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凯桓:乌克兰这是在“朝自己的腿开枪”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28 08:19

薛凯桓

薛凯桓作者

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生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一块带有白俄罗斯国徽图案的盾牌,出现在靠近乌克兰边境的地方。根据初步分析,该标志被猎枪所射击,遭到了严重损坏。

谁干的?

两国政府开始互不相让。白俄罗斯现政府对乌克兰当局作出了严厉表态,称乌克兰当局策划了此次事件,是对白俄罗斯的“严重挑衅”。而乌克兰国家边防局则指出,这一事件发生在一个沼泽和茂密的地区,在那里步行是不可能的。而且没有人在边境标志处停留的迹象,因此整个事件是“白俄罗斯当局的挑衅,因为他们已经对波兰和立陶宛边界进行了炮击,然后他们说邻国正在这样做。”

在笔者看来,此次事件并非什么突发事件,乌白关系也绝非仅仅因为这一件事就产生了龃龉,最近乌白之间频繁“不友好”互动,早已经给这件事埋下了伏笔。

9月13日,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在访问巴拉诺维奇附近的奥布兹-列斯诺夫斯基试验场时表示,白俄罗斯的安全局势从南方“开始变热”,卢卡申科进一步指称,白南部边境局势的持续升温离不开他们的“好邻居”乌克兰的小动作,为了防备这些不稳定因素,白俄罗斯当局必须在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边境部署俄产的S-400防空系统。

乌克兰也毫不示弱,乌克兰现执政党人民公仆党最高拉达代表费奥多尔·韦尼斯拉夫斯基在乌克兰第二十四电视频道上公然表示:白俄罗斯开始将乌克兰视为其潜在敌人。

一个在南部边境上部署防空系统这样的重要装备,一个声称另一方为“竞争对手”乃至“战争对象”,双方如此剑拔弩张的态势,颇有些“明天战争就爆发”的味道。可在我们的记忆中,如此剑拔弩张的态势,主角一般会是俄乌这对“老冤家”,缘何此次乌白之间也会有如此“劲爆”的互怼之势?乌白双方“闹掰”的原因究竟何在?这个“锅”该由谁背?

卢卡申科和泽连斯基的关系曾被形容为“比老朋友还像老朋友”,图为2019年10月4日,两人首次在基辅西部城市日托米尔举行会晤(资料图)

渐生嫌隙,决裂的开始

近年来白俄罗斯与乌克兰火药味渐浓的直接原因,毫无疑问应当从2020年8月9日白俄罗斯总统选举后发生的抗议风波开始算起,乌白两方自此事之后频繁的相互批评和衍生的外交危机,已经使两国处于全面调整双边合作范围的边缘。两国之间日益扩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分歧,也开始使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越来越远离建立建设性对话的机会。

西方国家支持白俄罗斯领导人的反对者,这并不稀奇,然而令人有些意外的是,2020年乌克兰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乌克兰政府紧随着西方各国发布了不承认选举结果的声明,甚至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都亲自下场,“建议”白俄罗斯总统举行新的选举。

乌克兰外交部及总统等政要的表态,直接引爆了乌白双边关系的“火药桶”。8月,白俄罗斯与乌克兰在历史上第一次互相召回了大使。11月,基辅加入欧盟对一些白俄罗斯官员的制裁。乌克兰的亲西方媒体和政治团体更是纷纷下场,做出指责白俄罗斯现政府的表态。

面对这个向来友好的邻居突如其来的“危险表态”,白俄罗斯现政府迅速做出了回应,以镜像的方式回应了乌克兰的指责。卢卡申科表示,基辅已成为白俄罗斯反对派的中心之一。他指责西方资助恐怖主义,称“有大量武器被通过乌克兰运送到我们的边境”。他强调,乌克兰已经成为美国的“卫星国”,美国“在白俄罗斯地边境准备了十年的‘颜色革命’”。卢卡申科更是在一次会议公开了其对乌克兰现政权的不满与愤懑:“尽管我们坚定不移地支持乌克兰,例如,在领土完整问题和其他问题上,尽管我们已经做到了最好,但乌克兰仍然成为政治挑衅白俄罗斯的前哨。”

白俄罗斯现政府与卢卡申科做出如此表态是非常符合常理的。对于彼时处于抗议风潮中的白俄罗斯而言,西方国家的集中施压已经使白俄罗斯疲于应对,而乌克兰参与其中更是对白俄罗斯的政局危害巨大。乌克兰位于白俄罗斯南部,两国之间边境线极长,如若西方颜色革命集团通过乌克兰对白俄罗斯领土进行渗透、颠覆,白俄罗斯本就复杂的国内局势将雪上加霜。因此,白俄罗斯的如此表态,也带有相当的“警告”意味。

