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严可复:解放上海时,在国民党空军大楼上插上一面红旗的是谁?

2019-11-29 07:19:24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严可复】

1949年5月25日晨,解放上海的战斗正在进行,解放军已占领了苏州河以南地区,乘胜与苏州河以北的国民党军展开激烈的战斗。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虹口海南路10号的国民党军空军供应司令部大楼屋顶上,升起了一面鲜艳的红旗,门口挂出了“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横幅。

已经解放了的私营凯旋电台(由苏州河南岸新新公司人民保安队控制),立刻向全市人民广播了这则振奋人心的消息:“国民党军空军供应司令部已经解放了!”

这一捷报鼓舞了解放军和上海市民的斗志,进一步瓦解了敌人的军心。国民党空军一直是蒋介石的一张“王牌”,控制极严,究竟是谁在国民党军的心脏里插上这么一刀的呢?

1958年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剧照

一、打入敌空军内部,建立组织

1947年秋,解放战争进入了新的阶段,解放军在各大战场节节获胜,并从内线防御作战转入了外线进攻作战。中共党员陈烈通过拉关系、送礼,成功打入了虹桥机场。不久,组织上又转去陶昶、贺采根两名党员,遂建立了民航党支部,由陈烈负责。1948年秋,陈烈在空军汽车队、虹桥机场先后发展了刘茂光、何富寿(何群)入党,中共上海地下党工委书记张祺又将李扬群的组织关系转入陈烈的小组中。李扬群,中央大学航空系毕业,中尉机械官,在国民党空军供应司令部任职,后担任修务管理科代科长。

之后,何富寿、李扬群又发展了韩德兴(军士长)、曾行健(少尉机械官)、陈常棣、吴忠一、易积受、夏范民、张瑄、王可权等入党,逐步在上海敌空军系统中建立起地下党的组织。

1949年2月,在敌空军供应司令部成立了中共航空支部,由李扬群任书记,曾行健为副书记,委员有韩德兴和谢野萍(早期党员,1948年重新入党)。党员有二十多人,分别分布在空军供应司令部(有李扬群、谢野萍、陈常棣、夏范民、吴忠一、王可权、罗秋云等)、机场(曾行健、韩德兴)、空军供应总处(易积受)、仓库(周真相)、修护中队(刘永琦、张瑄等)。

1949年3-4月,国民党军败局已定,一面利用和谈拖延解放军解放全国的进程,一面策划总撤退,将空军人员和物资设备撤往台湾。

3月间,航空党支部在山阴路四达里十九号楼上谢野萍家召开支部会,根据上级的指示,决定要团结一切力量,保护空军的设施和器材,尽可能不被抢运或破坏,尽量动员空军人员特别是技术人员留下为新中国服务。会议决定成立“新空军自卫总队”(简称“自卫总队”),由李扬群任政委,谢野萍、韩德兴任正副总队长。

他们借着我党我军在政治、军事上的大好形势,积极开展活动,用个别谈心、秘密串联的办法,将思想进步、政治可靠、愿意留下为解放上海作贡献的空军官兵吸收为“自卫总队”队员。总队先后发展了三百多名队员,编为四个中队,一中队在司令部,队长夏范民;二中队在汇山仓库,队长易积受;三中队在大名仓库,队长陈常棣;四中队为其它单位,队长沈琢琳。

二、反搬运、护设施

国民党空军上海供应总处负责全国五个航空器材供应分处的补给,有大量航空器材和物资储存在上海的各个仓库和码头。随着战事的发展,国民党空军加紧了航材搬运去台湾的行动,计划是先搬运新型号飞机需要的、完整的、好的器材;其次是旧型号飞机仍能使用的器材;然后是待修的、修复的航材,其余来不及运走的则统统炸毁。航空党支部得知后,组织动员全体党员和“自卫总队”队员,开展了一场反搬运航材、保护设施的斗争。

大名仓库(东大名路687号)是国民党空军在上海的最大最重要的仓库。5月20日左右,驻守的警卫班撤离,仅剩部分留守人员。25日晨,李扬群通知陈常棣、张瑄紧急集合十二名自卫队员携带武器,去占领大名仓库。首先由张瑄、刘永琦等四人,穿着空军制服,佩戴武器,坐吉普车进入仓库,声称是奉命前来看守,随即又谎称执行炸毁任务,打开每层每间库门,检查敌人是否设置了定时炸弹(因国民党军撤退慌乱,未及安放炸弹)。

