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大思政·01】张维为:中国共产党和现代中国的形成

张维为

张维为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观视频工作室 2021-05-04 08:17:55
导读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回望百年历程,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解决了挨打到挨骂的问题。特别一场疫情,也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更让人民坚定了对党和国家的信心。 值此建党百年之际,由江西省广播电视局、江西广播电视台、观传媒联合制作的大型思想政论高端对话节目《闪耀东方·中国大思政》于4月26日起在江西卫视播出,邀请中西方多位文化学者,通过12集节目,从中国历史和全球视野两个维度,探讨“人民民主的真谛”、“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政治传统”、“构建中国共产党的话语体系”、“西方为什么读不懂中国”、“中国共产党与现代中国的形成”等话题,敬请关注。 本文为第一集,主讲嘉宾是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演讲题目为:中国共产党和现代中国的形成。


张维为:

大家好,欢迎收看《闪耀东方》,欢迎收看《中国大思政》,《闪耀东方·中国大思政》。中国的崛起震撼了整个世界,中国正在快速地走向世界政治舞台和经济舞台的中央。我自己走访了世界100多个国家,对此感受尤深。

经常有人问我如何读懂今天的中国,我的回答实际上简单,我说你首先要读懂中国共产党。今年是我们建党100周年,我们希望有一个系列共12期的节目向大家全面介绍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方方面面的关系,包括中国现代国家的形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成长,中国的外交政策的演变,中国参加全球化的进程等等。好,我们现在开始第一讲。

那么我今天想跟大家谈这么一个话题:《中国共产党与现代中国的形成》。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华诞,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天降大任于斯人也,舍我其谁的使命担当党,它带领人民浴血奋战创建了新中国,它领导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今天我想利用我们《闪耀东方·中国大思政》的第一课,和大家一起来讨论我们中国共产党与现代中国的形成。

关于旧中国,大家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叫做“一盘散沙”。过去孙中山讲过,毛泽东主席讲过,邓小平也讲过,这是我们当时旧中国的最大的特征。大家知道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的时候,英国的经济规模比中国小很多,但它还是能够打败中国。当时英国的舰队才4000多人,它可以打败4亿人口的中国,逼着大清朝廷签下了丧权辱国《南京条约》。

但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我们的立国之战抗美援朝战争,虽然当时中国还是一个一贫如洗的国家,但我们的军队就可以成建制的消灭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军队和英国军队,直至赢得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的胜利。什么原因呢?我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家不一样了,在党的领导下,新中国不再是一盘散沙了。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从一个传统国家迈入了现代国家。

你要了解现代国家,我们一定要了解一个概念叫民族国家。所谓民族国家在我们现在政治话语中几乎就等同于现代国家,它包含了我们今天大家都熟悉的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主权平等、民族认同,也包括像国歌、国旗、国徽等等。那么历史上欧洲国家主要都是宗教国家和家族的国家,互相之间频繁的无休止的打仗,血流成河。那么欧洲也是后来最早形成所谓民族国家的,比方说法国是比较早的,法国通过皇权统一了税收,统一了军队,成立了自己国家的军队,推动形成了法兰西民族这种意识,集体的意识,然后国家具有强大的战争动员能力,使它很快就击败了普鲁士,当时普鲁士也就是一盘散沙的300多个日耳曼的小邦国,互相之间战乱不断。同样后来普鲁士整个300个小邦国,最后在铁血宰相俾斯曼的远交近攻的战略下,他统一了德国,也形成了德意志这样一个民族国家,德国也迅速崛起。

后来在亚洲也是一样的,日本通过明治维新也形成了民族国家,加入了欧洲列强,而且在1894年、1895年甲午战争中,击败了当时还是一盘散沙的传统中国。那时候“中国”这个概念或者这个词汇实际上在历史上早就出现了,但是当时它还不是现在意义上我们讲的国家的概念,而是一个朝代的概念,一个邦国的概念,一个家氏的总称。也就我们有时候听说叫“一姓之天下,而非万姓之天下”。

我记得我们的知名学者费孝通先生曾经讲过,作为一个自在的民族,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历史过程中它形成了,但作为一个自觉的民族实体,则是在近代才实现的,在近百年来中国和西方列强的对抗中出现的,也就是到了近代中华民族才真正与叫做“非我族类”的外国人发生冲突,才意识到自己民族这个意识非常强,走向一种民族自觉,意识到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共同生存空间、共同文化、共同生活方式、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

