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凯桓:111比8,民主党如何阻止特朗普?把他和普京绑定能行?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23 09:12

薛凯桓

薛凯桓作者

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硕士生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今年美国中期选举已经拉开帷幕,到6月中,特朗普背书支持了119名共和党党内初选的竞选人,其中111人获胜,显示了在共和党选民中压倒性的影响力。

民主党当然更早就从自己胜选的美梦里醒过来,试图清算特朗普。美国国会众议院调查“国会山骚乱”事件特别委员会(下简称“特别委员会”)到6月21日,已经召开了第四场听证会,此前还有成员声称“有足够的证据,起诉特朗普”。

除了“国会山骚乱”这个抓手,还有条路就是将特朗普与普京“绑定”在一起。

2024年总统大选的获胜者将再次是弗拉基米尔·普京。不,不是在俄罗斯——而是在美国。要做到这一点,你甚至不需要改变美国的法律——只需要选举唐纳德·特朗普为总统就足够了。

类似这样的言论,可以说是玩笑,可以说是“预测”,也可以说是美国内部的宣传。

没有办法的办法

很多美国人越来越担心“特朗普归来”,实在也是因为民主党政府“扶不上墙”。

如果说特朗普的失败是他担任总统多年以来的“积怨”的话(所有美国媒体都对他不利,加之2020年的抗疫不力等),那么拜登现在的处境显然就没有“甩锅”的理由了:他的支持率已降至冰点——和特朗普在任时的最低值相当。

“我有一种国家正在从我们脚下离开的感觉,它现在被一个只有能力经营快餐店的主体控制。”前特朗普雇员克里夫辛普斯优雅地描述了此刻的美国人民对美国总统拜登及领导层的态度。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即使在通胀刚刚抬头、俄乌冲突远未发生之时,Politico去年底调查的美国选民中,有53%表示乔·拜登无法履行职责。48%的人认为他为此处于“精神过于缺乏”的状态。换言之,认为总统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能够明确表达自己的想法”的美国公民绝对是少数。

但在一年多前,拜登却是特朗普下台后美国“拨乱反正”的象征:民主党政要们全力支持拜登推翻特朗普的“胡闹”——然而这完全无法挽回拜登暴跌的支持率。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的支持率也使得情况更糟——比拜登支持率还要低的她,却计划在下一次选举中成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民主党在去年11月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中的失败,已经敲响了警钟:一年后他们将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权,而特朗普将在2024年重新夺回白宫。但警钟过去半年,民主党的处境更为糟糕。

你是否赞成乔·拜登处理总统职务的方式?来源:Quinnipiac University poll

请注意,批评拜登的美国人民不可能都是所谓的“人民的敌人”——也就是特朗普主义者。Politico去年的这项调查并没有将受访者的选举偏好考虑在内,表明大多数美国选民都质疑总统的心理健康,无论他们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美国总统已经到了该辞职的时候了——这不是笔者的观点,而是美国人民的观点,甚至是美军的观点——阿富汗的撤军灾难表明了这一切,拜登总统的支持率也说明了这一点。在支持率下滑这一点上,拜登是“坠落速度”的绝对记录保持者。

该怎么办?美式选举的“祖宗之法”不可变的情况下,抨击普京成了民主党为数不多的选择,因为除了可以削弱俄罗斯这个老对手的声望,也意味着能顺便打压特朗普,前提是民主党继续把他包装成“俄罗斯影响力代理人”。利用“通俄门”来影响特朗普的形象一直是一个民主党自认“不错”的方法——不要惊讶,民主党一直在做这些,“通俄门”的炒作又有谁敢保证与拜登的幕后团队毫无关系?

但现在的情况表明这一切都很荒谬,尤其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民主党伪造了特朗普与俄罗斯所谓特殊关系的“证据”。去年在美国被捕的伊戈尔丹·琴科是英国情报人员克里斯托弗·斯蒂尔准备的“特朗普档案”的合著者之一,这可能只是发现的第一个民主党总部“迫害”特朗普的信号,但恐怕不会是最后一个。

毕竟大家都明白:民主党总部故意伪造反特朗普的“证据”,然后美国特工部门的“办事人员”就找上了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也就是说,这是真正针对特朗普的阴谋——如果对他的溯源调查真正结束,整个民主党高层和拜登政府都将受到“无理针对”特朗普的指责。如果特朗普赢得2024年大选,他将不惜一切代价证明“迫害自己”的阴谋真实存在。

