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凯桓:波兰给白俄罗斯人发“波兰人卡”,反击来了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0-08 07:47

薛凯桓

薛凯桓作者

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生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过去的这个九月,对白俄罗斯人民是与以往不同的一个九月。

从9月3日开始直至9月15日期间,白俄罗斯各地都罕见地举行了以“团结的象征”为共同名称的汽车拉力赛。因新冠疫情而停止已久的社会性集会活动,也于9月3日在布列斯特堡垒英雄纪念建筑群开始。

此外,白俄罗斯共和电视频道还组织了一次由白国家电影制片厂制作的“白俄罗斯团结”的专题纪录片的演示。总统卢卡申科更是亲自下场,主持了9月1日的白各大中小学“开学第一堂课”的活动,并亲自确定了这次活动的主题——“民族团结应成为孩子们的第一课”。

这些主题为“民族团结”的庆祝活动不是凭空而来,而是因为白俄罗斯出现了一个新的公共节日。今年7月30日,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宣布,“9月17日,我们国家将庆祝一个新的公共节日——民族团结日。”

为什么选在这一天?

1939年的9月17日,苏联红军进入了波兰,将根据1921年《里加和平条约》中割让给波兰的西白俄罗斯地区,重新并入了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卢卡申科坚信这个节日“突显了白俄罗斯数代人的奋斗、民族和国家的不可侵犯性和自给自足”。虽然政府并没有具体“指导”如何庆祝这一天,这个节日也没有休假,但是白俄罗斯人的自发狂欢与政府机关的各种欢庆活动,已然说明了这一天在白俄罗斯人民心中的重要性。

然而,对于波兰而言,这一天显然就没有那么美好了。与白俄罗斯的“兴高采烈”恰恰相反,波兰方面表现的极为恼怒。波兰外交部称“这是无法理解的节日,白俄罗斯实际上在庆祝斯大林-希特勒的媾和,这是白俄罗斯历史政策的极大倒退”,言语中的恼怒之意溢于言表。而波兰媒体则表现的更突出:“9月17日确实是世界历史上重大事件发生的日子,在这一天,俄国人占领了该国(白俄罗斯)的一半并开始了残酷镇压,这以卡廷处决为标志,并驱逐了我们数十万同胞。”

从外交政策的角度来看,此举会大大危害白俄罗斯和波兰的关系。对波兰而言,这一天更多是“民族悲剧的一天”,选择这一天作为节日,显然是在刺激波兰敏感的神经,那么是因为什么,白俄罗斯不惜得罪波兰,也要“执意”确立并庆祝这个节日?

卢卡申科在民族团结日上表示:波兰比亚韦斯托克曾经是我们的领土,维尔纽斯是我们的城市!

拿到“波兰人卡”,“就像在自己的家一样随便”

长期以来,波兰与白俄罗斯的关系持续恶化。白俄罗斯对波兰在本国领土上积极使用“软实力”工具已经愈来愈感到不满,甚至波兰媒体毫不掩饰地公开报道过去14年波兰当局如何在白俄罗斯进行推广“软实力”的努力,连这笔活动的花费:一笔约1.4亿欧元的详细账单都被清楚地报道了出来。在文化项目和奖学金计划的帮助下,一些年轻的白俄罗斯人在波兰大学接受资助的免费教育,私下学习波兰语、在波兰赞助的学校和高中就读这种现象也并不罕见。

而上述这些并不是波兰“软实力”战略的唯一渗透方案,也不是最重要的。或许最重要的就是所谓的“身份牌”,正是这张“牌”,让波兰当局能够在没有直接参与的情况下,达到其在白俄罗斯的野望,而这正是卢卡申科与白俄罗斯所害怕的、对白俄罗斯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危害最为巨大的“大杀器”。

