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仲麟:如何看待民航局新版“五个一”政策

2020-06-06 08:38:3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进入六月以来,围绕着美国航司复飞中美航线所展开的中美航权之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6月3日,美国威胁考虑将从6月16日起禁止中国航司执行中美航线,以报复中国不批准美国航司复飞。次日,美国交通部就正式宣布了这一决定。美国宣布的话音刚落不久,中国民航局的回应就来了——《民航局关于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从3月29日“五个一”(一个航司一个国家保留一条航线一周最多执行一班)实行以来已有两个多月,中国所面临的防疫形势与需求也与当时有着较大的变化。

在民航业中,对于“五个一”政策的松动早有预期,5月下旬时推出的八国复产复工包机绿色申请通道的开放就是一个较为明显的信号。但由于美国以停飞中国航司为威胁,要求复飞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使得六月份飞往中国的国际航班政策充满了极大的变数。而局方6月4日发布的通知,则代表着另一只靴子落了地。

从《通知》中可以看出,这是取代3月26日发布的《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即“旧五个一”),转而实行新版“五个一”。民航局在随后的采访中,更是深入地解释了《通知》中的一些具体内容以及航班情况。

笔者将就民航局的《通知》进行解读,以让大家了解民航局新政策背后的深意。

本次民航局《通知》出台的直接导火索,是美国政府指责中国不批准美国航司复飞,却让中国航司复飞,由此采取“极限施压”的报复措施。相信6月3日晚美方的威胁一出来后民航局在连夜商讨对策,而《通知》则是民航局对于美国威胁的回应。

在此前的文章中笔者已经提到过,如果美国政府真想让美国航司复飞中国的话,应该采取的手段并不是这样赤裸裸的威胁,而是退让一步,让美国航司遵守民航局的相关检验检疫要求,并且积极配合民航局的政策。

但是美国政府很显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玩弄中国议题转移美国国内矛盾。既然美国政府那么不“配合”,那就只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而这个《通知》就是明明白白告诉美国方面复飞的条件以及限制——想要复飞的话,我条件写得明明白白,自己看去——把中美航班恢复的球踢回美国了。

当然,在美国刚刚断航中国航司之际出台这个《通知》,难免会让人产生一种“这是在美国压力之下无法承受从而服软”的错觉。但需要指出的是,从《通知》内容来看条文极为成熟,绝非一夜之间就能拿出来,而是早就准备好,待时机成熟之时再拿出来。

别的不说,34个口岸城市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才确定下来的。而且民航局副局长李健在采访中也早已表态,6月会将航班从现有的134个增加到预计407个。这就是局方早就做好的方案。

从局方的通知来看,九条内容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原有执行“五个一”的航司继续执行“五个一”(“五个一”不动摇)

2.原先未执行国际航班的航司现在给机会申请执飞中国航线(给了飞中国的申请机会)

3.必须遵守中国民航局的防疫要求(防疫是最为重要的)

4.想要重新飞航线得先确保目的地有能力接纳(严防境外输入)

飞往中国的航班上旅客中确诊人数多就惩罚性停飞(熔断机制);没有确诊则奖励增加一班航班(奖励机制)。

首先是局方对 “五个一”政策延续的说明。在中国民航报的采访中,局方说:

“疫情发生前,共有30家国内航空公司和123家外国航空公司执飞至我国的国际客运航班。疫情发生后,有11家国内航空公司和95家外国航空公司因疫情暂停执飞我国的国际客运航班。‘五个一’措施实施后,这11家国内航空公司和95家外国航空公司未被允许参与运营‘五个一’航班,参与‘五个一’航班运营的有国内19家航空公司和28家外国航空公司。”

可见对于国际航班的飞行,局方是本着一视同仁的态度:不管是中国航司还是外国航司,在困难时期没有停飞中国国际航班的,可以在“五个一”期间继续飞行;在困难时期选择了停飞的航司,那么想要恢复就需要批准了。这种态度是对此前坚持飞行的航司的一种奖励,也是间接说明:我们的停飞不是只针对美国的航司,我们是对所有航司(包括中国航司)都持一个态度,大家一视同仁。

