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薛凯桓:我问了白俄朋友一个问题,电话那头沉默了

2020-08-19 13:39:22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白俄罗斯,号称千湖之国,也是我的母校白俄罗斯国立大学所在国,这几天却因为频繁的游行和示威而一再吸引眼球,这个常常被遗忘的俄罗斯的“小兄弟”也再次成为了世界瞩目的焦点。

我半带调笑半严肃地关心了一下我白大国际关系的同学尼基塔(化名),问他感觉如何,他给我发来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在屏幕的这边都能想象出他低头叹气的样子。

他说:“没什么奇怪的,这不都是早有预料的事吗?我们在学校里学习国际关系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明白西方对我们的恶意吗?”

他正是一名卢卡申科的支持者,现如今为白俄政府供职,我能感受出他语气中的愤怒与无奈,以及对国家前途深深的担忧。

“我们现在不被允许做太‘过火’的行动,连表达对总统的支持都必须进行申请,真是令人恼火,西方在我们这里撒钱雇人,波兰和立陶宛人在煽风点火。”

“他们试图将我们的国家变成乌克兰一样的‘洼地’,以削弱俄罗斯的影响力和地缘利益,只要我们这里够乱,他们就能对俄罗斯趁虚而入,掌握了白俄罗斯,甚至能直捣莫斯科。”

莫斯科到明斯克大约有700公里的路程,大约与我国关中地区到河南东南部的距离相当,两国首都如此之近,白俄罗斯对于俄罗斯的重要性确实不言而喻。

据路透社最新消息,普京警告马克龙,对白俄罗斯领导层施压是“不可接受”的,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他似乎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对我展开一连串的抱怨,我静静倾听的同时也酝酿着向他提出我的困惑。

“明明我在的时候白俄罗斯还是宁静祥和的国家,”趁着他终于抱怨完喘了一口气以后,我趁机提问道,“是因为这次总统选举吗?人们对总统不满所以引发了抗议?”

“并不完全只是因为这次总统选举,”他说道,“白俄罗斯人民渴望改变,渴望能赚到足够的钱去享受更精致的生活,这个想法在白俄罗斯人民的心中已经积压了很久了,但是总统并不能给他们这些。”

“他们会说:‘看看我们的邻国立陶宛、波兰,他们的经济水平是多么的发达,他们拥有前往欧洲更发达地区的自由,他们能赚到钱,享有更高水平的生活,而我们却被困在白俄罗斯接受这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

“白俄罗斯的经济水平确实不如波兰、立陶宛。”我说道。

“但是我们已经尽全力让人民拥有最好的生活,我们的福利在白俄的经济水平下已经做到了极致。”他回答道。

尼基塔说的没错,白俄罗斯确实可以被称为一个福利国家,医疗在保险体系下全部免费,在明斯克的街头上经常可以看到救护车呼啸而过,医疗环境也并不像其余医疗免费的国家那样,看病往往需要预约。教育福利也很不错,白俄大学里的本国人有近一半不需要交学费,需要交学费的人也只需要交不多的一部分。住房方面没有补贴,但是生孩子有补助,我在白俄也的确见识过许多有很多孩子的家庭,据说这种家庭就是专门吃补助的。传统的“三座大山”,为许多中国人所困扰的住房、教育、医疗,白俄人民为此而发愁的并不多。

“但也确实仅限于此了,”他补充道,“政府在保证人民最基础的生活水平,为此我们甚至牺牲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拿他们的钱去填补多数人的窟窿。”

“这听起来并不公平。”我说道。

“但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们要做的是把有限的资源摊平,把白俄变成一湖平静的水,这样我们才能生存下去。”

我忍不住查起了资料,资料显示的白俄罗斯经济增长率为:2014:1.73%,2015:-3.83%,2016:-2.53,2017:2.53%,2018:3.15%,2019:1.22%,2019年人均GDP数字为6663美元,与此同时,波兰为15424美元,立陶宛为19090美元。

我将这一套数据发给了尼基塔,他沉默了一段时间。

“卢卡申科总统治下的经济发展水平似乎确实没有什么说服力?”我半带疑问地说道。

“你查到的是克里米亚危机之后的数据,在此之后我们连同俄罗斯一起受到了最严厉的制裁,我们的经济高度依赖于俄罗斯,连退步都是一起退步。”他也半带调侃地回道。

我又看了看资料,确实如他所说,白俄罗斯的经济退步始于金融危机,爆发于克里米亚危机之后,在此之前白俄的经济高度增长,2004年甚至达到了11.45%的高增长率。

这是一个拥有别拉斯这种车械巨头以及发达的IT产业的国家,是前苏联的核心工业基地之一,如今却陷入了经济停滞之中,在骄傲的白俄人民心中,也许确实是不应该的。

“这和你们国家的香港事件是如出一辙的。”说完他便向我告辞,去忙工作了。

我又想起了不久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宣称与示威者站在一起的言论,也想起了美国白宫发言人呼吁不要使用武力的双标行为。结合我国香港暴乱时,西方几乎公开的“秘密”收买行径,一个答案确实已经呼之欲出。