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位置图

但是,彼时的白俄罗斯政府仍然不想“把话说死”,仍然希望着这位往日“好友”的回心转意。如果我们开始追溯2020年8月9日之后白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的种种轨迹,就会发现一些相当有趣的事情。

事实上,白俄罗斯政府在官方的外交层面,从未对乌克兰所奉行的“敌视”政策表达过公开的“回敬”式敌意。在明斯克,大大小小的白俄现政府相关官员对乌克兰不承认卢卡申科为白俄合法国家元首、支持白俄反对派和呼吁西方制裁的声明,要么置之不理,要么极其含糊其辞地回应。

卢卡申科本人最“鹰派”的言论除了上述回应以外,仅仅是称乌克兰总统对白俄罗斯的“敌意声明”是“欧盟和美国的可耻伎俩”,并提醒泽连斯基自己应该考虑保持自身的独立性,除此之外,卢卡申科对乌克兰的批评到此基本结束。

卢卡申科时不时在政府会议和各种其他场合上,表达对白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现状的不满,但也仅此而已。而就在白俄罗斯现政府的“镜像回应”不久之后,卢卡申科在接受俄罗斯记者奈拉·阿斯克·扎德采访时仍表示,他对泽连斯基没有什么意见,也没有对他怀恨在心。与此同时,卢卡申科还表示,他认为他的乌克兰同事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健康年轻人”。

随后,在全白俄罗斯人民议会的间隙,白俄罗斯外长弗拉基米尔·马克伊再次宣布,明斯克决心与基辅保持友好关系。2021年1月,卢卡申科更是宣布准备恢复与乌克兰的友好对话。同时,他表示,两国经济合作不断发展与友谊的不断进步,才是两国“该坐下来谈的事”。

显然,白俄罗斯并不想彻底失去这个“好朋友”,无论是卢卡申科还是白俄罗斯政府整体,对乌克兰的“回敬”都是保持着相当克制、期待着乌克兰“回心转意”。然而,乌克兰却让白俄罗斯失望了,对乌克兰的善意并没有让白俄罗斯挽回这个临近的朋友,随后发生的事情,也把已经出现裂痕的乌白关系彻底推向了难以挽回的深渊。

反目成仇,濒临彻底决裂

兄弟之间彻底反目的导火索到来于2021年的5月,在爱尔兰瑞安航空的客机于明斯克机场迫降后,乌克兰政府宣布从5月26日起,将停止与白俄罗斯的空中交通。而就在前一天,乌克兰最高拉达出具了一份关于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断绝外交关系的文件。

“威胁断交”还不够,彼时的基辅,“反白俄”的情绪在乌克兰当局的煽动下取代了“反俄”情绪,成为了乌克兰社会各界的“主流思想”,基辅的各大报刊、杂志纷纷粉墨登场,其版面上迅速充满了指责白俄罗斯政府、视白俄罗斯为“敌人”的内容。其中“反白俄”最卖力的宣传当属基辅的一家杂志社“Tizden”,其为了博人眼球,甚至已经打出了“乌克兰应与立陶宛、波兰一道,全力推翻白俄罗斯现政府”的惊悚标题,直言“卢卡申科将会是乌克兰的直接威胁”,“卢卡申科的白俄罗斯是我们的敌人”。

这篇文章最后的表态,也将乌克兰的敌意暴露无遗:“最后,我们边境上的坦克、射击点和部署的防空系统虽然尚属可观,但绝对不够。我们(同时也是波兰人和立陶宛人)的兴趣是卢卡申卡政权垮台。因此,制裁、支持反对派、遏制白俄罗斯政权不是与集体西方结伴的行动,而是我们为生存而进行的后殖民斗争的合乎逻辑的延续。”

乌克兰与白俄罗斯拥有基本相同的民族历史和文化记忆,与“深仇大恨”的俄罗斯不同,白俄罗斯于历史上与乌克兰无积怨,于现实中无领土纠纷,把“为生存、反殖民”而斗争的气都“撒到”白俄罗斯身上,显然是过头了。

而所谓“遏制白俄罗斯政权不是与集体西方结伴的行动”,这种话更是属于说出去也不会有多少人信。白俄罗斯与乌克兰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在这系列的事件之前双边贸易更是如火如荼,生意、感情两不误,非要说乌克兰“不是与西方结伴的行动”未免过于此地无银三百两,谁人不知乌克兰在2014年颜色革命后政权由亲西方势力把持,大政方针、外交政策基本以西方马首是瞻。如若不是西方威逼、唆使,乌克兰为何要去得罪这个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的“好朋友”?