第二点则是给了因为前期取消中国航班而现在无法飞行的航班一个机会,让航司选择在34个口岸城市(其中包括武汉)中选择一个来执飞航线。

允许选择航线目的地,并不代表着选哪个城市就能飞哪个城市,而是要结合第四点也即目的地有足够的能力接纳并出具证明。这可以避免申请航线时集中在几个热门城市(如北上广等),造成极大的防疫压力,也能给想要复飞的航司一定的选择。在通情达理之余又能确保有足够的保障能力,毕竟需要目的地城市的疫情防控主导单位开具确认函才会批准。

民航局的航班目的地疫情防控保障能力确认函

三点则是比较关键的一点。

在之前的文章中笔者已经指出,美国航司对于航班飞行及旅客的疫情防控措施极不负责任(仅仅建议乘客在飞行中佩戴口罩),对于对疫情防控极为重视的民航局而言,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事。

在《通知》中重点强调要符合中国民航局对于防疫的要求,以及填写海外健康码的要求,其实这些中国航司是早已执行的。宽于律己严于律人自然是有些说不过去,但严于律己的同时严于律人,可就无可指责了吧?

何况要求航空公司以中国航空防疫标准严格执行防疫工作,高标准、严要求,对于乘坐航班的旅客而言也可以更放心些,减少被感染的风险,同时也可以降低国内输入型病例增加与扩散的风险。

至于第四点,已经在解释第二点时分析过,而值得注意的是34个可选目的地中有着此前中国新冠疫情的风暴眼——武汉。将武汉列为对外开放的国际航班口岸,代表着中国政府对武汉疫情完全清零的信心,向国际社会展示武汉防疫工作的成果,用事实打破某些国家对中国的无端攻击与指责。

武汉被列为具备国际客运航班接受能力的口岸城市

6月3日,热闹的武汉夜市(图/中新网)

最后的第五点,即熔断机制与奖励机制,可以说是本次《通知》的重点所在,笔者看到时不由拍案叫绝直呼局方有高人。

根据规定,如果连续三周执飞的航班旅客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人是0,那么作为对认真进行防疫工作的航司的奖励,在“五个一”的基础上允许每周增加一班航班;而如果一个航班阳性人数大于等于5人,那就触发第一级熔断,取消一周的航班飞行;如果阳性人数大于等于十人,那就触发了第二级熔断,取消四周的航班飞行。

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双管齐下的奖励与熔断机制可以让航空公司认真对待飞往中国航线的检疫工作,从源头上对登机旅客进行把控、严格检疫,也可以间接降低国内的防输入型病例压力。好孩子要奖励,坏孩子要惩罚,是不是这个理啊?

通过《通知》,民航局将一切选项都摆在台面上了。

纵观《通知》中的诸项要求,均本着一视同仁、防疫为重的精神。不优待任何国家的航司,也不歧视任何国家的航司。标准摆在那,符合标准就给飞,不符合标准就不飞,飞了后不负责任带来大量输入型病例就熔断停飞。

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国民航局以及中国航司过硬的防疫工作,给全球想要复飞中国的航司树立了一个标杆——不管你是否乐意,都得照着我们的要求做。而局方本次用新版“五个一”取代已经实行了两个多月的旧版“五个一”,无疑表现出了根据实际情况与需求动态进行调整的科学而又审慎的态度。

至于指责中国不让美国航司复飞的美国政府,笔者真心建议好好学习下《通知》的文件精神,自己做得烂,别把锅甩给中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张仲麟

张仲麟

民航工作者,民航业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航空航天
航空航天
作者最近文章
民航局新版“五个一”是向美国示弱?说反咯
突然禁止中国航班往返美国,特朗普为何拿这茬来威胁?
“五个一”引争议,中国民航能满足海外公民的归国需求吗?
巴基斯坦空难,给疫情下停摆的民航业敲响警钟
科比遇难是“神的旨意”?做个人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