所以回想当年甲午战争的时候,当时甚至被称为朝廷的战争,甚至说是李鸿章一个人的战争,那么后来就不一样了。那么在中国近代史上,无数仁人志士都在探索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但大家普遍都认为,一定要首先能够把人民组织起来解决一盘散沙的问题,使中国获得真正的民族独立。

我们都知道毛泽东主席说过一句名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我想这句话它至少有这么两层意思,一层就是马克思主义意味着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可以推翻压在他们头上的反动统治者;第二层意思就是十月革命本身的成功意味着列宁主义的成功,也就是马克思主义在苏联的成功。这使包括毛泽东在内的中国仁人志士一下子看到中国人民可以通过共产党组织起来,摆脱西方列强的奴役,获得民族独立。

但后来我们看到,这种认识实际上还只是第一步,中国共产党人从1921年建党开始付出了无数的生命牺牲,最后才探索出一条建立现代国家的成功之路。所以我想特别谈一谈毛泽东主席的特殊的贡献。因为邓小平说过很多次,他说没有毛主席,我们至今可能还在黑暗中徘徊。那么毛泽东主席的过人之处在于他对中国社会跳动的脉搏,对社会发展的规律有着更为准确的把握。他找到了中国迈向现代国家的规律。

我这里想用两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一个就是上世纪20年代的时候,我们接受的还是苏联对马克思主义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解释,也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叫“五种社会形态”: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那么根据这样的观点,当时的斯大林就认为中国是封建社会,中国需要资产阶级革命,资产阶级是中国的进步阶级,中国共产党应该辅助中国国民党,甚至到了“四一二”大屠杀之前的半年,1926年的10月,当时的苏联共产国际还是明确指示中国共产党不要开展对于资产阶级右翼,不要开展对蒋介石的斗争,不要开展农民运动,怕触犯资产阶级的利益。

但毛泽东主席他根据自己对中国社会的深刻的分析,认为中国不是简单的封建社会,中国社会有资本主义性质,中国的官僚具有资产阶级性质,中国基层社会的乡绅也具有资产阶级性质,中国还有与帝国主义勾结在一起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他的根基或者替他们办事的经营的往往是土豪劣绅,他们在中国社会的最基层形成一种黑社会,所以中国革命或者说中国如果要建设现代国家的话,必须重塑整个由土豪劣绅把持的中国社会基层结构。所以毛主席认为中国的衰落是因为中国的基层被这种黑社会化的乡绅给把持了,那么中国的上层则是被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给把持了,所以当时毛主席就非常远见地指出,谁能够组织农民,谁就能组织中国。所以在1927年国民党“四一二”大屠杀之前,我现在看到的资料,毛泽东当时已经在广州、武汉和株洲,举办了很多期的中国农民运动讲习所,这些讲习所孕育了大概11个省的2800多个农会,为整个的农民运动奠定了基础。

第二个事情就是经历了大革命的失败之后,“四一二”大屠杀之后,在1927年在武汉召开的党的八七会议上,毛主席明确地指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随后组织了秋收起义等,创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后来从理论上阐述,中国必须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这些观点在当时是被共产国际和我们党内的主流都认为是离经叛道的,但后来证明这是实事求是的,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重要的成果之一。那么在毛泽东的旗帜下,中国人民经过了20多年的艰苦卓绝的斗争,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推翻了国民党统治,1949年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从现代国家的建构过程来看,毛泽东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把中国人民组织起来,特别是在最基层,通过组织农会打土豪分田地,把最广大的农民组织起来,这就从社会结构上解决了长期妨碍中国成为现代国家的一盘散沙的问题。中国最基层社会组织起来之后,国家就完全不一样了。今天你哪怕到中国最落后的山区,最边远的地方,你可以看到它有互联网,有移动支付,即使是贫困户,他也有绑定手机、银行卡等等,政府扶贫可以直接把钱打到他的卡号上。