西方媒体长期将白俄罗斯称为“欧洲朝鲜”,在他们的叙事中经常可以看到对白俄罗斯及卢卡申科总统的讥讽。比如说很多留学生都知道的一个老笑话,总统将“我们需要发展和更多工作”口误说成“我们需要脱衣服工作”,由于俄语中“发展”这个词和“脱衣”很接近,造成了误解,导致白俄一时形成了“脱衣”的风潮,此事也被西方媒体拿来作笑料以证明白俄的“不民主”“独裁”。还有流传比较广的卢卡申科声称靠喝伏特加和洗澡可以预防新冠疫情等笑话,那也只不过是散会前卢卡申科同众人开的一个玩笑,并非真如西方所说,白俄罗斯政府在草菅人命破坏人权。由此可见西方媒体对于白俄罗斯的恶意,是绝不比对我国差半分的。

截止8月17日,白俄罗斯累计确诊新冠病例达69589例,累计治愈67149例,现有确诊1827例,累计死亡613例。疫情不可谓不严重,但确诊人数虽多,治愈人数却也基本覆盖到了确诊病例,死亡率尚不到1%。如此抗疫成果,说白俄罗斯政府无能、草菅人命未免太过牵强。

但新冠疫情也的确对白俄罗斯造成了沉重打击,本就不发达的经济因为停摆而雪上加霜,这极大地消耗了白俄人的忍耐性,他们迫切地想要结束现在的不良局面,想要获得更好的工作和更高的工资。为此很多人在西方的支持下走上了街头,这是白俄罗斯颜色革命的基础,那就是想要改变现状的民意。

白俄的民意是什么?想要改变现状,过上物质条件更丰富的生活,造成这一现象的本质是什么?并不在西方意识形态的侵入,而是本国工业体系水平的长期停滞、被西方长期挤压生存空间狭小、经济高度依赖于俄罗斯等。

政治是经济的延伸,白俄民众在长期的西方挤压下,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只要和西方接轨,我们就能拥有好生活,就能有和波兰、立陶宛等国一样的经济发展水平的想法,这是朴素的民意,无可指摘,却忽略了斗争方法的可行性。

苏联解体和乌克兰颜色革命已经昭示了西方赤裸裸的攻击性,按照一位大V的话说就是“西方不接受俄罗斯的投降”,无疑,在西方集团眼中的乌克兰、白俄罗斯同样属于广义的“俄罗斯”范畴,是“Russians”而非“Europeans”,同样是不接受投降的对象。同时,俄罗斯是绝不会放任自家的这个兄弟彻底倒向西方的,因为这里是俄罗斯的门户,上文已经讲过白俄罗斯此地对于俄罗斯的重要性。由此白俄罗斯倒向西方的出路基本被封闭,必须和俄罗斯建立共同体参与俄白这个体量不够的市场,但这仅仅只够温饱,不足进取。

那么出路在何方?中国?有可行性,中白合作非常紧密,中白巨石工业园目前按我所知已经有41家企业进驻,华为等企业也多次表态要与白俄在IT产业方面进行深度合作,白俄罗斯媒体对中国的正面报道居多,近年来白俄留学生数量也逐步上升。

但这些“可行性”并不够用。白俄罗斯的外交第一顺位是哪国?肯定是俄罗斯,那么在俄罗斯这个大哥还没有进行彻底的转向之前,白俄选择与中国的合作就只能是点到为止。中国的力量,目前东斯拉夫两兄弟都仍然心存疑虑,对该用与否,该如何使用都并没有足够的信心与考量。白俄与俄罗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一个共同体,在对中国的合作这方面,白俄必须重视俄罗斯的态度,中国也必须足够重视俄罗斯的利益,因此双方的合作层面并不好进一步深入,保持现如今这个层面便是足够的了。

这就是白俄罗斯的现状,经济落后,与俄罗斯的二人转市场并不能满足进取升级的需要,急需资金、技术的入场,但又与西方存在不可调和的战略矛盾,与中国的合作难以进一步深入,世界上有能力帮助白俄摆脱困境的两大经济区域,白俄均无法获得“治本”水平的援助,由此带来的经济困局、夹在三方之间的政治困局已经让国内矛盾越来越深化,并逐渐体现在了人民的日常生活上面,于是矛盾借新冠疫情总爆发,酿成了这次的游行示威活动。

反对派借由此次大选发起的反卢卡申科运动,固然有西方的推波助澜,但白俄足够深化的国内外矛盾才是其根本原因,表现为白俄人民希望改变现状过上好生活的民意。但是,我也很同意某位观友的话,民意往往在某种意义上是错的。

推特上的疑似“带路党”,在请求特朗普出手……画风有点熟悉啊,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这世界上的民意都很简单朴素,那就是过好日子,但如何过上好日子?这不仅需要群策群力、艰苦奋斗,更需要强大的领导意志与战略定力,否则便会陷入“路走歪了,越走离目标越远”的窘境,白俄罗斯旁的乌克兰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颜色革命”实现倒向西方的愿望之后,乌克兰人反而更窘迫了,反而与目标南辕北辙了。这就是“目的很好,路走歪了”的最好例证,重要的不是目的,而是斗争方法,斗争方法也不等于西方意识形态,这就是民意某种意义的缺陷所在,需要坚强的领导和战略定力去弥补斗争方法的缺失。

至于白俄罗斯之后的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或许唯一的路便是保持现状,以拖待变。而非走反对派想走的死路、邪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底线思维(dixiansiwei)。在这里看到更多,欢迎关注观察者网自己的时评公号:底线思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薛凯桓

薛凯桓

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作者最近文章
我问了白俄朋友一个问题,电话那头沉默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