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谢耘:正做着“精英梦”,天空飘来一句话

谢耘

谢耘

北洋电气集团首席科学家,首都科技领军人才 来源:慧影Cydow 2021-02-03 08:14:20

【文/ 谢耘】

2001年初,我开始进入企业管理高层,出任公司副总裁兼CTO。我是高管中唯一做技术出身的,所以遇到技术问题大家都来找我。可是我原来是学数字信号处理专业的,对快速傅里叶变换、通信编码以及电视图像处理等等比较熟悉,而几乎从未涉足过通用计算机产品及行业应用,唯一的相关经验是领导过联想掌上电脑的开发。所以公司遇到的很多技术方面的问题我其实也不懂,而学习是需要点时间的。

因此在公司刚拆分成立的那段时间,我对一些技术问题时常会脱口而出说:“我也不懂。”以至于有一个高管看不下去而忠告我:“你是CTO,遇到技术问题不能说你不懂。”都是聪明人,无需把话说的太赤裸。

在如何做一个企业高管的问题上,这或许是对我的第一次“启蒙”:我需要“改掉”做技术养成的“实在”作风,不能再“将自己等同于一般群众”。最直白地讲,就是要开启一个“装X”人生新阶段。

恍惚中我开始了“装X”旅程。

不能再去食堂与普通员工一起吃饭。即使不外出或在单间吃,也要让助理打上来送到办公室独自品尝。精英需要忍受必要的孤独。当然,偶尔有选择地请基层员工一起吃个饭是必要的,偶尔为之才能让他们倍感珍贵而浮想联翩,也有助于保持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存在感。嗯?公司怎么没有领导专用茅房?回头我得让助理准备个提案。

用名牌武装自己,从衣着到用品。为了尽量被宰得轻一些,去美国出差时抓紧一切机会去不同的奥特莱斯大买特买,管它样式如何,是名牌就行,我花钱是买那个原汁原味的Logo。你们不要庸俗地把穿名牌解释成为爱虚荣,名牌上那个偻佝彰显着成功者的荣耀。没看到中国早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国了吗?那就因为这里有最多的成功人士。

与群众打成一片那是土鳖作风,与精英的信仰背道而驰,距离感才是体现精英身份的关键。距离带来神秘,制造威严,产生美,甚至培育信仰。

要进一步保持距离感就必须时刻注意端着,表情高深莫测不苟言笑。这不是摆谱,而是我不能混同于一般群众,因为我已经成功脱离了一般群众的行列。虽然总这样我也挺累,但灿烂总要有代价。不能嫌麻烦,做事必须有足够的仪式感,这样下面的人才会心生敬畏与崇拜。做足场面不是劳民伤财,这是团队建设的必须。当然,场面宏大的必要条件绝不能忘,我必须是唯一主角。如果有喧宾夺主之虞,我就废掉美女帅哥主持,屈尊亲自上场客串司仪,牢牢把握住话筒的控制权。

与草民拉开距离打好基础后,就要努力不断提升形象。紧跟潮流,不用探究对错,自己飞上天太难,撞上一个风口才是捷径。时常引用当红大牛的观点甚至进一步发挥,以示与之相通,异于懵懂大众。最重要的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以最快的速度把最新的时髦词汇念顺口,要反复练到很自然地随口就能说出来而毫不心虚就像自己首创的一样。不用费神搞懂它的什么真实含义,造这些词的人自己不都在颠三倒四地天马行空嘛,我怎么用都没人敢说我牵强附会。

看网上大家都在用这些时髦得词汇胡扯些啥,博采众长再展开自己的想象,把故事丰富起来,然后大胆地去说去讲去喷。只要通过一般人不容易说顺口的措辞、参入大跨度多要素的内容、混合多线条的逻辑或非逻辑,把故事编织的足够复杂,必然会有合理的成分而不会是彻头彻尾的胡诌,这样就没人敢来当面挑战,虽然我也不知道、也不关心哪些合理哪些不合理。最重要的是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搞不清楚、也无心去搞清楚复杂故事中的逻辑与对错。

