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78期:中国软实力的崛起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3-12 08:28

张维为

张维为作者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范勇鹏

范勇鹏作者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

“中国软实力崛起的背后,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中国自信,中国文化软实力的溢出将不可阻挡。”

“近年来,我们中国人越来越自信了,有了这种自信心态,讲出来的中国故事就不一样。”

在2023年3月6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第178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与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教授,一起讨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

张维为:

今天我们谈谈中国的软实力,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首先提出软实力这个概念,但他的论述带有鲜明的美国色彩,强调美国文化产品、价值观念、政治制度等所谓的影响力和感召力。

但我们可以更为中性地使用这个概念,2018年10月15日,我在哈佛大学做过一个演讲,谈如何驱逐中美关系天空中的乌云,约瑟夫·奈教授也同台演讲,而且我们进行了互动。

当时特朗普总统发动了对华贸易战,我是这样说的,我说特朗普的知识结构有问题,我们中国的习近平主席拥抱2050年,你们美国特朗普总统是拥抱1950年,特朗普恨不得在美国全面恢复煤炭工业、纺织工业、钢铁工业等等所有的传统产业。

约瑟夫·奈教授说他也不喜欢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更好的方法应该就像今天这个讲座,中美双方的学者进行软实力的互动,哪怕互相争论也没有关系,对此我也认同。

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很多人都在说,在软实力方面“西强我弱”的局面还没有改变,但随着中国进入新时代,这种局面正在发生变化,最近电影《流浪地球2》的热映,从海内外引起的轰动很能说明问题,过去美国的叙事垄断了科幻,科幻就是美国,美国就是科幻,但刘慈欣的《三体》异军突起,现在又通过工业化大制作产生这样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赢得了海内外观众的普遍肯定,然而代表美国自由主义精英的《纽约时报》给出了30分的差评,但我觉得这是好事情,说明他们害怕了。

科幻片和文艺片的最大差别就是它展示的既是软实力也是硬实力,比如印度宝莱坞电影很多中国人喜欢看,但看完之后向往印度这个国家的人比较少,但好的科幻片不一样,中国的运载火箭、载人航天、多模块空间站、月球深空探测、量子计算机等等都走在世界最前列,中国还有“基建狂魔”的美誉,这些强大的硬实力使海内外观众都可以接受《流浪地球2》展现的各种合理的想象:中国人在月球建立基地,中国人建设数字生命,中国人架设通往月球的太空电梯,中国人命令启动拯救地球的总开关等等。

我想美国的好莱坞也好,科技界也好,军方也好,乃至普通百姓也好,如果看到这部大片,他们多数人也会被震撼的,美国有的我也有,而美国没有的我可能也有,特别是与美国不一样的软实力。

《流浪地球2》传递的中国精神太令人感动和震撼,它是超越国界、代表未来,也就是我经常讲的崛起的中国正在重新界定什么叫现代化,什么叫现代性。

片中的这些金句,“中国航天飞行中队,五十岁以上的出列”,“危难当前,唯有责任”等等,展示的是中国人的价值观,是超越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中华民族就是靠这种精神力量延续下来的,新中国就是靠这种精神力量迅速崛起的。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见过大世面,总结出许多历史经验,我们相信唯物史观,我们坚信人民的团结,我们坚信个人主义一旦推到极端,社会将分崩离析,我们坚信人类的未来将取决于人类能否选择合作共赢。

坦率地讲,美国的历史太短,难以总结历史发展规律,美国科幻电影之所以在中国引起普遍的审美疲劳,一个重要原因是缺少思想的力量,它对待人类灾难的态度,要么像《超人》动漫那样依靠虚无缥渺的个人英雄拯救人类,要么像《2012》这样精英抛弃大众,自己造船逃跑。

《流浪地球》在精神上对美国现代性的超越是我们宝贵的软实力,我记得世卫组织专家艾尔沃德接受BBC的采访,被问及中国抗疫的做法是否侵犯人权。当时他刚刚从中国访问回去,他说不是的,他说这是伟大的人道主义,我亲眼看到中国人身上展现出一种巨大的责任感,要保护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社区、自己的国家,要保护人类,这让人动容。我真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够像他那样,也像《流浪地球2》那样,多多讲好中国价值观的故事,没有价值观的故事往往价值也是不高的。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似乎一切发展都变得更快了,中国软实力崛起的速度也更快了,我们这个节目中多次提到过中国年轻人推动的网络文学、短视频、动漫艺术、科幻作品、CG画作、电竞游戏、手游作品、流行音乐已经异军突起,在世界许多地方,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受到热捧。

