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远梅:印度急什么,拉达克地位确定了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3-12-19 08:16

姚远梅

姚远梅作者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主义历史与文献研究院副教授,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姚远梅】

2023年12月11日,印度高法单边裁定所谓“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合法,引发中国外交部抗议,也让中印边境冲突再起波澜。

事情要从2019年说起。是年,印度政府不顾克什米尔人民的强烈反对,单边终止印宪法370条款,借以非法废除查谟-克什米尔土邦与生具有的特殊地位,予以重组并出版新地图,成立所谓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和“查谟-克什米尔中央直辖区”。

这在当时就引发了中国方面的强烈抗议。时隔4年,印度政府再度挑起这个话题,也让我们意识到,有必要解开被埋没的“拉达克”地位未定的几个重要史实。

一、印度所说的“拉达克”领土,大部分是中国故土

印度声称对所谓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拥有主权,历史依据是英印殖民统治时期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和“克什米尔”地图。而实际上,1846年英印政府所扶持建立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与1947年英国撤退时的“克什米尔”版图严重不一致。

多国档案及地图显示,如今被称为“克什米尔”的地方,1842-1846年拥有三大地理人文特征:

一是喜马拉雅山及以南地区,包括克什米尔和查谟。克什米尔在半山腰,即如今所说的“克什米尔谷地”。查谟土邦面积很小,在喜马拉雅山的山脚下。二是喜马拉雅山至喀喇昆仑山之间地区,西边是吉尔吉特,东边是中国西藏领土拉达克,被称为“小西藏”(Little Tibet)。三是喀喇昆仑山以北地区,是中国新疆领土,包括坎巨提和克勒青河谷等。

这些客观史实证明,现今印方地图上所谓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19世纪早期,大部分是中国西藏和新疆的领土。

中国的“拉达克”故土,为何被画进“克什米尔”地图?这与19世纪中期英印当局在1846年成立“查谟-克什米尔土邦”,并赋予其特殊地位,以此展开殖民扩张并采取虚假叙事密切相关。

英印当局的大致做法是1846年成立“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简称“克什米尔”,并赋予其“特殊地位”,即该土邦国王答应接受英王的“最高权威”(Paramountacy),出让国家的部分外交权、防御权和交通权给英国,英国保护其外部安全,其余土邦内部事务由土邦国王决定。

而后,英国人将喜马拉雅山至喀喇昆仑山之间的中国西藏和新疆的领土,都画1846年所成立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地图,继续简称“克什米尔”。

最后,英国殖民者又单边臆造地图线,如“约翰逊线”、“阿尔达线”和“马继业-窦讷乐线”等,进而将中国的阿克赛钦和克勒青河谷的领土也画进上述“克什米尔”地图,从而在地图上虚构出一个面积十分巨大的“克什米尔”,而实际管辖层面则是四分五裂,相当混乱。

除此之外,英印当局还展开虚假叙事,建构“克什米尔”话语体系,从而掩盖了这一地带实际管辖上四分五裂,以及1846年所建立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真实版图的很多历史真相。

如上所述,英印政府人为捏造出来的“克什米尔”,存在地图上与实际辖权上的严重错位,不可避免埋下诸多领土争议的祸根。

英国人自己也十分清楚地图上这个面积巨大的“克什米尔”的由来,以及实际管理上的四分五裂,因而1947年英国撤退时,《印度独立法案》没有明确规定土邦的归属问题,只是口头上建议土邦王国可以基于地理联系,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自治领。

由于地图上的这个面积巨大的“克什米尔”,以及1846年所建立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均与印巴接壤,因此独立后的印巴激烈“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的归属问题,进而演化出印巴克什米尔争端,以及中印边界问题西段和中巴边界问题。

二、印度已自掘毁其声索“拉达克”领土主权的法律根基

长期以来,印度依据《1947加入协定》声称对“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的领土主权,进而声索“拉达克”领土。事实上,如上所述,英印统治时期,1846年所成立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与1947年英属印度帝国地图上的“克什米尔”版图,存在严重的错位,进而产生“查谟-克什米尔土邦”国王辖权有限。

因此,1947年10月,克什米尔归属危机爆发后,印度所拿到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国王所签署的《加入协定》,对“拉达克”和“吉尔吉特特区”领土缺乏有效性。正因为此,1947年蒙巴顿总督代表印政府接受该《加入协定》时回复给该国王的信中明确表示:“克什米尔归属问题应该取决于它的人民意愿”。

