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仲麟:国泰航空氧气瓶被排气,是谁毫无作为

2019-08-28 08:22:3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8月27日国泰航空发表声明,证实了此前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条消息:有国泰员工将国泰飞机上的氧气瓶偷偷放气。

国泰证实之后,舆论大哗,结合之前国泰开除港龙空服工会主席施安娜后众多员工叫嚣“报复公司”,不由让公众担心国泰航班的安全性。

“你炒他鱿鱼,我们就和你一起扑街!

我们从今天开始什么都不会帮你省!所有酒我们都会全开了并且倒光!

每天上班都会摸鱼拖慢节奏!你每天每个航班都会延误!

我每天上班都会尽我所能弄坏你的飞机!对每一个客户我都不会有好脸色!

我真笑不出来!我们好伤心!……”

与之前的口头叫嚣不同,现在国泰员工已经采取行动“尽我所能弄坏飞机”。氧气瓶虽小,但事关飞行安全,这种行为早已超出了“合法抗议”范围,成为了犯罪。

飞机上的氧气瓶是否重要

先说结论,重要。

虽然飞机在正常飞行之中有加压设备给客舱及驾驶舱加压供氧,但无数血的教训证明,一旦飞机上出现意外情况,氧气瓶所提供的氧气非常关键。

对机组而言,发生飞机失压事件后氧气瓶及氧气面罩能让机组确保氧气供应以继续飞行。2018年5月川航飞行中玻璃爆裂时,英雄机长刘传健及副驾驶就是依靠氧气面罩及机上氧气瓶的供氧,才能在万米高空之上失压时保持清醒继续飞行,让飞机平安降落。

对客舱中的乘务员而言,机上的便携式氧气瓶可以让其在供氧不足时还能维持一定的行动能力进行处置。就如太阳神552航班空难,在飞机失压时一名乘务员靠便携式氧气瓶成为全机唯一一个清醒的人,并试图拯救飞机——虽然他最后失败了。

乘务员安德里亚斯·波若德莫依靠便携式氧气瓶成为飞机上唯一清醒的人,虽然他尝试拯救飞机,但是没能成功

对旅客来说,飞机上的紧急氧气面罩(化学制氧)只能提供十几分钟的氧气供应,如果旅客在飞行途中突发疾病身体不适,那么飞机上的氧气瓶很可能能救旅客一命。

在国泰的声明中,发生氧气瓶放气的两架飞机各有22个氧气瓶,一架5个一架8个被放气。国泰称这些便携式氧气瓶是供机组成员专用的,并非旅客使用的紧急氧气面罩,然而国泰这一说法有避重就轻之嫌。

此次国泰氧气瓶事件中所指的便携式氧气瓶

飞机上的氧气瓶分为两处,驾驶舱内专供飞行员使用的氧气瓶,以及客舱内供乘务员及旅客使用的氧气瓶。

驾驶舱内的氧气瓶不需多言,发生失压事件最优先的就是确保飞行员的供氧。而在客舱之中,氧气瓶并不存在“机组专用”一说,不论是根据中国民航局的CCAR25部第1445条,还是美国FAA的FAR25部1445条,都指出便携式氧气瓶是机组与旅客共同使用的,国泰航空也必须遵循FAR25部的规定。

CAAC CCAR25部《运输类飞机适航标准》中关于便携式氧气瓶的要求,

可见除了驾驶舱飞行机组有独立供氧系统或氧气瓶外,客舱机组是与旅客共用

美国FAA的FAR25部也有同样要求

在航空飞行日益普遍的今天,机上旅客突发疾病的事件也并不罕见。旅客飞行中突发疾病时稳定的供氧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为何适航标准中明确提出,要为需要急救护理的旅客提供全程供氧。如若飞机上的氧气瓶不满足适航要求,那么是无法执行航班的。

在国内就有发生过这样的案例:前段航班飞行中有旅客身体不适,吸掉了几瓶氧气,飞机落地后由于机上氧气不足无法执行后续航班,等氧气瓶补充完整符合要求后才执行后续航班。

所以,国泰航空声称被放气的便携式氧气瓶为机组专用,这是不成立的,如果旅客突发疾病是需要氧气瓶供氧的。而国泰员工这一行为无疑危及航空安全,使得飞机处于不适航的状态执行航班。

CCAR125部第333条对于供氧的规定

乘务员使用便携式氧气瓶为身体不适或突发疾病旅客提供氧气

危险员工所带来的隐患

由于本次氧气瓶事件是国泰航空在多伦多机场所发现的,可以推断放气是发生在香港飞往多伦多的前段航班上。在执行航班之前需要按照规定检查飞机上的氧气瓶,可以推断放气这一行为是香港机场的国泰员工甚至当班国泰机组所为。这也是为什么在多伦多机场才发现:在多伦多机场换了机组执行航班,航前检查氧气瓶时才发现。

