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71期:世界进入“觉醒年代”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1-08 08:19

张维为

张维为作者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邱文平

邱文平作者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特邀研究员,上海社科院宗教所宗教学研究室主任

“中国着眼于改善民生,互相提携,和平发展,结果是得道多助。美国制造分裂对抗,结果只能是失道寡助。”

“欧洲在大变局之下也开始觉醒,世界各国人民的觉醒是势不可挡的潮流。”

在东方卫视1月2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第171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特邀研究员邱文平教授,共同探讨世界各国谋发展的觉醒潮流。

张维为: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是百年未有之大觉醒。让我们先看看非西方世界的觉醒。2022年10月31日,巴西举行大选,左翼领袖卢拉再次当选巴西总统。这几年拉丁美洲最大的变化就是反美左翼力量的崛起。

今天拉美最大的7个国家: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哥伦比亚、智利、秘鲁、委内瑞拉都由左翼或中左翼政党执政。

这说明尽管美国长期以来通过军事政变、政治暗杀、金融危机、全面渗透等各种手段想控制所谓的“美国后院”拉美,但这个地区的国家和人民开始觉醒了,他们不愿意继续接受美国的摆布,而是要走自己的路,实现和平、发展与繁荣。

这种觉醒与中国的榜样作用是分不开的。正如卢拉总统在大选前接受中国研究院李世默博士采访时所说的:中国发展起来了,其它发展中国家做不到。为什么?因为“中国是1949年毛泽东主席领导的革命的产物”,“中国人民在过去二十年里的进步让人叹为观止。中国给全世界树立了一个发展的典范。我希望其他国家都可以向中国学习,这样我们都可以富裕起来,强大起来,分配到更多的财富,也能拥有一个更加人性化的世界”。

不久前在一次演讲中,卢拉还挥泪发誓他任期内的目标就是让每个巴西人都能吃上饭,这将是他的人生使命。由于通货膨胀、疫情冲击以及前政府施政错误,三分之一的巴西人表示今天养家糊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77岁卢拉宣誓就任巴西新一任总统 开启第三任期。图源:视觉中国

有关数据也显示,巴西28.9%的人口正在遭受中度或者重度的粮食危机。而巴西在第三世界中的发展水平总体还属于其中偏上的。我实地走访过70多个发展中国家,毫无疑问,多数发展中国家今天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仍然是贫困、饥饿、疾病、战乱。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几乎没有例外地都把目光投向迅速崛起的中国,投向中国式现代化,他们正在从中国的成功中悟出许多道理。

这种觉醒也反映在最近的一系列的国际民调中。2022年10月,英国剑桥大学民主未来中心发布了一个民调报告,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这个民调覆盖了全球137个国家和地区,其结果表明多数发展中国家受访者对中国持积极的看法。报告显示,从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后,世界越来越两极分化。总体上看,非西方世界的国家越来越向中国和俄罗斯靠拢。非西方国家民调数据显示70%的人对中国有好感,66%的人对俄罗斯有好感。

在这之前,剑桥大学还与英国舆论调查公司于2022年8至9月间在20余个国家的上万名成年人中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包括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等地区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民众,近两年对中国的好感程度明显上升。其中,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对中国的好感度从2021年的68%上升到2022年的83%,肯尼亚从58%上升到82%。

美国《新闻周刊》对这两个民调做了一个点评,说这是中国首次在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方面击败美国。这表明这些国家对西方所谓“自由国家”失去了信心。文章认为两个原因导致这种结果,一是发展中国家越来越意识到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二是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上的帮助。

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积极布局亚非拉各大洲,推出“一带一路”,用经贸合作开道,让这些地区的国家得到了实惠,他们自然对中国好评如潮。

此外,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无党派研究网络“阿拉伯晴雨表”2022年7月发布的一个调查报告显示,中东和北非地区的阿拉伯国家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增加。这份基于2021年底至2022年春对这个地区2万多名受访者的调查表明,在受访的9个国家中,7个国家的多数受访者对中国持有非常好或比较好的看法。