俄罗斯与特朗普及其团队的所谓“关系”。来源:swalwell house

所以事实证明,民主党(或者更确切地说,“deep state”)根本就没有出路:他们需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特朗普的新任期,即使特朗普本人不上台,也要阻止他的“门徒”上台。虽然民主党政府继续坚持特朗普“与俄罗斯有特殊关系”不仅可笑,而且从长远看无利可图——毕竟,作为回应,特朗普在“归来”后一定会提醒民主党自己会“记仇”,并会让民主党为“诬陷”他负责——但民主党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显然,民主党没有也不会出现他们自己的有力候选人,一个能够煽动群众并成为反特朗普“专业户”的政治家。因此,2024年的竞选活动必须以2020年的模式为蓝本——妖魔化特朗普,用这个“恶魔”吓唬选民(但窃以为,民主党像上次一样,又选错了方向)。而俄罗斯的主题在这里也无法回避——不过,这次民主党将重点关注的不是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而是着重于他对俄罗斯有何利处的“事实”——渲染“他的胜利实际上是普京的胜利”这种论调显然会事倍功半。当然,如果能证明特朗普“和普京一样”,都抹黑成所谓“恶贯满盈”的“独裁者”更好。

特朗普等于普京?

这场运动的轮廓早在去年就已经开始显现。特朗普前顾问菲奥娜·希尔曾接受几次采访——她出版了一本书:《你在这里无所事事》。这位出生于英国的英国女性已成为美国领先的俄罗斯问题专家之一,她不仅谈到了她以前在白宫的工作(2017年至2019年,她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俄罗斯和欧洲事务主任),而且谈到了未来。根据她的说法,民主党在弗吉尼亚州的失败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迹象,表明美国“准备再次接受唐纳德特朗普,这反过来可能导致美国民主的消亡”。

《你在这里无所事事》

特朗普的选举胜利导致民主死亡?我们也许早在2016年就已经听说过这个,虽然这种论调属于老调重弹,但是现在这个预测被特朗普自己的随行人员的证据所证实,因为希尔注意到并分析了一切:她看到特朗普和普京一样,这意味着特朗普对“民主”是危险的:

“他真的很佩服普京,我亲眼所见。对他来说,普京体现了他眼中的理想领导人类型,这与他对俄罗斯的态度无关。他认为普京非常强大和霸道——特朗普经常把这句话用在对普京的羡慕上。他的权力不受许多制衡的限制,特朗普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个非常富有、充实的人生特征,他认为自己应该像普京一样:把国家当做自己的生意一样管理好。”

希尔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例如2019年夏天特朗普和普京在大阪最后一次会面时的情节,前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沙姆也曾谈到:

“会晤开始后,特朗普的顾问菲奥娜·希尔问我是否注意到普京的翻译。她是一个迷人的存在,有迷人的黑发、长发、美丽的脸庞和优秀的身材。她说她怀疑普京可能选择了这样一个故意分散总统注意力的女人。”

2019年峰会期间,美国怀疑普京选择了一位具有吸引力的女翻译(左一)来“分散”特朗普的注意力。来源:纽约邮报

也就是说,在这位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前雇员、传记《普京先生:克里姆林宫的特工》的作者希尔的眼中,一切都是普京和特朗普的“交易”。毕竟,她是多么微妙地注意到两位总统之间的相似之处:

“普京是一个表演者,一个艺术家……而特朗普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他总是在舞台上,招待他的一群支持者。他把政治变成了政治奇观……同样地,特朗普在玩弄怀旧情绪。他承诺会回来带领美国走向伟大;普京也是这么说的。但他也在吞并领土。而特朗普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与普京所做的相似。”

希尔解释了她言论的一切含义:

“不同之处在于特朗普与国家交战,但普京不是。两者都在建立类似民粹的独裁……特朗普与普京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想通过国家机制进行统治。他想拆除它们,拆除美国现在的民主。”

也许希尔说特朗普想要拆除美国国家机制,并正在与美国“交战”是对的,她拼命想要证明特朗普是一个坏的、危险的人。但问题是,美国许多人对菲奥娜·希尔所说的国家不满意——这种不满一直存在,而且在最近几年才愈演愈烈。

菲奥娜·希尔和普京。来源:brookings

还是事实说明一切,很大一部分美国人一直认为联邦当局、华盛顿是寄生虫,是各州之上的额外的、不必要的上层建筑——这符合美国人“小政府”的理念。但最近几十年,这却成为了一种“乐观”的说法:美国人现在更倾向于认为,“华盛顿沼泽”这个“deep state”取代了当选的联邦政府、国会和总统。

美国人认为这是一种变相的种姓统治,而特朗普总统已经非常清楚地展示了推翻它的力量——这才是美国民主党政府与总统拜登信任危机的根本由来。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后,美国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这个“deep state”成功地阻止了这位“不受欢迎”的总统的“救赎活动”——鉴于他承诺排干“华盛顿沼泽”,所以民主党“deep state”对他的围追堵截并不奇怪。所以希尔是对的:特朗普想要拆除他讨厌他的“美国”。