现在的上海东大名路687号

当晚,敌原大名仓库上尉库长金仲华等二人潜入仓库,企图偷盗贵重航空器材,被自卫队员发现,将其扣留在电梯内。陈常棣等坚守仓库三天三夜,直至沪东完全解放。

空军系统有大量各种车辆,党支部派陈常棣去大场汽车站秘密串联其老同学陆锡达,经陆又联系了江湾机场汽车队的陈晋元、缪盘铭,再经过串联,组织了二十多名可靠的驾驶员、机械士、机械兵等组成汽车自卫分队。

他们借故报废车辆,拆除汽车关键零件等,使汽车开不动、运不走。5月15日,两个机场一片混乱,陆锡达、陈晋元、缪盘铭等趁机在夜间将三十一辆汽车、一百多桶汽油、一百多条轮胎以及其它一批物资,秘密运至霍山路201号补给部内,隐藏在汽车房内,外面用废车厢、车架、空油桶加以伪装,派自卫队员秘密轮流监守,保护到解放。

供应司令部的机械官王可权,则采用无中生有的办法欺骗敌人,把较好的四十五辆工程车安排到中华造船厂去维修,表面上假装天天去厂里催快修,私下却暗示“有困难好商量”、“可去外地买零件”等,一拖再拖,终于把这些车辆保护了下来。

江湾机场空军二二零供应大队修护中队的张瑄和刘永琦,团结了该队同学、同乡十余人,对送来定检和修理的飞机,消极怠工、制造故障,拖延修护,以贻误敌机活动。1949年4月,刘永琦将两架急需修理的C-46运输机中的一架,故意搞坏磁电机,推说难以修复,只修好一架。大场机场飞机修理厂的自卫队员李江林(机械军士长),有意制造故障,拖延修理,使三架飞机无法飞往台湾,直耽搁到上海解放。解放后,他们很快就修复好交给了解放军。

江湾机场航拍图,右为黄浦江

在这场反搬运、保设施的斗争中,航空党支部依靠和团结积极分子,从大名仓库、汇山仓库、虬江仓库、机场汽车队和氧气厂等单位,共夺下近万吨航空器材、工程车、汽车数十辆和大批各类物资,以及十二、三架飞机,还有十四架运输机的机翼。

三、偷情报、搞破坏

航空党支部的同志们还利用自身的条件,积极猎取敌人的情报、破坏敌人的军事行动。重庆号军舰起义的当夜,国民党空军司令部电令上海空军供应司令部火速调运一批重磅穿甲弹、爆破弹到大场机场,交第八轰炸大队急用,传出的消息是去轰炸重庆号军舰。

在军械补给科的陈常棣获得消息后,立即向李扬群汇报,党支部马上秘密通知有关党员和自卫队员,想方设法进行破坏阻碍。陈常棣通过江湾机场军械弹药库的党员毛桂生和供应总处四课的赵长太等,堵塞了吊弹车的油路,给重磅炸弹配小引信,制造故障,拖延时间。大场机场的曾行健,则利用维修飞机的机会,故意制造电器短路,使飞机不能出动。在机场军械弹药库的韩德兴,冒着生命危险靠近正在装吊的炸弹,乘敌人不备,将弹尾导行气流的定向尾标一个个扳歪。结果敌机在向重庆号投弹时,偏离了目标。

飞机返航后,敌人查不出原因,把弹药库的雷庆云关了禁闭,但因查无实据,最后也只好把雷放了。

江湾机场的毛桂生和雷庆云、汪开礼、刘焕勋,多次将过期失效的弹药发给敌机使用,有时则配上过期的引信,或者发子弹时加入失效的子弹,造成机枪故障。他们的种种破坏活动,引起了敌人的怀疑。1949年3月,他们四人突然遭到逮捕,被关押在警备司令部严刑拷问。

毛、汪两人经历了老虎凳、灌辣椒水等酷刑,始终坚强不屈,未吐实情。最后敌人决定将他们押到横浜桥戏剧学校处决。但正逢解放上海的战斗打响,敌人慌乱逃命,顾不上他们,只留了一名士兵看守。5月27日晨,眼看全市已经解放,该士兵对他们说:“我们都是中国人,你们快逃吧!”他们才幸免于难。

航空党支部还利用自身的条件,积极猎取敌人的情报,并物色策反对象。军械补给科的陈常棣和赵长太曾深夜潜入五角场供应总处督察室,取走有关挂图,复制后再送回;他还把自己分管的上海空军库存物资清单取出交给组织。谢野萍则设法搞到一批极为机密的档案、机场设施图纸。供应处的易积受则借参加会议的机会,搜集空军搬迁、路线、使用工具、空军作战实力等情报。这些情报对于上海的解放和接管都起了一定的作用。