今天的年轻一代已经是平视西方的一代,他们自信地通过互联网等各种方式向世界传递中国人的文化精神、审美意境、时代潮流乃至政治主张,我甚至在这个节目中说过,我有种预感,中国年轻一代以他们今天的眼界、三观和才华,有可能通过互联网等手段,开启一场源于中国文化的、震撼这个世界的文艺复兴。

不久前,我看到来自我国台湾地区的一些信息,我们大陆许多APP都深受岛内年轻人的喜爱,查看一下台湾地区的各种APP排行榜,大陆的小红书和抖音短视频(Tik Tok)几乎总是名列前茅。

台湾年轻人从大陆的短视频中,看到一个与绿营控制的电视节目完全不一样的大陆,那里充满活力、男俊女美、风景秀丽,到处都是打卡地,所以台湾年轻人用淘宝,刷抖音、小红书,写简体字,听大陆流行歌曲,使台湾地区绿营当局充满焦虑,他们想禁止大陆这些APP,但遭到了岛内年轻人调侃,说你们自己可以看陆剧,为什么要我们放弃大陆的APP?

这里被人家经常提到的一个例子是,去年3月8日,台湾地区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在发表施政报告的时候,自称引述了孙中山的诗句,但后来被发现他引用的诗句来自陆剧《走向共和》的台词。

国台办记者会上,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回答说,两岸血浓于水,文化相通,这是刻在基因里的联系,割不断也去不掉,这也再次证明一件事情,“台独”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朱凤莲还顺便给苏贞昌推荐了《觉醒年代》《山海情》《人世间》等热播的连续剧。

中国视频及网络产品爆火的情况也在世界许多地方发生,Tik Tok(抖音)已经横扫全球,在大部分国家,包括西方国家几乎都是最受欢迎的短视频APP,Tik Tok(抖音)对美国人的影响已经大到反华议员专门通过法案,禁止美国政府职员的手机安装Tik Tok(抖音)。

中国公司开发运营的几款游戏也在世界各国排行榜中名列前茅。《原神》现在是许多国家手游排行冠军,不久前我们在节目中,讨论中国年轻人如何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提到了《原神》的美术水准令很多老外爱不释手,一下子引起了网上的热烈讨论。

杭州:湖滨IN77举办“原神”游戏展 现场还原游戏部分场景(视觉中国)

这些年,国际上最火的无人机是大疆无人机,它已经独占全球70%到80%的市场份额,根据一个民调,它是美国年轻男性最喜欢得到的圣诞礼物。许多年轻人出门旅游,觉得没有大疆产品的航拍镜头,他的旅游视频根本拿不出手。

这些年,国际上最火的跨境购物应用是中国的SHEIN(软件),它采用社交推广模式,产品时尚多元,价格合情合理,早在2021年它就取代了亚马逊成为美国的IOS、安卓平台下载量最多的购物应用。

中国新能源车正在征服全球市场,油管(YouTube)上关于中国电动车的评测视频非常之多,除了电气化、智能化广受好评外,中国电动车的设计感、时尚感、科幻感一直是网上的热门的话题。

大家可能还注意到今年春节世界各国的欢庆都特别隆重,春节无疑已经成为一个全世界的节日,背后当然是国家强大了,海外华人更加自信了,外国人对中国文化的兴趣更浓了。

最后我谈几点感想,一是中国软实力崛起的背后,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中国自信,就像《流浪地球2》中,郝晓晞对西方代表所说的那句话,“我们不是来和你商量的,而是来告知你们的”。这也就是我经常讲的,如果你们还是热衷于误读中国,我们可以让你们继续留在黑暗中,We don’t care(我们不在乎)。

二是从这个大势来看,中国文化软实力的溢出将越来越不可阻挡,因为这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它文化底蕴的厚度、广度、深度、强度,都是一般国家无法比拟的。