所以大家可能也注意到这些年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中东国家,在经贸合作上,甚至在安全合作上,开始疏远美国,转向中国。首届中国-阿拉伯国家峰会在沙特举行更是中阿合作关系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让我们再来看看西方世界,刚刚结束的G20峰会某种意义上也展现了美国盟国的某种觉醒。过去两年,美国竭力构筑“反华联盟”、“价值观联盟”、“五眼联盟”、“民主峰会”、“供应链联盟”、“印太联盟”、“四方安全对话”等等,一时给人感觉好像美国还能够一呼百应。

但我们在《这就是中国》这个节目中反复指出,世界已经进入“后美国时代”,西方世界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不少盟国似乎还能一时聚集在美国的大旗之下,但心里实际上都有自己的算盘。

在G20峰会,参加峰会的美国盟友中,从法国、澳大利亚到荷兰、西班牙等,他们的领导人都争相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主席会晤。没有机会会晤的,也延续到曼谷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峰会继续寻求会晤习近平主席,如日本、新西兰的领导人。

这些盟国似乎至少暂时把美国渲染的“中国威胁”抛在脑后了,一些盟国已经认识到美国可以毫无忌惮地吸自己盟国的血,割自己盟国的韭菜。在与中国领导人会晤中,他们这些领导人几乎都认为虽然在一些问题上他们与中国存有分歧,但世界重大问题的解决没有中国的参与是不可能的。其中不少都公开表示反对阵营对抗。

在这次峰会前,德国总理朔尔茨不顾美国和德国国内反华势力的强烈反对,于2022年11月4日率团访问中国,他明确表示德国不能与中国“脱钩”。其实,拜登总统本人在G20峰会前与中国领导人进行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会晤,被西方很多媒体看作是对中国做出了不小的让步。那美国许多盟友拒绝与中国“脱钩”就再也自然不过了。

对于欧洲一定程度上转向中国,英国《泰晤士报》网站2022年11月12日有一篇评论是这样说:“欧洲在新冷战中选择了一方,这一方是中国”。文章这样说道:美国对中国又实施了一轮严厉的技术制裁,迫使美国公司寻找替代供应商。但形势发展已经越来越清楚表明,欧洲主要大国以及欧盟本身,选择了谁呢?它们选择的是中国。确实,欧洲企业纷纷用脚投票。2022年1至8月,欧盟总体对华投资同比增长123.7%。

总之,无论是非西方世界,还是西方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意识到加入中国“朋友圈”比加入美国“包围圈”更有意义。在这个充满动荡和混乱的世界上,中国代表着和平、发展和希望。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公布的报告,过去十年中,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为38.6%。这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我们的贡献率超过了西方七国集团的总和,那个总和是25.7%。这也意味着中国给世界提供的发展机遇在过去十年中超过西方七国集团的总和。而且这种趋势现在还在扩大。除了心态极度扭曲的美国,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国家怎么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

这也说明中国式现代化道路走对了,我们高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旗帜,推动“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下的“一带一路”倡议。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发展互通有无的经贸关系。其实这也是中国国内民本主义发展模式的外延。在国内我们发展的目的就是让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在国外我们也聚焦促进民生福祉。这与美国唯我独尊,以意识形态划线,拉帮结派,大搞军事对抗形成鲜明的对照。

这次G20峰会期间,中国帮助建设的印尼国家重点工程——雅万高铁,在中国和印尼两国最高领导人的见证下的精彩亮相,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它显示的不仅是中国速度、中国技术、中国式现代化的成就,也是中国民本主义发展模式和平等互利国际合作模式的全景式的展示。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朋友圈”模式碾压美国的“包围圈”模式。中国“朋友圈”模式着眼于改善民生,互相提携,和平发展,结果是得道多助。美国的“包围圈”模式依赖美国人自己都不相信的那套所谓的“普世价值”,制造分裂对抗,搞得世界不得安宁,结果只能是失道寡助。

这不由使我想起电视剧《觉醒年代》里边青年毛泽东第一次出场的那段情景:瓢泼大雨的街上,满街的贫苦百姓,人贩子公然卖着孩子,军阀骑着马冲击百姓。青年毛泽东抱着刚出版的《新青年》,迎雨奔跑,最终他改变了中国。

今天的世界和这个画面有点相像:世界阴云密布、黑云压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在贫困、饥饿、疾病、战乱中呻吟,而美国则骑着大马横冲直撞,唯恐天下不乱,欺压世界各国人民,而中国有点像青年毛泽东,怀揣着中国理念、中国方案、中国智慧,为世界上的许多国家,特别是广大的南方国家,树立了榜样,代表着他们走出黑暗的希望。

我也希望我们的国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如毛主席当年所说,胸怀祖国,放眼世界。随着中国日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整个世界都是我们国人发挥智慧和才华的舞台,我们当然要努力奋斗,当仁不让!

