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健:巴西窑姐决定你的去留

2014-07-03 07:56:43

什么样的球队留下,什么样的球队回家?

这是一个由贝利的臭嘴决定了很多年的问题。

这是一个由语熙妹子的行头决定了很多次的问题。

这是一个该由32强自己决定、他们却无法决定的问题。

这是一个不该由赌博公司决定、他们却不断决定着的问题。

这个问题说也说不清楚、糊里又糊涂,让人饱尝甜蜜与酸楚,却再累也不觉得苦……

对不起,该打住了。再肉麻一寸,就该说让爱作主了。

那些巴西的性工作者,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伺候的其实是雷亚尔

阅人无数的我知道,很多事,爱根本作不了主。跟我一样阅人无数的巴西窑姐们也知道,很多事,爱多少能作一些主。

小组赛打完,欧洲豪强接连出局,急性子的球评家说这将是一届美洲杯。但巴西性工作者的感伤也油然而生,因为随着欧洲球队陆续离开,大批来自欧洲的富裕游客和球迷也都不再逗留在巴西。这让她们损失了相当大的一部分业务。在这些性工作者看来,欧洲客人慷慨、大方,每一次交易她们能赚400雷亚尔(约合人民币1116元——观察者网注);相反,拉美本地的客人寒酸、小气,每次交易她们只能赚150雷亚尔(约合人民币418元——观察者网注)。市场是一双看不见的手,同样的劳动,收入之差可以买一部大屏幕增强版的红米Note,你会怎么选择?

于是,姑娘们愤怒、抱怨、祈祷。

于是,第一轮淘汰赛之后,美洲杯又变成了世界杯。八强里面,拉美球队与欧洲球队平分秋色——4比4。

我猜,这个结局未必就是姑娘们乐意的。如果由着她们性子来,她们甚至会把世界杯变成欧洲杯,八强配置无非三款:八支欧洲球队、或七支欧洲球队加美国队,或六支欧洲球队加美国队加日本队。总之,那些戴着大草帽的、披着花斗篷的、喝着马黛茶的,走得越远越好。

可这些草帽、斗篷、马黛茶能走到哪儿去呢?他们本身就是拉美当地人啊,尽管他们寒酸一点、小气一点,也掏不出小米手机的差价,还酗酒,可他们毕竟是就近入学。

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杜牧诗云:商女不知亡国恨呐,隔江犹唱后庭花。无论你多么没心没肺,你都不能伤害自己的老乡。

李银河老师分析得更为精辟——卖淫问题归根结底是贫穷问题。

我最喜爱的作家老舍先生在他最优秀的小说《月牙儿》中为堕落作了啼血的注解,他说:浪漫足以治饿,正如同吃饱了才浪漫,这是个圆圈,从哪儿走都可以。所以,孤冷、凄美如月牙儿般的女子终于“作了一身新行头,上了市。而女人把自己放松一些,男人闻着味儿就来了。”

你不能指望烟花柳巷、青楼歌台的女子,能像文天祥那么有气节。柳如是劝夫殉明毕竟是凤毛麟角,所以陈寅恪都给她立传了。而赛金花床上救国纯属民间杜撰,事实上她连瓦德西的面都没见过。

那些巴西的性工作者,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伺候的其实是雷亚尔。

八进四、四进二的比赛,但凡有欧美对决,可以想见,不,我可以肯定,那些姑娘们会为欧洲而呐喊。而传说中的巴阿会师决赛,对她们来说是个噩梦。如果欧洲客人被清了盘,该怎么安慰这些失意的巴西月牙儿?姑娘,你闲着也是闲着,就把这钱挣了吧。

杨健

杨健

资深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巴西世界杯
巴西世界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