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散逸:现金真的就管不住吗?

2019-11-10 08:41:3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杨散逸】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起草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在河北省、浙江省、深圳市试点开展大额现金管理的通知(公开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主要有两方面措施:

一方面是全面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大额现金业务制度,是要求建立大额现金交易的预约、登记、风险防范、分析报告、监督检查等各项制度。具体大额现金的标准为各地对公账户管理金额起点均为50万元,对私账户管理金额起点分别是河北省10万元、浙江省30万元、深圳市20万元。

央视相关报道截图

另一方面是探索大额现金综合管理措施。对公是选取了部分重点行业进行大额现金交易记录报告和提现用现管理。对私是对个人账户大额用现管理、个人现金收入报告、大额现金出入境监测等方面进行探索。

介绍完文件先在这里提一个概念叫现金使用率,就是交易总额中通过现金支付对价的比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支付工具的便利程度提升,人们使用现金的比例会逐步下降。西方发达国家从信息化前的个人支票起就在逐步降低现金使用率,历经互联网时代的信用卡到现在无线网络时代的手机支付,目前现金使用率最低的国家如瑞典,其使用现金仅仅占交易总额的2%,甚至全国1600多家银行中有900多家已经停止现金服务了。

不过并不是每个发达国家的现金使用率都这么低,相对保守的日本现金使用率达到了70%。而我国在信用卡时代的现金使用率还是很高的,但是到了手机支付时代,通过支付宝、微信对二维码支付的推广,我国现金使用率急速下降,有机构认为目前我国现金使用率已经低于三分之一了。

从国际现金监控来看,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欧美取款机只能取20的,一百的大钞在商店被拒绝消费之类的故事吧,特别是美剧《绝命毒师》中,老白通过贩毒获取的满满一车库现金却无法花出去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为什么各国虽然发行货币但都希望人们减少使用货币呢?因为使用各种金融工具支付的时候,该笔交易会在系统中留下痕迹,如果该笔交易是非法所得,各种检测预警系统可以及时的发现查处。但是如果现金交易则可以规避监管,使逃税、腐败、洗钱等犯罪所得无法被轻易发现,例如欧元最大面值的500欧纸币号称毒贩最爱,正常人甚至可能都从来没有在生活中见过这么大面额的钞票。

美剧《绝命毒师》剧照

虽然有人认为对现金使用限制监控的做法有点侵犯个人隐私,但是系统全部在后台运行,作为合法公民的生活不会受任何影响,就如同在街上布满摄像头可能也侵犯了个人隐私,但是为了打击了犯罪获得良好的治安环境,正常人都会支持安装摄像头的。

目前最惨烈的现金监控例子是2016年底印度的废钞。通过废除旧钞同时不提供足额新钞强行降低现金使用率,当时的口号就是为了打击逃税和腐败。虽然废钞本身的争议很大,但是确实降低了印度的现金使用率,更是为之后统一全国的流转税(GTS)打下了坚实的制度基础,之后印度大选莫迪的高支持率也表明民众对其改革的认可。

但是从这件事来看,印度政府是可以通过银行的金融资产和纳税申报的收入额比对来防范逃税的,这点我国政府目前还做不到,我国的税收体系是依托单独的发票系统,这种信息化时代前的手段,其效率远远落后于信息化时代后的银行现金流监控纳税,毕竟发票体系可以通过不开发票来轻易逃避,但是如果不用现金使用非现金支付,那么银行交易记录是轻易就可以和纳税申报分析比对的。

说完国际再说说国内。

对公方面,我国在1988年就发布了《现金管理暂行条例》,对企业使用现金加已限制,超过1000元的现金只可以在对个人的工资、劳务报酬、奖金、福利和向个人收购农副产品和其他物资的价款以及出差人员必须随身携带的差旅费使用,其他时候都不得使用现金。

1988年国务院发布的《现金管理暂行条例》

同时对开户单位违反该规定设定了相关处罚,包括警告、罚款甚至情节严重的,可在一定期限内停止对该单位的贷款或者停止对该单位的现金支付。按理说随着支付手段的逐步便捷,现金使用率的逐步降低,像工资报酬之类完全可以直接向个人银行卡支付不使用现金,例如对残疾职工发放的工资,由于有税收优惠就明确必须通过金融机构支付。

但2011年1月8日《国务院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对该文件进行了修订,将其中对企业的法律责任20至22条全部删除了。导致违反这个文件的唯一法律责任是银行工作人员徇私舞弊了,真正的现金使用方企业违法《现金管理暂行条例》没有任何法律责任。

直到快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才再次看到的对企业现金的监管,不过起点已经是从1000元变成了500000元了,当然能管起来总比不管要强很多。

对私方面,我国相关监控更加薄弱,即使有金融机构记录,范冰冰逃税案连补带罚的8个亿所对应未申报收入应该是数以十亿计的,在崔永元举报前面没有任何金融预警。目前有报道的个人金融账户异常税银合作案例——四川眉山黄庆案中,嫌疑人个人账户两年的累积交易额高达12.28亿元,最终补税4000万元。

如果是使用现金交易的小额逃税发现可能更加困难,举个简单例子,年初个税专项扣除时要求房租扣除列明房产位置这种相关数据比对所必需的最基础信息,因为大量房东怕暴露租房未纳税会被发现,所产生的反对舆论竟然将其取消了。

总之,要实现刚刚召开的第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所提出的“鼓励勤劳致富,保护合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调节过高收入,清理规范隐性收入,取缔非法收入”要求,确实是任重而道远吧。但是也相信我国政府上下而求索,最终必然会实现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杨散逸

杨散逸

注册税务师,从事反避税工作近十年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金融圈
金融圈
作者最近文章
现金真的就管不住吗?
把这项税减了,才是真的减税
还有多少人缴纳个税?
我帮国家和“范冰冰们”算了笔账
CRS如约而至,境外避税可能如何被制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