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袁野:白俄罗斯爆发骚乱,波兰这是“人干事”?

2020-09-11 08:22: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袁野】

对于熟悉颜色革命剧本的人来说,眼下发生在白俄罗斯的一切实在是太眼熟了。

这次风波唯一的特殊之处,是幕后黑手的身份早早即大白于天下。此前那些“茉莉花”“郁金香”的策动者虽然也是众人皆知,但毕竟披着合法的外衣、戴着白手套,且行迹诡秘,让人难以揪住狐狸尾巴。唯独此次白俄罗斯之乱,罪魁祸首一开始就跳得比谁都高,生怕世人不知道它干了什么好事:

8月10日一早,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在会晤独联体选举观察团时表示,9日晚上的抗议活动是由波兰、英国和捷克共和国通过电话精心策划的

“我们记录到了来自国外的电话。作为一名前情报官员,你知道这一点。指令来自波兰,英国和捷克共和国,发给我们的——很抱歉这么称呼他们——绵羊: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已经被控制了。”

卢卡申科还表示,波兰和乌克兰等国的公民曾试图参加在白俄罗斯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我不想提及波兰:他们已经在这里扎根下来,也在试图操纵局势。我不会谈论乌克兰:人们从那里前来。我确信这不是国家的政策,然而,那里有很多我已经提到过的‘被自由民主迷了心窍’的人……”

8月27日,卢卡申科再次声称,从最高层针对白俄罗斯的外交大屠杀已经开始了:

“你看这些声明说,如果白俄罗斯解体,格罗德诺州将成为波兰的一部分。他们已经公开地说出来了,他们在做梦。他们不会成功,这一点我是肯定的。”

俄罗斯也谴责了这些幕后黑手。8月19日,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表示,外国玩家试图将他们自己的规则强加于白俄罗斯:

“没有人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这是地缘政治问题,是在后苏联时代争夺地盘的问题。早在苏联解体后,我们就看到了这场战争。最近一个例子当然是乌克兰。我们现在从欧洲各国首都,特别是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爱沙尼亚)以及波兰听到的是,这与卢卡申科、人权和民主无关。这一切都与地缘政治有关,与我们的西方伙伴想要强加到我们大陆和世界其他地区日常生活中的规则有关。”

分析人士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乌克兰政治分析人士基里尔·莫尔查诺夫对白俄罗斯第一电视频道说,Telegram(“电报”)的频道(类似于微信公众号)是从国外运作的,“所有这些Telegram频道都是在波兰或立陶宛某个地方注册的外国代理人”;立陶宛维陶塔斯·马格纳斯大学教授金塔塔斯·马泽基斯表示,许多白俄罗斯反对派媒体以波兰为基地,包括Nexta、Charter97和Belsat TV,“自由欧洲电台”则位于布拉格,“据说波兰发动了网络攻击,媒体活动也集中在波兰。”

连《纽约时报》都承认了波兰在此次风波中的“主角”地位:“电视上出现了一群亲克里姆林宫的分析人士,他们谴责卢卡申科的对手是西方的傀儡,是波兰领导的‘信息战’的受害者。波兰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账户的基地,反对派广泛使用该账户传播有关抗议活动和警察暴行的新闻,其中一些是假的。”

今日俄罗斯(RT)在一篇文章中总结了白俄罗斯风波中的“主要玩家”:自由欧洲电台(RFE)/自由电台(RL)、美国之音、德国之声、英国广播公司、路透社这些老面孔一个不少,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NED)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自然也不会缺席(2019年,NED在白俄罗斯资助了至少34个项目和组织,以“发展公民社会”、“促进媒体自由”和“促进青年行动主义”),德国《世界经济》杂志的政治分析家亚历山大·索诺沃斯基更是透露已有60亿美元的巨款被以加密货币等形式打给了白俄罗斯的抗议者。