所谓的“身份牌”不是别的,正是“波兰人卡”——这是一种专门属于“波兰民族”的身份证明,它给予持有者极大的好处和特权:前往波兰的长期签证、在波兰免费学习和接受紧急医疗的机会、购买火车折扣门票,以与波兰公民相同的权利便于开展各种业务,等等。

“波兰人卡”出现在2007年,当时波兰加入了欧盟申根协定,因而作为前苏联国家公民的波兰裔前往波兰变得更加困难,因此波兰当局根据法律,制定出了有关“波兰人卡”的相关细则,明确了“波兰人卡”的所有者应是“波兰民族”,这一关系一经波兰的承认就可以立即对其签发“波兰人卡”。该卡不授予被授卡人波兰国籍,“但它使生活变得更加轻松、随意,就像在自己的家一样”——《“波兰人卡”管理细则》中如是说道。

对于那些希望获得“波兰人卡”的人,有几个严格的条件。此卡的签发场合通常在波兰各大海外领事馆的招待会上,申请人必须表现出熟练掌握波兰的语言、了解波兰的传统和习俗,才具有初步的申请资格。而在签发文件时,申请人的家庭中是否有足够的波兰人也是非常重要的。为此,申请人必须提供证明父母、祖母或祖父或曾祖母和曾祖父中两个人是波兰血统的文件。

对于那些没有所要求的语言技能,也没有波兰裔直系亲属的人,如果能“在言行上证明对波兰人民的承诺”,仍然可以尝试成为公认的波兰人。如何“证明对波兰人民的承诺”呢?这就是重点了:此类申请人必须为波兰海外组织的工作做出贡献,领事馆会列出波兰政府已确认的30个海外项目清单,从而提供给申请人为“波兰民族的共同事业”做出贡献的有效途径。

创建了elegram频道NEXTA白俄罗斯记者斯捷潘·普蒂洛及其团队,可以被认为是此类申请人最好的例子。这一频道成为了白俄罗斯媒体领域抗议活动的主要推动者。该频道的编辑部设在波兰,从这里就可以看出NEXTA的作者普蒂洛确实与波兰存在某种联系,但“联系”的具体情况如何,则要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入得多。在接受俄罗斯博主尤里·杜铎的采访时,普蒂洛等人毫不介意地谈论华沙当局对他们生活的“帮助”。他们对普蒂洛毕业于白俄罗斯的一所中学,而该中学获得了波兰的资助这一事实毫不避讳,在谈论他的同事们通过波兰政府的“波兰人卡”计划或移居波兰、或留在白俄“为波兰工作”的情况时也丝毫不脸红,甚至还有些“自豪”。

波兰当局的官方数据显示,“波兰人卡”存在十三年多来,已有超过25.53万人次通过此种方式进行“波兰人卡”的申请活动,其中根据一些统计信息来算的话,申请需求主要由波兰的两个邻国贡献——超过91.4%的申请是由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人上交的。

东进野望

然而,这个节日的意义到此仍未结束,波兰的目的,也不是仅仅在白俄罗斯搞搞“颜色革命”,那么他们究竟所图为何?

“你们都看到了波兰的行为,如果白俄罗斯解体,格罗德诺地区等西白俄罗斯地区和其人民将归波兰所有。他们已经公开地谈论这件事,但他们不会成功。”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的这段话,给出了问题的答案。很显然,波兰想要恢复对以格罗德诺地区为代表的西白俄罗斯等地区的所有权,恢复对西白俄罗斯人民的统治。

也许许多人会感到诧异,因为此时此刻,距离将西白俄划分给波兰的里加和平条约的签订已经过去了整整一百年,而西白俄罗斯地区重新并入白俄罗斯苏维埃(BSSR)也业已过了82年的漫长岁月,但是时至今日,波兰却仍然对西白俄罗斯“不死心”、怀有领土扩张的野望?这听起来似乎非常荒谬,但事实的确如此。

