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金少将:为何事先得到消息并做了处置,还是没能阻止机场爆炸?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8-29 08:42

尤金少将

尤金少将作者

无存在感游戏顾问,历史研究者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尤金少将】

2021年8月26日,就在“喀布尔大撤退”如火如荼进行之时,喀布尔机场阿贝门外却发生了两次突如其来的大爆炸。相信绝大多数读者在看到这篇文章时都已经看过不同媒体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做的不同角度的报告了。

截止27日早上,爆炸已造成超过170人死亡,200人受伤;其中包括13名美军士兵死亡,近30名塔利班人士死亡。大多数伤亡者是阿富汗平民。由于当地和机场内恶劣的医疗条件,总的死亡人数恐怕还会上升。

本文主要记述和梳理事件发生前后的一些小细节,以及事态可能的发展方向。尽管笔者长期观察“ISIS”、“ISIS-K”(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等恐怖组织,经常对他们的行为进行分析,但文中恐怕仍会有些相对主观地推测,这也是还原本次事件逻辑和真相的手段之一。

阿富汗喀布尔机场拍摄的爆炸产生的烟雾 图片来自央视新闻客户端

目前已经可以确认的信息有:

首先,这次袭击应该是早有预谋的,“ISIS-K”的人甚至可能早在2020年美国和塔利班完成谈判时就已经完成了方案的准备。袭击最早的苗头被发现的也不算太晚:根据目前已知的部分碎片化信息,至晚在8月22日,塔利班就在喀布尔抓捕了一名“ISIS-K”渗透人员,并从其口中获得“ISIS-K”即将对喀布尔机场进行袭击的消息。差不多同一天,塔利班就在城内进行搜捕行动,并将这一消息通报给美方,这也是为什么从22日到23日美方情报人员和英国媒体一直警告称可能有人会对机场发动炸弹袭击。

大概从23、24日开始,美方封闭了包括本次炸弹袭击发生地阿贝门在内的多个侧门,只保留机场的单门进出。而塔利班也在这座大门外面的干道上布置了大量拦车路障,并建立了多层检查站。这两个决策在客观上减少了被袭击和造成重大伤亡的可能性。

至于为什么美国没有划出足够大的安全区、塔利班为什么没有及时逮捕所有涉事人员,这里就不做马后炮的谴责和批评了,毕竟整个城市都是一团乱麻,美国人急着走,塔利班在城里的几千兵力则被治安和抢劫事件折腾得焦头烂额,恐怕谁也没有足够的人力、精力和时间去做精细的军事准备。

其次,袭击发生地点并非正门,想要制造巨大伤亡和媒体影响力肯定是正门更合适。而“ISIS-K”没能攻击机场正门的原因恐怕也非常单纯,因为那里戒备森严,自爆车无法冲过那么多警备人员和路障,人肉炸弹也无法通过安检。而根据“ISIS-K”宣传人员的口径,他们的袭击者是在美军面前几米的位置引爆的。

从爆炸现场的视频来看,人弹的爆破当量很可能超过20公斤TNT,如果想要在人群中将如此巨大的炸药量悄无声息地运到美国警戒人员面前,那多半是塞在拉箱之类的容器里面,而且很可能像前几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爆炸物那样塞了预制破片。

根据笔者过往的研究,“ISIS-K”应该是先用无武装人员于正门附近进行踩点,确认难以突破后修改了计划,将袭击转移至阿贝门。根据他们之前在叙利亚袭击的思路,其修改后的计划可能是用人弹摧毁大门、防御人员和碍事人群,而后用那台随后爆破男爵酒店的汽车炸弹冲入机场,实施更大规模的破坏,但喀布尔机场外的排水渠以及被后面的障碍物堵得严严实实的大门显然让这个计划变成了不可能,最终汽车炸弹只能在几分钟后用于袭击男爵酒店,而非原计划的机场内可能存在的高价值目标。

图自BBC

再者,本次袭击的伤亡不止是两次爆炸造成的,还包括“ISIS-K”武装人员对平民的扫射以及对塔利班增援部队和警戒人员的伏击。塔利班的主要伤亡应该是在散开和交火中造成的。恐怖分子很可能在门前爆炸后发现大门纹丝不动,想要通过武装人员身上携带的爆炸物或工具破坏大门,为汽车进入机场做先期准备。就结果而言,显然失败了,自爆车不得不攻击另一个备用预设目标。

到目前为止尚未得到“ISIS-K”的伤亡报告,不过他们也不太可能全员全身而退。塔利班至今没有公布相关人员的死亡和俘虏情况,可能是有意为之,哈卡尼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他很有可能在策划利用当下双方的情报真空来搞些事情,并尝试彻底拔掉“ISIS-K”在喀布尔的据点,这也符合他们一贯的行动方式。

第四,从25日至今公布的事前事后的视频来看,塔利班在机场外维持秩序、警戒的、以及和美国对峙的单位并非其精锐血旅,而是一些装备、受训程度都比较差的部队,甚至能从中找到使用老式20发弹匣的旧M16,前护木上还在用橡皮筋绑着子弹的警戒人员。如果笔者没猜错的话,这些枪应该是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时候,美国人援助给他们的,而之所以在护木上绑子弹,很可能意味着这些士兵连备用供弹具都没有。