我的秘书曾经说过一句极富哲理的话来给我壮胆:不是绝对的谬论,就是绝对不谬论。我当时脑袋转了三圈才确定他不是在引用康德或黑格尔的什么名言。他后来另攀高枝飞黄腾达青云直上,在高端场合偶遇时,多和我说上一句话他都觉得浪费了自己的宝贵光阴,我怀疑自己被他划入了他心目中的低端人口群落。

用最简单的语言讲述最深邃的道理?那是苦命教书匠们该干的活;我就是要用最生涩的辞藻去演绎本无聊的家常。成为精英以后无心更无暇再去钻研,网络垃圾把原有不多的真货都挤出了我的大脑,只有家常琐碎才是我能轻车熟路驾驭的内容。讲那么清楚神秘感何在?我以后还吹啥?高大上的形象如何打造?

讲故事的时候要充满自信,充满真诚。语言一时枯竭,就加重语气放慢语速,多用“非常”“极为”等最强形容词,并且把它们多多地重复上几遍。时髦加上复杂,里面的糟糠败絮就没人能看得见,这就是高大上,就是宝贵价值,就是杰出才华,就是真知灼见,就是闪光的思想与内涵。形象在不断地讲这些复杂故事中持续得到提升,自我在不断升值。

虽然看书是件苦差事,但是书还是要看的,因为建立在网络快餐之上的形象还是亮度不足,自我价值含金量不高,通俗地讲就是X格还不够高。但只看畅销书,否则你吹了也没人知道岂不是浪费生命。

而且阅读要采取“科学阅读法”:看一个开头加一个结尾再记住几个关键词,然后用自己的想象加上其他人的评论把开头与结尾串起来便大功告成。之后就可以让这些书还原其废品的本来面目去实现自我价值吧。

反正真正会把那些可以装门面的畅销书从头读到尾的人几乎没有,无需担心穿帮。然后就可以把研读心得拿来为自己编的故事增光添彩,让自己的形象不断地更加光鲜起来,自我价值金光闪烁。

想象力与口才同样极端宝贵,两者缺一不可相得益彰。没有口才的想象力,只能用来暗中自慰;没有想象力的口才,只能用来讲黄色笑话。要想口吐金莲必须两者兼而有之。想象力不足那是智商不够的表现。没有想象力的大脑,怎配得上僵尸乱炖的瑞士金表、粘你门牙的意大利西装?人生如此短暂,生命如此珍贵,不依靠想象怎么能够创造辉煌?

不能胡思乱想而要实践出真知?成名之前我一直在撅着屁股刨土实践。而今再去靠实践出什么真知,哪还能赶上我不断进取的步伐?何况再与那些资历浅的菜鸟们或命不好的卢瑟们一起去实践,精英的尊严何在?更何况“真知”值几毛钱?能当饭吃吗?不断向上,在物质与精神上将更多的人踩在脚下才是人生大义;在确实需要真知的时候,可以想办法用技巧用权力把别人的真知变成自己不断向上的资本。这没什么不妥,我还提携了他们嘛。他们也没少沾我的光,蹭我的油。这才是当代辩证法的真谛。

不断向上就要借助很多人的肩膀。要学会运动他们,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否则他们会感觉到肩膀被踩的太痛。除了工作,还要用各种热点话题、时髦做法、加上自己编的复杂故事,去占领他们的大脑。我们要紧跟时代,我们要成为一家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边缘计算的公司;我们要做组织变革,打破束缚解放生产力,鼓励内部创业;我们要统一意志加强管控,建立强大中台;我们要采用最先进的阿米巴。不适合我们的实际情况?先僵化再优化嘛。只要我肚子里有足够多的料,哪怕是猪饲料,我就能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要庸俗地错误运用知识与他人的经验?让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就是对知识最正确的辩证运用。

996不符合人性?我年轻时两天只睡一次觉,哦,好像是在一个苏联电影里看到的。996是给你们铺就的通向成功的康庄大道,因为你们是光荣的奋斗者,这条路才幸运地向你们敞开。否则你想996,还没人愿意劳神来遛你呢。