那么我走过很多发展中国家,他们的政府实际上能力是非常弱的,往往管住一个首都就差不多了,不可能把国家治理落实到最基层。你比方说非洲国家,它艾滋病是非常严重的,但政府想把药发到村庄是做不到的,它没有这个能力。那么中国边远地区现在到处都可以使用移动支付,中国我看到行政村的4G的覆盖率两年前就超过99%了,现在5G网络也正在全国铺开,坦率讲像美国这样西方国家现在还远远做不到,那么这一次新冠疫情突然袭来,几乎也是一场疫情的世界大战,它对世界各国的政治制度和治理模式也是一场同台竞争的一个考试。

我可以这样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在几乎所有可比的领域内都完胜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尽管西方主流媒体还是继续黑中国,但实际上这无济于事,这说明他们心慌了。中国制度的成功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中国抗疫的成功和美国抗疫的溃败,我想一个主要的原因,差别就在于我们的基层社会组织起来了,所以我们能够打一场抗疫的人民战争,美国是打不了的。那么这次战疫过程中,我们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动员人民群众直接参与,权威信息通过微信直达基层,直达百姓,直达每一个人。大家第一时间知道做了什么、怎么做,西方国家传染疾病发展的状况往往是一旦出现社区感染,它几乎就完全没有办法,控制不住了,因为西方社会它没有中国共产党这种基层组织能力。

回望中国共产党走过的波澜壮阔的100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这样一个使命担当党,它代表着一个在内忧外患下跌入低谷之后,又重新崛起的一个伟大的民族。那么从浴血奋战创建现代中国到筚路蓝缕建设新中国,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克服千难万险,使中华民族迎来了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那么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以民族复兴为始,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也可以理解或者更好的理解为什么当年毛泽东主席就提出中国要追赶和赶超美国,否则将被开除球籍。理解邓小平同志多次讲过的,中国的现代化要分三步走,要在21世纪中叶成为社会主义的发达国家,而且要证明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优越。我们也更好地理解习近平同志提出的要实现两个100年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现在我们正处在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也正好是两个大局的交汇之际,一个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一个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以我们必须抓住这个历史的机遇期,奋发有为,为民族复兴和人类解放事业做出我们自己的贡献。

好,今天就和大家谈这些,谢谢大家。

问答部分

提问1:

张老师,我是观察者网的副主编,我也是一名在上海每天在办公楼里“搬砖”的所谓的白领。这两年我关注到的,因为是新闻媒体就会关注到,越来越多的城市青年对于工作的一种担忧,尤其是工作压力的担忧越来越大。一开始说什么福报论,后来又说996甚至是007,大家一开始觉得可能是个玩笑,但是后来发现慢慢的觉得好像自己也有一种变成玩笑的这样一种危险。

更切实的,比如像送外卖的员工,他在送外卖的过程中,我们最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一个比如说外卖企业设定套路这个员工,甚至是对员工进行很多的不公正的待遇,包括我今天看到的,说有员工外送了1000多元的外卖,结果他只拿到5块钱的外送费等等一系列的。我们当然知道一方面企业要生存,国家要发展,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觉得作为我们自己的压力又会越来越大。作为中国共产党,它是一个从一开始就是以工人运动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这样一个组织,如今又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您觉得党能在调节这一切上做些什么?而我们又应该做些什么?

张维为:

这个问题挺好的,确实是如果现在你关心网络舆论的话,这个是讨论比较多的一个话题。我自己这样看的,我们实际上是真的做一个前无古人的探索,就是什么叫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探索很不容易的。

当初我非常荣幸,就是80年代中期给小平同志做过很多次翻译,他有个基本的观点就说是中国改革是前无古人的,要大胆的试验,不要很容易的惊慌失措,他反复强调有两个东西一定要抓在我们的手里,一个是公有制占主体,他的公有制不光指国有企业,也包括国家对于自然资源,对于土地这些战略物资的使用,我老讲人民币是最好的货币,背后是全中国的战略资产在支持人民币,所以这个很重要。

第二就是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就管什么呢?就是如果这个问题上发现方向性的错误,我们就要纠正。那么固定资产主体就说是我政府手中有一些资源,这个资源是用来哪怕是采取第一步,你比方说我们……因为你讲的只是我们现在随着互联网经济产生的一个问题,你过去40年出现过很多问题,首先一个问题我记得当时也是蛮尖锐的,就东西部的差距,东部发展起来,西部还很落后,然后是中央,这是党的作用,就是在宏观层面做个决定,我们要搞西部大开发,然后西部很快就发展起来了。那么现在我想也是,在这个关口,就我们互联网产业发展,你注意到中央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的,想办法纠偏。