三是这波软实力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来自民间,来自你我他,来自人民,也来自中国内部高强度的市场竞争和产品迭代,我们不少产品一出海,常有一种无敌于天下的感觉,我想这对我们文化、艺术、教育、媒体等事业的改革也具有启发意义,让我们上上下下一起解放思想、奋发有为,推动中国软实力迈向新的更高的台阶。

范勇鹏:

张老师提到,今年中国春节突然在世界上火起来了,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化在世界影响力上升的必然结果。

我回忆起二十年前,我在欧洲访问的时候,那时候路上碰到的人跟我打招呼,说日语说“你好”,我赶紧解释说我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为什么呢?因为那时代日本影响力很大,中国元素在国外难得一见。

几年前,我又到欧洲坐火车,后排的一位大叔就问他女儿,你这次考得好,我奖励你一部手机,你想要华为还是小米?说明中国元素已经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今天在欧美地区,包括更广大的世界,我们想躲开中国元素几乎是不可能的。最近美国网络上在炒作一个话题,说打开中国制造的冰箱就会被监控。这在我们看起来荒诞不经,但也从反面说明中国元素的影响有多大,就是不管你爱还是恨,我们都已经成为你躲不开的存在。

中国软实力上升的具体原因有哪些呢?我大概总结了几条:

第一个原因是全方位、多主体主动来讲好中国故事。

随着我们的人员、商品、服务走遍世界,我们逐渐形成了一种全方位、多主体主动讲故事的格局。这个模式有几个特点,首先是基于信息的自然流动,比如说用自媒体简单地来分享中国的生活,它就能打破很多人编造的谎言。

其次它是基于广泛的互动交流,反华势力很难操纵,比如美西方有一些国家它可以关停中国的孔子学院,但是你要禁止中国留学生在社交平台上发言还是有难度的。

最后一点就是它基于多元主体的自觉行动。西方媒体特别喜欢给中国的文化传播扣上政府推动的“帽子”,但实际情况大量的交流并不是谁策划和推动的,而是人们发自内心的主动行为,张老师刚才讲的我们很多是靠人民群众自发的行为。

这方面一个比较早的例子就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海外很多反华势力发起的一些破坏性的行动,我们中国在海外的很多留学生就自发起来反制。这个模式后来在“新疆棉花”、在“香港反修例”这些事件中多次上演,在西方很多国家都出现了我们的华人、华侨、留学生自发地到街头去抵制反华势力的行动。这些行动展现了我们海外学子和华人的正义感和爱国感情,也都为中国软实力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要讲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本色呈现、自信流淌。

过去我们虽然也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我们也要承认一点,就是中国文化的对外展现有时候还是缺一点自信的。

近年来,我们中国人越来越自信了,有了这种自信心态,讲出来的中国故事就不一样。第一就是发自内心,我们从不勉强、不刻意,而是从容自然,讲出来的话就更加可信。

第二我们不再刻意地去为别人讲故事,而是讲自己想讲的故事。郭帆导演在采访里边说,《流浪地球》首先就是要讲给中国人听。其实讲给自己听的故事才能够真正地打动别人。

这也给我们一个启示,我们的对外文化传播,要逐渐地走出内外有别的模式,内外宣要有机地融合,要能实现由内而外的这种本色呈现和自信流淌。

第三个原因是物质基础支撑起了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我们经常讲树立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都离不开物质的基础。

首先我们来看可信:《流浪地球2》虽然是科幻电影,但是里边的很多情节是有现实感的,很可信。正如张老师刚才讲的,这是一种“合理的想像”。

《流浪地球2》海报(视觉中国)

一个网友的评论非常有趣,他说:电影中的550W计算机为什么可信?因为中国有量子计算;太空城和太空电梯可信是因为天上真的飞着我们的空间站;这些先进的工程机械可信是因为我们徐工集团真的能造出来;那些无人机战斗的场面可信是因为中国真的有大疆无人机。这就是物质基础上产生出来的一种真实的力量。

其次我们看可爱:从前些年李子柒视频爆火,到我们的国产手游,都在世界上收获了巨量粉丝。人们喜爱这些产品,自然就更容易去接受、拥抱甚至崇尚里边的文化。

比如很多手游里边都有我们中国龙的形象,一百多年来,西方媒体一直都在妖魔化我们这个中国龙。但是在游戏玩家这一代年轻人的眼中,中国龙的含义突然就变了,变得很酷。

再比如《大话西游》《梦幻西游》《悟空》《率土之滨》等等这些游戏,它让我们的《西游记》、《三国演义》这样的文化符号深入到外国玩家的心中,连带着一整套的概念、故事、情感模式乃至于价值观,过去我们塞都塞不过去的东西,现在人家追着要。这就是美的力量。