邱文平:

首先我想谈一谈我对美西方基于实力为基础的“国际规则”的理解。近来,我的精神一直很振奋。因为对一个资深军迷而言,2022年11月的珠海航展给了大家太多的惊喜。许多前所未有的军事装备公开展示了。歼-20战斗机的总设计师杨伟说:“还是让我们的对手worry(担心)一点比较好”。我之所以这么高兴是因为西方人所能理解的“实力”概念首先就是军事实力。

长期从事西方宗教、文学和历史研究的人,对西方文明的优点都会很了解。但同时对西方政治文明的偏执和种族主义也会有着深深的警惕。

西方文明在处于弱势的时候,是很有人性,也很有礼貌的;一旦能够在军事上击败你,他们的表现会非常血腥,这点全世界都有深刻的体会。“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也是被逼不得已了!”。毛主席对美国的评价放到今天一点问题都没有。

美西方这种军事冒险的帝国主义思路源远流长,北欧海盗的格言就是“能用鲜血换来的东西绝不会流汗”,掠夺的传承一直没有断绝。这些年美西方侵略主权国家的套路是一目了然的,先借助其掌握的“国际舆论”霸权,随便给你扣帽子,像“洗衣粉”、“独裁”、“种族灭绝”,然后各种制裁和接踵而至的军事攻击。南联盟、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莫不如此。

所以大家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美西方那么整齐划一,无视任何事实地围攻中国了。可惜的是,中国人的智慧和能力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中国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不仅带来了沉甸甸的财富,也在军事领域上实现了质的突破。

当中国让人眼花缭乱、世界领先的国产军事装备成体系出现的时候,美西方对华围攻就开始犹豫不决,不敢再进一步,展开后续的军事行动,能战方能止战。中美的平等对话就有了可能,世界和平也变得有希望了。

其次,我想谈谈中国的复兴是世界历史上划时代的事件,我们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不仅仅是中国人的幸运,也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福音,更是世界进入觉醒年代的最重要前提。

西方统治世界近二百年后,东方巨龙以毫不逊色的表现证明了世界上的路不仅仅只有西方一条,每个文明都可以通过构建“文明型国家”来复兴自己的文化和制度。

美西方对发展中国家的霸凌和抢劫一直发生,穷国只能忍气吞声。因为你如果说个“不”字,美国的军舰就开到你家门口。如果你不能迎合美西方的利益,那么你的民主就是“伪民主”,就像匈牙利高票当选的总统,为了自己的人民不挨冻,不愿迎合美西方对俄罗斯油气歇斯底里的制裁,竟然被欧盟议会投票认为不再是一个“完全民主”的国家。

“沉默的大多数”不过是“敢怒不敢言”,是基于美西方军事强权和舆论霸权的压制,而不是世界各国认可他们的强盗行径。

之前只是因为没有出现过中国这样秉承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世界大国,没有出现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新道路,西方文明才一直没有受到重大挑战。

西方的学者,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到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对帝国衰落分析都很有特色,但是他们所做的只是个体感性的研究,极具有唯心主义特色,无法达到马克思主义的系统理论的高度。

当代的西方理论学家和代理人至今依然还在玩弄这种“神棍”的把戏,就像福山死而不僵的“历史终结论”和章家敦几十年如一日的“中国崩溃论”,它更像是“念咒语”而不是客观的历史研究。

纵观我们提及世界的觉醒已经全面开始。印度政治家达尔比尔·辛格说:“印度有14亿人要养,凭什么不让我们买俄罗斯的产品?这些占世界20%的人口应该有发言权。”中印两国人口加起来就有28亿,而美西方加起来人口不过10亿,难道他们不应该谦虚地倾听一下我们的意见吗?

