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解读“李克强经济学”的四种维度

2013-08-02 10:15:51

最近一份中国国务院李克强总理在前不久经济形势座谈会上的讲话稿被广泛流转。这次讲话不是照本宣科,其中观点比较鲜明、案例比较充分、数据比较翔实。可以说是近期李克强对中国经济形势和经济政策思路一次较为全面的论述。透过这个讲话,既对当前中国未来将采取什么经济政策有所了解,又对这段时间高频词“李克强经济学”有更深的认知,同时有利于构架起对“李克强经济学”定标的四种维度。

从目前信息资料来看,“李克强经济学”最早提出者应该是《南方周末》在两会期间,他们认为“李克强经济学”的重点是理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而后青年经济学家管清友在《从朱镕基经济学到李克强经济学》这篇被广泛转载的文章中认为“李克强经济学”重在强化市场、放松管制、改善供给。让“李克强经济学”有更广泛认知的是巴克莱经济学家黄益平提出的“不刺激,去杠杆,重改革”这三重解读,一定程度上是由于6月份的“钱荒”而被各界强化了认知。当然,除此之外,对于“李克强经济学”还是有各种不同的解读。

这次李克强的讲话稿让外界对“李克强经济学”有了更为全面、更为接近的了解,其思路和各种外界不同版本的“李克强经济学”有共识也有分歧。共识方面主要集中在要推动经济升级版建设,尤其以新型城镇化为主力的“新四化”作为主抓手,通过创新驱动和新思维驱动来打造经济升级版;要强化市场理念,要通过改革的方式简政放权更好地培育市场的力量,让市场发挥成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要增加供给,尤其要通过新经济来刺激供给,比如通过推动信息消费来挖掘新的消费热点,通过制度改革来提升居民的收入水平扩大内需;要通过开放促改革,比如通过快速推动上海自贸区建设、贷款利率放开管制,通过开放来形成增量倒逼改革等等。

分歧方面也有不少,因为各种不同版本之间本身就存在分歧。比如“不刺激”这最广泛流传的巴克莱的观点就和李克强讲话稿的意思有出入。从李克强在内部讲话的角度来看,是否采取刺激政策主要要看中国经济运行是否在合理区间内。李克强在发言中非常明确提出了“上限和下限”的合理区间论。“上限”是看通货膨胀,“下限”是看GDP增长速度和就业情况,对今年他给出了一个非常详细并且很明确的指标——今年的GDP增长率要维持在7.5%左右,通货膨胀不能超过3.5%,城市登记失业率不超过5%。在合理区间内重在调结构、促改革,逼近合理空间下限或上限就要相应采取刺激和调控手段来稳增长。

换言之,如果出现严重脱离下限的情况,大规模刺激也不排除出现,毕竟国际国内经济环境日益复杂,突发经济失速的可能性也存在;但从当前情况来看,全年中国经济要保持7.5%左右的增长还是有把握的,故在铁路、棚户区改造、信息基础设施、城市基础设施、营改增和对小微企业减税等等方面采取小规模的刺激,就应该可以维持在合理空间内。

若经济脱离下限料有大规模刺激

李克强这种比较透明的合理区间论,是政府进行调控的一种进步。透明的政策走向最大的价值是稳定市场预期,让市场主体能够非常清楚未来政府层面采取的经济政策的走势,有利于降低市场主体对未来不确定性的风险,提升其加大投入的积极性,从而达到稳增长的目的。

凡事都需要定标,定标可以提高质量和效率,而定标需要建立多重维度。通过对这次李克强讲话和各种版本隔空对话的解读,以及其主政中国经济以来采取的一系列政策,可以对“李克强经济学”建立起四个基本的维度来定标。

第一种维度是政策思路维度。必须认识到李克强经济学“并非是指一种经济学理论,不能同古典经济学或凯恩斯理论等这种理论层面来做对比,而应该是指“李克强经济政策思路”,具体化而言就是本届中国中央政府经济施政的思路和框架。这种经济政策以主导者来命名早就有先例,比如里根经济学和撒切尔经济学,也包括最近日本的安倍经济学。建立起“李克强经济学”是一种施政思路的维度,能够有利于各界更科学的解读“李克强经济学,便于形成推进经济发展的共识。

第二种维度是时间维度。现阶段对于“李克强经济学”的全部内涵予以解读还为时过早,本届政府才刚开始施政,其施政思路还有待进一步完善,这次李克强的讲话稿就和两会期间的思路出现部分微调;而随着10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对中国各种改革的路线图出台,会更加充分展现“李克强经济学”的更多内涵。而考虑本届政府执政时间是五年,李克强主政中国经济的周期将是十年,其“李克强经济学”的政策思路还会不断的调整、完善。故对“李克强经济学”必须有一个时间维度概念,既可以从现在分析和预估其未来内涵,也要在其主政周期后予以总结和分析。同样对其政策思路的导致的主政结果,也需要从其主政周期后来分析成绩如何,如同现在来评判里根经济学的成败得失一样。建立起“李克强经济学”是一种时间渐进的维度,能够有利于各界更冷静的解读“李克强经济学”,不至于草率下结论出现误读。

第三种维度是国情空间维度。“李克强经济学”的土壤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之上,是建立在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基础之上,是建立在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国情上,其边界必定也是与此相结合。不能完全套用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体系来看待它。在这种国情下,“李克强经济学”会强调发展的重要性,毕竟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在2020年实现经济总量和人均收入翻一番是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会强调增量改革、开放来倒逼改革的路径实现,毕竟对长期实现计划经济遗存下来的各种存量直接破题难度会非常巨大;会强调平稳有序推进经济转型升级,不太可能采取激进的、休克式的经济政策,故完全不刺激的政策不太会实施。建立起“李克强经济学”有一种国情维度,能够有利于各界更有耐心地解读它,不至于犯欲速则不达的错误。

第四种维度是综合统筹方法论维度。“李克强经济学”必定是一个综合性体系,不会出现一元函数格局。比如对于有扩大中国经济内需的新型城镇化,不会强调其单兵突击,而是会和信息化、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共同构筑起“新四化”,通过同步、融合的方式予以推进,成为中国经济的主抓手。对于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这三大任务,也会考虑其三者的有机结合、相辅相成的予以整体推进。认识到“李克强经济学”是一种综合统筹方法论维度,能够有利于各界更全面的解读“李克强经济学”,更强调协调性和整体性。

总之,通过建立对“李克强经济学”定标的四种维度,有利于更科学、精细化、深度认知“李克强经济学”,从而加深对中国经济未来趋势的预判。

易鹏

易鹏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联合早报 | 责任编辑:梁哲浩
专题 > 克强经济学
克强经济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