我自己提出一个观点就是可以进行国际比较,任何一个国家它都有三种力量:资本的力量、社会的力量、政治的力量,这三种力量要取得一种有利于绝大多数人的平衡,这个制度就比较好。那么相比较而言,我觉得中国制度从宏观来讲,这方面做的是比较好的。最经典的例子就是过去改革开放40年,实际上多数人是受益者,我们看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的话,中国人的收入扣除物价是增长了27倍,美国多数人同样时间内实际收入扣除物价没有增长,所以这个是巨大的差别,就美国是明显资本力量太大太大太大,从疫情防控你也看得出来,我们是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美国是把商业利益放在第一位,背后的资本量太大,还没有做好它要开始复工复产等等等等。

我老讲中国共产党是整体利益党,代表多数人的整体利益来做决定的。即使出现问题它也可以纠正,没有制度不出问题,但出现以后能不能纠正,这是最关键的。

提问2:

张老师您好,我是来自山东理工大学的一名思政课老师,我姓岳,叫岳松。像您刚才也特别提到了理想信念一些前瞻性的这种理念性的东西,我前段时间从网上看一些网友分享的自己的日常,一个网友就说他去坐地铁上班,结果过安检检测的时候机器总是报警,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没什么东西,结果这个时候正在着急,回头看了看安检员,安检员对他说,机器检测出了你坚持上班钢铁般的意志。当然这个事我们都能够看得出来,这是网友自己编的一个小段子。但是我也想借这个话题再次地请教一下张老师,就是早期我们的革命党人,我们的中国共产党人真的不开任何的玩笑,真的是有特别坚定的信仰,钢铁般的意志,无论是他在什么样的阶层,但是在现在这个阶段,我们也能够看到一些党员身上也存在着理想信念的缺失,不这么坚定的一些情况。我也想请教一下张老师,您对这种历史发展中的问题是如何看待的?我们应该怎么去做?

张维为:

实际上不只是一些党员,可能是相当一部分的党员和不少干部确实是理想信念是非常弱的。那么我自己倒是采取个实事求是的态度,应该讲总体上我们党员还是多数社会的先进分子,他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小九九,某种意义上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关键的时候你能不能做出牺牲,这是一个考验,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中国共产党在关键的时候,包括许多党员干部还是能够挺身而出的。

你看最近的疫情防控就有个很经典的例子,真的,很多老百姓平时没有意识到党的作用,这次确实意识到了,因为他到每一个街区,每一个街道的,你比方以上海为例,它基层有居委会,有街道,还有物业管理,物业管理照理是商业单位是公司,它可以理论上不一定要参与这样的活动,但是它里边有党组织你也必须参与。所以这个一般国家做不到的。

另外你像这次扶贫工作,后来我再回头想,我想大概习主席他也是这个考虑,就通过扶贫把我们的基层党组织重新给加强起来。你现在可以看的,我大概粗略估计一下,我们这次扶贫大概有300多万干部直接到第一线扶贫的,这次疫情防控,我估计至少也是这个数目的干部,甚至更多直接参与的。


我就想到你看现在我们党的领导人相当比例都是知青的一代,就是当年毛主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包括习主席等等,那是1000多万人了,当中有一批人一定会脱颖而出的。我们的事业就毛主席当年说的要经风雨见世面,要见过大风大浪,那么这次疫情防控,扶贫实际上是一种经风雨见世面,一种大风大浪,那么经过这样实际考验中间我相信会有一部分人哪怕是1/10甚至更小的比例真正出来,这国家就大有可为。

提问2复:

说革命年代有革命年代的试金石,虽然我们现在所处的是和平年代,但是我们也可以通过脱贫攻坚碰到的疫情这样的一些具体的责任和任务,来把我们相关的信仰剥离出来,能够把它锤炼出来。好的,谢谢张老师。

提问3:

张老师您好,我叫刘轩睿,是一名来自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话剧演员,我觉得今天来听您上课,我很受教育,我最近在我们单位排练了一部话剧叫做《浪潮》,它讲的就是关于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五位革命烈士被迫害的这样一个作品。那么在排练过程当中,我们了解到当时他们是被叛徒出卖了,遭到了国民党的迫害,然后被秘密杀害的。我想问您的问题就是在历史的长河当中,如果要您来选择一天作为中国共产党的至暗时刻的话,您会选择是哪一天呢?