但塔利班的精锐部队,也就是那些使用缴获武装和装甲战斗车辆的单位,很可能被集中部署在总统府、市政府等行政部门,甚至也有可能被调去潘杰希尔谷地地区。

8月27日,一名阿富汗塔利班人员站在喀布尔机场附近的爆炸现场

第五,爆炸发生后,美国人没有建立更大安全区的意图,同样的,塔利班截至目前似乎也没有调动更多兵力针对当地进行警戒的行动报告。那些前来作秀的欧洲救援部队基本上都在北京时间8月27日凌晨至下午全部撤离了。而美国人则在加速爆破机场内剩余的军事物资和民用设施。据信,他们于北京时间27日下午2点左右爆破了民用航空雷达和供电设施,之后还爆破了一些直升机和卡车等设备。

以上是笔者根据力所能及接触到的资料所做的分析。总的来说,大致有以下几方面结论:

一,塔利班对整个喀布尔的控制能力还是不足,且精锐部队数量有限,可能无法在短期内阻止其他势力在城内的渗透破坏活动。面对阿富汗遍地的极端武装、宗教狂热分子和旧政府残党,被极端主义者视为“不清真”、被世俗主义者视为宗教极端主义者的塔利班想要掌控全国,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那些在潘杰希尔山谷里自封国家元首的人,想要借助本次事件让塔利班做出巨大让步、甚至让自己重登大宝的计划,也有些过于天真,毕竟亡国不可复存。

在2018年杜尔扎卜战役和此后数次战役中,塔利班都曾顶着美军空袭与炮击向“ISIS-K”发起进攻,他们的士兵以更高的技战术水平和更坚定的战斗意志,数次击败“ISIS-K”,甚至将数省的“ISIS-K”消灭殆尽,迫使其只能龟缩进少数区域,不敢与塔利班争锋。

但如大家所见,在美国人要溜的时候,这群只会混在平民中、只能残害平民的懦夫就又出现了。当塔利班坐到阿富汗总统府里面的时候,恐怕就已经发现了,要维持这个3000多万人口国家的生存和运作,要比与美苏对抗更困难几分。

二,“ISIS-K”在此次攻击前显然没有进行足够多的踩点,或者是踩点过早,导致实际行动碎片化且极不专业——相较于叙利亚的“IS”和曾经强盛的基地组织,尤其如此。面对突发情况反应速度也较慢,尽管他们先期肯定制定了相关预案。在计划已经败露的情况下,急于进行本轮行动,恐怕有着不可名状的深层次理由。

不过,这也不能改变此次恐袭造成的重大伤亡,尤其是大多数平民伤亡的事实。笔者对于当前很多新闻报道只提双方伤亡,却过滤掉平民伤亡的现象,颇感不满。我们不应该将这些死伤者全部打成所谓的“阿奸”,甚至连塔利班发言人沙欣也说过:“有些人去机场想要登上飞机,并不是多痛恨我们,或者多怀念旧政府。而是因为他们真的吃不起饭。我们国家7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要卖肾卖血维持生计的人也不在少数。”根据目前消息,死亡者中还包括了一些现场采访的记者、卖水卖盒饭的孩子,他们同样也是这次卑劣的恐怖袭击中的牺牲者,而死者再也无法复生。

爆炸现场有很多平民伤亡 图自澎湃

三,如果是期待美军或者塔利班对“ISIS-K”采取大动作的人,或许可以丢掉这个想法了。这件事在所谓的主流民意看来,是很丢人;但一个国家做出军事决策和政治考量的人,通常不会轻易“动怒”,事实上绝大多数国家领导人做出的看似激进或极端的报复行动,也都不过是在政治窗口时争取选票的表演罢了。“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这是古人早在2000多年前就总结出来的道理。

从美国人当下还在炸设备、并通过破坏使得机场失能的行动来看,他们起码是不打算让航空器再在这里降落了。阿富汗这个烂摊子,丢给塔利班就行。而美方更有可能的行动是,往某些地方丢几吨炸弹,并宣布目标已经死亡。

据CNN新闻网消息8月28日,美军宣布已对极端组织“ISIS-K”发动一轮空袭。

至于阿富汗,笔者希望当地人可以告别帝国主义的奴役,告别极端分子的蹂躏,逐步成为一个至少让人民不至于靠卖毒品、卖孩子甚至卖内脏来维持的国家,逐步走上自己的发展道路。很多时候,外界并不了解阿富汗,也不明白阿富汗人所渴望的未来。阿富汗的国家道路还很长很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朱敏洁
阿富汗 喀布尔机场爆炸 恐怖袭击 ISKP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阿富汗

阿女排选手遭塔利班“斩首”?背后真相扑朔迷离

2021年10月23日

阿塔发言人:最高领导人很快将出现在公众视野

2021年10月22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29日 08:42

为何事先得到消息并做了处置,还是没能阻止机场爆炸?

07月08日 08:59

抢粮走私,美军在叙利亚的处境有多“窘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官员警告美企:小心被中国排挤出这些领域

新加坡疫情反弹,被美国“最高警戒”

纽约市长上任唱中国国歌?错大发了…

亩产1326.77公斤!袁隆平院士的遗愿实现了

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试点房地产税改革

美媒扒出拜登20年前社论:美国没有义务保卫台湾

国家卫健委:新增本土确诊38例,涉及5省区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