9月7日,十余万抗议者走上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街头  视频截图

但这些机构的“戏份”,都没有波兰来得浓墨重彩:“波兰也参与了这场游戏:白俄罗斯反对派的卫星频道Belsat TV(用白俄罗斯语播出)是由波兰外交部资助的,英国和美国政府的一些资金注入也有记录。他们也与RFE/RL有可靠的合作。与此同时,白俄罗斯的‘欧洲广播电台’(Euroradio)一直在享受来自波兰和美国的资金。和其他玩家一样,波兰和美国都因其在基辅独立广场上扮演的角色而闻名。”

证据已经足够。波兰,这个曾经的颜色革命受害者,现在正在挑动邻国的颜色革命。

“白俄版黎智英”,躲在波兰

波兰在此次白俄罗斯风波中的“主角”地位,很大程度上是其豢养的一众反对派媒体为其“挣”来的。熟悉香港情况的读者都清楚“黄媒”和Telegram在去年的修例风波中起了多么恶劣的影响,而在白俄罗斯,它们几乎变本加厉。

由于白俄当局第一时间关闭了互联网,推特、脸书和西方主流媒体无从聒噪,所以以波兰为基地的Telegram“信息战”就成了白俄风波的头号推波助澜者。西方主流媒体,包括但不限于美联社、《纽约时报》、路透社和BBC,都用大篇幅对此进行了深入报道:“每天,那些白俄罗斯抗议者的待办事项就像钟表一样出现在流行的Telegram应用程序上。这些事项列出了目标、时间和集会地点,精确的像商务人士一样,并提供鼓舞人心的信息。”美联社写道,“早安。扩大罢工,11点。支持Kupala剧院……晚7:00,聚集在独立广场。”

Telegram隐秘性极强、很难进行追踪,且在网络中断的情况下仍然可用,所以被全世界的抗议活动视为头等利器。工具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使用工具的人——大选前后,Telegram上骤然冒出了数不清的频道,用海量的反政府信息淹没了白俄罗斯人的手机。Nexta就是其中最出名的一个。《纽约时报》写道:

“当抗议活动开始时,Nexta频道经常是互联网上第一个发布警察与示威者暴力冲突的可怕图片的地方。这周,他们贴满了工人在工厂抗议的视频……几天里,该频道的粉丝从几十万激增到超过200万,它的姐妹频道也拥有70万粉丝。它们在这个拥有950万人口的国家的影响力是难以低估的……”

“Nexta公布了抗议者集会的时间和地点。他们提供了抗议者如何到达特定集合点的路线,并提出了万一这些路线被封锁时的替代路线。他们就如何阻挡警车提出了建议……在投票结束后的几个小时里,他们呼吁举行大罢工,支招抗议者如何逃避逮捕,并建议购买头盔、护目镜、防毒面具和盾牌。”另外一些频道则提供了如何制造燃烧瓶的指南。

“Nexta公布了求助电话、通报警察的位置、发布可供抗议者藏身地址的地图,以及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的联系方式。它还建议用户如何通过代理和其他方式绕过互联网封锁。在抗议活动进入第三晚之前,它向抗议者发出了如何在街头行动的详细指示。”

既视感太强了,完全就是去年香港一幕的翻版,Nexta活脱脱就是白俄版的“连登”、“香城Online”。不过不同于香港,这些频道的运营者、白俄罗斯的黎智英、黄之锋们,没有在明斯克街头和“手足”一起“努力”,而是躲在波兰遥控。路透社是这么写的:“Nexta的创始人斯特塞帕恩·普齐拉(Stsiapan Putsila,后改名Stepan Svetlov)今年22岁,1994年卢卡申科掌权时他还没有出生。现在,背井离乡的他在邻国波兰的一间办公室工作,门外有身穿制服的警察把守。”

Nexta的创始人斯特塞帕恩·普齐拉  图自《纽约时报

普齐拉的父亲是Belsat TV的体育评论员,他本人毕业于白俄罗斯人文学院,《纽约时报》称这里为“一所传奇的持不同政见者学校”,培养了一批著名的白俄罗斯反对派人士,“这所学校成了年轻人反抗卢卡申科的象征”。2015年,他搬到波兰,开始制作政治视频,并曾为RFE/RL工作。Nexta的主编罗曼·普罗塔塞维奇(Roman Protasevich)也有类似的经历:他曾为RFE/RL和Euroradio工作,目前也居住在波兰首都。