直到1939年,波兰的东部边界就在明斯克以西,这意味着从理论上讲,现在所有的西白俄罗斯人都可以声称自己是“波兰人”。这些不仅仅是言语上的“嘴炮”,“超过91.4%的波兰人卡申请由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人上交”的事实已经够说明一切了。

实际上,白俄罗斯国内一直有一个庞大的波兰人群体。1959年,超过50万的波兰裔生活在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境内。基本上,他们紧凑地集中在格罗德诺地区等西白俄罗斯地区,有些地区波兰裔甚至占多数。这就给了波兰大肆推广其“波兰人卡”的可乘之机与群众基础。

对于在西白俄罗斯地区推广“波兰人卡”的真正目的,我们还是看一看波兰人自己的想法最好:

“东方同胞的命运:我们那些从未放弃自己的家园、但由于边界的变化而不再是波兰公民的人,我都感觉极为亲切。边界的变化只是是一时,但我们的东方同胞迟早会再次回到我们的怀抱。”

这是时任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的一段话。在“波兰人卡”的相关法律通过之时,莱赫·卡钦斯基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了他家人的故事:他们一家在1939年为了躲避“俄国人迫害”被迫搬离布列斯特,前往德国占领下的华沙,而这次演讲也正是以上那段话的来源。

这段话的来源不是1921年、也不是1939年,而是来自于现代的2007年!在彼时,波兰的领土期望就已经彰显的如此明朗,以至于笔者已经无需赘述所谓“波兰人卡”等波兰在白俄罗斯“小动作”其背后的真正目的。到了这种程度,现在的白俄罗斯政府如果还看不出波兰的东进野望、不采取类似于“民族团结日”的有力措施,来阻止西白俄罗斯离心力的进一步加强、维护国家统一,那在笔者看来才是真正的无能与不负责任。

2011年4月,白俄罗斯宪法法院裁定“波兰人卡”不符合国际法。图片来源:新华网

巨大的危害

波兰的这些计划,不仅是其自称的“为同胞恢复历史正义”,还具有相当实际的意义——例如,这将有助于解决低生育率和波兰人大量移民到更发达的欧盟国家,导致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因此波兰当局对这些计划极为上心,几乎是当作国策在运作。对波兰来说,将这些计划对准白俄罗斯绝对是一次“一本万利”的政治买卖。而随着白俄罗斯政治局面的各种变化,该计划在白俄罗斯的运作效果、对白俄罗斯所造成的巨大危害,开始逐渐显现了出来。

如果还有人无法认知波兰这些计划的巨大危害,笔者只需要举一个方面的例子就足以挑明:白俄罗斯最有“钱途”的行业——IT。由于白俄罗斯特殊的经济结构与分配模式,IT企业的利润绝大多数要通过税收的形式被“收缴”,这导致了该行业对白俄现存秩序的普遍不满,同情波兰、支持西方“颜色革命”的情绪在此行业之中流传甚广。尤其是在白俄罗斯安全部队突袭了商人米卡多的PandaDoc——一家互联网公司,理由为他支持白俄罗斯反对派之后,白俄罗斯的IT行业精英开始大量转移到邻国——也就是波兰。

“IT界了解到,如果卢卡申卡继续执政,则意味着白俄罗斯将走向失败状态,我们的公司要么被迫关闭,要么就必须将生产转移到国外。”——“BY_help”(一个IT界的白反政府组织)运动的联合创始人、白俄知名IT业精英安德烈·斯特里扎克如是说道。

在欧盟大力收紧移民政策的当下,通过波兰的“波兰人卡”计划显然是这些行业精英出走的便捷路径。无论是留在波兰还是由此“借道”前往欧盟,走波兰的相关计划似乎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波兰也毫不介意自己在这方面的“成果”:“波兰很高兴能够为欧盟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它包括白俄罗斯与俄罗斯的逐步分离以及其重新定位以符合欧盟的利益。我们不应忘记,多亏了波兰人卡,波兰以牺牲文化亲近的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为代价,填补了我们的劳动力短缺,这对波兰民族十分有利,我们为以波兰民族为导向的政府感到高兴。”波兰媒体“得意洋洋”地如是说道。

