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仲麟:如何看待川航飞行员确诊?

张仲麟

张仲麟

民航工作者,民航业评论员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7 09:11:1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12月15日凌晨,四川省卫健委紧急发布通告称川航一名国际货运航班飞行员于14日晚确诊新冠病毒,这一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

从四川省卫健委的通报来看,这名确诊飞行员11月29日从洛杉矶飞抵成都后进行集中隔离,并于12月9日执飞成都-济南往返航线后继续隔离至12日,随后自驾到绵阳江油参加300人婚宴,其于14日在华西医院就医确诊新冠病毒。

除了作为首个确诊新冠病毒的国际航班飞行员引起关注之外,12月9日隔离期间执飞国内航线以及12日参加300人婚宴两事引来众多舆论讨论,也因此引发了很多质疑。

从今年1月新冠病毒在国内爆发开始,中国民航系统在抗击新冠疫情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在国际疫情爆发后,中国民航的机组依然冒着极大的风险在执行国际客运及货运航班。此次川航飞行员确诊新冠病毒之后也引发了公众对于国际航班机组隔离政策的质疑,并产生了飞行员是如何感染新冠病毒的疑问。笔者将就此事进行分析。

是否存在违规?

对于本次飞行员确诊事件,飞行员有没有按照规定进行隔离无疑成为了争论的焦点。

从四川省卫健委的通报来看,该飞行员从11月29日隔离至12月12日参加婚宴,可以认为是解除隔离再去参加婚宴。

根据民航局11月25日发布的《运输航空公司疫情防控技术指南(第六版)》中机组人员隔离及管理方案的第五条规定:

国际/地区货运航班中,对于任务期间严格按照指南防控要求做好个人防护,且未在境外过夜的机组人员,免于集中或居家隔离,可继续执勤;对于曾在境外过夜的机组人员,境外期间需严格执行封闭管理,入境核酸检测阴性后,免于集中或居家隔离,可继续执勤……

从民航局的规定来看,本次确诊飞行员作为货运航班飞行员(应为客改货航班)满足境外充分防护的情况下可以免于隔离,但依然从11月29日隔离至12月12日,川航是以更高标准执行民航局所要求的防疫措施

而此类以更严格的标准执行民航局的防疫规定在中国航司中颇为普遍。虽然根据局方要求,国际货机飞行员回来后只需要进行核酸检测并不需要集中或居家隔离,但航司普遍执行集中隔离的政策。以东部地区某大型航司为例,现在在执行国际货运航班返回后会进行为期七天的集中隔离并进行核酸检测。可以说川航不仅没有违反民航局规定,而且是以更高的标准来执行。

而12月9日该飞行员执行的成都-济南往返航班也是另一个引起争议的地方。从通报来看,12月9日尚处于隔离期,自然会有人质疑:明明在隔离期内怎么还执行航班?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首先按照民航局防疫指南,这位飞行员满足继续执勤的条件。在实际操作中,处于隔离期内执行飞行任务时,航司是安排同样处于隔离期的飞行员进行搭档来执飞航班。执行航班任务期间,与其他人的接触降低到最少,在航班任务完成后再继续进行隔离。

笔者从今年长期执行国际“客改货”航班的飞行员(非川航飞行员)处了解到,在隔离期间与同在隔离期的机组人员执行航班任务是一种常态,但多为执行国际航班。举例而言,在执行航班从美国返回中国后隔离三天,随后再执行国际航班,完成后重置隔离天数重新计算。

这种运作模式是目前中国航司普遍采纳的手段,在满足民航局防疫规定的前提下最大限度提升飞行员的使用效率。而国际航班飞行员是否可以在隔离期间执飞国内航线并没有明确规定,川航让隔离中的国际航班飞行员执飞国内航线是否存在违规也有待民航局的调查结论。

笔者同时就国际航班飞行员能否在解除隔离后参加婚宴等人员密集活动,询问了国际航班飞行员,得到的回答是他们公司的要求是不鼓励但没有明令禁止,而“不提倡”与“明令禁止”间有着很大的差别。如果川航没有明令禁止参加人员聚集活动,且该名飞行员执行了应有的报备程序、未违反当地的防疫规定,那笔者认为这名飞行员参加婚宴并未“违规”,而是“不妥”。

乘客有多大风险?