张维为:

我想这个恐怕就是不同的研究党史的人会有不同的观点,我个人觉得恐怕是二七年“四一二”大屠杀,恐怕是至暗时刻。但是也许有些人他比方研究长征,他可能会觉得湘江之战或者什么都有可能,所以往往你讲最黑暗的时候,这个比较难,要一件事情,但至少是最重要的、最危险的、最至暗的时刻之一,因为那个时候你看看我们现在讲的就是叫做陈独秀的右倾主义,导致了对国民党丧失警惕,实际上背后是共产国际,就我前面演讲中我也说到的,都没有做好准备。后来我看共产国际当时布哈里他都说了,他说我们支持武装国民党,但是没有支持武装共产党,他们也觉得他们犯了错误。

“四一二”那一天以及后边接着好几天,大批的共产党成千上万被杀害,然后在广州、在武汉整个中国大革命进入低潮,然而这个时候共产党,特别是毛泽东主席,明确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共产党先后组织了八一南昌起义,然后秋收起义,一个接一个的,也就是说在至暗时刻,我们也汲取了深刻的教训。现在看来我们汲取的教训是非常对的。拿起革命的武装,不光是针对当时的国民党帝国主义,现在你看我们一定要看到这句话就是没有人民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你没有人民的军队怎么可能有中国的崛起,不可能的。

提问4:

张老师好,我是一位来自航空业的工程师,我曾经在乌克兰留过学,所以我特别认同张老师的那句话,一出国就爱国。我对东欧国家的这些历史也比较感兴趣,也有一些研究。我注意到东欧国家他们的共产党大多是在二战之后依靠苏联的支持上了台,所以他们后来多少都是受到苏联方面的控制。我就想到中国共产党在成立早期也是受到共产国际,其实实际上就是苏联的支持和指导,那么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后来能走上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能摆脱这样的控制呢?

张维为:

对。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好,特别是你在东欧待过。那么你就知道你刚才讲东欧共产党很多都是苏联扶持起来的,扶持意味着它国内没有根基,东欧大概只有南斯拉夫铁托共产主义联盟,它是自己打仗打出来的。中国共产党不一样,它是一个中国本土产生的一个进步力量,然后得到了共产国际的支持,然后通过自己武装斗争20多年的土地革命战争打出来的,英文叫indigenous,就是从自己本土产生的政党,这个就完全不一样,你看现在就是本土产生的共产党政权几乎都在,当然苏联是自己戈尔巴乔夫背叛共产主义之后产生这个问题,你包括像越南,像古巴它都本土产生的,那么本土产生就是意味着什么?它有群众的基础,这个非常之重要。

提问5:

张教授您好,我是来自天津师范大学历史学专业的一名学生,今天听过您的讲座之后也是受益匪浅。您在讲座里有提到一个词叫做“筚路蓝缕”。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中国的一部近代史,就是一部应该是无数贤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的筚路蓝缕的历史,但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一样,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这些运动都没有给中国带来一个光明的前途,都是以失败告终的一个结果。我想请问张教授,您认为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会最后带领中国走向成功?

张维为:

实际上我今天演讲中,我从一个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对于社会发展的脉搏的把握和对社会发展规律的把握。有时候你要回头看才看得更清楚。我刚才以毛泽东主席的两个例子,一个是对农民问题的理解,在传统的马克思主义中,农民是个很小的因素,是工人阶级、无产阶级、产业工人。但是毛主席说中国问题主要是个农民问题,这个见解是不得了的,然后就是武装夺取政权,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现在证明这两条都是对的。你回头看一下,光是靠这两条我们就解决了见过的很多的问题。

当然你后来看主席还提了很多观点,比方说到瓦窑堡会议的时候,红军长征抵达陕北,当时我们的口号还是建立工农共和国。毛主席说这个口号过时了,我们现在要提建立人民共和国,就是要建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愿意支持我们抗日事业的爱国者,来建设一个新中国。那么这也是一个理论贡献,还真的就一步一步的正确的判断,这当中也有过不少失误错误,但最后是走向了成功,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是高度同意小平同志对毛主席的评价,如果没有毛泽东主席的话,我们可能还继续在黑暗中徘徊,你看现在多少发展中国家还继续在黑暗中徘徊,用中国的标准来看就是这样的。

