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凯桓:拜登搞“民主峰会”,是想“阉割”联合国?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2-15 07:50

薛凯桓

薛凯桓作者

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生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拜登的“民主峰会”在雷声大雨点小中落下帷幕,那些被拜登邀请的所谓“民主国家或地区”,也并没有在这场峰会中有多少出彩的表演。

查看这份名单就会发现,是不是民主,得美国说了算。众多观察者也强调了参与者组成的特殊性,并得出了一些结论:首先,非洲的“民主”代表性极为有限,而欧亚大陆的代表性极为“具体”.

民主不是偶然发生的,我们必须捍卫它,为它而战,加强它,创新它。来源:美国国务院

换言之就是不平衡:在欧盟只有匈牙利被拒绝邀请,而占据了欧洲大陆很大一部分、实行普选制的俄罗斯也被拒绝邀请。只有以色列和伊拉克在近东和中东收到了邀请,而在亚洲大陆部分则只有印度收到了邀请。更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是岛国和半岛国家的“大洋”带——受邀国家有日本、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

在非洲也是一样:大部分的非洲南部国家都收到了邀请——从南非到沿大西洋沿岸到赤道区的国家几乎无一不概括了下来,但十年前经历了“阿拉伯之春”、早已“民主化”的北非诸国却没有在邀请之列。非洲北部在十年前在“有色人种”“民主”革命的新保守主义幌子下遭受了美式价值观的大规模入侵,但此刻的华盛顿却否认了民主在那里的存在。这不得不令我们注意到其中的深意,可以说这是有意为之的结果。

这是对美国自身“资不抵债”问题的间接承认,因为“植入民主”是国务卿赖斯于2005年提出的战略,一年后由时任美国总统布什正式宣布,并于2009年在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开罗演讲中得到正式确认。讽刺的是,就在不久之后的“阿拉伯之春”,“植入民主”的战略带来的却是如今的一地鸡毛:利比亚仍战火不断,叙利亚战争遥遥无期,也门等国也与“稳定”二字毫无关联。自然,美国绝不能承认“植入民主”的失败结果,那么在此次的“民主峰会”中将北非诸国排除在外,也不乏有“死要面子”的尴尬。

叙利亚战争:从民主起义到全面战争。来源:USHMM

除了对“美国定义”式民主的观察之外,中俄此次的反应也是焦点:除两国大使的联合文章外,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关于华盛顿企图将外国划分为“民主”和“非民主”的评论也广为流传,俄罗斯的专家们开始谈论美国此次“民主峰会”的真正目的——用俄罗斯的惯用语境来说就是“殖民封臣”,同时指定这些“封臣”的名单。

美国究竟想要干什么?在美国深受疫情困扰的今天,美国主导的此次“民主峰会”又有何野望和背景?这将是本文的焦点。

要想了解这些,请注意美国国务院会前官方声明的那部分内容,其中包含峰会的理由以及为其设定的目标。内容中有什么是特别重要的?笔者总结了以下内容:

“2021年12月9日至10日,拜登总统将主办两次民主峰会中的第一次,届时来自政府、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的领导人将齐聚一堂”;

召开这次会议是“为民主复兴制定积极议程,共同应对当今“民主世界”所面临的威胁”

“对美国而言,峰会将提供一个机会:峰会是一个听取、学习和广泛交流的平台,参会国家的支持和承诺对全球“民主”的复兴至关重要”;

“在第一次峰会之前,我们正在与来自政府、多边和慈善组织、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的专家协商,就三个关键主题提出大胆、可行的想法:防止威权主义、打击腐败和促进对人类的尊重和权利的保护。”

因此,12月的峰会还没有开始,之前在外的流言就得到了证实:根据美国国务院目前的说法,这种“民主峰会”将有两次。此前,诸多媒体还“泄露”了第二次峰会筹备的相关细节。它可以转换为面对面的形式,但最重要目的显然是:为了让没有参加第一次峰会的国家参与进来,这是必要的。峰会将只能由美国所“指定”的国家参与,并由他们来讨论诸多“民主”问题,同时提出所谓“对非民主国家的民主改革”计划。

说到“民主计划”笔者就不得不提到联合国也是按照同样的模式成立的:进入的条件是反法西斯联盟的成员,而美国在此时举办的“民主峰会”却采用了当年的联合国模式:排他性模式。这种某种意义上将美国定义的“非民主国家”与法西斯相提并论的暗示也是颇为“用心险恶”。