“朝自己的腿开枪”

笔者在上文中已经讲过,尽管近年来关系紧张,但白俄罗斯在多方面积极帮助乌克兰,希冀于乌克兰回心转意。那就让我们先看看,白俄罗斯是如何付出行动帮助乌克兰,看一看乌克兰失去这个朋友究竟意味着失去了什么吧。

在2021年2月2日和3日,库拉霍夫斯卡亚和扎波罗热TPP的电力装置紧急关闭后,乌克兰对电力额外供应的需求急剧增长。一些地区因此出现了电力短缺的情况,靠乌克兰自己是远远不够解决问题的。在乌克兰的要求下,白俄罗斯紧急向乌克兰能源系统供应了500兆瓦的电力。而同年早些时候,由于严重霜冻,乌克兰方面也曾向白俄罗斯求助,要求其紧急供电。后据白俄罗斯能源部称,根据该申请,白俄罗斯至少向乌克兰提供了310万千瓦时的电力。

把时间再向前推到2020年7月,彼时的乌克兰西部发生了严重的洪涝灾害,而白俄罗斯那时便向利沃夫运送了大量人道主义货物,以消除乌克兰西部洪水造成的后果。随后,白俄罗斯应乌方要求,向受灾地区派遣了两座发电厂、电机泵、帐篷、1500多根消防水带、个人防护用品包等设备。

仅仅紧急救灾的援助就能如此,双边贸易就更无需多说。仅2017年一年的数据就显示,白俄罗斯向乌克兰供应石油产品、液化气、石油焦和沥青,以及拖拉机、卡车等多种产品。同时,2019年乌克兰与白俄罗斯贸易额达58亿美元。

这是一个非常之高的数字,乌克兰视为“亲密盟友”的立陶宛,其在2020年的贸易额都只有10亿美元,而2019年乌克兰与英国的双边贸易额为25亿美元。

对于乌克兰来说,白俄罗斯是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盟友,考虑到乌克兰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不可替代性与大国的体量,白俄罗斯作为体量不大的小国,能够成为乌克兰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其对乌克兰的帮助作用是不可谓不大的。因此我们可以说,乌克兰主动去“招惹”白俄罗斯是不合逻辑的,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相对于“口惠而实不至”的西方,白俄罗斯显然能够为乌克兰提供更多更实惠的帮助,尤其是在俄乌反目、乌克兰的能源供应被“拦腰砍断”之后,白俄罗斯的存在对乌克兰就更是不可或缺了。

但是,乌克兰偏偏就去“怼”了乌克兰,如果说上述乌克兰的行为仅仅是在政治上的“表演”“作秀”、实际意义不算特别大的话,那笔者接下来要说的乌克兰的所作所为,就是令人大跌眼镜的迷惑行为。

就在今年年初,白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无私送电行为还未远去,乌克兰就已经着急要“过河拆桥”了。总统泽连斯基在白俄罗斯送电后不久,便签署了一项关于国家能源监管机构有权限制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进口电力的法律。此外,他还签署了一项法律,规定监管机构有权在2021年底前停止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进口电力。

而在今年的5月19日,乌克兰能源部部长更是致函乌克兰全国委员会(该委员会拥有处理能源和公用事业领域的国家监管事务的权限),要求禁止从不属于欧洲统一能源系统的国家进口任何电力,包括俄罗斯和白俄罗斯。

这“过河拆桥”来的过于迅速,以至于人还没过去,桥就已经被拆了个精光。乌克兰的迷惑行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了。

白俄罗斯的反政府抗议游行,被指背后有西方势力参与(图源:星岛日报)

白俄罗斯的愤怒

面对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白俄罗斯的愤怒很快便降临到了乌克兰的头上。

此事后,白俄罗斯媒体上越来越多的话题开始集中于谈论乌克兰的贫困和腐败问题上,电视频道和国家出版物开始积极发布有关乌克兰的各种武器偷渡、极端主义分子的情报。除了媒体,各种公共组织和社会团体也开始卷入了信息战。例如,今年3月23日,数十名手持白俄国旗的人在乌克兰驻明斯克外交使团附近举行了“纠察活动”。根据媒体报道,在活动中可以听到这样的口号:“泽连斯基是乌克兰与白俄罗斯人民的共同敌人”“不要打扰我们和平地生活在我们的国家”“乌克兰是美国的殖民地”“乌克兰,解决你的问题”等。

除了这些“民间行为”以外,反击还远没有结束。乌白两国之间的“炮火轰炸”才刚刚开始,以下笔者就简单列一个时间表:

5月26日,乌克兰切断了与白俄罗斯的航班,以回应反对派领导人普罗塔塞维奇被拘留的事件。

3天后,白俄罗斯为进口一些乌克兰商品引入了单独的许可制度,但补充说,如果基辅反过来修改其对白俄罗斯商品的措施,白俄罗斯准备恢复自由贸易制度。

6月3日,卢卡申科宣布他正在与俄罗斯就开通飞往暂时被占领的克里米亚的航班问题进行合作。作为回应,乌克兰宣布即将实施制裁。议会还草拟了一份关于终止与白俄罗斯外交关系的声明草案。