对于执行多伦多飞回香港的机组而言,空荡荡的氧气瓶置他们及旅客于危险之中。如若空中发生险情需要使用氧气瓶,套上呼吸面罩拧开氧气瓶,并没有氧气供应,那真是草菅人命。也无怪乎国泰多伦多执飞机组怒骂放气机组“贱格,冇人性”(下贱,没人性)。

在7月以来香港的动荡之中,国泰航空一直对其员工参与暴乱的行为持纵容态度,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参与上环暴动被逮捕的暴力机长廖颂贤并没有被停飞。随着民航总局对国泰下达安全警示,国泰管理层随之整改之后,国泰开始了对部分积极参与暴动及违规员工的清算,停飞了两名机长、解雇两名员工,以及积极煽动对抗特区政府的国泰港龙空服工会的主席施安娜。

国泰航空这些措施可以认为是国泰航空在当前局面下的自救行为,然而先前的纵容无疑反噬到了自身,以至于在开除施安娜后引起了国泰支持暴乱员工的强烈反弹,可以说里外不是人。

国泰航空在香港共有二万二千余名正式雇员,其中不可靠人员占据了一定的数量。在施安娜被解雇之后,职工盟及空服工会组织人员准备对国泰总部国泰城进行围堵示威活动,然而碍于法院禁令,目前尚未进行示威。

国泰员工的种种令人不安的极端言论,不由让人担心国泰不可靠人员借工作之机进行破坏工作的可能性。

目前所发现的破坏行为还只是将飞机上氧气瓶放气使其失效,而随着国泰不可靠员工行为的进一步极端化,如果接下来是对航电系统做手脚呢?对飞机油路做手脚呢?对飞机发动机做手脚呢?对装载的货物做手脚呢?这些都可能造成令人无法想象的后果。

毕竟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就是香港机场一名清洁工将炸弹安放上飞机的。

如果国泰航空无法有效制止员工的极端行为与破坏行为,那么国泰的安全性也就无从谈起。很显然,国泰目前针对员工的措施还不够,还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

若无法消除员工风险,国泰航空的安全也无从谈起

不称职的监管

作为特区政府,香港也有民航监管机构,即香港民航处。香港民航处所扮演的角色和中国民航局(CAAC)、美国FAA一样,致力于确保民航安全,监管航空公司与机场运作。考虑到香港地区范围较小,故其只是一个处,但所承担的责任却是与CAAC、FAA等世界主要民航监管机构一致的。

香港特区政府民航处简介

然而纵观近两月,在国泰航空与香港机场乱象丛生,甚至发生大规模暴乱严重影响航站楼内秩序,发生内地旅客及记者被非法拘禁及殴打、国泰航空员工肆意作乱时,香港民航处却犹如空气人一般,毫无存在感。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香港民航处仅在中国民航局对国泰航空发布风险警示时才发出声音,要求所有本地航空公司严格按照民航局要求。这仿佛就是家长完全不管教自家的熊孩子,任由熊孩子在外闯祸,直到家里长辈忍无可忍出手教育熊孩子了,才出来说:“哎呀你怎么那么不乖,要听大伯的话”。

国泰航空的种种乱象及不安全事件如果发生在国内航空公司,中国民航局早就出手了:约谈、处罚、停飞一气呵成,是监管机构中的豪杰——当然,中国民航局监管下的国内航空公司也不会发生国泰航空这样严重影响航空安全的诸多事件。

可以说香港民航处的不作为纵容了国泰航空,使其在香港动乱中起了很坏的作用,监管的缺失与不作为难辞其咎。这种渎职行为是业务能力不足还是有意为之,我想香港民航处的各位心里应该最清楚了。

香港民航处航班事务及安全管理部的职责,香港民航业的安全水平现在又如何?

目前国泰航空的安全风险是系统性、全面性的,若国泰航空对员工听之任之、香港民航处继续无所作为,那么发生更恶劣的事态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国泰航空的员工真想采取极端措施来进行反华行动,那么希望中国民航局能有充分的预案来采取果断措施。相信南部战区空军某部的SU35战机能在特殊空情处置中有力保卫祖国和人民的安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张仲麟

张仲麟

民航工作者,民航业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国泰航空氧气瓶被排气,是谁毫无作为
国泰航空认怂了,但问题还没解决
美国萨利机长世人皆知,苏联却想尽办法压下“涅瓦河奇迹”
香港机场瘫痪,内地该出手时就出手
民航局的风险警示意味着什么,国泰看懂了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