最后是可敬:我们中国从古到今都有着伟大、可敬的价值观。但是这些价值观与过去西方长期宣传的那些价值观大相径庭,所以我们传播起来就需要克服很多阻力。同时这些价值观又有很深厚的中国历史文化的基因,让外国人听懂、接受也不是很容易。

然而新的文化形式大大有助于我们中国价值观的传播。从视频、手游,到网络小说、电影,当这些文化产品走向世界的时候,都在有意无意间携带着中国的价值观。

我们仍旧以科幻为例,曾经美国的科幻故事也有不少是拯救人类的,刚才张老师讲了,总是感觉那么狭隘,要么就是一小撮人,一小撮英雄,要么就是突出美国一个国家。但是我们中国科幻就一下子传达了一种美国没有的人类意识和历史意识,各国人民共同来挽救人类,观众看了就更容易理解我们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价值就开始向世界展现我们这种善的力量。

在展现真善美的基础之上,我们自然就能够收获这种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当然,要提升中国软实力,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仍然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但是我相信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一是要完善自己,要坚定自信,然后要真实地讲述自己,建构起一个名实相符、内外统一的中国形象。

圆桌讨论:

主持人:两位老师在演讲中讲到,我们现在很多文化产品,比如游戏、音乐、影像等,在世界上很受年轻人的欢迎,这不仅是纯粹的软实力,也有硬实力的部分,比如《流浪地球2》的叙事需要影视制作的能力支撑。

张维为:这是一般规律,硬实力崛起之后软实力一定会跟着上来。坦率地讲,我们现在的硬实力还是走在我们软实力的前面,也就是说,软实力跟硬实力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现在中央都在讲,要讲好中国故事,提升中国软实力,我们今天演讲中涉及的方方面面,确实源于中国人发自内心的自信,创造的这些作品和产品,海外很多人也喜欢,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真是挺好的。

范勇鹏:对,软实力的形成,我们看到西方经历过一个很有趣的过程,这个过程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比如第一步,在物质上,在硬实力上要强起来,自然而然就会带来软实力的提升,但是它离不开有意识的建构,要建立一种自信。

西方的文化自信从哪来的,比如在文艺复兴之后,西方人原来非常缺乏文化自信,他看到中国、土耳其这样的文明,他会觉得这是无比先进和辉煌,比如伏尔泰这些人看到中国的政治体制会觉得,这是人类最先进的制度了,看到我们的哲学思想,比如老子、孔子很多思想在西方影响非常深远。

但是随着它们自己强起来之后,它们产生一种自觉,就觉得我不能再去夸别人了,我得表达出我自己强。从伏尔泰到孟德斯鸠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显示出欧洲人开始从崇拜中国变成了开始建构自我自信的过程,它就开始贴上你是“东方专制主义”,你是落后的,你是停滞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反衬我是先进的,这是第一个阶段。

这个阶段后,它要建构起一套具有世界性的、普遍性的话语,这背后与它的宗教传统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基督教都有一种普世性的叙事,它们就抓住这个机会建构起了一整套的世界哲学,一套世界理念,拿着这套东西开始对外传播,有意识地传播。

第三步就是有人出去传播,西方传教的传统非常强。对于我们来讲,我们没有宗教传教的传统,我们要建立一种世界性的、人类性的观念,但是要通过国际的交往、合作,以一种建设性的方式把它给传播出去,所以我们的留学生、我们在海外做生意、出国访问、旅游的人,人人都是一个文化传播大使,我们要有意识地去传播我们的东西。最后最高的一个阶段就是传播的渠道和平台,所以你看西方文化软实力到最后达到高峰。

西方传播平台无处不在,对我们也是一个启发,我们到了一定的时候,可能要面临重大的挑战,就是我们要怎么在世界上建立平台,建立渠道,使得我们的声音能够发出来,并且也可以让别人用我们的渠道发声的一个平台体系。