夏范民与八大队领航员盛承尧是同窗好友,他们平时常一起议论国民党的腐败,向往共产党。

夏入党后,设法策反了盛承尧,并在胶东区党委统战部的工作关系马道元(国民党航校飞行员)陪同下,将盛送至解放区。马道元和夏范民还设法策动了台湾空军第八大队卅四中队的分队长杜道时,于1949年4月17日,驾驶C-46运输机由台湾飞抵解放区,成功起义。4月23日,杜道时等又驾机飞赴北京,当晚受到周副主席、朱总司令的热情接待。

这些策反活动当然也充满着巨大的风险。空军一零一中队的翁复初、张克勤(都是机务员)对一名飞行员进行策反,因对工作对象了解不够,事机不密,结果被暴露,惨遭敌人逮捕活埋,英勇牺牲。他们的英名至今仍铭刻在龙华革命烈士纪念碑上。

四、支援上海解放的战斗

1949年5月,空军供应司令部最后撤离的人员,移居五角场供应总处,便于紧急撤离,海南路十号移交临时伤兵医院接管。此时,解放军兵分两路进军上海郊区,对上海形成钳形包围之势。党支部面对迅速发展的局势,决定在海南路十号大楼建立指挥部,并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准备战斗武器,武装自己。

1949年5月,京沪杭警备司令部在上海郊区建立的防守开阔地

由供应司令部军械补给科的陈常棣出面,借口留守人员需要应变,申请了几十支手枪和一些子弹,发给进入大楼的自卫队员使用。二是派党员谢栋宇、谢世揆和自卫队员毕豪章、朱海英四人,伪称从上海外围逃回,随带暗藏的武器进入大楼,会同已在楼内的自卫队员甘自雄,了解楼内敌人的动态。同时,还派出党员罗秋云和自卫队员李明德,化装成空军军官,住进老靶子路空军招待所,侦察附近的敌人动向。

5月24日深夜,党支部于闵行路二零一号召开碰头会,支委谢野萍汇报了毛森等于当天乘飞机逃跑的情况,以及解放军已经从西郊攻入市区的消息。会后,李扬群、曾行健、谢野萍带领吴忠一、夏范民和部分自卫队员穿着空军制服乘军用卡车和工程车开进供应司令部大楼,与在楼内的自卫队员会合。第二天晨七时,又有一批自卫队员陆续到达,合计已达三十余人。由李、谢宣布自卫中队、分队的编组,并分发“新空军自卫总队”的臂章,在值星官室设立了指挥部。

5月25日上午九时许,正当自卫总队在海南路十号大楼布置警戒时,突然大门口驰来了两辆满载七八十名全副武装士兵的大卡车(有一辆车顶还架设了机枪),顿时气氛紧张起来。

自卫队员一面进入战备状态,一面由李扬群和吴忠一出面交涉,了解到是驻守江湾的高射炮营特务连,因解放军炮击机场而撤离,由副连长带队撤退下来。李扬群等一面吩咐给他们搬来几桶米饭充饥,一面对该副连长作思想工作,晓以大义,劝说他率部放下武器,向人民投诚,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该副连长沉思片刻,表示同意。然而,不多久又生变数,一位姓何的副营长乘吉普车匆匆赶到,气势汹汹地要部队跟他回到防区去,副连长闻之色变,未敢反抗,率部跟随而去。

至此,自卫总队的政治身份已经暴露,为防止腹背受敌,由谢野萍出面找伤兵医院院长谈判,令其交出警卫班的十几条步枪,并将近千名伤兵约束在病房内,不准外出。

谁知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约二、三个小时之后,高炮连以吉普车为先导几辆卡车跟随,又疾驰回到海南路十号,情况瞬间又严重了起来。自卫队员紧急进入射击位置,做好了血战一场的准备。李扬群胆识过人,仍然出面去跟对方周旋。没料到从吉普车下来的何姓副营长态度大变,气愤地告诉李扬群,他们赶回江湾等候飞机来接,结果飞机虽然来了,不但不接他们,反而向其射击,打伤了该连两名士兵。副连长也大骂国民党没有天良。

他们知道受骗上当,一气之下带着士兵赶来投诚。李扬群表示欢迎,由罗秋云带领该连官兵去新生社住下,并送去面粉和银元,解决他们吃饭问题。从该连缴获了轻机枪三挺,卡宾枪七十九支,步枪四十多支,手榴弹四箱,子弹三十余万发。解放后,这批投诚的官兵都转交给了解放军。

