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想让中国家庭有更多消费,需要国家在家庭层面有更多花费

来源:上海证券报

2023-03-28 08:35

张军

张军作者

复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导读】 3月25日,以“经济复苏:机遇与合作”为主题的“2023年开题会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经济峰会在北京召开。复旦大学文科资深教授、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在“拓展消费新场景”分论坛中发表了题为“让中国家庭有更稳定的消费能力”的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由上海证券报整理,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文/张军】

讨论中国的消费占GDP比重至少有25年的时间,其实在这25年里面,中国的消费占比实质上没有太大的变化。早期的时候我们都是拿中国跟发达国家去比,认为我们消费占GDP比重是偏低。

后来我和我的同事做了研究,其实有一些数据问题偏低,比如有很多的实际收入、隐含的收入、隐含的消费没有统计进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住房。因为住房自有化率比较高,很多人住在自己的房子里面,自己不向自己付房租,所以16万个家庭消费数据调查的时候,没有把这一项算进去,国家统计局最后校准,会按照折旧率测算一个虚拟的租金,但是我们发现虚拟的租金其实完全是低估的。与我国差不多发展水平的国家的住房消费支出占GDP都在14%-16%,中国只有4%,这是一个低估的现象。

第一点,要看到在全球范围里,东亚的消费、东亚的家庭消费支出占GDP比重相对还是比较低的。看看中国、看看日本、看看“东亚四小龙”,相对于其他的中等、高等收入的国家,东亚地区的居民消费支出占GDP比重依然是偏低的。

这首先是一个文化的问题,因为东亚人传统上是节俭的,有跟西方人完全不一样的消费习惯。东亚有这样一个文化,家庭会有更高的预防性储蓄,会更多考虑未来,尤其是考虑下一代,导致当期消费支出达不到发达国家水平,甚至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第二点,具体到中国,我觉得中国对消费支出的增长有非常多的讨论,各个视角的讨论。但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消费的支出其实很大程度上跟这个国家服务业发展的状况有非常显著的统计上的关系。因为当你从低收入进入到中等收入阶段以后,现在统计上所说的社会零售,这个统计范畴里面覆盖的消费种类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增长空间。

发达国家跟中等收入国家其实在家庭消费支出上面最大的差别是,发达国家家庭更多的消费来自于服务业,而中等收入国家普遍来自于跟制造业相关的消费品,而不是服务业。日本当年也有类似的情况,很多人发现日本的家庭消费支出占比过低,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日本的服务业不够开放。

当国家经济、制造业已经高度发达的时候,服务业依然受到比较严格的政府管制,不向全球开放,市场没有开放,服务业的生产率很低,服务业不够发达,是在总量层面上造成这个国家的消费占比相对偏低的很重要的原因。

2022年全国及分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增速

2022年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如果我们用这个视角去看中国,我们当下的消费占比这么多年没有太大的变化,原因就是我们真正要实现在消费占比上面有实质性的突破,是跟整个国家的服务业务发展有关系的。

中国的服务业,虽然现在的统计口径中占GDP比重,即服务业创造的增加值占比在稳步提高,但是整个服务业相对于制造业还是比较落后的。比如说教育、医疗整个的发展还是远远满足不了收入增长产生的家庭层面在这些服务领域当中的消费需求。

我觉得能够对服务业发展给予更多政策层面的支持、投入层面的支持,特别是让服务业像制造业那样更加开放,市场让更多的资本,包括全球的资本进入,大大推动中国服务业发展,我想它对我们的消费占比提升有巨大的帮助。

最后一点,从当下中国看,最近这几年家庭储蓄存款在大幅度增加。每一个家庭相对于收入增长而言,消费支出没有太大的变化,更多的收入增长用于储蓄,即预防性储蓄,包括为了购房储蓄、为了养老、为了医疗、为了教育、为了生育等。

这反映了中国当下在消费层面上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支出负担的问题,除了这些行业作为服务业,需要从供给的角度去更好地发展,开放这些行业的准入,让更多资本进入这个行业,提升行业的生产率。另一方面就是在家庭层面上,要提升当期的家庭消费支出,更多地要让政府或者国家在这些领域当中为家庭多支出。

我去年写了一篇文章,最后一句话是说:如果我们想让中国的家庭有更多的消费,其实国家需要在家庭层面上有更多的花费。这个话的含义是什么?现在我国的经济实力、经济总量应该到这样一个阶段,甚至于早已到这样一个阶段,就是中国政府需要去考虑怎么样来减轻家庭在住房、医疗、养老、基础教育等等各个方面支出的负担。

因为每个家庭预期未来在这些领域当中的支出负担,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当期的消费支出能力,家庭的储蓄之所以是预防性储蓄,也是为了预防在这些领域当中未来的支出。所以一定要在国家层面上有减轻家庭这些支出的政策。

经济学家刘遵义先生此前讲到,比如说5岁以前的孩子所有的开销能不能免单,国家为他免单?我甚至觉得,可能5岁还是太小,我觉得应该到上小学,上小学以前幼托等各方面的费用全部由国家负担,逐步过渡到甚至在小学阶段都是免费的。

2月22日,福州市鼓楼区安泰街道乌塔社区的一家托育园内,孩子在老师、社区工作者陪伴下玩游戏(央广网发 谢贵明 摄)

现在整个国家花在家庭层面上的支出,在整个预算支出当中是很少的,中国整个预算体系是一个建设预算的体系,不是基于家庭的支出体系,所以很少有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会保障、社会福利项目。

我想现在中国应该有这个能力,让我们的家庭在多个项目上能够享受到国家提供的福利,有些是免费的、有些是补贴的,应该有比较详细的清单,应该有能让家庭有更稳定、长远、可预测的未来的政策框架。

至少现在,应该在国家支出层面开始考虑,除了每年大规模的基建支出,应该转移出来一部分用于设计各种各样的社会福利项目,为家庭做大量的减免和国家买单的项目。

我们社会保障种类也很少,而发达国家都有几十种项目由社会保障来覆盖。我觉得应把更多的国民收入拿过来花在家庭层面上,这样才能确保我们的家庭有更稳定的消费能力。

责任编辑:朱敏洁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伊朗对以色列发动大规模袭击,拜登急返白宫战情室

伊朗扣押一艘“与以色列相关船只”,以军:高度戒备

“美企落后多年,大疆如果被禁,会要了美国人的命”

最新影像传回 中国月球通导技术迈关键一步

“战争初期以军士兵清楚为何而战,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