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亮:冒名假文高调“捍卫”市场,开发“先富”们的焦虑?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05 14:03

余亮

余亮作者

资深情怀党,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助理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余亮】现代人永远是逃不开焦虑的,我们普通人为日常生活焦虑,有的人则为国际焦虑。比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会不断矫正市场经济和资本的野蛮生长,今年更是推出一系列反垄断整治措施,西方媒体便大肆歪曲渲染;传到国内,一些“先富”们开始疑惑。而别有用心的人,便炮制假文,马上嚷嚷你是要劫富济贫吗,那我可要移民啦!一看政府要治理垄断,马上呼天抢地,说反对市场经济的逆流回来了,试图引导开发“先富”们的焦虑……

这年头,撒娇都要理论化,所谓的“精英群”里疯狂转发貌似理论的文章。比如,这几天在狂转一篇号称是张维迎老师写的文章《市场经济与共同富裕》。我一看这文章实在不堪,仔细查了一下,原来竟是一个好事者根据张维迎文章篡改的。居然还有这种操作?我说张维迎老师好歹不会自己炒自己冷饭吧。这文章篡改到什么程度呢?贴个图大家自己看。

红色部分都是好事者自己写的

这简直就像新冠病毒基因变异了好几轮之后的样子,却被别有用心的“精神资本家们”转得不亦乐乎,就巴望着能传到“先富”们眼前。原文一万五千字,篡改之后也有一万多字,他们真有耐心看完?又不是数钱。所以,这种转发,我只能理解为撒娇,是感情问题,因为如果他们是严肃的,那就是智力问题了。

难道这些人看不出来这文章漏洞多得都成筛子了吗?张维迎教授的文章现在读起来也是有可商榷之处,但是漏洞不会这么多。

比如原文说“既得利益者、特权阶层不太喜欢市场经济”。这就不符合历史和现实,近代欧洲最大的权贵君主们可喜欢市场经济了,那是帮助他们收服封建领主的法宝(参见佩里·安德森《绝对主义的国家系谱》等等)。最终封建领主们也爱上了市场经济,爱上了暴发户,毕竟贫穷不是封建主义嘛。

当代美国权贵们喜欢不受约束的市场经济,这更是妇孺皆知,市场就是他们的游猎场。再说了,高喊保护市场经济的不就是这群富豪权贵么?难道说你们是些假富豪?

简单归纳一下张教授原文的主旨:其一,开门见山给经济学家找存在感。“我们为什么要出钱养活这么多经济学家?”在一个书呆经济学家被广为嘲讽的年代,张教授的辩护对经济学家当然重要。他的答案是“市场经济需要有人去捍卫”,这个捍卫者就是经济学家。但是对不起,我还知道有句话:“如果你这个国家有太多的优秀经济学家,你们的经济就不会优秀了”,不信你听听罗默怎么说。

主旨二:国家不干预市场,就能达到共同富裕。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商业就是最大的慈善”的味道?(其实原话是哈耶克说的)资本主义已经教育了大家,市场从来都是一个场域,是各种势力竞争的地方。国家不干预,那就是完全交给资本家干预,最后就是恐怖的丛林法则。

主旨三,就是张教授要为资本家辩护,也就是称颂企业家。他称颂了一大堆市场怎么怎么好,市场带来财富,市场带来公平,然后逻辑一转,全部变成称颂企业家,是企业家创造了工作,是企业家创造的财富,市场就是企业家,企业家就是市场。

我觉得呢,真正做得好的企业家是不需要你来称颂的,甚至宁可躲着你的称颂。原文的称颂念经一般,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比如为了论证人类合作需要信任,就说市场会自动产生信任,“企业要在市场上取得成功,必须建立良好的声誉,如果企业的声誉不好,没有人信赖它,就会被淘汰。所以说市场经济是建立在信任上面的。”

是啊,那些搞P2P的企业让老百姓倾家荡产,但是老百姓抱怨啥呢,哪家P2P企业声誉不好,它就被淘汰了啊,你被骗走的钱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像西方吹嘘票选政府制度,说我要是把国家搞的一团糟,人民就会把我选下去了,再选上来一个。so what?换一届再搞得一团糟再选下去,走了特朗普,还有瞌睡乔,这是永劫轮回啊。

要不是政府把P2P给关了,他们每次跑路了还可以换个地方继续骗。要想市场健康发展,就必须有所干预,不一定每次干预都成功,就像你做投资也不是每次都成功,但是要保持一定胜率。政府不只是丛林市场的守夜人,也是公序良俗的守夜人。中国市场经济取得了这么多年的超常增长,独步世界,正是因为“有为政府”的干预与市场基础的结合。

所以我也是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这么非此即彼地割裂看待事物,市场经济是个好工具,但是不能独立存在,总是处于各种因素制衡中,失衡了就会出大问题。

张维迎文章说利润就是让企业家承担责任,他们获得巨额利润那是因为有企业责任,干不好就没钱,干得好才有钱,这就是责任。企业干得不好工人仍然可以要工资,企业家却没权利要求社会补贴。这是多好的诡辩,杀人放火有风险,抢到了就有钱,抢不到还送命,所以你们凭什么嫉妒抢劫成功的大盗?

