,赴汤蹈火、肝脑涂地、辛勤劳作、添砖加瓦的人们,都足以自豪地面对五千年来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中华文明之火,因他们生命的燃烧而再次光照人间。

要看到一个事物的真实面目,就要在与之相适应的视野中,在与之相匹配的高度上,去审视观察分析认识。而不是仅仅拿着放大镜甚至显微镜去“挖掘”局部的细节“真实”。我们不能够用油盐酱醋的琐碎去看待社会政治,也不应该用阴谋诡计的权术去诠释历史的进程。历史也从来不是一段完美无瑕的浪漫诗篇。

在世界之中国的时代,中华民族近现代历程的这四个在全球坐标系中高耸的里程碑——1840年鸦片战争、1950年抗美援朝、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与2013年中美首脑会晤,清晰地勾勒出了中华民族从屈辱到崛起的近现代历程客观而真实的主线。170多年来在中华大地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应该以这个主线为基准去评价衡量。脱离这个主线的演义或思辨,只能是违背基本史实的臆断或偏见。中华民族经过70年艰苦卓绝的奋斗而以一种全新的发展模式和平崛起的进程,不能用任何偶然来解释。对这段历史的必然性与合理性的深入剖析,以及中间的曲折起伏的客观认识,将为人类未来的发展提供极为宝贵的理性借鉴,也是人类文明史的最宝贵财富之一。

如果一定要用几个字来对这段历史作个总结,那就是:得道多助,正义必胜。

追根溯源——执道义前赴后继

内因永远是事物变化的根本依据。抛开细节末节,中华民族在70年的短暂历史岁月中完成了从任人宰割到重塑世界的浴火重生,正是中华文明强大生命力的证明。这强大的生命力根植于中华文明自奠基伊始,便作为自己立足之本的道义。中华文明语境中的道义,是超越个人与种族等,而在人类文明本质意义上的真理与正义。道义,是中华文明千年不变的信仰;道义,是中华文明沧海桑田历程中即使陷入绝地也绝不放弃的至上准则。我们用道义驾驭利益,我们用道义统领计谋,我们用道义感化天下,我们用道义校准航向。中华民族每一次的繁荣富强,皆与“神明”无关,都是依靠自己的辛勤劳作,而非借助对外的殖民掠夺,因为那与道义不容。

这才是中华文明的核心内涵、本质所在。这就是经70年光阴我们得以从深渊跃出而挺立于东方给世界带来新的希望的千年历史根据。

文明在志士仁人的赴汤蹈火中薪火相传;文明在传承中正在焕发出更加夺目的光芒。

在中华文明之火于黑夜狂风之中隐若萤光的时候,无数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用自己燃烧的生命为之增光添色。当这种努力与来自西方、同样追求人类社会真理与正义的、现代系统性的马列主义理论不期而遇后,中华民族的优秀分子便不断地聚集在了中国共产党这个有着超乎想象生命力的组织中来,百年间由涓流而成巨浪,势不可挡。以中国共产党为代表的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用自己灵魂与肉体的双重付出让中华文明之火再次冲天而起光照神州。

中共一大旧址

我们说中国共产党是马列主义政党,我们说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这是在当代政治语境下的表述。如果我们把它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审视,它是五千年延绵不断的中华文明当代擎炬者,迥然异于其它组织。

它的中坚成员接过民族信仰而坚守道义。何为坚守?走投无路时仍不放弃。当四一二事变让几十万人头落地时,他们依然念无邪坠、正路前行;当红军将士血洒湘江,饥寒交迫、上雪山入草地几近绝境时,他们依然坚定追逐真理、恪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就是穷困亦不弃初衷而对道义的坚守。何为坚守?是脱江湖入庙堂后牢记心头。当不同地方的差异化发展让先行区域已经进入发达行列时,中国政府依然心系困苦百姓,不惜代价地保证“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少”成为了国家的坚定意志;当西方霸主屡次抛出两家私分全球的G2诱惑时,中国政府不为所动依然坚定地推动普惠全球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这就是腾达亦不改信仰而对道义的坚守。

它的中坚成员继承民族情怀而胸怀天下。他们来自不同的阶层,却超越自己的出身而福泽众生;他们既非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也不是虚无的国际主义者。他们立足华夏,致力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他们心向全球,致力于建设公平公正的国际秩序,以中国为起点、采东西文化精髓为人类探索一条共同繁荣发展新路。

它的中坚成员秉持先圣担当而铸业千秋。轻小利谋大义,鄙浮名志实功,拒机巧苦耕耘,越陈矩开新局。

它的中坚成员因袭先圣境界而忘我奋斗。践行信仰不惜以身殉道,利益大众甘于摩顶放踵,孤独担当罔顾他人评说,献身宏业无谓个人功名。

因为坚信道义,所以敢于以弱抗强,惯于后发制敌;因为坚守道义,所以拒斥欺寡凌弱,决绝巧取豪夺。从弱小到强大一路走来它讲述了一个基本的道理:不是因为强大才去坚守,而是因为坚守才变得强大。

它的中坚力量将自己的灵魂化作了组织的基因传承至今。这个组织用自己在马列主义指导下的探索与实践为中华文明注入了时代新义,在实现民族复兴的同时,为当代人类的发展提出了一个恢弘的愿景: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目标远承五千年中华文明天下一家的情怀,近通当代西方科学社会主义最高的理想。