而事实是,美西方依然傲慢地对中俄印和广大的亚非拉国家发号施令,其顽固的殖民主义主子心态从未消失,也必然激起世界人民的不满和愤怒。

拉美国家集体左转,阿拉伯国家对美欧的冷落在欧洲的凛冬中尤为耀眼。而此次G20会议上,中国的双边外交和多边外交成果斐然,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经济的突飞猛进,更是源于中国的和平、平等的外交观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获得了绝大多数国家的共鸣。

正如巴基斯坦总理夏巴兹·谢里夫所言:“一带一路”倡议给人们带来的是和谐、和平和发展。这不是外界所谓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只有“胡萝卜”,请问“大棒”在哪里?怎么能把它称为“殖民主义”呢?真正的殖民主义是当年的坚船利炮,而“一带一路”倡议是经济融合和包容性的关系,这两者有天壤之别。足见世界人民眼睛是雪亮的。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1日,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巴基斯坦总理夏巴兹·谢里夫启程前往北京,开始他对中国的正式访问。图源:视觉中国

欧洲作为西方文明的源头,其悠久的文化深度和政治传统在大变局之下也开始觉醒。美国对欧洲疯狂的割韭菜让所谓的“共同价值观”显得格外荒谬,再多的意识形态绑架也挡不住凛冬的到来。

荷兰开始抵制美国的长臂管辖,不愿加剧光刻机的出口管制;而法国否决了英国人出任北约秘书长的提议;而欧盟的领头羊德国顶住各种压力访华,提出了对华“脱钩”不是德国和欧盟的方向。

2022年11月22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哈贝克与法国财长勒梅尔在巴黎召开联合发布会,首次表态欧洲应共同对美国做出强硬回应,必须优先捍卫自己的利益,要为与美国的贸易冲突做好准备。

而足球世界杯中,西方对东道主卡塔尔展开双标的围攻,国际足联主席,意大利人因凡蒂诺愤怒回应说:“我认为,对于我们欧洲人过去3000年在世界各地所做的事情,我们应该在未来3000年进行道歉,然后才可以开始给人们上道德课。” 这个反思才体现了正确的历史观,和蛮横的流氓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这个观念放之四海而皆准,没有哪国人民愿意被帝国主义奴役,愿意自己的文明遭到侮辱。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世界各国人民的觉醒是势不可挡的潮流。谢谢大家!

圆桌讨论:

主持人:世界上很多国家现在开始思考,依附于西方霸权之下,来寻求发展的这条道路是否还能走通,到底是哪些条件促使大家产生了这些思考?

张维为:前面在演讲中提到剑桥大学民调,我后来查了民调的英文原文,它的完整报道有两个现象非常有意思。第一个就是发展中国家喜欢中国的比例最高的都是采用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他们觉得这个制度失败了,所以他们喜欢中国,喜欢俄罗斯等等,这是第一个现象。

第二个就是中国在他们国家有“一带一路”项目,2/3以上人都赞扬中国,支持中国。所以这两点很能说明问题,一个就是他们尝试了西方政治制度,西方式现代化他们觉得走不通,于是中国式现代化、中国政治制度、中国模式代表他们一种希望。

第二是“一带一路”使他们得到了好处。所以他们感受到中国做了很多事情跟西方不一样。“一带一路”实际上就是中国模式的完整展示。“一带一路”最大特点是建园区、有规划。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合作,园区往往是国企做的,那里边很多企业都是民企。这本身就很好的展示了中国混合经济模式。

当地时间2021年8月3日,埃及开罗东部,埃及和中国建筑工人正在埃及“新行政首都”中央商务区建设。资料图

邱文平:张老师讲的是经济方面的合作。其实还有一个,就是西方文明对其他文明的压制,可以说是霸凌,有时候是凌辱,根本把你视为低等的文明。那么你低等文明怎么可能产生先进的制度呢?除了金钱之外,人需要尊严的。

我觉得中国的表现,我们的外交机制,我们的经济行为都充分体现了我们的和平、平等这种外交观念。它不是空谈的,是落地的。

非洲国家就说,你们说中国搞殖民主义,那么中国来做生意,我不给他做,他就走了。跟你们西方人说我不做,你就过来打我了。这说明什么?我们又不瞎。除了这些帝国主义强权,你谁也靠不上。今天中国提供了这个选择机会。

主持人:除了经济、尊严、尊重之外,还有什么是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发展进程中,让其他一些国家感受到的?