西媒们一口咬定,Nexta在华沙只有一个“四人的小编辑团队”,它所发布的消息全部来自网友投稿。至于这些人靠什么吃饭,连BBC都承认“这是个谜”:普齐拉对BBC说,该频道没有广告或捐款,资金来自支持者以及以前的大学奖学金;他的同事则告诉BBC,他们有广告,但没捐款;面对《纽约时报》,他们又换了个说法,说收入“完全来自广告,之所以能保持低成本,是因为所在大楼的运营者允许他们免费使用办公室”。

从外交施压到援助计划,一个不少

波兰的煽动行径远不止豢养反对派媒体、在舆论场煽风点火这一点。事实上,反华势力去年在香港的所作所为,如今的波兰一个没落地对白俄罗斯全数上演了一遍,而且态度更嚣张、欺人更甚。虽然其他国家也在此次风波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论及卖力和大方的程度,无一能与华沙比肩。

白俄罗斯选举后第一时间,波兰和立陶宛的总统就发表联合声明,呼吁白俄当局“遵守民主标准”;波兰总理马特乌斯·莫拉维克也是周一一大早就呼吁欧盟召开特别峰会商讨白俄罗斯问题,并兴冲冲地表示白俄的情况“类似于1981年8月的波兰”;此后,华沙发出了一堆一堆的呼吁、声明乃至最后通牒,波兰总统写信给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德国总统、总理、美国国务卿、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和维谢格拉德集团各国领导人,就差没有致信普京了。

内斗激烈的波兰朝野也对干涉邻国达成了空前的一致。刚刚在7月的大选中惜败给现任总统杜达的华沙市长拉法尔·恰斯科夫斯基表示愿意向任何出现在波兰首都的白俄反对派人物或活动人士提供援助和“团结”;当年波兰剧变的主角、已经77岁高龄的莱赫·瓦文萨站出来“声援”白俄罗斯反对派,团结工会也向白俄派出了一支食品援助车队,还以此为由进行了一波募捐。

8月13日,波兰驻白俄罗斯大使阿图尔·米哈尔斯基同欧盟、美国、英国、日本和瑞士的大使一道上街,在明斯克普希金地铁站附近的地点献花,以“悼念在抗议中丧生的人”。很难想象,这些国家的大使会去华盛顿悼念被美国警察枪杀的黑人青年。

除了外交施压,华沙还毫不避讳地会见白俄罗斯反对派。维罗妮卡·赛普卡洛、奥尔加·科瓦尔科娃和斯维特兰娜·季汉诺夫斯卡娅,三位白俄的“风云人物”陆续到访华沙,并得到波兰总理等政界高层的高调接见。

9月9日,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与白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季汉诺夫斯卡娅在华沙会面  图自美联社

波兰也在大打“在白俄波兰人”这张牌:8月12日,波兰总理与白俄罗斯波兰人联盟主席安吉莉卡·鲍里斯通了电话,“谈到了白俄罗斯的抗议活动和波兰公民在该国的处境”;8月28日,波兰总统助理什切尔斯基又向米哈尔斯基大使通报了“波兰总统关于白俄罗斯事件和该国波兰少数民族状况的指导方针和期望”。据估计,白俄罗斯有30万到120万波兰侨民和波兰裔公民。

华沙为白俄反对派出台了一大批支援政策,比口惠而实不至的英澳等国大方到不知哪里去了。波兰政府大幅增加了给Belsat TV等“独立媒体”的资金,波兰第一广播电台增设了白俄罗斯语的特别广播,华沙大学给被白俄罗斯大学开除的学生提供全额奖学金,波兰还简化了白俄罗斯人的签证流程……