提问6:

张教授您好,我叫黄铎(音),我自己也是特别对政治学和马克思主义感兴趣,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阅读完了《共产党宣言》,我记得宣言的扉页上面有十个鲜红而醒目的大字: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我想说据我所知,《共产党宣言》是1848年的时候发表的,距今也快有200年的历史了。您认为马克思主义它对于当今的新时代的中国而言,会不会有那么一点过时了?然后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它又是如何指导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呢?这是我的两个问题,谢谢张教授。

张维为:

我想是这样的,我们现在一直讲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这是非常重要的,并不是某一个具体的论述。你比方说你前面提到的《共产党宣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马克思的口号。但后来随着历史的发展,我们看到列宁就提出来,我们有可能在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创造社会主义革命,就说是社会主义可能可以在一个国家实现,所以他就开始领导俄罗斯苏联的革命。所以我想我们这里核心要掌握一个就是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中国化它不是一个简单的马克思主义加点中国元素,不是这个,它是化,变成中国人自己的东西,或者你讲具体点就是,它不是按照马克思的东西来写,而是接着写,写下一章知道吗?它是这样一个概念,它是它的延伸和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的观点,你比方说它的方法论是非常好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非常非常好,一定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我上次讲过一个观点,因为我们所有的国民或多或少都受过一些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当时的蓬佩奥和特朗普讲话非常极端,后来我就举了一个例子是一个真实的例子,就60年代中美关系没有外交关系,所以美国学者没法到中国来研究中国,那么他们就在香港采访那些大陆由于种种原因逃到香港去的一些居民,当地进行采访,后来他们有一个人写了个报告,我看到他说你发觉没有,中国大陆有些就是农民,只受过小学教育,但他讲话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是马克思主义,是辩证唯物主义,是相当深刻的,特朗普都不懂,蓬佩奥都不懂我跟你说,是很锐利的一个武器,看问题全面的多了,抓主要矛盾,理解次要矛盾,很朴实,邓小平老讲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很朴素的东西,所以不一定要纠结在某一个具体的问题上的论述,而是看它的立场、观点、方法,人民的立场,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我觉得这样就抓住非常好的一个就是怎么把它越来越中国化,我们做的很好,但是说的还不够好,所以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事业。

提问7:

张教授好。我是一名来自上海电气的一个普通职工,我的问题就是我们中国共产党是我们的执政党,但是西方包括西方的一些媒体,一直在对我们的党进行诟病,说我们搞独裁、不民主、搞专制。那么作为我们普通人来讲,我们怎么样理性的看待这样的问题?张老师会做哪些解读?谢谢。

张维为:

你一定要了解中国的历史,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它不是一般的国家,不是另外一个瑞士,另外一个法国,不是这样的,我把它叫做文明型国家,civilizational state,它是一个成百上千个国家历史上慢慢整合起来的。所以我们从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整个国家的领导集团一直是一个我叫做统一的执政集团,多数时间是儒家的执政集团,也就是说治理这么一个我叫做百国之和的国家,成百上千个国家慢慢整合起来的国家,你不能采用西方的政党制度,西方政党制度叫部分利益党,我们叫整体利益党。西方你看“党”这个词party,英文叫party,它词根是part,部分,它政党理论说简单很简单的,就是社会不同的利益团体,每个利益团体都要有自己的代表,然后就多党制,然后票选票决制对不对?我说如果中国搞部分利益党制的话,对不起,明天我就济南党、长沙党、天津党、上海党,那就打内战了,就这样的,所以我们老祖宗都知道了,不能这样搞,统一的执政集团,即使国家分裂了,大家又是要往这个方向走,重新回归中原,然后建立统一的国家,统一的执政集团。所以我说中国共产党还是这个统一执政集团传统的延续和发展。

所以实事求是,我想这样讲,他们或多或少能够听懂一些。然后我还要加一句,我说我们不是祈求你来理解中国共产党,你不愿意理解没有关系的,但最后你发觉你自己受的损失最大,因为你读不懂一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根据购买力平价,读不懂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那你自己就亏了。