张维为:我前面提到巴西总统卢拉,他讲的话很能说明问题,毛泽东领导的革命对外部世界影响非常之大。另外就是中国跟西方不一样的道路,成功地发展起来,能够提供西方提供不了的产品。

雅万高铁就是一个例子。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能力,西方确实没法比,这本身就非常震撼。过去没有中国式现代化,没有中国崛起的时候,你光是讲理念,后边没有实力支撑。这要需要实力的。西方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如果纯粹用资金来算的话,至少10倍于“马歇尔计划”了,它产生的影响更大,是140多个国家。所以中国崛起带动世界的发展,我们也受益良多。

主持人:这么多年来,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所做的事情,提供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案例,提供的是许多问题的中国解决方案、中国智慧、中国思路。我想可能大家通过经济合作,包括其他维度看到的就是我们提供的这一个个案例。

邱文平:中国其实有很多培训,很多到中国来留学的学生,他学了很多文化、科学技术,其实很多人想要学政治,就是中国为什么这么成功呢?在政治上,我们怎么样组织运作,其实外国很多留学生非常想知道这个东西,就像我们解放前一样,没有一个强大的组织,没有一个坚定的领导集团和组织能力的话,你怎么可能改变这个世界呢?解放人类这种新理念,你要落地,要有组织,要真正地为人民服务,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但是这个涉及到非常剧烈的国际形势斗争。

张维为: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几个星期前,我们和一批来自亚非拉的学者,通过视频我跟他们谈中国发展模式、谈中国现代化模式,谈“颜色革命”在中国成功的概率为零,他们下边热烈鼓掌,很受鼓舞。确实中国代表他们的希望,他们眼睛里放着光芒,希望你告诉他们中国怎么成功的。

邱文平:所谓西方民主制度,它是可以迷惑、欺骗老百姓的,它让你认为你自己在掌权,你在决定未来的一种制度。但这个制度也很麻烦,它倒过来会对社会体系造成危害,它会使整个政治庸俗化,政治人物基本上变成了一个“行为艺术家”,然后以政治博彩的形式出现。

这样的话,它会非常伤害政治的远见性,你作为真正有政治远见的人,很难登上政治的舞台,理性的声音越来越消失了,变成了一个万民狂欢的时代。

所以我们说跟美国谈,我觉得跟美国谈什么呢?美国国会和总统朝令夕改、朝三暮四,我跟你谈,已经不需要跟你谈,谈完之后你马上就翻脸。而且过一阵子,谁能知道特朗普会不会再上台,再次把全部推翻。没有任何的确定性,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张维为:习近平主席在G20跟拜登会谈时候明确点出来的,你们的执行力有问题,你们的国家信誉有问题。

主持人:各国都在不断摸索,一方面跟中国的经济合作,让他们看到这个合作代表着和平、发展、希望、未来。另一方面确实所有的国家都希望在一种确定的状态下,可以获得可预期的一些收获。每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他们需要解决哪些共通的问题?

张维为:因为我走的国家多,我发觉很多时候发展不是线性的,不是说他们现在觉醒了,下一步就变成采取行动了,再下一步就成功了,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国家要成功是很不容易的。有时候要看这个国家成熟到什么程度,一个是国家政治精英的成熟度,一个是整个社会的成熟度。

比方说,我去过黎巴嫩,黎巴嫩曾经被称为“中东小巴黎”。但你看现在,几场大的灾难一来,再加上美国搞的采用西方民主制度造成的内战,现在满目疮痍。

甚至一些相对比较好的国家,比方说新加坡,我的一位新加坡朋友跟我说的,说你别看新加坡人均GDP很高,但我们如履薄冰。只要有一次“9·11”,我们新加坡就完了。它一个小经济体经不起这种震荡。

所以一个国家要发展好真是不容易的,有时候可能就垮在一个领导人身上,就垮在一个特定的事件上。中国毕竟是一个“文明型国家”,是个超大型的国家,东方不亮西方亮。而且有几千年文明积累下来的智慧,有这么多成功的经验。所以中国崛起确实改变世界格局,很多国家都可以借鉴某一部分的中国经验。