如果你对人才外流的危害没有直接认识的话,那么通过阅读以下的这些情况,你或许就能对波兰这些计划的目的有了最深刻的认知了。

其实上文中提到的白俄罗斯“IT英雄”(这是波兰人给他的称呼)安德烈还有另外一些作为,他公然表示,在全球化时代,国家之间的边界不再那么重要,但保留每个民族的传统才是重要的。为此,他获得了“波兰人卡”,并参与了“白俄罗斯和波兰的共同历史”文化项目的开发。同时,他的生意伙伴丹尼斯也持有一张“波兰人卡”,他们都认为两国人民关系密切,“白俄罗斯人即是波兰人”是他们的口头禅。

已然以波兰人自居的安德烈一伙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祖国白俄罗斯,他们现在效忠于波兰,虽然他们自称“国际主义者”,话里话外以波兰利益为先的安德烈一伙,不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所作所为对祖国白俄罗斯国家统一的巨大危害,但他们显然心甘情愿。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如果一些国民仅仅因为“民族认同”“族裔抱团”就能毫不犹豫地站在精致利己的立场上,就能毫不犹豫地背叛自己的国家,就能毫无心理负担地“有族无国”,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如果一个西白俄罗斯居民认为自己是波兰人,那或许危害没有那么大,可是如果有一群、有成千上万的西白俄罗斯居民认为自己是波兰人呢?

而这正是波兰想要的结果,一旦西白俄罗斯对白俄罗斯中央的离心力逐渐增强,那么波兰“收回”西白俄罗斯地区和人口的愿望,就不再仅仅只是愿望而已了,这是多么完美的计划和考量啊。

伪善逻辑

对于波兰的这些行动,白俄罗斯的反击不出笔者所料,但此事最“有趣”的还是波兰针对白设立“民族团结日”后的一些反应。

最先做出回应的毫无意外的是波兰媒体。Belsat(白俄罗斯的英文国名为“Belarus”,看这个电视台的名字就知道究竟有何用处)由波兰国家电视台专门创建,用所有白俄罗斯使用的语言向白俄罗斯观众广播,它说:“俄罗斯正在吞噬白俄罗斯”。而Rzeczpospolita这家报纸的标题则更直白:“这个节日意味着白俄罗斯独立的结束,它已经彻底成为俄罗斯的傀儡”。

这并没有什么好奇的。波兰不喜欢俄白两国积极合作、更不喜欢白俄罗斯“翻旧账”的民族团结日,如果波兰不在乎这些,那才会是真正的轰动新闻。

但这里还有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如果你将Rzhechpospolita的“白俄罗斯成为俄罗斯傀儡”的文章跳到最后,并查看其他推荐阅读的文章,那么“有趣”的事就发生了。Rzhechpospolita向读者提供了一篇令人震惊的文章:“中国正在吞噬白俄罗斯并用廉价商品充斥它”。紧随其后的是一段充斥着愤怒的文字,内容为白俄罗斯领导人呼吁民众不要购买昂贵的波兰苹果,而是购买其他的廉价苹果,“这是对波兰合法贸易利益的肆意践踏”,文章在其中愤怒地指责道,而白俄罗斯之所以敢有“不购买波兰苹果的底气”,原因正是“中国向白俄罗斯的苹果倾销”。

是的,所有的三篇文章(关于俄罗斯正在使白俄罗斯成为其傀儡,白俄罗斯民族团结日是对波兰的“侵略”,以及邪恶的白俄罗斯当局因中国倾销所以反对波兰苹果),都是同一作者的作品。

这难道就是波兰的真实想法吗?西白俄罗斯理应属于波兰所有,白俄罗斯的一切事务只有波兰可以染指,只有波兰可以向白俄罗斯渗透、颠覆,俄罗斯不可以与白俄罗斯合作,否则就是侵略?只有波兰可以向白俄罗斯贩卖苹果,中国向白俄罗斯出口苹果就是“倾销”?