提问8:

张教授你好。我是一名来自广东省中山市现在在上海就读的一名普通的本科生,我很早就关注你的节目和观点了,对你的一句话叫做“中国人你要自信”印象很深刻。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年,现在网络上就年轻人,他们谈到国际关系的时候,你看反观现在美国一团糟,对我们中国就很自信,认为我们国家就在党的领导下正走向富强,民族也在走向复兴。还有中华文化也在复兴,动摇西方中心论。但是当他们就谈到像住房、就业,就比如说像刚才老师也问过了,还有社会内卷、贫富差距这些民生问题,他们就谈虎色变了。特别是对自己个人前景,他们也非常的悲观,就想问一下张教授对这种现象,还有以及年轻人的心态,就年轻人现在的处境该做怎样的解读?对年轻人该提一点怎样的建议呢?谢谢张教授。

张维为:

宏观乐观,微观悲观。我是看到这样的论述,但是我觉得要理解中国这么一个超大型的国家,我们的规模太大了,我们是100个欧洲国家加在一起的规模,欧洲国家一个国家平均人口1400万,我们14亿。所以还是要有一点宏观的把握,否则没法谈论任何问题了。从我们看到的大数据,实际上中国年轻人对国家对自己都是世界上最乐观的,一切在于国际比较没有绝对的好。但你说我现在看到数据有不同的数据,中国大概可能80~90%年轻人,对于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未来5年是非常乐观,那么你换任何一个国家根本不可能这样的。你以美国为例,就是你问年轻人,你能不能比你父母过得更好?能不能比你父母收入更高?回答都是NO。所以这个是中国独特的。所以我们有时候不要因为网络它把某一些言论给放大了,觉得这代表整体,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宏观整体有个把握,这样你可以心中有数。

当然中国近90%人对自己非常乐观,对未来非常乐观,还有10%不乐观,那10%也是也是1.4亿,所以这个也是我们要注意这个比例,但是不能因为你的少数就代表多数,这也不行,多数就是多数。至于这么一个大国的话,你一定要对这个心中有数,这样你才敢做决策,否则是不可能的。另外即使很多具体的问题,你比方说住房问题,年轻人骂的最多的,但是一切在于国际比较,你一看宏观的数据,我们现在农村住房自有率是100%,城市是85~90%,有的地方更高,我们年轻人现在自己可能买不起房子,你们的父母都是有房子的,这个已经是很了不得了,西方国家做不到的我跟你说,如果真的觉得一定要在上海市中心,要在30岁不到的时候,就要有一套房子,这种在全世界都不现实,你比方说到纽约曼哈顿,你说40岁之前我能够买下一套房子也非常难。

我们国人他平等概念特别强,而且他看问题,有时候就是跟我的同事比,比如说我湖南长沙有房子,这个不算的,我一定要在上海在南京路附近有一套房产,这个才叫有房子。现在政府是各种各样限购措施,去年年底涨了一下,政府又开始各种各样的限购措施,目的就是让刚需的年轻人,能够想办法买到一套,内卷化也是的,恐怕中国还是机会最多的国家。你想想看我们现在经济增长,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的评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评估,它估计中国今年经济增长率8.2%,这个意味着什么?中国经济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就一定是要创造个很大的一个富裕的群体,历来都是这样的。所以这个机会只有中国有,只要你努力,所以我觉得不要被负面的声音给压倒。自己要看清楚这个大方向,我们之所以先讲宏观的,就是宏观意味着大量的机遇,但如果你实在觉得中国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最好的办法就是出国,一出国就爱国,你回来什么都理解了,没有问题。

张维为:

非常高兴刚才我们讨论的很热烈,大家问题非常有质量,我尽我的能力做一些解答,希望大家能够有所启发,有所收获。好,谢谢大家。

作者
张维为

张维为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
小婷

小婷

分享到
专题 > 人间正道·中共建党100周年
人间正道·中共建党100周年
作者最近文章
百年来,中国共产党经历过哪些“至暗时刻”?
“政治正确”了,就不怕“生灵涂炭”?
新时代的“平视外交”已经开启了
美国还想在欧洲拉起“反华同盟军”?
西方媒体面临信誉危机,背后有什么深层原因?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