它便是推动中华民族经70年光阴而从深渊跃出而挺立于东方给世界带来新希望的现实强劲引擎。

展望未来——共命运天下一家

通过无数优秀儿女前赴后继的奋斗,中华民族正在因崛起而走向伟大的复兴。人类科技的发展已经将世界日益紧密地捆绑在一起。中国的变化,正在不断辐射到更广泛的地域。世界所有的角落几乎都感受到了中国发展的影响。

西方的精英们近年来逐步意识到,用武力或非武力的手段打断中华民族复兴的窗口,都基本关闭了。他们清楚地看到,中国正在让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所以他们在积极地努力,希望中国的复兴能够在西方的理念与框架中和平地完成。他们希望中国带来的变化更多的是利益的重新分配,而不是基本理念、规则与架构的根本性再造。

但是,在中华民族70年崛起的历程中所发生的事情,绝大多数都不在西方精英的预期之内。中国将在本源的意义上引领世界的重塑。这不是中国自身利益与意志决定的,而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

今天,我们有幸正在见证人类文明发展史中极为罕见的一个巧合:中华民族的复兴与人类文明的跨越不期而遇。

由于意识属性的信息技术所创造的人类智能化工具突飞猛进的发展,人类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正在由工业文明跨越到人类文明史上的第四个文明形态——信息文明。

2016年11月16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开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讲话。

人类使用的工具决定了由人类生存状态定义的不同的文明阶段。从粗糙的石器,到精巧的金属工具,再到利用自然力的复杂动力机械,这些辅助人的体能的物质性工具,将人类的文明逐步从与兽争食的猎采文明,推进到靠天吃饭的农耕文明,进而提升到自主生存的工业文明。人类文明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加速发展,但是人类文明的主题始终是“求生存”。

直到以计算机为代表的辅助智能的意识性工具的出现,让人类的劳动工具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由此带来了人类的生存状态的质变。意识性工具的出现与普及让人类的生产力获得了极大地提高,历史性地解决了人类基本的生存问题,人类文明的主题由求生存,进入到了“求发展”的新阶段。文明形态进入到了自由发展的信息文明。

人类不仅正在摆脱基本生存的困扰,而且利用意识性的信息技术正在打造出一个相对独立于物质世界、又与物质世界有着密切联系与相互作用的复杂的虚拟世界,从而使得我们的生存空间历史性地进入到由物质与虚拟融合而成的一个复合空间。人类不仅可以在虚拟空间中随意地创造,而且可以在物质与虚拟空间中自由地来回穿梭。

从求生存到求发展的飞跃,从单一物质空间到物质/虚拟复合空间的质变,将全面而深刻地改变人类社会从物质到精神,从个人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这种改变,将超越民族文化、宗教信仰、地域差别等等。这将是人类文明史上空前的、天翻地覆的巨变。

有人期望这个变化能够被有效地控制在西方定义的工业文明的框架之中;有人认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可以找到把控这次变化的基本依据与方法;也有人认为出路存在于东西文化彼此采长补短的融合之中。

截图来自演讲PPT

我们回首历史可以清楚地看到,人类的每一次跨越,借用科学史学家托马斯·库恩的说法,都是推翻过去的“范式”而建立新“范式”的过程。在新的“范式”中,最基本的假设与概念都需要重新审视定义。所以传统框架,不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或者是两者的简单“融合”,都不太可能成为支撑人类信息文明的基础。继承当然是必然,也是必须,但是突破才是本质。在空前的巨变到来之时,在坚守道义的前提上,我们不应该在继承的基础上来谈突破,而是应该在突破的努力中来把握继承。

历史上的突破,有的来源于自发的碰撞,有的来源于自觉的思考。在人类掌握了空前的力量,包括毁灭自己的力量的今天,智慧的自觉应该是一种必须。那么自觉的“突破”来自哪里?它将来自回到道义的原点,而对历史的反思,对现实的审视,和对未来的远见;它来自以包容万物的胸怀,以人间道义为准绳,超越“东”“西”,超越历史,为天地立心,为众生立命,为人类的自由发展确立基础与原则、规划发展的蓝图。

截图来自演讲PPT

中华民族的复兴,正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展开。民族复兴,不是中国在任何西方理念意义上的崛起,而是以打造普惠于所有成员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己任。一带一路正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和平共赢互融的正道。

中华民族的复兴,已经走过了民族自立与国家富强的阶段。随着未来台湾的回归,二战后东亚分争的历史将画上句号。结束历史才能开创未来。台湾回归后东亚的一体化整合,将成为全球发展的强劲发动机,驱动一带一路覆盖欧亚,远达各个大洋两岸。在21世纪由中华民族引领世界的融合,也是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历史学家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在20世纪70年代初所做的预言。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时代必然出现非凡的人物。非凡的人物所体现的不是“个人自由意志”,也不是某个群族的利益诉求,而是直达道义的智慧。而智慧,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是驱动人类文明发展的根本动力。在21世纪,智慧必将带领人类走向公正和平、共同繁荣的美好明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谢耘

谢耘

海航科技首席科学家,首都科技领军人才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国庆70周年
国庆70周年
作者最近文章
人类命运共同体将是一个全新的信息文明
“中医现代化”是要超越两大体系
人工智能离“人类智能”还有多远
与大数据和AI不同,区块链打开了一扇独特的窗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