本次事件引起关注的另一个点则是12月9日确诊飞行员曾执行成都-济南往返航班,从通报信息中可以得知,这两个航班为客运航班。

从济南卫健委的通报中可以得知成都-济南段的航班号为3U8555,确诊飞行员返程执飞航班尚未公布但若机组没有“串飞”(指不同机组交换飞机执飞)的话,通过查询可知返程的济南-成都段航班为3U8556(以官方公告为准)。

济南卫健委公布确诊川航飞行员9日所执飞的3U8555航班信息

对于公众而言,最为担心的莫过于乘坐这些航班的旅客有没有感染的风险。笔者充分理解对于机上旅客是否有感染可能的担心,在事发之后相关部门也立即开展了对机上乘客的追踪并进行核酸检测。虽然不能100%地保证绝对不会有乘机旅客因为飞行员而被感染,但可以说概率是极低极低的。

确诊飞行员9日所执飞的航班机型为空客A350,作为空客最新型的宽体客机,A350有着复杂而又精密的空气循环系统,可以在两三分钟内就将驾驶舱、客舱内的空气全都更换一遍。

在新冠疫情常态化防控的现在,任何国内航班都是以最大空气流量进行着机内空气交换。而且机内的空气过滤系统有安装HEPA(高效空气微粒子过滤网)系统进行过滤,对病毒典型尺寸(0.01-0.2微米)颗粒的过滤效率达到了99.99%,超过最高标准的N100口罩过滤效率。

空客A350空调及空气循环系统示意图

A350客舱内空气交换示意图,两三分钟就可以将客舱内空气全部更换一遍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根据通报确诊飞行员在飞行期间没有与任何旅客及机场工作人员有接触。空客A350的空气循环系统也确保驾驶舱与客舱不会有任何空气交换,属于独立循环,不存在驾驶舱内的空气进入客舱的情况。

客舱空气循环示意图

当然飞行员进出驾驶舱是难免的(如上厕所等),而这短暂开门时间内驾驶舱与客舱内的空气交换也是微乎其微。且国内航班飞行时机组按规定也是需要佩戴口罩的。

透过驾驶舱风挡可以清楚地看到,机组在执行航班期间佩戴着口罩(图为国航某国内航班)

可以说机上的旅客因为飞行员而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没必要过度担忧,但出于谨慎,相关防疫部门依然会对乘客开展追踪并进行核酸检测,以确保万无一失。

可能的感染

从今年1月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已经有11个月,而国外大规模爆发至今也有9个月。在这“最长的一年”里执飞国际航线的飞行员所付出的代价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疫情爆发初期,美国就采取了禁止入境及入境就隔离14天的严格政策,使得中国航司为了维持必要的国际航班不得不用4套机组(一套机组为两名飞行员,4套机组为正常时期的两倍)来执行“当日往返”航班。而在国外疫情失控之后,为了避免在国外疫情重灾区遭到感染,依然是采用双倍机组(4套)来执飞航班。以中美航线为例,正常时期执飞多为两套机组飞单程,到美国后入境休息几天再替换来程机组飞返程。

而在疫情爆发后,不论是出于初期美国方面的严厉措施还是后来对美国疫情的担心,都是选择机组不进入美国境内,完成装卸或者上下客后飞回国内,在美国仅经停几个小时。由多带的那两套机组来执行返程航班,以最大程度避免入境美国并因此导致机组人员感染。

同时机组人员在执飞过程中,不论是客运航班还是货运航班,都严格佩戴个人防护用品。此前已经实行了5个月的《运输航空公司疫情防控技术指南(第五版)》中,就对机组人员的防护措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第五版防疫指南中对于机组个人防护的相关规定

