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岳峙:从最近三件事看传统媒体的衰落

2014-06-22 14:47:06

近两年来,传统媒体衰落是一个被广泛讨论的话题,从技术到传播方式、商业模式等等,都讨论了个遍,但却很少有人反思过,传统媒体的思维方式是不是也存在问题?

在没有互联网、互联网还不普及或者社交网络兴起之前,普通读者需要通过传统媒体来了解新闻事件的真相。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媒体是选择性采访和使用素材,做倾向性报道,或者只报道符合自己想象的事情,而对不符合自己想象的事情则视而不见。这样的做法很难被发现,读者也很容易被诱导。

但随着自媒体和社交网络日渐发达,形势已经逐渐变了。虽然自媒体和社交网络上也存在大量虚假信息,但不可否认的是,传统媒体对新闻事件真相的这种传播权上的垄断已经被打破了,一些选择性采访和使用素材的报道经常在网络上经常被批评。

在WEB2.0时代,传统媒体已经无法垄断真相的传播渠道。

比如“我爸是李刚”一案中,媒体就进行了选择性报道,使“我爸是李刚”一度成为网络热词。但后来的警方调查显示,事情真相并非媒体一开始报道的那样,但媒体却并未报道最终的调查结果。

媒体进行倾向性报道看似一个十分简单的事情,但很容易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比如发生在南京的“彭宇案”中,媒体报道中一直声称,彭宇是被冤枉的,本来出于好心去扶摔倒在马路上的老人,反被老人污蔑,索要赔偿。而南京当地警方和法院最终都认定,确实是彭宇撞倒老人在先,老人并非无理诬告,但传统媒体却对最终的调查真相视而不见。经过媒体大量报道,导致老人摔倒后“扶还是不扶”这样一个本来无需思考的问题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还有“缝肛门”事件。近年来,医患冲突频发,乃至有情绪激动的家属打死医护人员的恶性事件发生。在微博上,众多医生都认为,导致医患冲突频发的的原因在于患者和家属对医院和医生的信任出了问题。而导致医患信任危机的原因,除了医疗市场化,不能不提的就是“缝肛门”事件给医院和医生造成的恶劣影响。

但在WEB2.0时代,传统媒体已经无法垄断真相的传播渠道。因此,在类似的倾向性报道出现后,我们在网络上都能看到,大量网友会自发地进行分析、批评。而传统媒体对这个重大变化却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装出一幅高贵冷艳的姿态,大有“我就是这样,you can you up”之势。

过去的一个星期中,舆论场连续发生了几件值得关注的事情。一是中纪委驻社科院纪检书记批评社科院存在被渗透的情况;二是全国律协正在修订行业规范,拟禁止律师在网络上随意公布案情和案件相关人的信息;三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再次重申禁止“双跨”,继续“双打”。因为涉及的学者、律师和传媒从业者这三个有话语权的群体,这三件事都引起了激烈反应,批评的声音很大。

对于不妥当的规定进行批评,这是每个人的权利。问题是,很多批评建立在对相关规定的曲解上。比如在关于律师的规定中,禁止的行为本来是在网络上发布案情,制造舆论压力,干预司法,但许多人却曲解为,这是不让律师说话了,侵犯了律师的言论自由。总局的规定本来针对的是个别媒体的分支机构和个别媒体人滥用职权,未经本单位允许,以新闻监督为名,进行新闻敲诈,而批评者却曲解为这是不允许媒体进行舆论监督。

媒体在报道这几件事情时,基本上都在稿件中提到了引起的“争议”,尤其是反对和批评的声音。而在网络上,就是在媒体引用的一些知名人士的批评微博下面,仍有大量网友或者对相关规定表示理解和支持,或者指出这些批评者对规定的误读。但在传统媒体的相关报道中,这样的声音却不见了,似乎这些规定引来的只有批评声。

这样屏蔽一部分人的声音,放大一部分人的声音,固然可以有利于表达媒体本身的倾向,但长此以往,难免让网友和读者对传统媒体一贯自诩的“理性、中立、客观”产生怀疑,以至反感。

传统媒体人不仅需要注意WEB2.0时代带来的传播技术的变化,更需要注意的是学会马云、周鸿祎等互联网企业“尊重用户”的思维方式,学会尊重读者、尊重网友,以平等的姿态与读者交流、互动。如果还是像以往那样选择性无视一部分人的意见,拉一个打一个,只会伤害媒体自身的公信力,而这对传统媒体来说,无异于自杀。

岳峙

岳峙

观察者网特约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苗凤
专题 > 再见纸媒
再见纸媒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