邱文平:这个世界仔细看的话,可以分成三类,一种是我们说的以神为主的,可能是伊斯兰国家比较多一些,还有一种是西方国家,是号称的“民主”,但实际上本质上是以资本和贵族为核心的。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中国这种类型,就真正以民为主,其实这叫民主,民主到底谁是人民?前两种世界很明显,一个是用神或者神职人员作为代替,另一个是用资本来迷惑人民,表面都说是为了人民。但是我们仔细看,只有中国是为了人民不惜一切代价。这一点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

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就是利他,为人民服务,什么叫为人民服务?你不做出牺牲,不做出奉献,叫什么服务呢?现在我们的个人主义流行,当然不愿意自己受任何的管制。那么为他人牺牲变成一个嘲笑嘲弄的话语。但是我们党和国家是这样主张的,我们也这么做的。其实就是你自己怎么样认同这种观念而已。

观众提问:

观众1德国总理此次访华是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有求于中国,还是真心寻求合作共赢?从长期来看,德国能否抵抗住西方反华势力的压力,独立自主地寻求与中国的发展?

张维为:总体上我觉得欧洲和美国的矛盾实际上非常大的。欧洲跟美国矛盾的一个主要方面是欧洲大国德国、法国与美国的矛盾。现在欧洲越来越看清楚了,美国实际上是割盟友的韭菜,而且非常之心狠,毫不留情。这是他们过去许多矛盾的延续。

有些领导人看得比较清楚,比方默克尔她看得比较清楚,朔尔茨慢慢也开始看到了。总体上无论从地缘政治结构还是经济结构来看,我们可以很自信,不要害怕什么美国欧洲联合起来对付中国,联合不起来的。

因为中国是世界唯一的一个集四次工业革命为一体的崛起国家。以德国为例,你的制造业未来在哪里?市场在哪里?德国企业在中国销售的汽车早就超过了在全世界其它国家销售的汽车,对不对?还有人工智能,最大市场也在中国,你不得不到中国来。你的产品如果不经过中国市场的检验,中国大数据的检验,怎么可能卖到整个世界。

所以未来在中国,德国企业家看得非常清楚。德国是欧洲2022年投资在中国增加最多的地区和国家。政治人物为了选票,可以玩各种各样游戏。但这个不解决根本问题,最终还是民生,还是经济。我相信这一点。

地缘上来讲,欧洲是个破碎的板块,它整合不起来的,它是分裂的,它为了成立欧盟,不得不要20多个成员一国一票,谁都可以否决,而且每个国家都用自己的语言,20多种语言同时使用,这个机构怎么有效运转。但它不这样做,不这样安排,欧盟就成立不起来。这些问题使它有很多先天不足。最后欧洲大国还是要靠自己,甚至靠与俄罗斯、中国的某种合作,才能够在世界上站得住脚。

德国就是典型案例,俄罗斯便宜的能源和中国的大量商品,德国50%的企业一半的中间产品来自于中国,比方生产的一个汽车零部件等等。这些基本面摆在这儿,所以你不用过度担心,可以比较淡定。

我一直不看好美国吹嘘的什么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联合起来对抗中国,它凝聚力远远不如中国一个国家,一个“文明型国家”。我自己就是“百国之合”,我的凝聚力比你强多了。这是一种大势,当中会出现波折,但是和中国发展关系,出于它自己的利益,它需要这样做。

2022年11月4日,北京,德国总理朔尔茨访华。图源:视觉中国

邱文平:德在经济上是欧盟的领头羊。但是在政治上,它是低人一头的,它是二战的战败国,法国是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在欧盟的话,其实法德是轴心,但是他们两个之间也存在着一种竞争的心理。

其实你看看德国到我们中国来访,法国马克龙刚好去了美国。他们两个连一块出访现在都蛮难做到的,这就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

如果不能够凝聚法德作为一个核心,如果你不能达成统一的意志的话,你只能被美国各个击破,只能被人所奴役。但从它的国家利益来说,这肯定不能跟中国切割。因为经济、科技和工业是有自然的规律的,不是说你想切就切了,这样会对你自己本身国家利益造成核心的伤害。这种伤害是什么呢?这种伤害是对美国有利。