7月2日,卢卡申科下令关闭与乌克兰的边界,据称是因为武器从乌克兰运抵白俄罗斯。

8月3日,他将乌克兰描述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威胁,并指责乌克兰当局“反人民、反人类”。

4天后,卢卡申科指责泽连斯基在乌克兰境内训练武装分子,这些武装分子正在被转移到白俄罗斯,“试图颠覆白俄罗斯,为白俄罗斯带来混乱。”

随后便是乌克兰总统访美,乌克兰指称白俄罗斯将其视为“潜在敌人”,乌白边境局势开始变得复杂等近期发生的事。

显然,这一次,向来对乌克兰保持克制的白俄罗斯政府也表现出了激烈的愤怒,几乎是一月一次的不停歇密集“轰炸”,表明了白俄罗斯一方已经对乌克兰的“出尔反尔”“过河拆桥”失去了最后的耐心,也使得乌白关系从此走向了再难回转的深渊。

责任究竟在哪一方?

乌白关系恶化,背后离不开一个“俄罗斯因素”。

由于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乌克兰当局开始称白俄罗斯为“不可靠的伙伴”。由于乌俄关系日益紧张,以及乌克兰当局对乌东和克里米亚问题极为敏感的态度,白俄罗斯终于也成为了一个令乌克兰当局“不放心”的国家。“白俄罗斯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这种话题的讨论开始在乌克兰越来越常听到,所谓“卢卡申科政权是危险的,是完全听从莫斯科控制的,俄罗斯可以从白俄罗斯领土攻击乌克兰”的言论开始甚嚣尘上。

乌克兰对于“白俄罗斯成为俄罗斯的附庸”一事的担忧并非全无道理,白俄罗斯作为其北部邻国,漫长的乌白边境线便是乌克兰北部的最大威胁,一旦俄罗斯从白俄罗斯的南部边境对乌克兰的领土进行直接打击,配合东乌战线的推进,乌克兰全境的“沦陷”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卢卡申科与普京在索契举行会晤 (图源:新华网)

因此,乌克兰当局对于白俄罗斯北部边境“威胁”的担忧,并由此产生了“反白俄罗斯现政府”“反卢卡申科”的执念,也有着几分合理性,毕竟,要消灭这些不稳定因素,最好的方法就是于“威胁”未真正起势之时将其消灭于萌芽,如若白俄罗斯政府被成功颠覆、成功成为了西方新的反俄前线,乌克兰的北部边境“威胁”不但将不复存在,反而会在北部多一个“抗俄”盟友,怎么算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如此,乌克兰种种的“反白俄”迷惑行为,也似乎有了勉强可以解释的理由。

但是,乌克兰并没有意识到,白俄罗斯并非那么容易被颠覆成功。这里是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西门户,无险可守,一旦俄罗斯“丢掉”了白俄罗斯,那么北约的军事威胁就会直入莫斯科,直接威胁到俄罗斯的心脏腹地,这是俄罗斯决计不能接受的。因此,俄罗斯一定会拼尽全力“保护”白俄罗斯不被颠覆,而白俄罗斯同样有着与俄罗斯相同的诉求,两者之间的再次紧密联合是必然之事。

乌克兰应当意识到,白俄罗斯之所以会与俄罗斯再次联合,按照乌克兰的表达就是“成为俄罗斯的附庸”,整个西方乃至其“前哨”乌克兰的步步紧逼才是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原因。白俄罗斯在2020年8月的选举风波前与乌克兰相安无事,而在选举风波后却逐渐与乌克兰分道扬镳便是最好的证明。

“白俄罗斯依附于俄罗斯”一事是西方、乌克兰一方对白俄罗斯高强度施压、企图发动颜色革命颠覆白俄罗斯的结果,是西方、乌克兰首先逼迫白俄罗斯,迫使其寻求俄罗斯的帮助从而与俄罗斯结合,而非白俄罗斯主动与俄罗斯“沆瀣一气”,“威胁”乌克兰的国家安全。倒果为因、颠倒黑白非但不会给乌克兰的危局带来任何实质改善,反而会使得乌克兰在疯狂、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俄乌关系、乌白关系破裂的黑锅与苦果,终究还是要乌克兰自己吞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乌克兰 白俄罗斯 俄罗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28日 08:19

乌克兰这是在“朝自己的腿开枪”

09月13日 07:42

想问问乌克兰总统:你爱美国,美国爱你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官员警告美企:小心被中国排挤出这些领域

新加坡疫情反弹,被美国“最高警戒”

纽约市长上任唱中国国歌?错大发了…

亩产1326.77公斤!袁隆平院士的遗愿实现了

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试点房地产税改革

美媒扒出拜登20年前社论:美国没有义务保卫台湾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