11月25日的第六版中相关规定,增加了物流装卸人员及地服人员等内容

以笔者了解,在实际操作中,国际航班的飞行员对于在国外的防护措施是丝毫不敢马虎,口罩、手套、护目镜那是分分钟钟都不敢摘下来。要不是在过美国海关(哪怕只是经停不在美国过夜,依然会需要在机场进出美国海关一次以留下记录)时会强制要求脱下防护服,那肯定是连防护服都会穿戴齐全(在重疫区脱下防护服再穿上的话,那防护服就失效了)。

以这次确诊的川航飞行员此前所执行的客改货航班为例,中国机组人员与美国地面装卸人员是保持着尽量相互不见面的状态,即机组下去了装卸人员才上来、装卸人员下飞机了机组才上去。由于装卸人员会接触飞机内部而新冠病毒会通过物体表面传播,所以机组人员在飞机内时也是“三件套”穿戴齐全,而且防护用品绝不重复使用。

虽然机组的防护比不上“火神山同款”——毕竟穿成火神山同款就没法开飞机了——但该做的防护措施那是一点都不落下。

那么,川航飞行员又是怎么感染的呢?

目前官方尚未公布对川航飞行员感染渠道的调查结论,但可以合理地猜测,很可能是在美国过站期间被感染的。最有可能的还是海关人员查验护照及身份时,会要求摘下口罩及护目镜以确认身份。

摘下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新冠病毒作为一个非常邪门的病毒,在这短暂时间内被感染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而考虑到美国已经有近1700万人确诊,美国机场海关人员携带新冠病毒并传染给川航飞行员的可能性并不低。

疫情期间美国机场海关检验进行检验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根据长期执行中美航班的飞行员称,在2020年的12月美国方面依然把中国当作疫情重灾区来对待,在海关检验区甚至还立着“if you are from WUHAN……”(“如果你来自武汉”)的牌子,不由让人感到莫大的讽刺。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可能性是,机组返程所携带的餐食是由美国方面所提供的。这并非是中国航司不给机组提供返程所需的餐食,而是在美国落地之后,美国方面会将机上装有餐食的餐车卸下去,并装上美国所提供的餐食。虽然餐食是经过高温加热之后才会给机组食用,但鉴于餐食是冷链运输且冷链是新冠病毒物传人的重灾区,由于餐食而导致感染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真正的敌人是病毒

此次飞行员确诊事件对川航、对国内航司来说是一个严重的教训,民航局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已经第一时间组成了专门调查组以查明原因,并找出疫情防控过程中所存在的风险点。相信民航局很快会给出调查结论,而确诊飞行员与川航是否存在违规行为也会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需要指出的是,在新冠疫情防治战役中,我们真正的敌人始终是新冠病毒。纵使该名飞行员执飞航班、参加婚宴而导致了不少人被隔离,增加了大量的防疫工作量,给很多人的日常生活带来了干扰甚至被隔离,但他首先是个受害者。他大概率是因为工作原因而确诊的,是最大的受害者,甚至以后能否重返蓝天也是个未知数。在这情况下,如果这名飞行员没有违反任何防疫规定,那他不应当被责难。笔者真不希望此前成都确诊女孩身上所发生的事,在这名飞行员身上重演。

最后说句题外话:当刚知道川航飞行员确诊时,笔者和一名加拿大朋友聊起这件事,加拿大朋友听了后说:“就这?这种事在北美根本不值一提了。”中国如今的防疫成果有赖于每一个人的努力,来之不易的成果需要每一个人珍惜,也需要理性看待那些不幸感染的人,而不是一味指责。

希望多一份理性,少一份浮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张仲麟

张仲麟

民航工作者,民航业评论员
责任编辑
李泠

李泠

评论投稿了解一下?liling@guancha.cn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川航飞行员确诊,不要着急指责
波音,好自为之
苏联遗产“红色泰坦”陨落:稳定强大的国家才能撑起航空巨人
中日国产客机竞赛:相似的开始,不同的命运
国泰航空还想继续垄断香港航空市场?恐怕变天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