我觉得美国这种倒行逆施其实有个好处,它会促使欧洲开始加速自己的觉醒。因为欧洲是西方文明的源头,不缺乏政治家和理论学家的。只不过在长期的歌舞升平中,他们有点过于被美国的温和的理性的好伙伴的面貌所蒙蔽。今天当美国露出赤裸裸的野兽本性的时候,我觉得欧洲会加速它的觉醒。

观众2:世界进入觉醒时代,离不开全球知识青年对这个世界的深刻认知。那么中国故事作为人类可能的新的文明形态,如何被世界年轻人所熟知,我们应该如何更好的向国内外的年轻人讲好中国故事?

张维为:实际上现在全世界年轻人都用互联网,所以有很多共同的语言。我们现在看到包括西方国家的民调,对中国印象不好的、反感的、敌视的往往都是年长者。年轻人对中国态度比较客观的比例,要大很多。

我曾举过一个例子,成都的知名度在TikTok(短视频平台)上非常高,跟巴黎一样。我觉得某种意义上现在讲好中国故事门槛比过去低了。因为西方主流媒体把中国描绘得地狱一般的黑暗,所以你只要把中国普通日常生活,像我们年轻人随便在抖音放一个东西上去,他们往往就会被震撼。

我上次碰到游戏《原神》的主创者之一,我表扬他们。我说我自己不玩游戏,但我看你们产品的美术水准是唯美主义。我说你这个产品一放到网上,人家外国人一玩就知道了,中国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不是一个落后的国家,不是一个黑暗的、所谓的“充满压迫”的国家,一定是一个文化水准、现代化水准非常高的国家。

所以我们年轻人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只要你自信,怎么表达都可以。你就随便拍个街景,拍个大妈的广场舞,甚至上海菜市场,拍个我们大学食堂,我们的餐饮食品种类比西方不知丰富多少倍。就这些事实,简单的事实,可以使人家更客观地了解今天的中国。

所以本质上我觉得我不太担心,只是希望我们互联网管理层更加自信,我们的短视频、科幻作品、网络文学、动漫作品、手游作品、电竞游戏,等等,甚至流行歌曲,许多都走到世界最前沿了,东南亚就特别流行中国流行歌曲,这些都是中国年轻人推动的,他们自己喜欢玩,就玩出去了,结果人家发觉很精彩。

观众3:全世界的觉醒就是对美国的单极霸权说不。在觉醒之后,中国模式和全球化是不是这个世界未来发展的唯一路径?两位老师觉得觉醒后的世界在发展过程中,将会面对怎样的挑战和斗争呢?

张维为:中国模式最大特点就是证明任何一个国家都应该根据自己的民情国情,探索自己的成功模式。中国找到自己成功之路了。很多国家还没有找到,还在探索之中。所以我们给他们的建议也是你们结合你们的民情国情,来探索自己的成功之路。

第二点,整个世界是非常复杂的。现在我们叫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西方形成这一整套秩序,它要极力维护这个秩序中各种特权,它觉得这些特权现在可能受到了损害。真是这样。此外,从中国视角来看的话,一个国家特别一个民族,可能有很多先行者看得很远。但是整体国家的心态的成熟,这是不容易的,整个民族的成熟是不容易的。

邱文平:中国模式肯定不会是唯一的模式。前阵我们讨论“文明型国家”的时候已经提到了,比如印度,它是以印度教为核心的。俄罗斯以东正教为名为核心来组建自己的“文明型国家”,非常清晰。普京的讲话我们看得一清二楚。

我一直认为“文明型国家”在世界未来是一个和平竞争的关系。一切事物在于比较,整个世界的发展就在看你发展得怎么样,你是否能给世界创造更大的利益和好处。大家从你身上受益,而且你的公平、平等的概念让人感到如沐春风。这才是正确的,是要通过实践来证明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

澳矿业三巨头:中国经济仍非常强劲,有些行业令人惊讶

中国经济就像自行车,快了什么都好说

中方再谈美国否决:希望个别成员产生良心上的触动

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