五、升起红旗,顺利会师

“新空军自卫总队”收缴了高炮连的武器之后,战斗力大增,他们将机枪两挺分别架设在大门左边的平台和南侧的碉堡里,自卫队员佩戴臂章,在大楼的各层通道设置了武装岗哨,占据好有利的战斗岗位,严防敌人侵扰。

当日上午解放军已经完全占据苏州河南岸,“新空军自卫总队”也由秘密转入公开,进党支部讨论决定,在海南路十号大楼顶上升起了一面红旗,宣告已经解放。为避免误解,在红旗下方的旗杆上,又扯上一面白旗,表示这里的国民党军已经起义。大门口则挂起早已准备好的“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大红横幅。

1949年5月29日《解放日报》第二号头版刊登了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的消息

由于苏州河北仍未解放,附近小股敌人不时对大楼发射冷枪,自卫队员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轮流站岗,随时准备投入战斗。老靶子路西的一支国民党青年军派出一个乔装改扮的“老百姓”过来探听消息,李扬群亮出臂章,规劝该人回去传话,要求敌人立刻放下武器,向人民投诚。该部队拒绝缴械,二十六日晨七时左右,该部士兵乘坐七八辆卡车,直驶而来。大楼内自卫队员全体投入战斗,先是鸣枪警告,随即射击阻止其前进。顿时,海南路十号大楼前枪声大作。

平台上的机枪居高临下,给敌人极大的威胁。打了没多会儿,一枚投掷的手榴弹击中一辆吉普车,车中的军官当场毙命,来犯之敌只得狼狈后撤。

25日下午,又有一辆美制轻型坦克向海南路十号驶来,队员周克毅高声喊话,坦克在大门口停了下来。跳下坦克的驾驶员与周克毅交谈片刻后,同意交出坦克。这样,自卫总队又拥有了一辆美式坦克,车上备有三七口径防御炮一门,炮弹一二〇发,高射机枪一挺,前后座机枪各一,汤姆生冲锋枪一支,子弹二十四箱。

为配合解放军尽快进军北区,自卫总队决定使用缴获的坦克冲过桥去,跟解放军取得联系。为此,吴忠一动员了一名坦克驾驶员,由曾开过汽车的自卫队员周克毅和李青携带武器随行,并带上了横幅、旗帜、联络信函。26日下午,坦克在欢呼声中出发,经老靶子路转入四川北路向南疾驶。邮电大楼的敌军以为来了援军,打出信号联系,坦克手根本不予理睬,仍高速向桥南驶去。

当坦克车顺便压毁了敌人的铁丝网和掩体时,敌人才发觉不对劲,用机枪猛烈扫射,虽然子弹打在坦克车尾部,但坦克仍然若无其事地冲过桥去。南岸的解放军一时也不明白坦克的来意,也举枪猛射,一时间坦克车腹背受敌。周克毅和李青嘱咐坦克手快速驶过北京路,开到南京路西拐后停在双龙钟表店门口,他们打开顶盖,亮出“向人民解放军致敬”的横幅,并打出白旗。随即,他们被解放军带到了指挥所。解放军指挥员对周、李等三人表示热烈的欢迎,握手祝贺。

10月13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全新推出大型文化节目《故事里的中国》。首期以《永不消逝的电波》拉开帷幕,邀请经典角色“李侠”原型人物李白烈士的家人、战友以及1958版电影的主演,讲述他们心中的平凡英雄

解放军提出要坦克再执行一次任务,从南向北冲过去,将桥北堍的地堡轰掉,打通北进的道路。周克毅、李青挺身而出,表示坚决完成任务。于是坦克又向桥北冲去,摧毁了桥堍的两个地堡,但由于炮弹卡壳,不得不折回南京路修理。当晚,周、李又接受新的任务,开坦克掩护解放军冲过浙江路桥直驶闸北火车站。5月27日,上海大公报对此作了报道,新闻标题是《一辆坦克车的故事》,配发的照片上还能清楚地看到“向人民解放军致敬”的横幅。

26日黄昏,解放军先头部队进占苏州河北地区,与海南路十号大楼的自卫队员会合了。队员们热泪盈眶,热烈欢呼“解放了!解放了!”27日晨,三野九兵团司令宋时轮、政委郭化若带随从十余人,到了十号大楼,向自卫队领导和队员表示热烈的慰问,他说,同志们辛苦了,你们在解放上海的战斗中立了大功,我向你们表示感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严可复

严可复

一本正经说战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70周年,你不知道的上海
70周年,你不知道的上海
作者最近文章
永不消逝的电波:插在国民党空军大楼上的红旗
雪马里战斗,志愿军全歼英国王牌营
同志和曾经的“同志”:国共地下党的另类暗战
抗美援朝第一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