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维为:中国模式的特点是创造一种“势”,港台民众要明白

2019-11-13 07:24:36

【从11月11日起,香港局势再度陷入混乱,暴徒发起所谓的“三罢”行动,多所香港大学遭受严重打砸,已有在校生收到校方邮件,建议学生“逃离”(escape)当前局面几天,在内地寻找就近的临时住所。

对此,观察者网专访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针对近期令人忧心的港台局势发表见解。】

(采访、整理/朱敏洁)

观察者网:最近这几个月香港局势令人揪心,8月中旬中央授予深圳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任务,外界对此解读甚多。有人质疑这是否意味着今后深圳将取代香港,当然无论如何香港目前仍具备世界最大自由贸易港的身份,就体量而言,深圳、上海可能暂时无法与其相比;也有声音担忧,国家对香港的态度是否发生了变化?您对诸如深港关系的观点有何看法?

张维为:我觉得从一种理想的未来来讲,香港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深圳、上海也很重要,甚至还有更多的城市。因为中国是超大型经济体,拥有两三个金融中心很正常,而且香港有其独特作用,毕竟与资本主义金融市场打交道方面,还是香港更有经验,因为其本身就是资本主义金融市场的一部分,是世界最大金融中心之一。

但这次香港动乱也给我们一些启示。我在《这就是中国》专门做了一期香港局势,香港自己该怎么办。目前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公开且明确地提出香港资本主义制度自身改革的问题,若不改革,恐怕香港会就此沉沦下去。我把问题看得很严重,可能比很多人看的更严重,香港的司法制度、市场经济制度、教育制度、政治制度,包括特区政府的作用,都存在不少问题。当初邓小平说50年不变的时候,他内心想的是面对当时的“行政主导”的香港政府,但现在已面目全非,没有行政主导了。如果真的要回到50年不变,我理解他的意思是行政主导模式。但现在香港政府非常弱势,这个问题是香港要解决的。

10月13日下午,港警遭暴徒从后方用利器割颈。图片来自港媒

我经常讲我们要制度自信,包括从事港澳工作的同志、媒体,其实仍存在这个问题。美国传统基金会是美国最保守的基金会,每年都会搞评比,什么香港是最自由的经济体,我们的媒体也跟着欢呼。当然,我可以理解,从一国两制的角度来说,香港是资本主义制度,在这个制度下,它照过去的规则玩,玩得还不错。但如果从中国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的角度来看,就会发觉香港的制度是有问题的,截至目前香港经济结构跟过去几十年相比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靠房地产、金融,没有经济结构调整,香港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哪里?

今年国庆赴港旅客大减。图片来自港媒

中国模式的特点就是有新的经济增长点。所谓最自由的经济体,就是政府干预很少,但从中国模式角度来看,政府作用和市场作用都很重要,两者需要良好的配合;没有政府的作用,怎么进行经济结构调整,不调整经济结构怎么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董建华上台以后,尝试推出“八万五计划”,改善香港市民住房,但最终搞不下去;他推出“数码港”计划,结果被房产商变成房产项目。一旦找不到新的经济增长点,年轻人的住房、就业问题重重。

如果我是中国大陆的媒体人,我在报道香港事情时会再补上一句,从中国道路的视角来看,香港的经济制度有很大的改革空间,否则就难以形成新的增长点、尤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经济增长点。所以香港最大的问题是需要改革,拒绝改革会出问题。

我开玩笑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说希望北京和香港示威者对话,我说“错”,应该是派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党工委书记到香港做个大型的讲座,谈谈深圳模式、中国模式以及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讲讲什么叫第四次工业革命,什么是一个街道震撼美国。这是一个全新的、更高层次的大平台,英文叫做“GAME CHANGE”,改变游戏规则。如果香港错过这个机会,今后会非常后悔的。

现在中央提出在深圳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案,是很了不起的。我个人的解读是,过去我们主要强调香港和内地之间的合作,比如我们创造很多条件,希望香港能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我们是发自内心希望香港发展得更好。但由于种种原因,香港对自身定位无法形成共识。现在是既有合作也有竞争,我不能总是等你,你要自己争气,自助者天助之。如果给了你这么好的条件还闯不出来,要出大问题;你迟迟跟不上来,我们也爱莫能助,也不能一直等你。

