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仲麟:波音复工了,还能“复活”么?

2020-04-25 08:52:2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4月22日,由于新冠疫情影响而全面停工的波音开始全面复产。除了位于南卡罗莱纳州的北查尔斯顿工厂之外,位于华盛顿州的兰顿工厂与艾弗莱特工厂全都全面复工,甚至准备重启737MAX的生产。

波音表示已对厂区进行了全面消毒,要求员工戴口罩或者面罩上班,鼓励员工佩戴自己的口罩或面罩,并建立“自愿”体温检测站。

消息一出,波音股价在4月23日高涨4%,摆脱了之前多个客户取消订单所带来的不利影响。然而,此时波音全面复工,真能让波音摆脱困境么?

尚未清零的疫情

波音此次复工的两个工厂都在美国华盛顿州,而华盛顿州是美国最早大规模爆发疫情的区域。截至4月23日晚,华盛顿州共有12051例确诊,死亡647例,死亡率为5.37%。

华盛顿州新冠肺炎病例数增长图,在4月22日核减了五百多病例

具体到波音两个工厂所在的地区,其中艾弗莱特工厂所在的斯诺霍米什县有2209例确诊,兰顿工厂所在的金县有5379例确诊。这两个县所占的确诊数量占华盛顿州大半。

兰顿工厂所在金县新冠肺炎确诊数量与死亡数量

艾弗莱特工厂所在斯诺霍米什县确诊数量与死亡数量

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的华盛顿州新冠病毒确诊数据来看,目前华盛顿州得益于之前的防疫措施,确诊病例增长开始有放缓迹象。而波音工厂所在的两个县还保持着每天几十例的增长(金县23日新增70例、斯诺霍米什县23日新增21例)。

金县4月22日新冠肺炎确诊新增数据

斯诺霍米什县4月22日新冠肺炎确诊新增数据

以中国此前疫情发展来类比,华盛顿州的疫情发展阶段约在中国的2月15日至2月20日左右。而作为防控措施最严格、防疫最成功的国家,中国在这一时间段尚未进入全面复工阶段。

以中国疫情趋势图来类比,华盛顿州尚在这个阶段

也就是说,波音工厂所在的县在尚未“双清零”,每天保持两位数确诊增长的情况下,就让有着数万人工作的工厂全面复工,而且无法提供足够的口罩给每一个员工。相信大家作为过来人都知道,这情况要是发生在我国,企业会遭到怎么样的严厉处罚。

在当地社区传染尚未得到有效遏制的时候超大型工厂就全面复工,就算有着“充足的保障措施”也会造成巨大的工厂内传染的风险。只能说波音迫不及待,胆子实在是大,背景够硬。要知道当地卫生部门的建议依然是留在家里,别去上班,除非从事“必要工作”。

金县公共卫生局的建议依然是留在家里

“疯狂”的军工复产

当然华盛顿州算是疫情有所遏止的地区,波音全面复工虽说风险极大,但多少还算可以“理解”,毕竟增长放缓了嘛!而波音此前因为疫情停工的费城工厂由于属于“国防军工关键企业”,在4月20日就已经复工。

如果说华盛顿州的工厂复工叫“极大的冒险”,那么费城工厂复工只能称之为“疯狂”。

根据费城健康部门的统计数据,截至当地时间4月22日,费城工厂所在的费城地区共有确诊病例23414例。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警示,费城地区目前处于高社区传染的风险,可以说危险性仅次于纽约。从宾夕法尼亚州的新冠肺炎确诊增长曲线来看,丝毫没有放缓迹象,俨然要成为第二个纽约。

费城目前确诊病例23414例

与华盛顿州不同,宾夕法尼亚州的确诊病例增长丝毫不见放缓

如果说波音的费城工厂生产关键防疫物资,那么如此急迫的复工是可以理解的。以国内为例,位于武汉的高德红外由于生产测温摄像头这一防疫关键物资,在武汉疫情的最高峰时工厂依然坚持生产,为抗击疫情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然而,波音的费城工厂生产的V22倾转翼与CH47直升机对于抗击疫情能起什么作用?是能飞往中国运口罩回美国,还是方便联邦人员乘坐直升机快速突袭各州机场征用各州购买的口罩以服务于全美防疫一盘大棋?