而纳入这一程序也成为第二次“民主峰会”上的极为可能的事:美国总统拜登可以设法大幅增加参会国家,创建一个新的“民主”国际组织,例如所谓民主联盟,也可以在美国的领导下提升为全球性的国际组织。华盛顿的主要事情是让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国家参与进来,而现在实际上只有一半。

“民主峰会”发表官方声明。来源:美国国务院

如果第二次峰会不能增加代表,那宣布第三次峰会并继续组织工作也不无可能把世界分成两部分不是目的,而是结果。美国“自定义民主”的目标显然不可能是为了真正提升全球的民主水平,摆脱联合国及其安理会的掣肘之意过于明显。俄罗斯和中国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这就是为什么拜登在宣传计划中以“威权主义”的指责“攻击”俄罗斯和中国的原因。

在联合国框架内,从1995年就开始酝酿的取消否决权的计划,并在2004年更是通过了许多安理会改革的具体内容,诸多“非常国家”的入常愿望及废除一票否决权的议案,美国的影响自然是完全无法无视的。但美国并没有成功,因此当前的活动将以联合国创立的“排他模式”建立并虚拟峰会的形式进行。

这是未来的战略,也许不是那么遥远,但现在这一切的结果是什么?美国国务院此次的“民主峰会”声明又具体暗含着何等含义?

第一,“政府、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的措辞当然不是随机选择的,而是美国在苏联解体、其一超独强后暂时获得联合国完全控制权的一种意识形态体现。美国从1992年开始有目的地引入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我们可以查看会议的主要文件之一——《关于环境与发展的里约宣言》的序言,并在那里阅读到以下内容:“联合国会议……通过创造新的水平来追求建立新的、公平的全球伙伴关系的目标。国家、社会关键部门和人民之间的合作……”。

《关于环境与发展的里约宣言》的序言。来源:联合国

然后是28条原则,其中的第8条原则发展了罗马俱乐部“增长的极限”报告的要求,宣称:“为所有人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更高质量的生活,国家必须限制和消除不可持续的生产模式和消费并逐步放弃不必要的职能,并鼓励适当的人口政策”(人口减少)。

利用“公民”“社会”“企业”“民间”等概念来大造文章,从经济和人类发展的角度出发“夺取大义”,从而打击“国家主权”概念,美国的这一手也玩过很多次了,这一次也显然不例外。

这里的“先例”也不止以上那一个:1995年,《哥本哈根社会发展宣言》更是将经济和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治理联系了起来,全球治理与合作委员会的报告提出了所谓“全球公民社会”的概念,内容即非政府组织应形成一个独立的系统主体,形成以非政府组织为代表的的“公民社会”与国家和国际组织具有平等地位的国际关系体系。

《哥本哈根社会发展宣言》来源:联合国

“可持续发展”体系的两个关键三元组就是这样形成的。第一:生态——经济——社会,这个三元组将以生态环境为重中之重,并将其变成外部干涉内部事务的工具,包括以此干涉他国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第二个三位一体:政府——“公民社会”——“全球商业实体”

同时,联合国“相关”的非政府组织认可的“公民组织”将被宣布为“全球社区”概念的先行者。而在这两个三元组中,政府及其职能都只是为“生态环境”和所谓“公民社会”等概念服务的工具,国家主权概念在这里没有得到丝毫体现。

从那时起,这两个“三位一体”总是作为红线贯穿在后苏联时代三个十年间通过的所有国际文件中。我们不禁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创造的“民主”与“发展”的概念总能无视主权原则,从而使这些“民主”概念控制一国内部政治的“合理性”能够超过该国的政府?“美式民主”究竟意欲何为?