1947年底,克什米尔问题提交联合国,1948年安理会裁定“查谟-克什米尔土邦”是印巴之间有争议的领土。此后,印度一度同意通过民族自决来解决该地区的归属问题,联合国予以积极推动,但是印政府后来单方改变主意。

此外,值得特别指出的是:1948-1954年间,联合国讨论克什米尔问题时,诸多档案及地图显示,这一地带与中国边界“未定”,且未涉及中国阿克赛钦和克勒青河谷的领土问题。印度1954年之前的诸多地图,亦显示这一地带与中国边界“未定”。

1950-1954年间,印度政府想方设法迫使印控克区政府与其签署条约,双方于1954年达成印宪法370条款和35A条款,即印度宪法在优先保证“查谟-克什米尔土邦”传统特殊地位的条件下,印控克区政府接受印度宪法。

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印方所获得的印控克区政府正式接受印度宪法的首个法律文件。因此,印方如获至宝,同年印度政府单边修改地图,将此前标注的这一地带与中国边界“未定”改为“已定”,并单边非法将中国的阿克赛钦和克勒青河谷领土画进其“查谟-克什米尔土邦”地图,随后混淆使用1947年的“克什米尔”与1846年成立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概念,展开虚假叙事,建构印方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话语体系,主导国际舆论。

显然,印宪法370条款是印政府声称对“拉达克”领土主权的主要法律依据。2019年,莫迪政府为了废除“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的特殊地位,单边了废除印宪法370条款和35A条款。这等同于印方已自我掘毁其声索“拉达克”领土主权的法律根基,正如印方一些法律专家所说:莫迪政府这一举措,势必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然而,如今印度高法罔顾这些历史事实,不顾克什米尔人民的强烈反对,单边认定2019年莫迪政府废除“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特殊地位,以及成立“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合法,说明印度高法已失去其传统民主体制下高度自治的地位,沦为服务莫迪政府政治议程推进需要的一个工具。

三、“拉达克”版图范围未定

印度将所谓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版图范围画这么大,还妄图以此虚假叙事,进一步虚构出一个“大拉达克”历史,涵盖冈仁波齐和玛旁雍措等大面积中国西藏和新疆的领土。而事实上,“拉达克”的真实版图在哪里?

中国历史地图显示,包括“拉达克”在内的喜马拉雅山以北地区都是中国领土。联合国诸多地图显示,“拉达克”是以列城为中心的拉达克山脊与喜马拉雅山之间的地区,不包括阿克赛钦和克勒青河谷,且与中国边界“未定”。

1954年之前的印度地图显示“查谟—克什米尔、吉尔吉特”与中国边界“未定”,且大面积空白,把拉达克标注在列城附近。1954年印方更改地图,非法将原先标注的与中国边界“未定”边界改为“已定”,强行把中方阿克赛钦和克勒青河谷的领土、巴方“吉尔吉特地区”和“自由克什米尔”的领土,都写入印方“查谟-克什米尔”地图,依然把拉达克标注在列城附近。

2019年印方再次更改地图,非法将中方阿克赛钦和克勒青河谷的领土,以及巴方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都写入印方所谓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地图。

这么多“拉达克”,哪个才是真正的“拉达克”?按照印方单边修改地图的逻辑,中巴两国领土都被强行写进印方所谓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地图,那么,是否意味着中巴均有权声索这个“拉达克”的领土主权?

总之,克什米尔问题是英国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扩张的产物,很多历史真相有待揭开。2019年莫迪政府单边终止印宪法370条款,借以非法废除“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的特殊地位并予以重组时,就在一定程度上,揭开了被英印蓄意埋藏已久的“克什米尔”历史真相,即:

1846年所成立的“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真实版图,在喜马拉雅山山脊以南,与如今印方地图所显示的“查谟-—克什米尔中央直辖区”基本吻合;印方所成立的所谓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其实大部分原来是中国领土。

这一事实证明,关于“克什米尔”、“拉达克”的历史,还有很多真相值得挖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

澳矿业三巨头:中国经济仍非常强劲,有些行业令人惊讶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

中方再谈美国否决:希望个别成员产生良心上的触动

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