主持人:说起软实力的时候,大家会说到文化软实力,其实软实力涵盖了比文化更大的概念,比如话语体系、叙事体系是软实力。那么多地方的人觉得美国的做法和观点好像有道理,其实就是它的话语、叙事体系在起作用,这就是软实力。

张维为:我和勇鹏一直在做政治叙事、政治话语的解构和建构,其中一个主要的工作就是解构西方的话语、建构中国自己的话语,在解构过程中就发觉它们主流叙事的形成过程,现在你看得非常清楚,比方说,我们知道古希腊社会是奴隶制社会,古罗马社会也是奴隶制的社会,中世纪一千年,西方主流都认为那是黑暗时期等等,但它最后的叙事变成了古希腊具有无比美好的光环,这么一个叙事就建立起来了。

你还可以仔细追溯整个叙述:从古希腊到古罗马到中世纪,然后是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然后是工业革命等等。

这些基本上都是十九世纪下半叶开始建构起来的,西方很多学者现在都在质疑这种主流叙事了。这是我们在解构西方话语时候要注意的一点,同时我们要建构我们自己的话语,实事求是地进行解构和建构,形成有思想力量的话语。

上海:北外滩优化服务居民“硬环境” 提升为民服务“软实力”(视觉中国)

主持人:那么多文化产品优先捕获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年轻人的心,是不是目前我们已经拥有的软实力跟年轻人之间的共鸣会更加容易达到?

张维为:我个人感觉,最大的原因可能是互联网整个业态,年轻人是绝对的主力,我们的年轻一代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国外也是一样,他们生出来就能上网,就玩游戏,这样一来,世界各国的青年几乎都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之间容易有共同的感觉、共同的表述方法,共同的语言,现在我们又出现这么多的真实地反映我们年轻人自信的东西,无论是游戏还是短视频和影视作品等等,确实影响了很多老外。

你现在看包括美国、欧洲的民调,只要它分年龄层次进行民调你觉得中国怎么样?总是年轻人好感多于老年人,老年人还是看电视,看主流媒体,看BBC、看CNN,他们确实被这些媒体塑造了,但年轻人更加开放,他们看的东西更广更多。

范勇鹏:对,文化产品应该算是我们文化软实力的先头兵,它非常敏感地抓住这个时代的潮流,向外传播一些东西。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一点,就是仅靠文化产品是不够的。

刚才张老师提到关键是背后的叙事。因为你单纯把文化产品输出出去,那么它承载的东西有可能会有不同的效果,比如看了印度电影,并没有产生我很想去这个国家生活的期望,为什么呢?它只是呈现出了一个艺术的效果,没有反映出背后社会本身非常优秀的地方。比较成功的一个例子就是美国的文化产品,它成功地打造了一套美国梦,虽然现在忽悠人不太成功了,但是大家想想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它曾经忽悠了很多人几十年,很厉害的。

为什么呢?它在背后呈现了一整套的生活模式和生活叙事,另外跟社会本身在一个比较繁荣发达的时期也比较接近,所以有说服力。这给我们的启发就是,我们的文化产品出去之后,要有很多后续的东西要跟上,首先是我们国内的进步和发展,另一方面,我们要把这种东西成熟地给表达出来,下一步我们很重要的使命,就是我们的人文社科领域要跟上。

主持人:您刚才演讲中也说,中国的软实力这些年来也有非常可喜的进步,是因为很多人很自觉地加入了讲述真实的、全面的、立体的中国故事的队伍中。

张维为:对,某种意义上我们做《这就是中国》这台节目,就是想传达一种中国自信,但我们侧重于政治视角。

实际上,软实力确实很大一部分是文化和非政治的,但其背后往往有政治,你有政治自信和没有政治自信,结果往往完全不一样,你哪怕是做个游戏,跟政治似乎没有关系,但如果你有一种政治自信,你做出来的东西就不一样了,因为它涉及到价值观自信。

你看《流浪地球2》里边就是满满的中国价值观,老外也被震撼了,虽然《纽约时报》不喜欢,但很多老百姓喜欢,整个亚非拉的很多观众都喜欢的,所以它是新的叙事,背后有政治自信。