很显然,答案就在美国国务院关于此次民主峰会的官方声明中,多次强调所谓“商业实体、民间组织、公民社会”等概念、却对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丝毫不提的做法,已经赤裸裸地暴露了其干涉他国内政的野望。

第二,美国国务院关于这一“应对民主挑战”的声明也被赋予了历史意义,而且是双重的,拉帮结派“搞小圈子”的目的简直昭然若揭:尽管此次“民主峰会”其中有许多彻头彻尾的真独裁者、分裂主义者(如台湾)、极端主义者(例如台湾、科索沃)、甚至纳粹嫌疑的政权(乌克兰),但美国国务院还是公布了受邀参加所谓“民主峰会”的110个实体的名字。

如伊朗等真正全民普选的民主国家不在邀请之列,却邀请了台湾、科索沃、乌克兰之流。此等存在称其为“民主实体”完全是贻笑大方的冷笑话,但美国却毫不在意地邀请其参与“民主峰会”,足见此等“民主峰会”的含金量究竟几何。

这也与美国表面大搞“民主圈子”,实则种族主义、打击异己意味厚重的“优良传统”一脉相承,这是有“历史积淀”的:1975年,三边委员会的报告“民主的危机”出炉,该报告审查了公共行政、社会治理与“民主原则”相互作用的主要趋势。北美、西欧和日本的情况很有意思,但三个地区中的“北美”并不包括墨西哥,这显然是门罗主义的变种,这证明美国仍将拉丁美洲视为华盛顿的“后院”,并不将其真正视为“民主”的平等伙伴。

“民主的危机”。来源:Internet Archive

欧洲的“地位”问题也是焦点:现在欧洲是一个“整体”即欧盟,并不是整个西方的代表,但俄罗斯的地位还没有确定。对政治感兴趣的读者应该很清楚俄罗斯参与的欧洲的两个公式——“从大西洋到乌拉尔”和“从大西洋到远东”。三边委员会的这一报告其中的加密内容便是将俄罗斯定义为“从大西洋到乌拉尔”的一个存在。所以,“到乌拉尔”还是“到远东”也是俄罗斯与欧洲集团和美国之间的概念的长期分歧——俄罗斯的远东领土和独立地位被无缘无故地否定了,俄罗斯自然不可能接受这一“加入民主”的结果。

由于三边委员会的“民主核心”是北美和欧洲发达地区的“北大西洋”联盟,很明显,俄罗斯融入西方“对民主的挑战”也是“极为严重”的,而这一打着“民主”旗号实则对苏联、俄罗斯的领土完整、国家主权虎视眈眈的三边委员会“民主报告”,与现在美国国务院的民主峰会声明也是异曲同工:西方世界从未放弃过对俄罗斯再次解体的期望,组建“民主联盟”是假,以“民主”旗号结小圈子围堵中俄才是真。而中俄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才是美国为首的西方真正的目标。

第三,公布的受邀者组成也是一大亮点,这也表明了美国认定的“世界三大块”概念。肉眼可见的是,北美集团实际上已经形成。全球化支持者遇到了困难,但北约-欧盟的核心已经在其中形成。他们在世界岛东部的影响最弱,在遥远的外围也有影响,但中俄的大陆中心体系保持着高度的自主实力。因此,无论是从整体上还是为了中俄之间的分裂,美国都处心积虑。

华盛顿在此次“民主峰会”上分裂不由自己掌控的国际组织和国际合作机制的愿望是很明显的:印度、巴西和南非的邀请分别分裂了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邀请七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和台湾分别意图分裂上合组织、以及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独联体的团结,也意图破坏中国的主权。

受邀的新加坡、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也受英语世界影响极深,极易受挑动与其他东盟国家产生分裂与不良竞争。邀请现在什叶派占多数的伊拉克以挑动其继续反对什叶派的大本营伊朗,等等。

第四,美国的意识形态私货输出也是重点。美国国务院所谓“全球民主复兴”“全球民主觉醒”的委婉说法实则出现于布热津斯基的意识形态:具体出现在2004 年的《选择:全球统治或全球领导》一书中。2005-2009年,时任美国国务卿赖斯、总统布什、奥巴马正是以此作为意识形态依托,推动了所谓的“全球民主革命”,即“阿拉伯之春”。而这也是第四国际托洛茨基主义者带来的“世界民主革命”的概念,并奠定了新保守主义的思想基础。日光下没有新鲜事,只有“思想循环”而已。

《选择:全球统治或全球领导》来源:亚马逊

第五,拜登峰会的目标是建设一个只有“足够忠诚”的人才能进入的“新联合国”——目的是打击所谓的威权主义、腐败和争取人权——美国显然很清楚地表明了这种“民主”的扩张将朝着什么方向进行,重点是俄罗斯和中国。现在发生的一切都符合这种背景,包括拜登近期与习近平主席会谈的结果,以及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的准备情况。

在这里,注意以下几点非常重要:中美会谈结束后,双方立即强调,在台湾问题上,美方重申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不支持“台独”。但仅仅过去不久,美国总统拜登就宣布了相反的声明:“我们已经明确表示,我们支持对台关系法——仅此而已。他(台湾)很独立,要学会自己做决定。”拜登所说的法律是美国的国内法,不具有任何国际法律地位。而且,最终,拒绝支持“独立”与承认这种“独立”是不是发生了明显的冲突?

