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方远:台湾民主——我们是民,他们是主

2014-11-29 10:44:22

投票日马上就要到了,台湾几乎各大媒体都在报导大陆人如何“疯”台湾的选举,连马英九在接见西方观选团时,也不忘“骄傲”地说:“最近许多中国大陆观光客访台,最喜欢参访竞选活动,中国大陆没有像台湾这样热烈的竞选场面”。

马英九对西方人士的表态,其实说明了两岸关系、中国因素仍然是台湾这场“九合一”地方选举的关键变数。其中最大的原因在于,近年来伴随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而来的,其实是两岸经济定位与角色的大幅度翻转,台湾社会至今无法适应如此改变,只能将内部的种种矛盾与焦虑转嫁到中国大陆,以及被台湾多数民众所认定的大陆代言人──国民党与马英九的身上。

因为不断抗拒两岸关系的拉近,台湾就像一只停在窗户玻璃上的苍蝇──看得到光明,却没有出路。广大无法实际获得两岸“和平红利”的台湾民众,特别是青年,面对台湾内部发展的停滞,似乎“穷得只剩下选票”。从今年三月“太阳花”以来,台湾青年在岛内不断号召“公民觉醒”,以“超越蓝绿”的形式在复制“蓝绿斗争”的本质性老路,目的还是在于对抗中国大陆,沉浸在“太平洋的风”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里。

最近马英九援引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话,说台湾是亚洲与世界的民主灯塔。此前香港“占中”要求“真普选”的运动沸沸扬扬,台湾民众也自居“民主灯塔”来声援香港“占中”。一副港台结盟,加入西方“普世价值”阵营,共同对抗大陆的态势。九合一选举正是台湾“真普选”的检验,看看这座民主灯塔是否能将光芒照耀到神州大地,还是只是一团火所闷烧出来的光?

台湾的民主是移植西方资产阶级的代议式民主,在这套民主体制下的选举有其严格的“筛选”关卡,诸如政党内部的初选、提名,当然还包括一定财产的规定,若缴不出保证金,连参选的边都摸不着。因此,说台湾的选举是阶级的竞争,或说国民党代表台湾的右派、民进党代表台湾的左派──这些都是笑话,听听就算了,因为台湾的选举是资产阶级的内部游戏,统治阶级与资产阶级是同一帮人轮流坐上卫冕者宝座。

就像这次台北市长选举,柯文哲阵营及其支持者不断指责连胜文是“权贵”,仿佛柯文哲的当选就是打倒了权贵、平民获胜。但被隐没、被忽略的是,自日据时代至今,“医师”一直是台湾社会结构中的精英阶级,长年以来“医师”与“律师”始终是台湾政界的一方之霸。以此次选举来说,台北市长候选人柯文哲、台南市长候选人赖清德(现任)、嘉义市长候选人涂醒哲,他们都是医师出身,而且亲绿、亲台独。(有人说柯文哲代表的是“超越蓝绿”的新希望,但不要忘记,他最重要的幕僚张景森,是陈水扁与蔡英文的人马,就这点来说,柯文哲不只是墨绿,更是深绿。)柯文哲自己也说过:“第一流的人才读医学院,二流的读工学院,三流的商学院,读法和农的占第四第五,文学院差不多第六流的,艺术的根本不入流了”,显示他“平民”包装之下的精英式思维。有人评论“柯连”之争表示台北市民很“可怜”,确实如此,“权贵”打“菁英”──狗咬狗,一嘴毛。

有人说台湾人民只有在投票那一天才实现真正的民主,这话虽是玩笑话,却也道出台湾民主的困境与悲哀,选前候选人不断拜托民众,而选后则是民众要拜托当选人,“我们是民,他们是主”,也就是王绍光教授说的“选主”的真实写照。这次台湾的选举看起来非常热闹,但实质上无比空洞,候选人不需要比政见,不需要端出牛肉来吸引选民的认同与支持,只要把文宣做得很“文青”,口号喊得很动人──如一位候选人的文宣上只有自己的照片与“魄力”两个字,另一位候选人的口号是“孩子是我们的希望”,又一位候选人的广告把自己打扮为“江南大叔”──选民只能在这些与市政毫不相关的内容中做出“民主”的抉择。

