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于洪君:中美竞争应继续,合作当有期

于洪君

于洪君

原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 来源:中国论坛 2021-01-27 11:56:45

2020年的美国大选,选情异常复杂,结果争议不绝,举世为之错愕。近日,国会两院最终确认拜登胜出,美国历史上这场堪称“决斗”的政治大戏,总算尘埃未定。虽然美国政治极化仍在继续,民主党共和党更复杂更尖锐更诡异的较量还在后面,但我们选择拜登入主白宫之际,全面分析中美关系的历史、现实与走势,研究评估中美关系对世界格局重组的作用和影响,十分必要,也非常及时。

(一)中美两国从全面对抗走向寻求合作是历史的必然

中美两国历史渊源不同,政治文化与价值观体系不同,国家制度设计与社会治理方式相去甚远,国际战略目标与处理对外关系的原则和手段截然有别。所以,中美之间存在着根深蒂固的结构性矛盾。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在东西方冷战已经形成的大背景下,坚持奉行以反共反社会主义为核心理念的对外战略,对新中国实行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军事围堵的全面对抗政策,中美关系处于势如水火、不共戴天的状态。

50年代初美国武装入侵朝鲜,将战火烧到中朝边境,随后又将台湾绑上美国战车。60年代美国不断扩大对越战争,再次直接威胁中国国家安全,并且长期阻挠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可见,美国是当时中美对抗的直接责任者和主要推动力。

实践是最好的教科书。人类社会错综复杂的发展进程早已表明,在国际关系领域奉行非黑即白的简单化思维,并不能解决国与国之间的意识形态分赴和社会制度差异,也不能解决发展能力角逐和国际影响力竞争问题。拥有不同文明底蕴和不同社会制度,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可以和平共处,也必须和平共处。二战后形成的以联合国宪章为核心的国际关系准则和联合国框架下一系列争端解决机制,为中美两大国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游戏,从彼此敌视全面对抗转向相互尊重寻求合作提供了现实可能。

(二)中美关系虽跌宕不定但持续向前的大方向难以改变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世界战略格局和国际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新中国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审时度势,主动调整对美政策。美国总统尼克松意识到中国已成为世界主要力量中心的重要一员,积极回应中方善意,成功访华,双方发表了对中美关系后续发展具有重大指导意义的《上海公报》。70年代末,中国领导人邓小平与美国总统卡特共同推动中美建交谈判取得成功,两国关系进入总体上正常发展的理性轨道。虽然历史遗留问题和不断产生的新问题相互叠加,中美关系走势起伏不定,甚至不时出现危机,但两国关系发展大方向始终未变。

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建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理念,既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也切合当今时代潮流。到2015年时,中美双方政治对话与磋商机制,包括战略与经济对话、高级别人文交流磋商、中美两国政党对话、地方领导人对话,一直在顺利推进。双方贸易额超过5000亿美元,相互投资与科技合作快速增长,人员往来日均1万多人次。两国人民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互利合作的福祉,国际社会也因中美关系稳定发展而获得巨大红利。因此,当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美时表示,事实充分证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一目标是完全正确的,具有强大生命力。

中美关系的发展变化,并不完全以中方意志为转移。2017年以来,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极右势力,为转移国内矛盾,打击政治对手,左右选民情绪,一方面极力破坏多边机制,到处制造矛盾冲突,全面冲击国际秩序,另一方面把中国当成主要对手,在经贸、科技、金融、人文交流、知识产权等各领域向中方发难,在台湾、南海、人权以及涉港、涉疆、涉藏等一系列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重大问题上,挑战中方底线,中美关系出现两国建交40年来未曾有过的严峻局面。国际社会对中美关系日益复杂深感不安,期待两国关系回到正常发展轨道。

(三)以彼此尊重为基础开展竞争与合作应是中美关系新常态

民主党人拜登在2020年大选中战胜共和党人特朗普,主政白宫,这是严重撕裂的美国社会实现自我修复、调整对外关系、重塑负责任大国形象的重要契机,也是中美双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重新定位,回归理性发展轨道的难得机遇。不但中国方面,整个国际社会都 在关注美国新政府的政策走向,关注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

拜登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在维护和推行美国价值观、强化强权政治和美国霸权方面,共和党与民主党历来无大区别。在遏制中华民族和平崛起,应对所谓“中国挑战”方面,这两大政党的理念与目标不仅高度相似,甚至彼此指责对方软弱。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穷凶极恶的特朗普卸任前不但竭尽全力继续撕裂美国社会,同时还变本加厉地持续败坏中美关系,为拜登政府改行新政制造了更多的困难和障碍。拜登出于自身政治理念,出于争夺选民以保证民主党未来选举获胜的需要,无法全盘否定特朗普的政治遗产。在中美关系问题上,拜登政府短期内很难采取较大运作,他本人对此已直言不讳。从这方面看,中美两国战略层面的竞争关系不会有根本改变。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拜登的政治品格和行为方式毕竟不同于特朗普。中方对美国新政府对华政策,不抱不切实际的幻想,但这不意味着中方对改善两国关系不抱希望。中方不会因两国多领域竞争长期存在而放弃沟通与对话;也不会因美方对华政策因循守旧而无所作为;更不会效仿某些目光短浅的美国政客,呈一时之勇,斗一时之气,置中美双方长远利益和国际社会共同期望于不顾。

目前,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美两国的未来发展与相互关系,是这场大变局中的最大变量。习近平主席不久前致电拜登时重申,中美双方应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回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互赢的健康发展轨道,再次展示了中方将以大智慧大战略对待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在竞争中谋求合作,以合作为基础开展竞争,不仅是中美双方共同责任,也是国际社会对中美两国的共同期待。

常言道,一切过往,皆为序章。人类社会饱经磨难的2020年,已经过去。既充满期望又遍布挑战的2021年,已经开启。这新的一年,无疑将是新冠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严重低迷、全球治理亟待深化的一年。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当也有能力在经贸关系、人文交流、地区事务、全球治理等诸多方面采取主动,展示灵活,引导和敦促美国新政府顺时应变,改行建设性包容性的新政策。

我们确信,随着中国现代化建设成就不断显现,中国接近国际舞台中心的步伐不断加大,美国最终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中国需要世界和世界需要中国,作为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已不可改变;中美两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平等合作良性互动是不可避免的历史必然。只要双方彼此尊重,相向而动,竞争合作相辅相成,就能够成为中美关系新常态。

作者
于洪君

于洪君

原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
杨晗轶

杨晗轶

别怪我拖延症,只怪我太好奇

分享到
专题 > 中国论坛
中国论坛
作者最近文章
中美竞争应继续,合作当有期
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与国际数字经济合作
中美关系战略博弈七十年
中国正在成为世界妇女事业主要推动力量
美国是二战后东西方冷战的主要制造者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