以V22的高速及悬停能力,非常适合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得到线报后去各州“调度”口罩

当然,说波音的军工厂在美国防疫工作中毫无作用有些不客观。波音的圣路易斯工厂(生产F15及F18)在疫情期间就学习中国中航工业好榜样,积极转产防疫物资,为当地医疗系统提供支持。与自产口罩机、口罩的中航工业不同,波音圣路易斯工厂的工人充满“工匠精神”,人工制造面屏。

复产的波音能复活么?

对波音来说,之所以如此急切地复产,主要还是因为资本市场的需要。

自疫情爆发以来,波音的股价从疫情爆发前的349美元暴跌到目前的140美元,腰斩过半,而近期大量的订单取消,让波音的局面更是雪上加霜。纵使在资本操作下从最低点的95美元回到140美元,波音那糟糕的基本面依然没有得以改善。这一困局,源于两个方面。

首先,对波音来说737MAX的停飞已经成了一个极为痛苦的问题了。

从2019年3月至今,停飞已过一年又两个月,大于笔者在去年所估算的一年。在今年2月波音曾预计能在今年5月达成737MAX的复飞,并恢复737MAX交付与生产。然而疫情的爆发使得737MAX的复飞审定陷入了暂停,而复飞审定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疫情的控制。如若疫情持续下去,复飞审定工作持续停顿,那737MAX的复飞真是遥遥无期了。

其次,世界航空业在本次疫情中均受到了重创,大量航空公司彻底停飞,不少航空公司宣布破产。

强如美国三大航(达美、美国、美联航)也在此次疫情中遭受重创,急需政府援助。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国航空公司纷纷取消先前在波音下的新客机订单,使得波音的预期极为不妙。

波音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2020年内共取消各类订单333架,其中最主要为737MAX。当然,实际取消数不止这个数,中国国银租赁在4月20日就取消了29架737MAX订单。

波音截至3月31日的订单情况

那么疫情结束后,波音能迅速恢复元气么?并不能。

在这次疫情打击之下,航空市场大幅萎缩,而且由于疫情反复的可能性存在,航空出行需求将大幅降低,这使得世界航空市场在未来数年内对新飞机的需求都会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而且,疫情期间为了获得现金流,有不少航空公司选择将现有飞机出售以换取资金,减轻飞机停场压力,如国泰航空以7亿美元出售6架波音777。这意味着哪怕几年后航空市场从疫情打击中完全恢复过来了,市面上仍有大量的二手飞机与波音的新机竞争。

不过,对波音来说,这些虽然是个问题,但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乘客们对波音早已丧失了信心。尤其波音在疫情尚未得到全面控制时就复产飞机,会让人不由怀疑产出来的飞机会不会带有新冠病毒(当然,就算生产工人中有感染者,飞机上的病毒也存活不到交付后执行飞行),而对737MAX的安全性怀疑更是致命的——根据航空周刊的调查,大部分人希望737MAX永不复飞。

在世界范围内,波音并不是首家从疫情中全面复工的航空企业。中国商飞在2月28日时就已经率先复工,而复工后首架完工的ARJ21已经交付客户了。

商飞在2月28日全面复工后于4月23日交付ARJ21给成都航空(图/新华社)

或许波音应该来上海考察下商飞是如何进行全面复产复工的。当然,如果要来考察,先隔离14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张仲麟

张仲麟

民航工作者,民航业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波音复工了,还能“复活”么?
留学生包机回国,其实没大家想的那么危险
输入病例不断增加,如何看待民航局限制令?
美国一机场三名安检人员确诊,这事儿有多大?
在外来输入病例增多的形势下,机场如何守国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