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曾毅:豪情小赌将收尾,今年谁还上天台?

2014-07-08 15:45:45

【这个夏天,微信赌球,哦不,是足彩、足彩……特别红火。

今晨(7月9日)德国7:1狂胜巴西,同样惨败的彩民相信不在少数。面对这样惊世骇俗的结果,难免会有人祭出“假球论”的大杀器。博彩公司真的需要在世界杯上作弊吗?且看资深足球博彩媒体人的分析。】

我曾经从事足球博彩类媒体工作长达5年,还一度在2000年全程跟踪采访米卢的国家队,一场一场目睹他们冲入韩日世界杯,在足球特别是足彩这个行当,算是有相当的经验。

世界杯已进入高潮阶段,一如所料,各种台上地下的赌球如火如荼。今年与往年世界杯不同的是,新媒体新信息时代的赌球更加有趣,我每天都能在微信上看见一些同事朋友,特别是女性球迷在讨论赌球,她们大部分是投注在淘宝等各式网站,所谓的“重注”也就是不到百元人民币。

看着这些最新赌球,说句实话,我心里是很开心的。毕竟以往我看见的赌球悲剧,至少在今年,不太可能发生在我身边朋友身上了。

新媒体时代的赌球在我看来,是真正健康的赌球生活。

没有那么多阴谋论

每到国际足球赛事年,即每隔两年(或者是欧洲杯或者是世界杯),就会突然冒出一大堆所谓专家,最喜欢宣扬的就是所谓赌球阴谋论,也就是“假球说”,近期比较著名的是一个所谓音乐人,不知道他怎么走上足球博彩前台的。

对于我们这些足球博彩人士来说,假球是肯定存在的,以往的甲A、香港联赛、新加坡联赛等亚洲足球联赛,还有二级的欧洲联赛,比如比甲之类的,这些都有权威报道和证据。但上升到世界杯层次,再讨论假球就有些智商问题了,实际上在国家队级别的比赛,没有那么多所谓的阴谋论。

要证实这个观点,就要讨论博彩公司主要的盈利模式,你如果认为博彩公司是通过操纵假球获利,那你在足球博彩这条路上就越走越黑,难以自拔了。实际上,世界博彩公司的赔率主要分两种,一种以欧洲为主的“胜平负”三种形式赔率,比如世界杯阿根廷对比利时八强战,阿根廷胜平负的三种赔率即为“2.10、3.10、3.80”;一种是以澳门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还是以阿根廷对比利时为例,即阿根廷让比利时半球,值得提醒大家的是,这个赔率是针对90分钟内赛事不包括加时,只会出现两种结果,如果你买了阿根廷,一旦90分钟内取胜,你就取得博彩胜利,一旦90分钟内战平或者输球,你就博彩失败。

今年夏天流行的竞彩足球

无论是哪一种赔率,博彩公司的主要盈利模式都一样的,即尽量以各种赔率的实时变动加上其他信息手段,调节投注的人群比例,做到投注均衡。以欧洲赔率为例,即是博彩公司希望买阿根廷胜平负的三种人群,数量尽可能差不多,而澳门博彩公司的手段也一样,一旦达成这个结果,无论比赛出现任何结果,博彩公司每场比赛也有5%到15%不等的盈利,实际上这种盈利模式不仅安全,而且获利颇丰。不过,一旦某一个投资人群比例太大,比如投比利时的人太多投注资金太大,那么博彩公司就会出现非常大的盈利风险,一般来说他们会有两种应对模式,要么大幅调整赔率,要么直接封盘,即不接受任何投注了。

谈到这里,相信很多略懂经济学原理的网友马上能理解其中奥妙,甚至有种博彩公司和银行差不多的感觉。实际也是如此。博彩公司就是进行概率学的投资行动,只是他们调整资金流向的手段很高超,基本就是无论赌博的球迷如何选择,最终盈利的一定是博彩公司。

媒体圈的赌球悲剧

说那么多,实际要告诉大家,在足球赌球这个世界里,庄家很多时候就是开启了“上帝模式”,不理解这点或者相信所谓“场场假球”的人,情绪就会被左右,往往越赌越陷得深,最后进入癫狂模式,跌入深渊。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在我身边触动最大的,就是媒体圈足球彩票专业人士的赌球悲剧,我举三个极端但全是真实的例子:编辑A,2002韩日世界杯期间在办公室内做庄家,收各类人群投注,自以为自己与博彩公司水平差不多,结果世界杯结束后欠下近10万元外债,最终不辞而别,连办公桌也没有收拾;记者B,熟悉至少三类语言,北大高材生,专业知识极其丰富,人生道路开始坦途一片,职业开头一年就在广州买了房子,但在2004年前后,赌球陷入深渊,先是输掉装修钱,一直住在毛坯房,最终连毛坯房也输掉;媒体高层人士C,赌球欠下几十万元外债,最终被债主追上门,需要报社领导出头与债主交涉……

我提及的这些人,全部都是最专业的足彩类人才,有的甚至能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整理出一篇数据论文式的即时足球赔率分析文章,各种外语技能更是强悍,但他们无一例外赌得狼狈不堪,有的甚至妻离子散。

要讨论他们的悲剧,其实根源倒不是他们的专业知识出现大纰漏,只是赌徒心态最终占了上风,如果每一场比赛他们都认真分析,谨慎下注,相信不至于输得那么惨,甚至或者小有盈利;但真实情况是,一旦出现一场或者几场失败,他们就丧失理智,以更大的资金进行下一场赌博,而且这种投注往往盲目,如此反复,不断循环,最终掉入深渊,无人可救。

朋友圈的赌球喜剧

到了这个夏天,赌球的空气好像突然变了,微信朋友圈的女性朋友,很多突然喜欢网络投注,白天看她们“重注下球”,晚上才知道原来是投了几十块。这种赌球很多时候会被赌了十几年的男性球迷嘲笑,但以我来看,这才是真正健康的赌球生活。

在中国队长期缺席国际一级赛事的日子,中国的苦鳖球迷最大烦恼就是没有“主队情节”,特别是临时喜欢世界杯的一般球迷,这个时候适当的小赌怡情,就会在每场比赛开始时有一个情感依托,看球时更加投入,更加能享受世界杯比赛跌宕起伏的巨大魅力。

写到此,我翻看微信,发现一个女性编辑又在宣扬自己的“德国必死论”,从小组赛开始,她已连下德国三场,场场皆败,但认真算下,输球不过百元,还不到一顿饭钱;而如果放在以前,放在我认识的赌球同事身上,也许已输掉上万资金,心态开始严重失衡,心魔开始占据上风,而悬崖边上的阴风,已开始刮得他难以自已了。

穆勒和克洛泽可能会让“德国必死论”者输得很惨,还是小赌为好。

最后,祝福我曾经的同事,我不知道你们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只希望以后每一届世界杯,你们能小赌怡情,快乐看球。

曾毅

曾毅

前足彩类媒体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苗凤
专题 > 巴西世界杯
巴西世界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