凡此种种,直到我看见文章中提到了哈耶克,才有些恍然大悟。果然张维迎自己原文没提,是哈耶克的“脑残粉”篡改者塞进去的。这些人一天到晚就是拿极端资本主义代言人哈耶克到处宣扬,上一次是他们栽赃张文宏,编造了一个张文宏推荐阅读书目,把哈耶克写在里面,害得张文宏背锅,现在他们又钻到张维迎袍子底下来了。

所以,别随便捧人家文章,有些号称为市场经济辩护的文章,简直就是市场经济的“高级黑”。他们的意思还没有《扫黑风暴》里面李成阳说得明白:

这话就说到点子上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没有被这群炮制、转发假文的人信任,成了一些人攻击的对象。加上最近政府治理措施有点密集:平台垄断、金融监管、饭圈乱象、双减政策、游戏产业、分配政策……于是资本有点举棋不定、企业家有点摸不着方向,有人便望风而动,又做起了“焦虑生意”。

这样的文章可谓是“一箭四雕”:既成功引起了一些“先富”们的“焦虑”,担忧中国市场经济会开倒车,自己日子不好过了,又引起了社会舆论的“焦虑”,还让资本和普通人更加对立,共同富裕真是要杀富济贫?顺带还给西方媒体送了弹药:你看你看中国果然不是真心实意推行市场经济。

我相信“先富”们都是聪明人,不会轻易上当,只是那些炮制假文的人撒娇的样子不像话。你说要克服市场不利的一面,他马上说市场多么多么好,如果没有市场,人类不可想象。这哪跟哪啊,有谁反对市场了?就好比福山不断批评美国选举制度出了问题,你敢说福山是反对美国选举制度?你说你企业管理遇到问题,别人是否可以说你是在反对企业?约束不良企业和形成霸权的企业,才能让更多企业发展好,然后他说这是反对市场经济。这就好比你打击犯罪分子,他就说你是在干预社会,反对社会。

不思进取是创造不了价值的。那些贩卖焦虑的人非要把思考的层次拉低,搞得官方人士都不得不跑出来说共同富裕当然不是劫富济贫。这么点道理还需要说么?中国从新冠疫情中缓过来了,开始要进入第二个百年目标奋斗阶段,共同富裕本就是社会主义应有之义,有什么问题?新冠疫情期间首富们的财富大大增值了,要不是政府和人民群众把防疫工作给担下来了,企业家能好好做生意挣钱么?钢铁侠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时候有能力的多体现点责任也没什么问题吧?

今天年轻人对资本流露出不满,主要是互联网数字资本主义引发的。互联网数字资本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敏捷资本,可以轻资产运行,快速获得巨大财富,如同滴滴那样,可以自己不养一辆车,却能在交通市场呼风唤雨。另一方面,青少年作为互联网原住民,衣食住行乃至工作文娱全都和互联网绑定。我有一个同事就被蛋壳公寓轰了出来,问问有多少刚毕业的青年被互联网化金融化租房给坑了,就知道他们对互联网有多敏感,很多青年甚至选择以“躺平”来反抗。

面对新的形势,别有用心的人当然不会思考解决方式,而是天天在那里翻市场原教旨主义的“老三篇”,比如他们依然喜欢辩论要计划还是要市场。中国人早就超越这个层面了,计划和市场都需要,这是一个永远的平衡游戏,而且充满荆棘。

说回共同富裕和市场经济,马上北京证交所都要挂牌了,国家在大力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你们还在那儿说谁谁谁反对市场经济?到时进北交所,估计那些贩卖焦虑的人比谁都快。

还有一部分企业家,如果只是被那些假文一时煽起了焦虑,跟着撒娇完了,去干该干的活,那还是好同志。就像有些互联网新贵,这几天突然开始了“说文解字”:58的意思就是人民一起发,“美团”就是美丽的大团结,就是共同富裕的意思。希望大家说到做到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陈轩甫
先富带后富 共同富裕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05日 14:03

冒名假文高调“捍卫”市场,开发“先富”们的焦虑?

08月28日 08:34

给何伟发张好人卡,也不能掩盖美国的“中国通”一代不如一代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执法权,能外包吗?

专访|香港国安法立竿见影,疫情下仍暗流涌动

英国也跟风作秀,这用词“讲究”了

执法权,能外包吗?

立陶宛:中方出手了

天宫课堂第一课,圆满成功!

奥密克戎突袭,西方开始理解中国“清零政策”

首个国产新冠特效药获批:变异株疗效评估获最优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