996真的有必要吗?天知道。反正如果我那样玩命,就会大脑因缺血而短路,吹自己年轻时两天睡一次觉的苏联航天奇才科罗廖夫没活到60。可是他们如果空闲下来,我心里真就不踏实。谁知道他们下班后是不是在串通要求提薪或者策划集体辞职出走。

运动他们到底为了什么其实我也说不太清楚,在不同的时间我的脑袋里会蹦出不同的理由,当然很多理由我不能告诉你。反正运动是绝对的,这是辩证法的真理。运动他们我睡不好觉,不运动他们我就更睡不好觉。何况我藏在心底不能告诉他们的目的一直没有完全实现,不运动怎么能够加快进程?这是我最主要的动机吗?可能吧。我太焦虑了?你不焦虑那是因为你太庸俗。焦虑的升华便是人生的灿烂。

低端人口的肩膀还是不够高,要花时间不断去参加各类高档聚会,交接各种高档人士。尽量往前挤,实在不行坐在最后排握不上手也没关系,只要能够在现场亲眼多望上一望当红牛人独特的面容表情、亲耳多接收一点他们异样的频率音响,我就会在无意识中不断地吸纳到高端信息,我的气质必然就会不断提升。多拍些照片实时地放到网上去晒,不用怕漏掉什么重要内容,这些高档活动本来也不是靠什么高端内容撑场面的。

看到我的行踪,别人就会很快把我当成高档人士中的一员。远远地见过牛人,就要说“我认识他”;要是握过一次手,那就必须说“我们很熟的”。话里有10%的真实成份就已经很对得起听众了。

其实我已经搞不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何况真假之间本来也是辩证的关系可以互相转换的嘛,何必那么较真儿。难道你没看见吗?成功人士在身体力行,假话说千遍谎言成真理;民国大师曾率先垂范,装X装彻底人生必灿烂。什么?有点那个?别故作清高了,不攀龙附凤我这凡胎肉身如何能羽化飞升?

披高档服饰,攀高档牛人,喷高档词汇,成就高档人生。做高档事情?那是必须的。只恨父母在我话还讲不利落的年龄没有替我写一篇高档作文,挤进清华的我到如今只能靠自己苦练幻术。练得幻术,我就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瞒天过海,把某些将要成熟的高端成果幻化为我所有;然后我再稍加劳作,施展点睛大法,即可驾龙腾于九天之上,虽然它不是我生养的。幻术可不是白捡来的,谁说我没有心血付出?

世界太拥挤,龙凤成群互相践踏,攀附错了贻误一生。所以我还是把自己变成一个气球吧,而且是没有被绳牵着的气球,这样才能在这个拥挤不堪的世界里脚踏虚空地不断向上飞升。用自己呕心沥血编织的一个个复杂而时髦的故事,勾兑了带有茅台酱香的唾液,不断地喷向下方的低端人口作为我飞升的动力。

我飞得越来越高,俯视着越来越多的众生。他们仰望着我,我一个个喷向他们的故事,让他们应接不暇、连喘气都费劲,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对我的膜拜。我就是社会精英,我就是新一代的贵族,我就是高端人士,低端人口命中注定只配作为工具被我利用。孔圣人2000年多前就透露过天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我尽情地喷,喷的畅快淋漓、慷慨激昂;我奋力地飞,飞的潇洒豪迈、狂野奔放;我气发丹田引吭高歌血脉偾张:我要飞的更高!飞的更高!更高!高!高!高!

猛然头顶一声炸响,我变成一个自由落体急速下坠,地面的人四散而逃。平时溜须拍马的那些小兄弟们怎么跑的更快?是怕我砸死他们吗?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自私无耻了!舍己为人是我编织故事的保留主题之一呀,就一点没有喷进他们的脑壳里吗?

眼前一片漆黑。世界毁灭了?

一个带有东北口音的声音若隐若现:别扯犊子了,在地上站利落儿了老实儿地活着,少整那些歪的斜的。

我问道:你咋个意思呀?