在这些措施的基础上,波兰政府宣布成立了一个特别基金以“支持被镇压的白俄罗斯人民”,第一年拨款5000万波兰兹罗提(约合9079万元人民币),新任波兰总理马特乌什·莫拉维茨基甚至高呼“我们想让所有被白俄罗斯独裁政府压制的人都能来到波兰,在这里发展和生活。”

波兰网军,不容小觑

波兰竟然能够对邻国发动“信息战”、乃至策动颜色革命,这多少有些令人意外。这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颜色革命并非只有大国、强国才能“玩转”,只要时机合适,一些中等体量的国家,乃至世人眼里的“小国”一样能掀起惊涛骇浪。此外,在网络世界,国家和地区的大小强弱也不能用线下的标准去简单套用。

波兰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例子。尽管西方对俄罗斯的“巨魔工厂”(troll farm)或者“巨魔军队”(troll army)口诛笔伐,却鲜少注意到波兰在这方面同样不容小觑。牛津大学的罗伯特·戈瓦就在《波兰的数字化宣传:假新闻放大器和数字公共领域》一文中表示,在运用网络机器人、美分党、营销号和假新闻等工具影响政治方面,波兰人早已身经百战,一点不输给美俄的同行们。

一名供职于波兰某网络公司的政治顾问兼营销人员对戈瓦表示,他们对在社交媒体上使用假身份搞推广很有经验,过去十年,他所在的公司创建了超过4万个高质量的假账号,覆盖各种主流社交媒体平台和门户网站,每一个都有单独的IP地址,全部由真人管理,每条发帖的内容都是专门写作、而非简单复制粘贴,甚至有自己的写作风格、兴趣和个性,不仅平台方难辨真伪,有时连客户自己都发现不了(或者装不知道)。他们的服务对象既包括私营公司,也包括政党和竞选人。

这位受访者表示,他们的机器人/营销号并非简单地通过发帖灌水来影响公众舆论,而是针对性地对“意见领袖”,包括记者、政治家、博客作者和关键的活动家展开渗透,比如潜入有影响力的脸书群组或挖掘评论区、直接与这些意见领袖展开对话,从而说服对方、使其真诚地相信某个他们精心设计的论点,然后再影响普罗大众。

戈瓦表示,波兰右翼和民族主义团体在运用这套网络宣传和动员战术方面比左翼更得心应手,这有助于解释前者近年来的一系列胜利。白俄罗斯的风波则证明,这些波兰“网军”不仅“内战”在行,“外战”也很在行。

波兰意图重夺东欧领导权

波兰对白俄罗斯的渗透不仅在线上,更在线下。自进入21世纪以来,该国就积极利用包括”波兰-美国自由基金会“、“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团结基金会”及“对话协会”在内的一些影响力较大的非政府组织以民间方式打入白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反对派建立了密切的长期联系。2020年的颜色革命,正是这种持续几十年的渗透干预所结出的毒果。正如白俄罗斯政治分析家阿列克谢·泽曼特所说:“这是某些国家第七次徒劳地试图在白俄罗斯安排颜色革命,也是近年来最严肃、最专业的尝试。”

白俄罗斯每次选举都是波兰尝试渗透干预的高峰期。2019年11月白俄罗斯议会选举后,卢卡申科就指责德国和美国通过立陶宛和波兰向白反对派汇款:“钱通常是通过立陶宛和波兰来的。美国人和德国人提供融资。他们过得很滋润……”卢卡申科说。

那么波兰的战略目的何在?和平演变邻国、扩大对俄缓冲区只是基本的目标,华沙的野心远不止于此。卢卡申科指责波兰对白俄罗斯与其接壤的格罗德诺地区有领土野心,这并非凭空而来,因为华沙的领土主张并不是新闻,格罗德诺地区在历史上也曾一度受波兰管辖。2018年3月,波兰总统杜达就高调纪念了“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这个由《布列斯特和约》制造出来的“国家”只存在了不到一年,曾以格罗德诺为临时首都,该市随后在波苏战争成为战场。今天,波兰在格罗德诺市设有领事馆,当地也是“电报革命”的主要中心之一。

