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约瑟夫·奈:我不认为新冠病毒会改变全球秩序

2020-04-22 08:03:03

【文/ 约瑟夫·奈】

新冠病毒大流行将如何重塑地缘政治?许多评论人士预测,二战后在美国领导下走向繁荣的全球化时代即将终结。一些人把疫情看作中国超越美国成为真正全球大国的转折点。

疫情当然会带来变化,但我们应该谨慎一点,不要以为大因必有大果。例如,死于1918-1919年流感大流行的人比第一次世界大战还多,但其后二十年逐渐浮现出来的全球变化,却是战争而不是疾病造成的。

全球化——即洲际相互依存——是交通和通信技术变革的结果,而这两种因素都不大可能消失。经济全球化的某些方面(例如贸易)将受到削弱,但金融流动则不会受太大影响。 尽管经济全球化受各国政府法律的影响,但其他方面的全球化(例如流行病和气候变化)则更多地取决于生物和物理法则。尽管严重的长期经济停滞会使这种全球化放慢脚步,但不论是墙、武器还是关税,都无法阻止它造成跨国影响。

约瑟夫·奈4月16日在外交政策网站发文

自本世纪初以来,20年发生了三次危机。9•11恐怖袭击并没有造成很多人死亡——但恐怖主义就像柔术一样,小个子可以利用恐惧震慑对手,对其议程施加不成比例的影响。美国在恐慌状态下做出的选择严重扭曲了其外交政策,导致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长期战争。第二次受到冲击是2008年金融危机,它引发了“大衰退”,催生出西方民主国家的民粹主义,强化了许多国家的专制运动。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速度快、规模大、效果成功,与西方滞后的反应形成了鲜明对比,使许多人预测中国将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

本世纪第三次危机即新冠病毒大流行。人们最初应对时也犯了许多错误。中国和美国一开始都没有正视现实,发布了一些错误信息,未能把宝贵的时间用于检测和遏制病毒传播,浪费了国际合作的机会。相反,在实施代价高昂的封锁之后,世界两大经济体陷入了宣传战。中国指责美国军方把病毒带到了武汉,特朗普则把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在内部分歧面前,经济规模大致与美国相当的欧盟优柔寡断、空自慌乱。可病毒才不在乎国界或受害者的国籍呢。

在应对疫情中暴露出的无能伤害了美国的软实力。中国在对外提供援助的同时大力进行宣传,希望人们忘记其早期处理失当,只关注它积极应对大流行的一面。然而,中国为恢复软实力做出的许多努力却在欧洲等地遭到了质疑,因为软实力建立在吸引力之上,最好的宣传不是宣传。

中国在软实力方面底子比较薄。尽管早在2007年,中共就在“十七大”报告中提出了提升国家软实力的思路,但在全球民意调查和软实力排行榜上,中国的名次一直比较低。排名前20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

在硬实力方面,有利于美国的平衡也不会被大流行病打破。中美两国的经济都受到了重创,美国在欧洲和东亚的盟国也是如此。危机发生前,中国经济规模按汇率计算已经增长到美国的三分之二,但其增速已经开始放缓,出口也在下降。尽管中国近年来大幅投资发展军力,但仍远远落后于美国,而且在更不利的预算环境下可能还要减缓军事投资。当前危机暴露出中国的许多问题,其中一个是它需要大量投入去完善医疗体系。

另外,大流行病不会抹杀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首先是地理位置:美国东西两面都是大洋,南北则是友好的邻国;而中国则与文莱、印度、印尼、日本、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等国有领土争端。第二个优势是能源:页岩油气革命使美国从能源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而中国则高度依赖取道波斯湾和印度洋的能源进口线路,美国在这两个地区拥有制海权。

从人口结构来看美国也有优势:根据斯坦福大学的阿代尔•哈尤丁的研究,在未来15年里,美国的劳动力可能增长5%,而中国的劳动力将减少9%,这主要是由于之前的独生子女政策。中国适龄劳动人口的顶峰已经于2015年过去,很快印度将超过中国成为世界头号人口大国。还有一点无须赘述,美国的实力也源于它在生物、纳米和信息技术等关键技术领域处于前沿地位。美国和其他西方研究型大学主导着高等教育。

所有这些表明,新冠病毒大流行不太可能成为地缘政治的转折点。但尽管美国仍然握着一手好牌,错误的政策决定可能会使美国把好牌打得稀烂。联盟体系和国际机构本来是美国的“王炸”,却被错误地抛弃了。

美国的另一错误是严格限制移民。很久以前我曾经问过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他认为中国不会很快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大国的原因是什么,他给出的理由之一是美国有能力吸纳全世界的人才,然后对他们进行重新组合,发挥多样性和创造力。由于中国有汉民族主义,这种开放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民粹主义导致美国扔掉联盟体系、国际机构和开放性等王牌,那么李光耀的预测便是错误的。

或者,新一届美国政府也可以从战后美国总统那里汲取灵感,我在近作《道德重要吗?从罗斯福到特朗普的总统与外交政策》中记载了历任总统的成功之处。美国可以启动针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大规模援助计划,即医学领域的“马歇尔计划”。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最近指出的那样,领导人应选择走合作之路,这有助于国际社会快速恢复。与其开展宣传战,领导人在表述权力的时候应该与其他国家共享而不是凌驾于它们之上,并建立双边和多边框架以加强合作。富国应该意识到,未来新冠病毒疫情反复回潮,应对能力不足的穷国将深受影响,一旦发展中国家形成“病毒水库”,它可能季节性复苏,向北方发达国家扩散,对所有人造成伤害。就像1918年那样,死于第二波大流行的人比第一波更多。不论是为了自身利益还是基于人道主义考虑,美国都应该为20国集团做出表率,设立面向所有国家的新冠病毒疫情基金并对其慷慨解囊。

如果美国总统选择走这条有利于合作和增强软实力的道路,那么这场大流行也许能带来一些好处,这是一条通往更美好世界的地缘政治道路。然而,如果美国政策继续沿目前道路发展,那么新冠病毒必将使现有的民族民粹主义和威权主义趋势加速抬头。但不管怎么说,现在就预测中美权力关系将迎来根本性的地缘政治转折点还为时过早。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外交政策》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约瑟夫·奈

约瑟夫·奈

卡特政府助理国务卿、克林顿政府助理国防部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我不认为新冠病毒会改变全球秩序
过多操纵美国的特权地位,可能会弄巧成拙
美国这样做就不会被中国赶出西太平洋
美国就不能平视中国吗?
扯出民族自决大旗的各种独立运动,真的占据道德高地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