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形式上的区别:第一个“不支持台独”言论的记录在一些双边文件中,而第二个可以被视为“个人意见”。很明显,这种掩耳盗铃式的做法并不能掩盖美国的恶意,这仍然是公然的、恶劣的挑衅。此外,拜登也在颠覆性地试图影响中国公众:针对中国的颜色革命经费、舆论攻势在拜登上台后显然上升了一个档次。但不仅如此。

这一挑衅之后自然是新的挑衅:也就是台湾当局收到了参加今年12月“民主峰会”的邀请。至少,这意味着华盛顿在中国领土完整问题上的立场正在受到侵蚀,而拜登正走在从台湾建立与在乌克兰建立的反俄堡垒一样的反华路线。

当然,中俄对这种虚伪做派的容忍度不可能是无限的,这种彻头彻尾的政治表演不可能有助于真正的民主发展。这一事件不仅应让俄罗斯吸取教训,也应让中国吸取教训。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系统。来源:美国国务院

第一个教训:美方的任何声明和承诺都是空洞的震荡,不可信任。因为在美国面前,没有什么协议、备忘录是值得维护的,协议如果对美方不利,就不会得到执行。

第二个教训:中方在准备与美国谈判时,必须时刻牢记美国针对这种“反俄、反华”堡垒如台湾等的虚伪表态。中俄都需要明白,美国当局的这种行动,除了努力保持高水平对抗之外,还有另一个目的:通过鼓励世界各国相互不信任,使世界大陆地带的各个板块相互纠缠、相互攻击。这种危险比美国对台湾立场的镜像变化要严重得多。

现在我们回到“阉割”联合国的话题,很难不看出,如果台湾像被邀请参加峰会的七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一样,被接纳进入新组织,那么这个过程将导致前者与中国的分离倾向进一步加剧,就像后者与俄罗斯的逐渐分离一样,这一过程将得到显著加强,将从双边形式转变为多边形式。

怎样解决这些问题?除了进一步加强中俄的双边协调外,笔者认为,在即将举行的北京冬奥会期间,在北京举行中俄美三国领导人形式的三边会晤也是可以考虑的。这与俄罗斯领导人提出的与联合国安理会五人会晤的倡议也并不矛盾,而且这可能成为其在制约美国地缘政治操弄的重要手段。

但主要的是,三边形式的沟通会使得美国搞“小圈子”的操弄举步维艰,这将一定程度上避免台湾式的美国挑衅。而在当前世界局势动荡加剧的情况下,这也只能加强信任,信任的危机如今已成为许多世界问题的根源,但根源仍在于美国日益衰落的国力与体现出来的不自信情绪。若想真正解决问题,还在于美国自身:控制疫情、恢复生产,继续引领世界发展的潮流才是美国该做的事,但目前状况下的美国,其又有多少意愿去做这些事,这也给世界发展的未来前景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沈玉萌
民主 美国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美国一梦

美国新增确诊57万例、死亡2737例

2022年01月28日

10天内,纽约又有人被推下地铁站台

2022年01月27日

作者最近文章

12月15日 07:50

拜登搞“民主峰会”,是想“阉割”联合国?

12月09日 08:14

拜登想“摆谱”,但这在真正的实力面前毫无作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为劝中国“躺平”,《纽约时报》自揭伤疤:美国死了86万人……

“下届美国总统就是我”

“公开在美国街头贩毒、吸毒,警察也不管”

美方书面回复未解决安全诉求,俄罗斯警告

习近平向全国各族人民致以新春祝福

387人!北京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成立

“看着就着急,中国有这么多可写的故事呢!”

美国北约书面回应:拒绝俄罗斯所划“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