黑暗中出现了点点星火,微弱的星火映照出一介书生修长的身影。他单手叉腰站在满山的杜鹃花中,身后是一群望不到尾的饥寒贱民,衣衫褴褛、手无寸铁。黑暗中有一个角落灯红酒绿,举止得体、仪态高雅的文武精英们西装革履、军容笔挺,揽花拂蝶、把酒言欢。偶尔有脑满肠肥者从眼角向书生这边邪瞥过来,懒懒地对戎装英武们说道:黄金时代如此美妙,怎容贱人无端骚扰。精英义愤填膺,将士利剑出鞘。

星火的微光中,书生双眉微锁,表情坚毅而淡定,身后贱民紧握双拳怒火中烧。

黑暗里,血雨腥风,狂飙骤起,星火燎原;和风中,大地回春,东方红尽,太阳升腾。

书生已成教员。身后的饥寒贱民,经千锤百炼已成为了藐视一切对手的、有史以来的第一支“人民军队”。一颗红星两面红旗成为了在外表上他们与百姓的唯一区别。那不是地位的象征,而是责任的标志。在教员的带领下,贱民们改天换地当家作主,众精英粉黛尽失满腹惆怅。

春暖花开,万物新生。脚登一尘不染的皮鞋,身着剪裁得体的制服,肩扛金星闪烁的徽章,将领们焕然一新。拉开距离抬头仰望众将领——高端,大气,上档次。

教员心中隐约感觉到了什么,说道:拿掉那块牌牌吧。军人们重新换上百姓的装束,唯有一颗红星两面红旗标志着与众不同的担当,普通一兵雷锋成为了全民的榜样。教员始终执着于探索究竟。在他的心中,形式必须服务于内容;在他的心中,“精英”只该用来描述陈年旧事;在他的心中,只有分工责任的差异,没有高低贵贱的不同。

教员辞世,平承治和,世事变幻。“精英”从历史穿越进了现实,历史真的就是一个死循环吗?

耳畔出现了一个带有湖南口音的声音,平静、清晰、坚定:还记得戴红领巾时你背诵过的那些简单的道理吗?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普通劳动者。

我应道:刻骨铭心终生不忘。可是时代变了,装X已然成为浩荡洪流,从最强大脑到智障心灵,皆奋不顾身、义无反顾地投入其中去挑战不可能。不装X,人生怎能灿烂?

拥有高尚纯粹,生命才会绽放——湖南口音的声音渐渐远去。

身后隐隐传来东北口音的声音:如果那些斜的歪的好使,神州大地上怎么还会有沧桑正道薪火不断延续千年?

十几年弹指挥间。

中午我去地下食堂排队打饭,一个入职不久的员工惊讶地问我:“谢总,您也来这里吃饭呀?”“那我该去哪吃?”“好像没见过老板们来食堂呀。”

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傍晚下班走到公司大门内的门禁处,我习惯性地微笑着向保安点头致意。他笑着有些局促地对我说:“谢总,我看过你的书。”我发现这是一个新面孔。惊讶中我停下脚步心想他一定是搞错了,便问他看的是哪本书,他说是《我的职场十年》。恍惚中我感觉眼前的场景有点不太真实。我暗中掐了一下大腿,然后问道:“有帮助吗?”“有”。我说我还写了一本书《成长——从校园到职场》,他摇着头说还不知道。我问了他的姓名,告诉他明天我会带一本签过字的送给他。“谢谢谢总!”“不用谢,我的书能对你有点帮助我真是很开心。”

走出公司大门抬眼远望,帝都时常弥漫着雾霾的天空,今天似乎比往日透亮了一些。

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普通劳动者。

毕竟,不论世事如何变幻,只要文明尚在,高尚纯粹便是生命之花最灿烂的绽放。

作者
谢耘

谢耘

北洋电气集团首席科学家,首都科技领军人才
责任编辑
赵珺婕

赵珺婕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正做着“精英梦”,天空飘来一句话
辩证唯物主义让出空间,老鼠哲学、庸俗哲学便大行其道
现在追求“自我实现”似乎理所当然,但要小心……
我的唯一选择是做普通劳动者,这不同于精英意识
牛人只动口,土人才动手?精英意识形态酿成的错……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