主持人:文化产品可以帮助我们树立起一个软实力的形象,后面它有叙事,有价值观,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张维为:对,像中国这样的规模,你在国内做到最大,或者在国外也做到影响最大之一的时候,你不关心政治,政治也会来关心你,所以我主张既来之则安之。你看那个Tik Tok,美国这么多政客要封它,但是美国老百姓不同意封,美国很多政客拉选票也要靠Tik Tok,他要不要得罪这么多人?现在民进党想封小红书也有这个问题,他要不要得罪台湾的年轻选民,所以中国崛起是很精彩的,它是嵌入式合作共赢模式,你让很多人得到好处,自己也得到好处,它是按这样一种模式崛起的,这使反华势力也面临挑战。

观众提问

观众1:我今天的问题跟我的职业有点相关,目前我们国家的游戏类和短视频类产品出海做得很不错,但是文字类产品的对外输出就弱一点,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如何通过我的日常工作为国家软实力的提升做出更大的贡献呢?另外,在进行对外宣传的时候,我们应该根据西方的习惯调整我们的表达方式还是进行一个更贴近于我们文明特征的内容输出?

张维为:为什么视频传播比文字更广,我觉得有好的文案也可以考虑做视频产品,我个人觉得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你读一篇文章和看一个人演讲的视频,它最大差别就是,视频提供的是复合式的信息,你获得的信息比光是文字要多很多,现在叫融媒体,所以要打通,不要局限自己就是做文字。

至于适应老外的习惯,我想关键就是要知彼知己,如果受众包括很多老外,甚至就是专门为老外用英文写的,那么你就要了解人家的风俗习惯和禁忌,这一点很重要的,有些人家忌讳的东西,你讲的时候可以适当地婉转一些。

范勇鹏:这个问题反过来想,我们熟悉的那些西方文豪,他们写作的时候有没有想我是要为中国人写的呢?其实没有,他把自己写成好作品了,我们就愿意去读,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对未来发展头脑比较开放,文字、视频、图片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传递信息,实际上当你在视频里边说话的时候,你传递的是一个全息信息,它本身就是比文字的信息承载量高一个级,甚至高几个量级,从这个角度讲,文字很重要,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局限于文字这样一种文化形式。

张维为:随着新技术的演进,比方说我看到一个博物馆,他说我们做VR展品,人家看着感觉很逼真,各种各样展品非常形象细致,但他发觉来博物馆参观的人也更加多了。他看过VR上的这个东西之后之后,他想我一定要再看看真东西。

你可以做一个视频,但人家被吸引了之后,他就来看你的文字,专门去买你的作品,所以没有绝对的天然的界限或障碍。

范勇鹏:就像最近出现很多《三体》、《流浪地球》的读者,我想可能大多数都是因为先看了这个视频、电视剧,然后才回去找这本书来读。

北京图书订货会亮相中国国际展览中心 三体立体书受读者追捧(视觉中国)

观众2:在中国的文化产品、工业产品风靡全球的同时,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外品牌在大量融入中国元素,从早期好莱坞电影中加入华人角色,到近几年各大欧美奢侈品品牌每年推出中国生肖系列,这是代表它们对中国软实力的认同吗?还是仅仅为了收割巨大的中国市场?

张维为:我觉得它们肯定也考虑到中国市场。你看美国好莱坞电影里边,中国人形象发生了变化,你要是往前推五六十年或者更早,一个很有名的形象叫傅满洲,他非常猥琐的,形象很坏,什么坏事都做,那就是当时美国电影塑造的华人形象。

现在你看,华人形象逐步好了很多,从《喜福会》到后来《卧虎藏龙》,形象就比较正面了,商业利益的考量可能是一个原因。

另外就是中国文化中的很多东西,人家开始理解和欣赏了,我们肯定它积极的一面。有时候对我们也有启发,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内我们不少人在讨论,为什么《功夫熊猫》是好莱坞拍的,我们有功夫,有熊猫,但我们没有《功夫熊猫》,这对我们也是有启发的,为什么人家可以做得这么好,尽管可能我们觉得不完全符合中国人的的要求,但总体上它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电影。

我觉得有时候也要注意,我们很好的元素被人家拿去,结果还把故事讲歪了,讲错了,我们也要注意这种倾向。但总体上,我觉得这是利大于弊,总的看来,包括你像麦当劳一些套餐里面开始有中国元素了,我觉得这总体上是好事情。