思来想去,笔者恍然大悟,这不应当仅仅是波兰当局与波兰媒体的想法,而且是西方政权与西方媒体总体上的言论状态。这种“善是我从邻居那里偷了一头牛,恶则是相反”的双标逻辑,笔者称之为“伪善逻辑”,通俗些称便是“我做得,你做不得”的霸道逻辑。

近些年,美西方包括波兰的所作所为无时无刻不在践行这个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的逻辑。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是维护“贸易公平”,中国反击回去则是“保护主义”“汇率操纵”;美西方操纵科索沃独立是“民族自决”,而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则是“赤裸裸的侵略”;波兰与白俄罗斯的这些纠葛更是如此,我波兰的种种行为是“维护民主”“为同胞恢复历史正义”,你白俄罗斯的反击则是“成为了俄罗斯的傀儡”“被中国倾销”,这真是何其的荒唐?!

波兰自称其是为了“为同胞恢复历史正义”,但是白俄罗斯西部、那些被波兰认定为“应回归波兰怀抱”地方的人民,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对于西白俄罗斯人民真正的想法,笔者认为白俄罗斯《思想报》、同时也是西白俄罗斯格罗德诺地区最大报刊媒体的这段话,已经足以说明他们的态度:

“总统于2021年7月30日在与活动人士会面时说:‘今天,白俄罗斯在生活的各个领域都受到了打击:政治、外交、信息、公共、军事威胁和历史政治领域。’而就在此刻,却有人真的希望白俄罗斯人受到这种打击,希望白俄罗斯人永远失去他们的身份,希望白俄罗斯完成她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旅程,融入所谓的全球世界。这一点想必所有的白俄罗斯人民都不会答应,西白俄罗斯地区的人民同样不会答应,因为祖国母亲将我们从暴政中解救出来,必然不会愿意我们再度分离。我们已经认识到,维护和加强国家主权和独立的关键因素是人民的团结。”

显然,白俄罗斯人民不认为波兰的行为是正义的,西白俄罗斯的人民更不认为波兰的所作所为是在“恢复正义”,这段铿锵有力、字字珠玑的宣言,也显示了西白俄罗斯人民同样维护国家统一与团结的坚定决心,令笔者感慨万千。

由此,笔者也看出了白俄罗斯设立这个“民族团结日”的另一层含义,这不仅仅是对波兰参与“颜色革命”的报复:既然波兰觊觎白俄罗斯的土地和人民、视他国对白俄罗斯事务的参与为“侵略”,那么我就应当告诉你:白俄罗斯的任何领土、人民都不会“理应”属于波兰。

这是从最底层便打破了波兰伪善逻辑的自恰点:白俄罗斯的任何事物都不是你的东西,不属于你,自然你也没有资格在白俄罗斯大肆发放“波兰人卡”,也没有资格在白俄罗斯搞渗透、挖墙脚。你说你在“恢复正义”,可白俄罗斯人民并不买账,你的行为是非法的、非正义的。因此,白俄罗斯人设立“民族团结日”是无可厚非的,这只会让白俄罗斯人更加团结,而非波兰等国所污蔑的“成为傀儡”“倒退”。

如此,还有谁能说白俄罗斯的“民族团结日”是花架子、是形式主义,是惹恼他国的不智之举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波兰 白俄罗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08日 07:47

波兰给白俄罗斯人发“波兰人卡”,反击来了

09月28日 08:19

乌克兰这是在“朝自己的腿开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钧正平 呼唤“朝阳大妈”和“捞铜渔民”,CNN有意见了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拜登又来承诺“保卫台湾”,白宫再度火速澄清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

“最严防沉迷”出台两月,家中“神兽”就没办法了吗?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中国大使:法国等美国的追随者委身强权、为虎作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