候选人的傲慢,突显出了台湾民主的特色。花莲县现任县长傅崐萁欲寻求连任,而他的妻子徐榛蔚同时登记参选县长,两人联合竞选、共同设立竞选总部,其原因据传是傅崐萁官司缠身,所以其妻子也投入选战“买保险”,确保他们家族的政治利益得以延续。类似的状况在全岛屡见不鲜,许多涉入贪腐弊案官司的政客都投入选战,以“参选到底”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台湾正积极地向大陆与香港推销、输出自己的“民主套餐”,而上述的“奇景”当然都是这个套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台湾“真普选”的一环。

中国人民大学比较政治研究所所长杨光斌教授最近推出新书《让民主归位》,其中有一篇写于台湾三月“太阳花”期间的短文《台湾民主是怎么玩砸的》,他如此评价台湾当前的民主发展:“走到今天,台湾民主已经千疮百孔,已经被搞砸了”,“就是在这样一浪又一浪的蹂躏中,一轮又一轮践踏中,台湾民主即使不死,也已经奄奄一息。”

这篇文章若是传到岛内,台湾民众肯定不服气,甚至认为大陆学者在抹黑、诋毁、唱衰台湾的“民主成就”。但无法否定的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降,台湾所采行的西方代议式民主,已经让自身的政治发展走向难以回头的恶性循环。马英九执政末期,人民对政府与执政党的不信任度降到低点,而民众在看不到前景与出路的状况下,只能将所有的矛盾与问题归罪到马英九与国民党身上,甚至外部化到中国大陆上,这与当年陈水扁执政末期的窘境非常类似。

不久前,台湾教育部拟从明年开始将中小学生的暑假缩短为三周,消息一出,网路上出现一张照片,是一位小学生手持写着“马英九去呷赛(注:“吃屎”的闽南语发音)啦,还我暑假来”的海报表达他的不满。许多人盛赞这位小学生的智慧,认为他小小年纪就知道台湾所有的问题都出在马英九身上。其实情况恰恰相反,不是这位小学生智慧过人,而是台湾社会整体“小学生化”,看待问题只能像小学生般的简单化、笼统化。这样的问题在三月“太阳花”之后更为明显,认为只要打倒马英九、打倒国民党、打倒中国大陆,台湾所有的社会矛盾都能迎刃而解,前途一片光明。所以,与马英九、国民党相关的人事物也都必须是打倒的对象,现在台湾网络世界一面倒的言语“霸凌”、肉麻当有趣的“恶搞”(比如把连胜文妻子蔡依珊的照片与日本A片合成在一起),就是这种氛围的产物,让人摸不着头绪这到底是一场市长选举,还是一场毁灭人格大作战。

许多人盛赞这位小学生的智慧,认为他小小年纪就知道台湾所有的问题都出在马英九身上……

从竞选广告都能看出台湾整体的“小学生化”

台湾青年认为台湾的问题在于不够民主,并且上纲到要防止独裁再现、防止中国大陆来“玷污”台湾得来不易的民主。伴随这种认知而来的,是台湾社会不断蔓延的“排他主义”,三月“太阳花”最大的效应,就是让台湾青年勇于、乐于表态,而这种奠基在“政治正确”之上的表态,目的是在于排斥其他人的认同、想法与意见,例如将认同中国大陆、支持“服贸协议”、支持连胜文的人统统设定为敌人。台湾青年群体间所兴起的这股“排他”风潮,就如同东海大学社会学系赵刚教授在《风雨台湾的未来:对太阳花运动的观察与反思》一文中所分析的:“在太阳花运动所揭示的现实中,‘公民’,既非传统自由主义之下的程序性概念,也非市民社会论或是公共领域论下的规范性概念,而是一个动员与排除的暗喻。……在台湾,一个人(成年人)只要他反这些被规定的事物,他才是公民,也同时才是‘运动’的合格召唤对象;在召唤的另一面则是排斥:你若不反这些,你就不是公民,或你的公民身份可疑。”

话说回来,台湾的问题并不在于“不够民主”,而是这套民主制度是外来的且在西方势力规划下所诞生的“鸟笼民主”,它的游戏规则已经被制定好,能加入游戏的参与者只能是西方所认可的资产阶级代理人。台湾内部的纷纷扰扰:省籍、蓝绿、统独……都是消耗台湾发展的假议题,让台湾人民深陷其中,眼光只能限缩在茶壶内的风暴,而外在世界的变动,像是世界与亚洲新秩序的重整、正在进行中的“美国之春”,都没有我们台湾的事──因为台湾体质好,天不怕地不怕。就此面向的意义来说,北京大学强世功教授对香港占中青年的评价“他们不是激进而是保守”,对台湾也是一体适用的。

张方远

张方远

台湾时评人,编有《高中历史课纲烽火录》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九合一选举
九合一选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