事实上,除了对白俄罗斯,波兰对立陶宛和乌克兰也有长期的领土主张,重建“波兰-立陶宛联邦”并不完全是空想。随着华沙越来越紧地将自己拴在美国的战车上,依靠后者的军事和外交资源,波兰正愈发大胆地自视为东欧地区的领导者,并越来越压抑不住干预周边国家政治进程的欲望。

8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波兰国防部长布瓦什恰克在华沙签署了《加强防务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美国将向波兰增派约1000名驻军,协议还为美军在波兰永久驻扎铺平道路。访问期间,蓬佩奥对白俄罗斯发表了评论,称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平”,美国将支持白俄罗斯的“公民社会”。8月18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与波兰总统杜达讨论了白俄罗斯危机。8月26日,兹比格涅夫·拉乌就任波兰外交部长,他被认为在与美国的关系方面具有“特殊的专长”。

蓬佩奥和波兰国防部长布瓦什恰克签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  视频截图

相较之下,欧盟对波兰的支持就显得不那么“给力”了。波兰总理呼吁召开欧盟特别峰会,结果峰会不但没有举行,布鲁塞尔还放出风来,称考虑到波兰在国内的种种行为,它对白俄人权问题的种种指责是颇为虚伪的。9月4日,德国媒体披露,由于获得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投票支持,欧盟将不会如华沙所希望的那样制裁卢卡申科。

这种“温差”进一步凸显了波兰当前外交战略的重心:充当美国在欧洲最亲密的盟友,一面抗衡“老欧洲”,一面扮演对俄进攻的排头兵。波兰2016年提出的所谓“三海倡议”(Three Seas Initiative,或称Trimarium)战略,就是这一战略的具体体现。

“三海倡议”脱胎于波兰20世纪20年代的“海间联邦”(Inter Seas Utopia)构想,“旨在加强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及黑海周边国家之间的贸易、公共建设、能源及政治等层面合作”,并已得到美国的背书。2017年7月,特朗普就亲自出席了在华沙举行的“三海倡议”第二次峰会。

“三海倡议”所涉及的12个成员国二战后均属于苏东阵营,如今亦均为欧盟成员国,这个倡议剑指何方,不问可知。事实上,该联盟不仅可以针对俄罗斯,还可以针对美国在欧洲的其他对手,比如德国,以及中国。

在华沙,蓬佩奥不仅谈到了白俄罗斯,还再次敦促各国支持美国封杀华为的行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在同一时间发文,称“北京通过‘一带一路’倡议,通过投资和经济激励措施,已经侵入了中欧和东欧。”该智库称,美国认为这些发展“不仅是地缘政治挑战,而且是具体的安全威胁”。它敦促美国政府更广泛地加强与东欧国家的联盟,并“利用华沙牵头针对中国的三海倡议”。

中国在白俄罗斯有着不容忽视的战略利益。白俄罗斯是中国通往欧洲的门户,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已经向白俄罗斯巨石工业园投资了数亿美元,该园是中国企业在全球范围参与建设的最大海外工业园区,被中国国家领导人称为“一带一路”的“示范项目”,卢卡申科也称其为白俄罗斯最重要的经济项目。

中国还向陷入困境的白俄罗斯经济提供了大量贷款,其中包括向白俄罗斯开发银行提供的150亿美元信贷额度。《纽约时报》在2019年指出,这笔贷款是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目前对白俄罗斯的贷款的20倍。

所以,波兰的种种作为看似在万里之外,但其实就在中国的肘腋之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袁野

袁野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白紫文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作者最近文章
白俄罗斯爆发骚乱,波兰这是“人干事”?
对华太友好,小心抄你家
“澳大利亚奴隶贩子跟美国不一样,他们是企业家”
论反华,澳大利亚媒体是真卖力
沈良西又又又要回柬埔寨,想搞颜色革命能不能挑个靠谱的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