范勇鹏:对,总体上是好事情,人家在乎我们总比不在乎我们强,这方面我觉得我们想得轻松一点,保持一个消费者心态。

什么叫消费者心态呢?你在街上走,这个商家来迎合你,实际上我们知道他目的是为了赚我的钱,但是我捂着钱包,同时不耽误我接受这样一种迎合,

你总是在重视我,用我的符号,其实也是帮助我的文化传播。从另一个角度,它这样做其实从商业生态上来讲也是一种促进,就是我们国内受到这种刺激和竞争,也会产生出更多更好的产品,最后大家互相竞争,产生出更好的产品、服务、品牌,中国也出现类似于这种一线品牌,对我们来讲是好事情。

观众3:刚刚老师们提到很多大陆的APP深受台湾年轻人的喜爱,我的问题是,在中国软实力的构建过程中,如何更加深层次地整合大陆叙事和台湾叙事,从而增强中国台湾人民对于祖国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而不只是简单地对于流行文化趋势的追赶。

张维为:关于两岸关系,因为两岸同文同种,像我们《山海情》等很多作品没有想到刻意为台湾地区打造,结果效果反而很好,因为确实同文同种,大家一看就懂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特别从政治角度对一些问题做出考虑,但此时此刻我觉得主要还是要放松心态,让我们的民间力量,让我们的青年人和其他影视从业者做自己的产品,没有关系的,因为台湾地区现在跟我们的落差是很大的,为什么我们的影视作品到台湾地区这么受欢迎,因为台湾没有这个实力了,我们可以大制作,像《流浪地球2》这样的制作,台湾想都不敢想,台湾地区的电视台往往都是靠所谓“名嘴”,因为这个最省钱。一个“名嘴”什么都可以说,骂大陆吃不起茶叶蛋等等,他们的水平是很糟糕的。

所以一出现像小红书这样的App,他就被震撼了,小红书我也看了一些并挺震撼的,展现出来的大都是漂漂亮亮的,他们说小红书是女性和中产用户为主,确实把很多台湾人震撼了,你们把大陆说得这么穷,他一看小红书,上面全是俊男美女,处处都是打卡地,这很自然地就产生一种吸引力。

我倒是觉得至少相当时间内,我们应该任其自然发展,两岸人民自己会找到感觉的,特别是不一定要刻意做什么东西,这样效果反而不一定好。

范勇鹏:台湾人民跟我们是同胞,同样的文化,所以有很多方面和我们同时在演进,像我们的文化产品里边,比如刚开始短视频平台里边都是一些可能很初级,很无脑的娱乐,但是慢慢大家发现里边有很多高品质的东西就出来了。

实际上我们也不用担心,对台湾地区的传播也是一样的,有些高品质的产品也会慢慢地传播过去,不仅仅是流行文化。就拿短视频来讲,今年春节期间,我们看一看河南的晚会,西安的盛唐旅游,重庆的焰火表演,湖南浏阳的花炮,北京的庙会,东北的年味,还有今年春节特别火的闽粤地区的英歌舞、舞狮,包括舞狮现在在英国、澳大利亚全面地火起来了,这就是我们高质量的文化产品,它不仅仅是流行文化,作为一个台湾人,他本身是闽南文化的一部分,他看到这个东西会产生一种,我们老祖宗讲的文以化人的效果。

主持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已经有非常大的变化,但是软实力相比硬实力还显得有些慢,我们要赶上硬实力的节奏和步伐的话,有些什么样的建议?

张维为:我觉得从自己从事的工作,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的角度来说,我们的学者要自信起来。

范勇鹏:我也是同样的观点,首先最重要的还是建构独立自主自信的知识体系和话语体系。怎么办呢?我建议走出象牙塔,去拥抱社会,拥抱青年,拥抱世界。

张维为:我们一定要从西方自由主义的话语中解放出来,解放出来就海阔天空,不解放出来你永远读不懂中国,读不懂外部世界,也读不懂西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俄被制裁两年仍没垮,“西方失去了决定性经济力量”

“梦舟”“揽月”如何飞往月球?

梦舟、揽月!中国载人探月新飞行器名称正式确定

西媒称中方对加沙人道主义灾难袖手旁观 国合署回应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