观察者网:听您解释50年不变,一方面是对香港的承诺,但另一方面也包含着给内地50年发展时间,在这个时期内内地发展将赶超香港,只是没想到的是内地变革如此之快,某种角度也反映出香港对这种变化的不适应。

张维为:上世纪80年代香港问题谈判时,我正在外交部工作,参与了一小部分,主要是一些工作组谈判的翻译,所以或多或少了解进程。当时,中英双方都认为香港和内地切分得越清楚越好,井水不犯河水。随着内地迅速崛起,实际上是香港越来越靠内地了,特别希望能给一些礼包什么的,这说明香港自身的创新能力太弱了,它的机制出了问题。

我们现在还在向香港学习,很多地方香港做得比内地好,但同时很多方面深圳、上海都比香港做得好,那么你们也可以到内地来看看,借鉴内地经验。

高铁香港号列车“动感号”

观察者网:这是否意味着“一国两制”的实践正在发生转型,从过去更多地强调区隔、或者内地向港澳学习,到今后尤其是站在现在的情势下更需要融合竞争、甚至内地辐射?

张维为: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去看习主席的表述,主席的表述是很精准的,“完整准确地落实一国两制”,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落实还是不完整不准确的,有巨大改进空间,也为我们如何更好地落实“一国两制”铺平道路。

我在《这就是中国》的节目里提到,我们需要进行大调研,民间、官方,党内、党外都有智慧,各界都可以将各种方案提出来,最后通过民主集中制由中央拍板。对于这次香港暴露出来的问题,一个一个找到解决办法,这个办法可以是短期的、中期的或长期的,但是要解决,而且最好是标本兼治的解决方案。

观察者网:但现在还有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是,台湾民进党等独派势力,借着香港局势,煽风点火、甚至暗中干涉,尤其是不断污名化“一国两制”,这对今后推进“一国两制”的实施会带来负面影响,我们该如何重塑“一国两制”?

何韵诗赴台湾参加游行被泼漆 图片来自台湾联合网

张维为:哈哈哈哈,很简单,那就“一国一制”嘛。我早就跟很多台湾朋友说,形势比人强。坦率地说,越早和中国大陆来谈统一对台湾越有利,越晚台湾手中的牌就越少。我经常举这个例子,大概30多年前,叶剑英元帅提“三通”,通航通商通邮,台湾不屑一顾,觉得怎么能和“共匪”通呢,不要通;但后来变成我们根本不在乎,反而是台湾要求,因为不通,台湾经济没有活路。

今天也是如此,岛内已经有了比过去更多的人看到这一点,即双方要通过谈判达成某种制度安排。我个人认为,我们甚至可以更加开放一点,“不叫统一的统一,不叫联邦的联邦,不叫邦联的邦联”,最终通过双方智慧找到一个政治安排,两岸成为朋友,军队成为友军,一劳永逸结束两岸对立,这种前景是存在的。我过去公开写过这个观点。而且随着大陆这样的发展大势,总体上对两岸统一越来越有利,台湾的回旋空间越来越小。

观察者网:确实,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尤其民进党再次执政后,一方面似乎有种两岸的路越走越窄的感觉,但反过来讲,也是放开手脚,开大门走大路。

张维为:中国模式就是有这样的特点,它是创造一种不可逆转的势头,就像下围棋,我并不是要把你吃掉,而是让你自己都感觉到只有加入这个“势”,你才有救。两岸关系是如此,香港更是如此。我多次讲过,一个非西方社会采用西方政治制度,两种结局,从希望到失望,从希望到绝望;台湾是经典的“从希望到失望,再到更大的失望,没有中国大陆帮助将走向绝望”。香港如果采用西方的政治制度,什么双普选或者按照这批泛民、废青的观点,那香港将直接从希望到绝望,一定如此。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维为

张维为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中国模式的特点是创造一种“势”,港台民众要明白
在进博会现场听外国政要谈论中国,很有意思
与西方敌对势力的斗争,很大程度上是君子与小人的斗争
非洲驻华大使告诉我,NATO一词在当地有了“新解”
西方从未问过我们能从中国学到什么,但这是个好问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