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文木:形势越复杂,斗争越艰巨,越需要战略思维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来源:中国正在说 2020-12-18 07:18:09

【视频/ 张文木】

2020年,新冠疫情带来严峻挑战,全球经济陷入危机;中美冲突进一步加深,国际反华浪潮依旧汹涌。加之中国面临脱贫攻坚收官战、十四五规划即将开启,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如何思考国家发展战略,如何以长远眼光谋划国家发展未来,是这一代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人民面临的问题。

12月12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航空工程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文木,做客东南卫视《中国正在说》,从战略哲学的角度,思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国家战略。

张文木认为,战略是刀尖上的哲学,唯物论、辩证法、社会主义一个都不能少。只有实事求是的理论才能反映我们时代的本质。中国改革开放曾引进西方战略学在中国的传播和研究,经过四十多年的吸收和消化,中国战略学界应在告别“言必称希腊”的语境后,形成有中国气魄和中国风格并扎根于中国实践的战略理论。

张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航空工程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国家安全战略,有《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论中国海权》、《国家战略能力与大国博弈》等多部专著。2020年11月出版十卷本《张文木战略文集》,从国家安全利益、国家海权、国家战略能力、国家地缘政治等多角度思考国家战略发展前景,系我国首部以作者名字命名的战略文集。

——对话·张文木——

·什么是战略?为什么要研究战略学?

张文木:我们国家发展好的时候,我老想着居安思危。有“危”,就有战略,战略思想都是在危机中得的。你觉得歌舞升平,没有问题,就没有战略。战略是救国救民的,不是救自己的,当你自己在救国救民当中,自然也是有成就的。

改革开放后,理论界一些虚无、唯心的或者是“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言必称希腊”的理论是不对的。他说,我在思考着中国的路怎么走,是不是按着西方的路走,什么叫中国道路?

·您并没有当过兵,却做战略学研究,不免被人说纸上谈兵,怎么看?

张文木:好兵还真是纸上谈出来的。和中国的实际脱离了,才是问题所在。能领导人民前进的是统帅,能领导精英前进的只是将军。我真正研究的不是战役层面,是战略层面。战略层面的国家布局的学问,是长治久安的学问,国家战略跟中医有点相似,也就是说用药如用兵,治病如救国。心中有刀子,头脑有哲学,就可以搞战略了。

·美帝和美国人民有什么区别?

张文木:资本能给社会带来进步,但资本本质上是从人民取得利润的。这个利润是无限的,必然以人民为敌。西方走向资本主义化以后,像英国,出现工人阶级贫困化问题,但是应该采用矛盾转移、国际扩张,用别的国家的利益弥补本国的利润,从表面上看,英国生活很好,但是这带来的代价是世界的贫困。美国老百姓要占领华尔街。那你说能不区分吗?你不区分,美国人民自己就区分。

·您的治学态度?

张文木:学术,永远是发现未知的东西,提出大家没注意的。日子要过小点,学问要做大一点,做大学问,过小日子。吃五谷杂粮,写天下文章。学问可以做得奇一点,深一点,尖锐一点,敏锐一点。但是思想要回到常识,按常识生活,胡适、钱钟书、好多老先生都这样。

马列主义的书和农村对他个人影响最大。他说,早期是范文澜和毛泽东作品。特别是毛泽东《实践论》、马克思《资本论》、恩格斯《反杜林论》。经历了四年下乡,酸甜苦辣都在那里,脱离人民,你就脱离唯物主义。

·如何评价《张文木战略文集》?

张文木:我觉得我的书更多的是团结大家,形成共识。书的生命力不在于别人的赞扬和批评,在于历史的肯定。主要问题在,书就在。司马光写的《资治通鉴》的特点是把血的经验写出来,这是一个启发。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这里不光有美好的愿望,还要看世界经验和教训,把这些经验写出来,这对我们将来是非常有益的,一部世界治理的《资治通鉴》,这是我的想法。

作者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责任编辑
小婷

小婷

分享到
专题 >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作者最近文章
形势越复杂,斗争越艰巨,越需要战略思维
青藏高原与中国整体安全
湖北武汉的地缘政治及其特点
具有战略意义的细节才决定成败
中国近代以来经世致用学风为什么兴起于湘湖地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