这与普京确实有相似之处——与他在2000年代的行动相似,当时他在一个由“离岸贵族”寡头、腐败官员和亲西方“知识精英”组成的联盟统治的国家上台执政。

普京成功地打败了这些原有的寄生虫——也许是因为俄罗斯当时的“deep state”尚还年轻吧,它还没有来得及扎根深根,用它的触手缠绕一切和每个人。而在特朗普的面前,不仅有一个古老的,而且是一个无所不能的有机体“deep state”在阻止他——因此,在特朗普的粉丝看来,特朗普这位“突如其来”的总统没能打败这条“恶龙”也就不足为奇了。但在粉丝眼里,至少他尝试过并将再次尝试——在2024年,这令美国民主党政府大为恐慌,并导致了最近针对特朗普“通俄门”的再次炒作。

2016年,特朗普“通俄门”事件首次发酵。来源:the daily beast

笔者想要提醒的是,美国民众对美国民主党政府的信任危机并非空穴来风,也与特朗普扯不上什么关系:拜登身上自己就积累了大量令人难以置信的定罪证据——如果拜登的“私人罪证”都能“甩锅”给特朗普的话,那也未免太过可笑了一些。

一年多前,这个“罪证”是拜登总统儿子的笔记本电脑——几乎每个人都看到了拜登的小儿子亨特·拜登被一群举止“随便”的女孩包围的照片,并阅读了亨特的“供词”:他承认通过父亲的权势来收受乌克兰人的贿赂。

2021年,拜登女儿的日记则向公众提供了新证据:没有人否认它的真实性——因为这就像亨特的笔记本电脑一样铁证如山。这本日记的引言在社交网络上得到了广泛讨论。据称,阿什利·拜登暗示她的父亲乔·拜登与她在她小的时候有着些许“不正当的关系”,尤其是他们的许多亲密举动等等。这一切,她显然不喜欢。

拜登的小儿子亨特·拜登。来源:Daily Mail

美国政府的信任危机究竟来源于何处?当然还是民主党政府自己:拜登现在几乎变成了一只“跛脚鸭”,他几乎找不到自己的职责定位,甚至连履行总统的基本职责都难以拥有足够的身体条件。阿富汗撤军、抗击冠状病毒、通货膨胀和物资短缺方面的巨大失败,都给他的执政生涯抹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外交政策方面的失败也在不断地为阴影加码——无论是在罗马举行的G20会议,还是在格拉斯哥举行的气候峰会,都一无所获;在亚太推行IPEF,连美国媒体都吐槽没有实质内容;对俄乌矛盾的挑拨、冲突发生后的处理,也没能拉抬支持率。

在国内,很多州对总统法令明显无视——今天,它们被佛罗里达州、俄克拉荷马州、德克萨斯州和许多其他州抵制并挑战。明显地,美国国内的危机已经到了深层次、高危害的危险状态,而这一切的一切,都与特朗普还有他的“通俄行径”没什么关系。

特朗普会以普京为榜样?民主党政府也许想的很好,将特朗普与所谓的“独裁者普京”绑定在一起,当然有助于塑造其的“恶魔”形象。但目前的效果几何,民主党自己都难言乐观。甚至到了2024年,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这可能不会成为“反特朗普”的动力,而是支持投票给特朗普的另一个论据:希望将美国从正在摧毁他们的“深层国家”中拯救出来。

甚至连特朗普本人都不在意民主党的这些小动作,他毫不避讳谈到普京,当然是从另一个方向:“我非常了解普京,曾经跟普京谈过这些,(我让)他知道后果会非常严重,他了解这一点,他原本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出兵乌克兰)。”

法治不行、生产混乱、疫情肆虐,这才是诸多问题加身的美国民主党政府信任危机的真相,而非怪到“某个人”身上:无论是特朗普、普京还是中国。至于美国民主党拜登政府何时真正意识到问题从而痛定思痛、恢复生产、整顿疫情,我们也只能说一句:God bless America。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沈玉萌
美国 俄罗斯 拜登 特朗普 普京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美国政治

特朗普反复问“奥巴马带走的3300万页文件算咋回事?”回应来了

2022年08月13日

美国众议院通过通胀削减法案

2022年08月13日

作者最近文章

06月23日 09:12

111比8,民主党如何阻止特朗普?把他和普京绑定能行?

05月12日 08:32

美国帮乌克兰反腐?你怕不是在逗我笑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俄乌冲突后下个“火药桶”在巴尔干?武契奇这样说

中石化等多家中企宣布启动自美退市,证监会回应

上半年中国赴美学生签证比疫情前少5成,“他们心有不安”

今年高温综合强度将为1961年来最强,还要热多久?

特朗普涉违反间谍法等三宗罪,FBI寻回11份机密文件

俄乌冲突后下个“火药桶”在巴尔干?武契奇这样说

中石化等多家中企宣布启动自美退市,证监会回应

东盟特快试跑,中国商品可经铁路抵达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